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死的是一條人命。

畢竟,死的是他們一起同生死的夥伴。

她不知道顧子臣給了他的同伴怎樣的承諾,但至少,最基本的,不會讓他的同伴這麼死去。

尹翔的死,將會成為一道很深很深的隔閡吧!

再次陷入沉默的空間。

顧子臣站在陽台很久很久,喬汐莞看不到他的臉色,只看到他的背影如石化了一般,除了抽煙的舉動,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看上去如此的遙遠,就仿若感覺,自己和他並不是一個世界的一般。

她一直都覺得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但因為愛相交到了一起也可以試著融合,此刻卻莫名覺得,顧子臣已經把她排出了之外,留在他的身邊,卻感知不到,他的內心。

陽台外,果然下雨了。

傾盆大雨,瘋了一般的往下掉。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為誰這麼哭泣。

喬汐莞抱著枕頭,閉上眼睛。

顧子臣現在不需要她,所以,她不應該去打擾他。

讓他這麼靜靜,靜靜。

她睡覺,強迫自己睡覺。

而變得雨聲很大,雨滴落在下面的樹枝上,響起嘩啦啦的聲音,此起彼伏。

過了不知道多久。

她似乎感覺到顧子臣從外陽台走了過來,還狠狠的拉上了落地窗,落地窗隔壁了雨水的聲音,她頓時覺得耳邊清凈了很多,她此刻在睡著與清醒的邊緣,腦袋有些迷糊不清。

她似乎是感覺到顧子臣有些薄涼的唇輕輕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那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雨水打濕的手指,冰冰涼涼的撫摸著她的臉頰,他呢喃的聲音,很小聲很小聲的穿過她的耳膜,他說喬汐莞,對不起。

對不起?!

為何給她說對不起?!

是覺得她這麼一個平凡人,因為他而走進了這麼複雜的一個世界?!

可是她從來沒有怪過他?而且從這裡離開失去了安全保護的決定是她自己下的,這次受到的傷,她雖然有那麼一秒真的覺得很心寒,但顧子臣說了,是為了救她才會如此,所以她原諒了他。

顧子臣為何還要給她說對不起?!

是其他什麼嗎?!

她當時太困了,困到,已經將聲音過濾般的,沉睡了過去。

……

別墅中,另外一個房間。

兩個女人坐在一起。

武大一直不說話,不管葉嫵開口說什麼,都不說話。

葉嫵實在有些無奈,嘆氣,「武大,你還是這麼固執。」

武大依然不開口,就這麼一副,生著悶氣的樣子。

「尹翔的死大家都很難過,顧子臣可能是最難過的,你還這麼的去罵他,你想過他心裏面的感受嗎?!他作為我們的老大,同伴突然犧牲,不管是因為誰,不管是不是他的責任,他從來都只怪在自己身上。當年路遠的死,顧子臣下決定讓大家離開基地,不就是為了保護同伴的安全,不就是為了讓同伴可以過上平常人的生活?!他一直這麼努力,隱忍了這麼多年,在一邊和基地鬥智斗勇的保護著你們的安全,一邊在尋找契機找到外界力量讓基地徹底的不能成為大家的威脅,他這麼用心,這麼努力,可你卻這麼的去質疑他?!」葉嫵說,看著武大有些動容的樣子,繼續說道,「說真的,雖然是因為我才引起的這場紛爭,我卻還是會站在顧子臣那邊。」

武大緊咬著唇。

到了現在,到了所有的硬脾氣都冷靜下來,其實武大自己也有些後悔剛剛的衝動。

剛剛她確實太衝動了。

她其實沒有嘴上說的那麼恨顧子臣,她只是覺得顧子臣對葉嫵太冷漠了,她只是有些想不通顧子臣為什麼在那個時候會義無反顧的去救喬汐莞而造就了尹翔死的事實,她總覺得,顧子臣為了喬汐莞拖累了他們太多的腳步……

其實想來,如果沒有喬汐莞,他們現在也終究還在止步不前。

「好了,我知道我們武大就是外柔內剛,有口無心。」葉嫵主動拉著她的手,「別生氣了,明天好好和顧子臣說說,別讓我們同伴之間產生隔閡。」

「不。」武大堅決的說著,「我不會給顧子臣道歉。」

「你終於捨得開口說話了。」葉嫵微微一笑。

「我不會原諒顧子臣,因為他才讓尹翔……犧牲。」武大繼續堅持。

「口是心非。」葉嫵說。

武大臉色微動。

「行了行了,我不說了。」葉嫵看著武大的樣子,聳肩說道,「我走了,累了一天一夜,早點休息。」

「葉嫵。」武大突然叫住她。

葉嫵看著她,「怎麼了?」

「你是不是對老大還是放不下?」武大問。

葉嫵沉默了很久,很久后說,問道,「我是不是特別傻。」

「嗯,特別傻。」武大給予肯定的答案。

「愛情就是如此,只要認定了,就誰都替代不了。你不是也喜歡路遠嗎?路遠死了這麼久了,你有移情別戀嗎?」葉嫵說。

武大默默地搖頭。

這輩子,她只會愛路遠。

「但是,老大已經有喬汐莞了。我從來都看不透徹老大的脾氣,但是老大對喬汐莞的愛,卻清清楚楚根本就沒辦法掩飾。葉嫵,如果你再把心思放在老大身上,受傷的會是你自己。」

「我知道,我只是就這麼默默地喜歡就行,我沒想過得到顧子臣,只想要看著他過得好就行了。我想從當初我選擇背棄你們回到基地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我和顧子臣,不會再有結果。」葉嫵有些難過地說著,默默地說著。

「你是身不由己……」

「卻這就是現實。愛情應該是經不起折騰的,最經不起的就是不堅定。我很後悔曾經的一切,但是如果再次選擇,我想我依然會選擇這條道路,因為這似乎就是我人生的宿命,一個從生下來,就不太好的宿命。」葉嫵有些自嘲,眼眶那一刻是真的有些紅。

多麼可悲的宿命。

武大不會安慰人,她只是這麼看著葉嫵,看著她好像真的很傷心很傷心的樣子,卻沒有撕心裂肺的哭,只是這麼默默的,眼眶泛紅而已。

這個女人真的很隱忍。

從他們離開后,一個人在基地,隱忍著這麼多年。

她應該也沒有想過,當真的有一天再次和顧子臣相間的時候,看到的是他對另外一個女人的溫柔和體貼。

兩個人這麼沉默了好久,葉嫵故意拉出一抹笑容,「武大你好好休息,我回房了。」

「嗯。」

葉嫵離開,為她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走出武大的房間,葉嫵臉色微變。

她真的沒有想過利用武大,對她而言,武大還是最重要的同伴,她可以為了同伴犧牲。

但是。

她承認,今晚上所有一切都是她故意引起的,她知道她對顧子臣的討好只會激起武大對顧子臣的憤怒,因為從出事的整個過程中,她總是把自己放在了最受傷的那個位置,武大看到的全部都是顧子臣對喬汐莞的保護有加,而自己,默默地承受著不停的傷害。

人總是會不自覺地的站在弱者這一邊,武大也不例外。

其實,她是真的很了解顧子臣,她甚至知道顧子臣這麼對她只是為了讓她死心,只是為了讓她不要抱任何希望。對於顧子臣而言,她無論如何都是他的生死同伴,所以顧子臣不會害了她,只會用他的方式,選擇對她最好的方式。

今晚上的矛盾點,讓武大對顧子臣爆發了。

顧子臣對同伴的付出其實大家有目共睹,在他心目中或許除了同伴,其他都可以不在乎,當然,除了喬汐莞!喬汐安成了顧子臣的肋骨,這讓她真的很不爽。

所以,她引導著武大,把所有的矛盾都指向了喬汐莞,讓顧子臣知道,喬汐莞就不應該出現在他們的世界。喬汐莞就是負擔,喬汐莞讓大家同伴之間產生了隔閡。

她不自己出面,她通過武大來傳遞所有的信息。

武大在他們之間最單純,總是單純的認定著,同伴就是要對彼此毫無保留的付出。很顯然,她的故意讓武大覺得,顧子臣因為喬汐莞,而並沒有對他們真心付出,甚至因為喬汐莞,害死了尹翔,害死了比親人比朋友比愛人更加重要的夥伴。

這在武大的世界里完全是接受不了的事實。

當然,做了那麼多事情之後,她還得充當好人的角色,她安慰武大讓她不要計較顧子臣,從而讓自己處於更加弱者的那一方,讓武大誤以為,就算到了這個地步,她依然對顧子臣無怨無悔,她依然願意默默地去付出。

拿下武大真的很輕鬆。

只是能夠順利的拿下顧子臣嗎?!

對。

她就是愛顧子臣,還愛著。

就算得不到。

顧子臣這種男人,也輪不到喬汐莞撿了便宜!

……

翌日,一早。

喬汐莞睜開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切。

顧子臣已經不在房間,身邊那個位置的溫度早就已經冷卻。

昨晚上顧子臣是在這裡睡覺的嗎?!

她想應該是吧。

她支撐著自己起床,從床上坐起來。

外傷的傷口總是比想象的更容易恢復,昨天還痛得連呼吸都會覺得難受,今天明顯就感覺好了很多,如果不拉扯著,幾乎感覺不到特彆強烈的疼痛感了。

她望著外面已經晴朗的天空。

昨晚上的一夜雨水洗滌,今天的天空看上去格外的乾淨。

她覺得一生軟綿綿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睡得太多。

她掀開被子,準備起床站站。

房門突然被推開,顧子臣端著一份早飯進來。

「醒了?」顧子臣問。

「嗯,一身覺得很酸痛,就想起來走走。」

「不痛了?」

「沒那麼痛了,感覺是可以忍受的範圍內。」喬汐莞說。

顧子臣微點了點頭,「先吃飯。」

「好。」喬汐莞走過去。

顧子臣依然一口一口喂她。

她吃得不快不慢,因為怕被嗆著,只要一咳嗽,胸口上就會撕心裂肺的痛,她一向都很會愛惜自己的身體。

這麼吃了滿滿一大碗,喬汐莞非常滿足的站起來走動著。

「對了,我還沒洗臉刷牙!」喬汐莞突然驚呼。

她居然就吃了早飯了?!

她是有多不愛乾淨?!

顧子臣對於喬汐莞突然的大驚小怪沒有特別的反應,或許在他的世界里,喬汐莞糾結的永遠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情。

這些小事情,讓喬汐莞看起來很真實。

他說,「我幫你嗎?」

「嗯。」喬汐莞點頭。

這段時間也習慣了顧子臣的貼身服侍,感覺挺好。

洗完臉漱完口。

顧子臣和喬汐莞就坐在房間里沙發上,大眼瞪小眼。

今天顧子臣不忙嗎?!這麼陪著她。

她有些詫異,又覺得房間裡面好像有些小尷尬,所以拉開了話題,「艾卿是不是就是你口說的,另外一個團隊的老大,就跟你原來的身份差不多?」

顧子臣似乎是怔了一秒,為喬汐莞突然開口的話題。

他看著喬汐莞,搖了搖頭,「艾卿是我們的BOSS。」

「BOSS?」喬汐莞揚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