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的原配夜千羽沒通過天賦測試,被留在了西大陸,他肯定要重新找一個女人。

而她就是最好的選擇,她出身尊貴,是霍家備受寵愛的五小姐,又是五級修鍊資質!

等她和北流殤有了婚約,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要求北流殤將臉上的面具摘掉,讓她看看正臉。

側臉已然是那樣的妖孽,正臉一定更加妖孽! 霍憐兒打的是如意算盤,尋覓到北流殤的身影時,卻是一愣,那個夜千羽,為什麼也在?

她設下了兩道關卡,那個夜千羽,沒理由能通過才對!

霍振海是玄靈境界,不算出挑,但霍家出了一個聖主侍童,六級修鍊資質,小小年紀已經玄宗境界,要不了多少年,就會成長為玄王境界的強者。

因而十六戰部和各大勢力的負責人,基本都是認識霍振海的。

見霍振海來了,紛紛和他打招呼。

「霍老家主,來此可是有什麼事?」

霍振海也不藏著掖著:「不瞞諸位,是為我五孫女的婚事而來。」

各位負責人將目光落在霍憐兒身上,狠狠誇讚了一番,然後問道:「霍老家主可是相中哪位青年才俊了?」

霍振海笑了笑:「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年輕而已。」

當然,他只是謙虛的說法。

霍振海已經聽霍憐兒說了,那位北流殤五系同修,其中有空間系,玄魂還是可以飛的黑色羽翼,明明才玄尊境界,卻可以和兩個玄宗境界的打不落下風,可以說相當驚人了。

霍憐兒想嫁給西大陸來的新人,他本來是不同意的,毫無根基,對霍家一點幫助也沒有,而且,西大陸來的,修為難免偏低。

知道了北流殤的各種逆天屬性后,他立刻改變了主意。

毫無根基好啊,可以當霍家的上門女婿,一輩子為霍家賣命!

這不,霍振海帶著霍憐兒來提親了。

說到小年輕,各位負責人忍不住地和霍振海提了北流殤。

和聖主大人一樣的修鍊資質,五系同修,其中還有空間系!

他們沒說名字,只說今年出了這麼一個天賦和資質都爆表的頂級天才。

霍振海的臉色頓時怪怪的。

五系同修,其中還有空間系,這說的不就是他的五孫女看上的那小子嗎?竟然是和聖主大人一樣的修鍊資質?

他的五孫女眼光也太好了吧?一下子就看中了一個大金蛋。

但這金蛋大得有點過頭了,他本以為北流殤是五級修鍊資質,才這麼隨便地來提親,反正對方不敢拒絕。

和聖主大人一樣的修鍊資質,可不能這麼隨便,而是要慎重再慎重。

他有些慶幸,沒進門就提親,而是和這些人聊了一會兒,否則他就要出大糗了!

各位負責人好奇地問道:「不知霍老家主到底相中了哪位青年才俊?」

霍振海話已經撂出去了,所謂覆水難收,總要說出個名字來,而且不能說他相中了北流殤。

目光一掃,看到往一個小姑娘身後躲的司徒元策,他立刻有主意了。

他笑著說道:「也沒誰,就是司徒家的四小子。」

霍憐兒不解地看他:「爺爺,我……」

她看上的明明是北流殤,而不是那個傻大個司徒元策!

喜歡司徒元策的時候,她一口一個元策哥哥,現在移情別戀了,司徒元策立刻變成了傻大個。

霍振海用很嚴厲的語氣傳音給她:「你給我閉嘴,什麼話也不許說!」



還有一章,還在寫 霍憐兒嚇得立刻噤聲了。

霍振海自然知道霍憐兒以前喜歡的是司徒元策。

他一直不同意,在他看來,司徒家是配不上他們霍家的。

不過這會兒倒是可以拿司徒元策來當個擋箭牌。

他走向司徒元策:「司徒家的四小子,你可願娶我的五孫女憐兒為妻?」

司徒元策看到霍振海和霍憐兒進門就知道不好,往夜千羽身後躲,可到底沒躲得過去。

他當然不願意啊,霍憐兒是什麼人?就是一個刁蠻跋扈的小公主,他想躲開都來不及!娶回家還不得要了他的命!

這關係著他的終身大事,可不能含糊。

他硬著頭皮拒絕道:「霍爺爺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覺得,我配不上憐兒姑娘,憐兒姑娘值得更好的。」

霍憐兒聽了他這個回答,在心裡哼了一聲,算你這個傻大個識相!

霍振海也很滿意司徒元策的回答。

事實上,他很清楚,司徒元策不會答應,畢竟一直以來,司徒元策表現得很明顯,根本不喜歡他的五孫女。

正因為司徒元策的不喜歡,他才沒有橫加干涉。

心裡滿意,臉上卻不能表現出來,而是要裝出慍怒的樣子。

霍振海將臉一冷:「司徒家的四小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司徒元策苦笑:「霍爺爺,我真的配不上憐兒姑娘……」

霍振海冷哼一聲,將袖子一甩,朝霍憐兒道:「憐兒我們走,以後爺爺一定幫你找一個更好的,比他好百倍千倍的!」

出了宮殿,走遠了,霍振海才解釋給霍憐兒聽,他這麼做的理由。

北流殤的修鍊資質和聖主大人一樣,身價跟著水漲船高,可不是司徒元策那樣可以隨便拿捏的,這樣隨便的提親是不行的,必須慎重地綢繆,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小插曲過後,繼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各位負責人放出金舟,依舊是無比拉風的一人一條。

有收穫的,肯定要顯擺一番,沒搶到人的,氣勢上也不能輸。

上金舟之前,北流殤看了夜千羽一眼。

夜千羽也看了北流殤一眼。

一切盡在不言中。

早在前幾天,兩人就做好了分開的心理準備。

從滄雲小世界一路走來,北流殤的心態漸漸成熟,一開始,他想替夜千羽遮擋所有的風雨,漸漸的,他感覺到,夜千羽沒有他想象中的嬌弱,他的小羽兒很堅韌很勇敢,也很聰明,蕙質蘭心,是可以獨當一面的。

這一次,夜千羽獨自去藥師城,他很捨不得,卻是放心的,他相信,他的小羽兒,在藥師城一定能綻放出奪目的光芒。

至於夜千羽,她的心愿,從一開始到現在就沒有改變過,努力變強,努力追上北流殤的腳步,和他一起面對所有的風雨和險阻。

兩人都在蛻變和成長。

但不管怎麼改變,都是彼此最喜歡的樣子。

夜千羽收回目光,和張靈玉、司徒元策一起登上藥師城的金舟。

司徒家居住的清水城,和藥師城同路,張靈玉就讓藥師城在戰心城的負責人,那個白鬍子老頭,捎帶司徒元策一程。



但不管怎麼改變,都是彼此最喜歡的樣子,寫到這一句的時候,突然淚目。

文文已經一百萬字了,小舞是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文,沒有經驗,寫得很困難,寫一章花費的時間是其他作者的好幾倍,大概60萬字的時候,徹底斷更了,因為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寫了,但又實在捨不得,8月份的時候拾起來繼續寫,結果又遇上網站整頓,被屏蔽了一些章節,章節全亂了,說連不上,說重複,小舞就開始改文,改了好幾個月才改完,現在留下的讀者已經不多了,但留下的每一個都是真愛,謝謝你們的陪伴和不離不棄 等夜千羽先收回目光,北流殤也收回目光,登上傀儡城的金舟。

墨小弟很是戀戀不捨,一步三回頭地登上南山戰部的金舟。

墨修竹和洛傾雪,自然是一起登上雪域戰部的金舟。

登上金舟后,兩人發生了一點摩擦。

墨修竹看到洛傾雪蒙著臉,就想到初見夜千羽,夜千羽蒙著臉,他就把夜千羽當成了見不得人的醜女,後來被狠狠打臉。

這些女人怎麼都這麼愛裝模作樣?

他扯下洛傾雪臉上的面紗,扔下金舟,不爽地說道:「不就是西大陸的東境第一美人,西大陸才多麼點大,真當自己是天仙了?」

洛傾雪看著面紗隨風飄走,沒理墨修竹。

她蒙著臉,是不想惹來其他人的注意,不過這會兒,不管蒙不蒙臉,她都要惹來其他人的注意。

以後,沒必要繼續蒙臉了。

她看著蒼茫的遠山,心中很是孤寂。

她從小失了母親,二娘、三娘不喜歡她,庶妹們也討厭她,好在父親疼她,還有一個只存在記憶里喜歡美食的慈祥爺爺。

結果猝不及防的,父親和爺爺,都變成了極度自私自利的人。

人可以自私,但要有底限,父親和爺爺的所作所為都超過了她能接受的底限。

以後,她就是一個人了,沒有親人,沒有朋友。

很突然的,她想起那張一點也不像殺手的臉。

紅月樓魔星夜非離,竟是千羽的哥哥。

千羽說,她對夜非離有恩,會是真的嗎?但她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這裡是西區,藥師城在西南區,藥師城的金舟自然是往南飛。

夜千羽回頭看了一眼,傀儡城的金舟是往東飛的,傀儡城位於東區,距離藥師城,稍微有點遠。

不過她和殤約好了,一個月至少見面一次。

司徒元策很是愁眉苦臉,到底把霍家給得罪了。

以前,他百般忍耐霍憐兒,被追得到處跑,就是不想得罪霍家。

夜千羽也沒辦法,她手裡雖然有霍家的精英子弟令牌,卻只能拿捏霍憐兒,今天來的是霍家上任家主……

她說道:「霍家總不至於因為這點事,對付你們司徒家吧?」

司徒元策嘆一口氣:「確實不至於對付我們司徒家,但我的日子肯定不好過,霍家最好面子了……」

夜千羽想了想:「要不這樣吧,你就別回去了,直接跟著我去藥師城……」說著壓低聲音,「我幫你提提修鍊資質,等你六級修鍊資質了,霍家就不敢看輕你了。」

司徒元策眼睛一亮,確實如此。

不過他還是先回家一趟吧,有必要將情況跟爺爺說一聲。

路過清水城外時,金舟停下,將司徒元策放了下去。

夜千羽和張靈玉,繼續往藥師城而去。

夜千羽和張靈玉說,會儘快還他那六百萬中品玄石。

張靈玉沒說什麼,還不還其實無所謂,但夜千羽不可能和他這麼親近,所以,他不會說讓夜千羽為難的話。

他知道,夜千羽一定遠不止四級修鍊資質,到底幾系同修也很難說。 當初在滄雲小世界的時候,夜千羽是四系同修,到了西大陸,卻變成三系同修。

她一直在遮掩自己真正的天賦。

金舟直接飛入藥師城。

從西區的那座宮殿,如果走陸路,到藥師城,起碼也要十天的路程,坐金舟,一天就到了。

出發的時候是下午,也就是說,到了第二天下午,金舟抵達藥師城。

藥師城中人來人往,很是熱鬧。

見頭頂飛過一條金舟,藥師城中的眾人紛紛抬頭看天。

金舟不是輕易出動的,是哪位大人物回來了?

藥師城分為外門和內門。

內門的大門前,是專門的金舟降落點。

金舟降落地面后,白鬍子老頭領著夜千羽和張靈玉,以及何老,從金舟上下來。

白鬍子老頭手一招,將金舟恢復成巴掌大小,收起來。

外門一位姓彭的管事迎上來,畢恭畢敬地向白鬍子老頭拱手:「鍾離長老回來了,可是戰心城有什麼事?」

鍾離長老常駐戰心城,沒有重要的事,是不會回來的。

白鬍子老頭,也就是鍾離長老,爽朗地大笑起來:「有喜事,大喜事,我們藥師城又要出一位玄王境界的強者了!」

彭管事一聽,也是面露喜色,這確實是大喜事!

他看向站在鍾離長老身後的一男一女,不知道哪一個是可以修鍊到玄王境界的六級修鍊資質。

我的伯爵夫人 鍾離長老回頭招呼張靈玉:「走,隨老夫去拜見兩位城主大人!」

藥師城兩個玄王境界的強者,一個是城主,一個是副城主,兩位城主大人,掌控著藥師城的一切。

張靈玉站著沒動,而是看向夜千羽。

鍾離長老明白過來張靈玉的意思,看夜千羽一眼,朝彭管事道:「這丫頭,你領下去安置,別虧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