當教授嘗試的加了幾個好友之後,一瞬間,教授激動起來。

「這不是學校的安東尼么,他也在臉譜網上?」

「好小子,這傢伙還在上面泡妞呢。」

教授一邊操作,一邊嘖嘖稱奇。

果然沒錯。

這個網站,實在是太有創新了。

他將原來的虛擬互聯網轉變到了真實互聯網,並且,這種轉變,所有人並不覺得討厭。也就是說,在臉譜網上,大家並不會感覺自己的身份泄露了,不像其他的互聯網運用一樣,自己雖然在上面娛樂,但恨不得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誰,甚至恨不得連自己的ip地址也給隱藏。可是在臉譜網,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景像。

幾乎是每一個會員,他們都公開自己的身份,包括照片。

反而,那一些不公開身份照片的一些會員,他們反倒融入不了這個集體。

這就好像現實當中,跟你不熟的情況之下,不好意思,我不會跟你聊。

「太棒了,這個網站非常有創新。」

教授激動的顫抖起來,「我現在給大家布置一個任務,回去之後,所有人都註冊臉譜網會員,並且,加我為好友。好了,今天的課就是這樣,下課。」

教授急急忙忙,將課講完。

他得回去,趕緊全方位研究一下這個臉譜網。

因為他感覺,這個臉譜網,搞不好,真會成為下一個雅虎。 「師父,師父,你簡直就是個天才,不,你是上帝。《.」

別師父師父的叫著,我怎麼感覺聽著怪怪的,以後叫我老大。

「啊,老大。」

馬克有些無語,怎麼感覺像一樣,但還是叫道,「老大,你知道么,好多女生知道我在管理臉譜網后,都要加我為好友。」

「還有,還有,愛麗絲居然說星期天的時候,有空去喝一杯,我一直以為是幻覺,但看到老大之後,我才發現,這一切原來都是真的。」

馬克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興奮的難於自禁。

「天吶,老大,這就是你一直跟我說的,走上人生巔峰,過上高富帥的生活么?」

「這種感覺太棒了。」

馬克喃喃自語,眼睛里散發著一片熾熱。

「好了,好了,淡定,淡定些,如果喜歡你的女生看到你現在得意忘形的樣子,恐怕,她們會覺得失望。」

張寧微笑的說道。

「老大說的對,淡定,淡定,我得淡定。」

馬克不斷的說。

只是,任馬克說什麼,這會兒,馬克也淡定不下來。

這也難怪,馬克這幾年在哈佛混的並不如意。

這個不如意,倒不是說馬克沒有在哈佛學到什麼。恰恰相反,馬克在哈佛學到了很多東西。至於不如意,想想都知道,大都情況之下,都是馬克被別人甩。可是,現在一下子全變了。原來木奈的馬克,居然在此刻受這麼多美女的歡迎。這讓習慣光棍,習慣沒有女生喜歡,習慣女生對自己冷漠的馬克,那如何受得了。

一想到這,張寧也就不再多說,坐在電腦前。

還好,一個多小時之後,馬克終於醒來。

「好了,現在淡定了吧。」

「呵呵,現在好多了。」

馬克摸摸頭,感覺有一些不好意思,「抱歉,剛才讓老大見笑了。」

「沒什麼,換成是我,我估計也會這樣。」

張寧沒有在意,然後又說道,「既然淡定了,那麼,下面我們的任務恐怕會更大。」

「老大,下面什麼任務?」

「將我們的臉譜網打入麻省理工。」

很顯然。

美國最為出名的兩所大學,哈佛與麻省,是張寧必要進攻的對像。

此時,張寧已經將臉譜網收入旗下,那麼,下一步,那就是擴張臉譜網的規模。

麻省理工,是張寧準備好的下一站。

「所以,接下來,我們可能會有更多的事要做,你我兩個人,已經精力有一些不夠了。所以,我們必需得招收一些員工。」

「沒問題,我也覺得應該招收。」

「那好,招收員工的事,你負責。我希望3天之內,招到我們需要的人。同時,招到之後,立即投入到我們臉譜網的工作。」

……

臉譜網太過於創新,張寧怕有人模防,所以,推進的速度非常快。

三天之後,張寧已經開始了麻省理工的推廣工作。

只是,一個星期的推廣時間過後,進展卻迅速慢了下來。

「馬克,怎麼回事,一個星期這才5000人註冊。」

要知道,在哈佛,臉譜網可是只用3天時間,就已吸引了1萬多哈佛學子。

雖然在這裡面有比較多俱樂部成員給張寧面子,但張寧卻認為,更大的原因,還是因為臉譜網的創新。如果臉譜網沒有創新,沒有這種將認識好友聚在一起的創新。哪怕,這一些俱樂部的人再給張寧面子,他們玩了一會,估計也不會再玩。

但情況並不是如此。

幾乎註冊了的用戶,95%以上的,一直玩了下去。

可是,在麻省理工卻不一樣。

1個星期只註冊了5000的用戶,著實讓張寧不太願意接受。

「這個,老大,一個星期5000多學生註冊已經很好了。」

馬克感大感壓力山大,「你不知道,麻省理工很多學生都非常稱讚我們的臉譜網,而且,我們的增長速度已經超過了很多互聯網專家的認知。他們認為,我們網站增長的速度太快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網站超過我們,哪怕是當年的雅虎,谷歌都沒有。」

「馬克,你是太沉浸在了我們成功的喜悅當中。」

張寧有一些氣惱。

的確。

如果以其他一般的網站來看,臉譜網現在的增長速度,簡直就是奇迹。

但是,張寧卻知道。

臉譜網這種社交網站,他只靠一個創新吃飯。

現在推出,別的一些投資者或許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等上半年或者一年,絕對有人會開始模防。本來,有人模防也沒有什麼,市場上不可能只有你一家社交網站。可是,如果別人模防的時候,你還沒有控制市場,你還沒有拉開他們一大斷距離。那麼,臉譜網哪怕提前誕生,也同樣有危險。

「如果有人模防怎麼辦?」

「而且,模防的人是雅虎,怎麼辦?」

「模防的是谷歌,我們又怎麼辦?」

張寧連續幾下拋出了濃濃的危機。

「老大,他們應該不會模防我們吧,就算模防,也不可能這麼快吧。」

馬克有一些不確定。

「現在雖不模防,未來肯定會。所以,我們現在必需以最快的速度搶佔市場。」

越快越好,張寧巴不得幾個月時間控制整個美國,一年時間壟斷整個世界。

「所以,我們必需用最快的時間,徹底的打通市場。馬克,你有什麼主意。」

「老大,我們應該打廣告。」

馬克立即說道。

「我們的廣告不是在電視上,也不是在互聯網上打廣告,而是在學校里打廣告。雖然,這要一些資金,但效果肯定非常好。」

「廣告當然要,但是,我們可是要好好的考慮一下,我們得打什麼樣的廣告。」

「我們可以打交友廣告,最為真實的交友。」

「沒新意。」

張寧搖頭,「我們的創新是社交網路,雖然也算是真實交友。但是,這種創新是很難說得清的,也很難用廣告來解釋。單純的打出這樣的廣告,並不能吸引他們。」

「那打什麼,不如打我們約會吧。」

馬克頭腦靈活。

交友與約會,看起來一樣,但吸引力卻立即大增。

不過,張寧還是搖頭,「約會可以是可以,但太委婉了。」

「啊,委婉?」

馬克差點吐血,「老大,約會已經夠直接了,難道你要打我們上、床吧?雖然,我承認,大都數人都有這樣的想法,但是,這樣的廣告可打不出去。校方一定不會與我們合作,而且,哪怕合作,我們也可能會面臨法律的制裁。」

「慌什麼,我知道,但我們可以換一種說法,比如,poke一下。」

poke的中文意思是戳,也可以翻譯成桶。

poke一下,就是戳一下,或者是桶一下。

只是,馬克似乎並不明白poke一下是什麼意思。

「poke一下是什麼意思?」

「很簡單呀,就是桶你一下。」

張寧用手指戳了馬克的手臂一下。

「只是,這有什麼意思?」

馬克感覺莫明其妙。

「難道,這就代表上。床?」

一說到上、床,馬克一下子醒來。

「上帝,我好像明白了一點什麼。」

馬克臉紅紅的,看著張寧。

「嗯,明白就好了,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張寧神秘的笑道。

這令馬克有一些吐血。

這個戳一下,實在是太惡搞了吧。

雖然這開始會讓人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往邪-惡方面想一想,絕對能想到。

大家都是成年人嘛。

「師父,你們東方人不是一直很含蓄么,可我怎麼感覺你這麼蕩漾。」

「沒辦法,來到你們美國,我只要設計出一些滿足你們美國人味口的東西。」

「你是說,我們才蕩漾?」

「難道不是?」

「好吧,是是是。」馬克說不過張寧,「老大,我還有一個問題。

「說。」

「老大,你是想創辦約、炮網站?」

「當然不是。」

張寧一邊狠狠的搖頭,一邊痛疾首的說道,「馬克,你怎麼能這樣想。」

「那為什麼你要弄出這個戳個下的功能。」

「難道,你不覺得這個戳一下很棒么。」

「是很棒,可是,這個戳一下,很讓人想到別的一些什麼。」

「那我能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