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生!”星殘久久擠出2個字,也慶幸自己速度快,否則趙可就是這其中的一員,也讓星殘徹底的看透了這個世界,也感覺自己的重任,如果他紅警力量再強些,這些女孩子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再強一些,高級單位都出來,拯救了世界,女孩地位又可以有保障了,雖然又是撒嬌,又可以想個什麼就幹什麼和這比起來,星殘更喜歡哪個。

“誰!”維泉指着前面警惕的說道。

“怎麼了?”維泉的聲音讓身後的維和步兵都警惕起來,有幾個維和步兵跑到星殘前面將星殘圍在裏面。

“不要開槍!我們出來,我們投降!”陸陸續續的出來了四個人,正是害死外面那個女孩的罪魁禍首,只是星殘幾人不知道罷了。

“你們是誰!鬼鬼祟祟的幹什麼!”維權大喝,他對殺意的敏感不如維泉,但是推斷事情和判斷力比維泉要強上許多。他發現這四個人只怕和外面的女孩屍體脫不開關係。

“我們原本是刀哥的小弟,現在刀哥被打敗了,我們投降。”一個人顫顫驚驚的說道。

“外面那個女孩的屍體是怎麼回事?”維權冷聲問道,星殘幾人也略有所思,只怕是這4個禽獸乾的。

“那,那個是我們不小心弄得,現在末世,還請各位大人饒命啊!”那個人突然跪下來哭喊。

“這些屍體呢?”星殘冷聲問道。

“是刀哥!是他乾的!不關我們的事情啊!大人明察啊!”另外一人也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淚。

“唉,豬狗不如啊!”星殘對維泉打個手勢,轉身走了出去,身後響起了機槍聲和慘叫聲。

“回基地!我們的任務很重!這就是我們沒有努力的過錯,炸了這個地方,讓她們也安心的去,其餘人跟我回去!”星殘冷冷的說道,然後大步離開了這個豪華的別墅,和平時代做夢都想要的別墅,現在星殘一點興趣都沒有。

“轟!轟!轟!”震天的爆炸聲響起,豪華的別墅瞬間就成了一座豪華的廢墟,而星殘沒有一絲心疼和可惜,心疼到有, 奶奶的,炸你還要浪費老子的**。我呸!

衆人一路無話,急匆匆的趕到基地時,發現一個嬌小的女孩和十條狗被攔在外面,準確的說,外面的女孩被擋在外面,而狗狗是在保護那個女孩。

“趙可!”星殘激動的走過去,一把抱起趙可,手不停的摸她的小腦袋。

“你個傻瓜!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下次不準亂走了,不然我就不要你這個妹妹了,我不喜歡不聽話的妹妹。”星殘抱着趙可,眼睛紅紅的。

“對不起,哥哥,可兒下次不會了。”趙可小聲的哭道,她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再加上受到驚嚇,再看到最信任的哥哥和維泉他們都來了,趙可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寶貝乖,不哭不哭,爲什麼不進去自己的家呢?”星殘擦了擦趙可的眼淚,柔聲問道。

“那羣壞壞大叔不讓可兒進去。”趙可故意做成楚楚可憐的姿態,然後添油加醋的哭訴着這羣壞大叔怎麼怎麼對她的,那羣大叔就是工程師,由於星殘的努力已經發展到上百人了,陸勇嘴角抽蓄的看着這個楚楚可憐的女孩,這小丫頭,心怎麼這麼毒呢?陸勇悲劇的想着。

“哦!陸勇啊,很好,我們去談談吧,維泉,去燒水,維權去整理被子衣服,可兒累了,需要休息!”星殘雖然知道這事情沒有趙可說的那麼誇張,但是對於趙可的偏愛還是讓星殘失去了理智。

“是司令官!”陸勇無奈的說道,爲了後面的兄弟們,我拼了!

“啊?燒水?是!司令官!”維泉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人人心中的偶像去燒水?讓紅警的青春女孩聽到會瘋狂的。

“哈哈,啊?整理被子衣服?是!司令官!”維權捂着嘴偷笑,聽到星殘的話沒一下嗆死。正想提意見,卻被星殘一個很溫和的笑容嚇了回去。

“恩,不錯,走吧陸勇大叔。”星殘拉着陸勇就朝基地裏走去。

“隊長加油。”

“隊長自重。”

“咳咳,榮幸啊。”維泉和維權的隊友一個個捂着嘴偷笑,有幾個出聲安慰維泉。

“你們這些傢伙,等下教訓你們!”維泉和維權分別瞪了身後的隊員一眼,滿臉不願意的去整理衣服燒水,司令官老婆等着用呢。而這一切的幕後主使趙可卻。。

“哈哈,旺財不要跑啊。”

“小白白,給我摸摸!”

“你們不要亂舔嘛,癢死人家了。”趙可四處追打着狗仔隊,和趙可玩的不可開交。

“唉,我們維和步兵什麼時候還不如軍犬了?”維泉和維權心中悲劇的想道。

至於陸勇和星殘不知道商量了什麼,陸勇一出來就揹着100斤的沙袋開始跑起了圈圈。衆人看着趙可只有一個想法:得罪司令官也不能得罪這個小魔女。

“趙可夫人,可以去洗澡了。”維權小步走到趙可身邊小聲地說道。

“壞蛋,你纔是呢。”趙可小臉一紅,小步跑進了工廠。

“嘖嘖,這趙可夫人真可愛,司令官是不是傳說中的蘿莉控啊?恩?你們說是不是啊?你們怎麼了?”維權開玩笑的笑道,發現衆人目光異樣的看着他,心中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維權啊。”星殘寒冷的聲音響起,讓維權嘗試了什麼叫做魂外飛天。汗毛乍起!

“司…司….司令官啊!哈哈,今天天氣真好啊。”維權僵硬的轉過身,看着陰沉的天氣笑道。

“今天是陰天,沒有太陽,老實點!”星殘淡淡的看着維權。不久後,陸勇身後多了一個人,那是維權。

“恩?維權怎麼了?”維泉拍了拍手,好奇的問道。

“咳咳,得罪了司令官,跑步去了。”一個維和步兵喝着啤酒,無奈的說道。

“啊哈哈,這個傻蛋,還敢得罪司令官,我纔不會呢,最少不會當着司令官的面啊。”維泉捧腹大笑,沒有注意其餘人的目光,下一刻,維權身後又多了一個人,那是維泉。

“我的老天,我們一起拼酒吧。”鄭克嚥了咽口水,他可不想成爲第四位啊。

“這還差不多。”看着三三兩兩的人在一起拼酒,星殘笑着走進了工廠,舒服的被子啊,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都怪你!害死我了。”維泉小聲嘀咕着。

“關我什麼事情,你笑又不是我勸你笑。”維權一肚子氣的說道。

“不是你我笑什麼笑?”

“那也不關我的事情!”

“就是你!”

“不是我!”

“就是!”

“說了不是就不是,要是也是大叔!”

“……..”

陸勇無言,他今天做事沒有看黃曆,所以乾脆不發話,這跑步他自認倒黴了。

“啦啦啦啦啦。”一聲聲美妙的歌聲傳到了星殘的耳中,星殘好奇的看過去。

“額!”星殘看到這場景差點眼珠子沒有瞪出來。趙可背對着他,那光滑的肌膚,好像一捏就可以滴出水來,而且那挺翹的臀部讓星殘都差點沒惹住撲上去。

“恩?呀!”正在哼歌的趙可發現身後一道熾熱的目光,疑惑的看去,正好和一雙眼睛看着她不放的星殘,尖叫一聲就蹲進大大的木水桶裏。

“額。那個,那個。”星殘尷尬的繞饒頭,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你個色狼,還看,還不出去。”趙可臉比蘋果還紅,看到星殘呆呆的站在那裏,惹不住嗔道。

“哦,好好,可兒慢慢洗啊,我什麼都沒看到。”星殘哈哈一笑,撒腿就跑。

“壞蛋,都把人家看光了,還什麼都沒看到。”趙可臉紅的想到。

“呼,得救了,恩?”星殘跑了出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氣,突然聽到一個不和諧的聲音。

“啊哈哈,聽到那聲音沒有,我們司令官會不會?”鄭克賊賊的笑道。

“不要瞎猜啊,雖然可能會,但是司令官的事情還是不要亂說的好。”空翔笑道。

“哎呦,我們司令官狼性大發了啊。”

“說了不要亂說了,咳咳,狼性大發這詞不好,不如說獸性大發。”

“對對,獸性大發。”

“恩,恩?啊!司令官!”

“咳咳,司令官,我肚子不舒服,先去方便一下。空翔兄,交給你了。”

“站住,老實點。”星殘強忍着笑意,朝維泉那邊努了努嘴,淡淡的說道。

“是!”

“是!”維權身後多了2個人,那是空翔和鄭克。

“哎?新人?歡迎歡迎。”維泉和藹的笑道。

“不客氣。”鄭克嘴角抽蓄了一下,強笑道。

“說了不要議論司令官,你看看,害死我了。”空翔抱怨道。

“怪我作甚啊,還不是趙可夫人的一聲尖叫。”

“那也是你啊。要不是,我怎麼會在這跑?”

“也不怪我啊,誰叫有人惹火了司令官啊,是你們2個把。”空翔對着維泉和維權說道。

“哪裏是我啊!”維泉一個趔趄,無奈的說道。

“就是就是!”維權額頭多了一條黑線。

“那是?”空翔疑惑的問道。

“大叔!”四人異口同聲的看着最前面的陸勇。

“…….”

陸勇再次無言,只有心中不斷安慰自己,大叔是默默奉獻的。

“這就是所謂的躺着也中槍?”星殘好笑的看着5人一邊大鬧一邊跑步。

“砰砰砰!”

“轟轟轟!”

“嗡嗡嗡!”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怎麼回事?”星殘疑惑的想道,他心中有了不詳的預感。

果不其然,一個軍人小跑了過來,又是雷孥發出的邀請,看到事態很緊急,星殘叫維泉幾人做好萬全的準備。然後就隨着這個軍人趕到了司令部,又再一次的到了這個辦公室。

“咚咚咚!”星殘輕輕的敲了敲門。

“進來。”雷孥嘶啞的聲音響起。

“雷軍長,你怎麼了?這麼憔悴?”星殘疑惑的問道,平常雷孥肯定是埋頭苦幹,而這次雷孥是滿臉疲憊的坐在首位上,看到星殘的時候,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出事了,不知道爲什麼,我們還沒有來得及休整外面的異物大軍就朝我們發起了進攻,好像早就預料到的一樣。”雷孥憔悴的說道。

“怎麼回事?”星殘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外面的異物最近行動就很詭異,現在在我們剛剛大戰一場後,就發動了進攻,我懷疑異物裏面有不得了的怪物。”雷孥淡淡的說道,辦公室裏陷入了沉默,只有遠處的炮彈聲和機槍聲再不斷的怒吼着。 吞天戒!

葉星塵一愣,問道:“那是什麼戒指?好像是橙色品質。”

風這次也不知道,搖搖頭說道:“不知道,我對這個時代的兵刃不太清楚。”

“吞天戒!你爲什麼會有五帝之一的控獸仙 廣延外的兵刃,他是你師父,還是被你殺了!”葉捷安冷冷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