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孽癱在床上閉上眼睛。

這一次,她什麼也沒做了。

只是很想這麼休息一下。

或許……

未來她會習慣?

……

「師傅。」

界孽背著竹筐,邁著小短腿,奮力追著前面那高大的背影。

「你等等我——」

玄成停下腳步,吐出口中叼著的一根草,嫌棄地看著界孽:「怎麼走這麼慢?」

界孽:「……」

我怎麼走這麼慢,你心裡沒點數嗎?

「師父,我還小,走路慢,當然跟不上你了。」

界孽可憐巴巴地雙手把著竹筐背簍的兩根繩。

這兩根繩勒住雙肩,很不舒服。

玄成沉吟了一會兒。

……

「可以了,這樣你能輕鬆點了。」

玄成拽了拽手中的繩子。

界孽低頭看著系在自己腰間的繩子:「……」

「走吧。」

玄成走在前面,繩子猛的一緊,界孽差點摔倒。

小甜甜憋笑。

[哈哈哈,宿主大大,您怎麼這麼可愛呢!]

界孽抿唇,快速跟上玄成的步伐。

她可不想臉朝地摔倒。

她這哪裡可愛了?!

……

「乖徒弟,快去做飯,師父要去睡覺了。」

玄成打了個哈欠,慈祥地摸了摸界孽的腦袋,進屋睡覺去了。

界孽瞪了玄成一眼,去廚房做飯去了。

……

原主是個孤兒,但也不是孤兒。

原主被父母帶著離家時,路上遇到了山賊,父母都死在了山賊刀下,原主即將被山賊賣了,就被玄成救了。

玄成是個俠客。

武功極高,滿腹經綸,年輕俊美的俠客。

在原主的記憶里,玄成告訴原主,是因為他無聊了,看原主根骨不錯,才留下了原主。

原主被玄成照顧著長大,起名為玄遠。

玄成在收留了原主后就隱世了。

據說是因為玄成是傷心人。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曾經有一份美好的戀情什麼的。

玄遠一直把玄成當做父親來看待。

儘管口頭上還喊著師父。

在梅花谷里,玄成帶著原主生活了十年。

十年後,原主被教會了武功,被灌輸了人生理念,也被趕出了山。

「你需要下山去歷練了。」

玄成說完就關上門了。

原主放下曾經玄成的佩劍,跪下磕頭。

出了梅花谷,原主才知道這世界這麼大。

中原齊,北祁,南郅,西圇,東邊是廣闊的大海。

梅花谷只是中原大齊九州之一南方荊州地區的一個縣的……

一個小山谷。

原主背著佩劍「情淪」北上。

玄成想去京都,路途遊歷各地。

在梅花谷外的縣裡時,他就聽聞了百姓口中的種種奇聞。

北方的大雪,什麼「天下第一湖」,什麼「武功第一人」。

他想去看看。

許多優美的景色他還從來沒見過,許多傳奇的人,他想見一面。

如果可以,他想知道,別人口中的那些什麼「貴人」,什麼「皇宮」是什麼樣子。 「呀,說曹操曹操到!」兩個人剛走過大廳的護士台,雲菲菲的餘光最先瞥見提著早餐從醫院左側門走進來的唐毅磊,顯然是沒有看到他們,筆直的從她們跟前走過;

尹茹隨著菲菲地聲音望過去,眸子同時跟隨著他的身影,看著他停留在右邊椅子旁,彎著身子,低頭朝著坐著椅子上一個長發女孩低語著;

因為是背對著的,所以瞧不見那個女孩的容貌,可那病號服特別顯眼;

「哎呦哎呦…毅磊哥是有女朋友了嗎?竟然手還搭在那個女孩子的肩膀上,簡直是過分!」雖然沒有直言喜歡洛洛姐,可他看洛洛姐的眼神可是一點都不收斂,他們私下能出力的都會出力,哪曾想他已經放棄洛洛姐了;

男人啊……果然……雲菲菲對唐毅磊有些失望;

尹茹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觸,「成年人有女朋友很正常!」

————

唐毅磊壓根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盯著,很自然的伸手撫摸著秦以洛的額頭,「你還好嗎?我送你回病房去吃早餐!」

「我其實可以的,你去忙吧!」想伸手接過他手中的早餐,卻被他閃躲開了;秦以洛只能無奈地笑笑;

唐毅磊挑挑眉,抿嘴一笑,「我不相信你,你肯定會浪費糧食的,我必須看著你!」

秦以洛蒼白的臉上露出一個小酒窩,隨即慢慢地站起身;

轉身面對唐毅磊的時候,側顏恰巧映入不遠處尹旅長和雲菲菲的眼眸;

雲菲菲瞪大眼珠,詫異地捂著自己的嘴,嘀咕道:「洛洛姐!」像木頭般愣愣地杵在那;

確認那個長發披肩,穿著病號服的女孩就是她的女兒,尹旅長瞬間五雷擊頂;

「舅…舅媽……」雲菲菲激動地舌頭都在打顫;小眼神小心翼翼的瞥著,看到舅媽臉色凝重,瞬間覺得周圍的氣壓低的可怕;

閉了閉眼,暗叫蒼天……

顯然,洛洛姐回來的事情舅媽不知情;而且她還出現在醫院,穿著病號服?

雲菲菲捂著自己的額頭,餘光時不時地打量身邊的人,確定她在生氣,更加不敢吱聲了!

唐毅磊和秦以洛渾然沒察覺到,有雙生氣勃勃的眸子緊鎖著他們,尹旅長邁著步子走上前,雲菲菲瞧著氣勢洶洶地模樣,撓撓腦袋,猶豫著自己跟還是不跟呢?

「洛洛姐,你怎麼敢……住院這麼大的事情不告訴家裡人呢?」雲菲菲貝齒輕輕地咬著下唇,只好跟上去,萬一有點什麼事情,她總也可以攔一下;

「尹……尹阿姨!」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眼前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一個熟悉了不能再熟悉的人;唐毅磊的第一反應是去關注小洛的表情;

秦以洛也完全驚呆了,眼睛直直地盯著站在自己面的母親,一時間像是失了音,說不出話來;

雲菲菲最先打破了沉寂,「噢,天吶,洛洛姐,你額頭……你……受傷了?」這遠比剛才看到人更加的驚愕,「發生什麼事了?」

先前的怒氣被擔憂代替了,尹旅長看著女兒額頭貼著紗布,心隱隱作痛。

她竟然什麼都不知道!

懊惱和自責席捲而來…… 原主遊歷到了京城,路途交往了許多好友,也體會到了人生百態。

但是在原主到達京城的第二天。

原主死了。

屍體被發現在客棧。

玄遠清除地記得自己像往常一樣熄了燈準備入睡。

只是睡著后再也醒不來了。

中毒死亡,屍體交給京兆伊斷案,最後公布的死因是仇人所殺。

原主:???

界孽微微同情。

原主一路上交好了不少人,就算有仇人,也完全沒有能力殺了原主。

先不論那些人如何弱,畢竟原主是玄成心血澆灌的弟子。

原主一路走來,聽說過不少玄成的傳說。

玄成是公認的第一俠客。

劍術高超。

因為佩劍「情淪」,他作為玄成徒弟的身份也一直被人認同。

而在路途中,也有不少高手因為原主的身份前來挑戰,除了一些頂尖的俠客,原主是險勝,其餘人,皆贏的輕輕鬆鬆。

界孽想過或許是玄成的仇人。

但是行走江湖,原主並沒有聽說過自己師父有什麼仇人。

而一路上,幾乎每位世家子弟,皆與原主交好。

首要原因就是因為原主的身份。

次要原因,就是原主的身手。

一顆江湖上冉冉升起的新星,值得交好。

但是原主中毒身亡的消息傳遍江湖時,沒有曾經的好友站出來。

他們對原主的死亡表示了沉默。

玄遠不太清楚。

害死自己的人到底是誰?

這些人至少會看在自己師父的份上對自己的死亡提出異議吧?

可是沒有。

自己死亡是因為仇恨嗎?

可是自己從未主動與人結仇。

……

[原主的心愿就是查清楚自己的死因,之後,和師父一樣,成為第一俠客。]

界孽眨了眨眼睛。

她好像來的太早了。

如今這具身體是六歲的年齡,原主在四歲時被玄成收養,十四歲時放原主踏入江湖。

玄成的年齡……不清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