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目露絕望之色,眼睜睜看著獨角犀那根巨大的獨角插向他的胸口。

就在這時,一隻手突然伸出,指尖抵在這獨角犀的獨角上。

男子一驚,就見一個寸頭的女人正裂嘴沖他笑,而這麼一根彷彿沒有任何力量的手指,卻讓這頭巨大的獨角犀無論怎麼掙扎都動彈不得。

楚南的手指輕輕往前一頂,這巨大的獨角犀四腳頓時支撐不住,跪了下來。

此時,那死裡逃生的女子從地上爬起來,來到男子身邊,驚懼地打量著突然出現的三個人。

「我叫林一刀,你們叫什麼名字?」

「你們身上的圖騰好奇怪,竟然可以激發身體的潛力。」

「你女朋友身材很好啊,她身上的圖騰怎麼不會發光?」

「怎麼不說話,聽不懂嗎?」

楚南說了一大堆,然後攤攤手望著他們。

「我叫烏索,這是我的女人烏娜,謝謝你們救了我們。」男子摟住身邊的女子,開口道。

「我們來自烏寨,我是烏寨寨主的女兒,你們救了我們,就是我們烏寨的貴客,歡迎你們前往我們烏寨做客。」烏娜道。

「那就多謝了。」楚南笑道。

這時,烏索拿出一把刀,割下了這獨角犀的獨角,挖出了它的凶獸核,然後拱手遞給楚南。

「這些東西對我來說沒什麼用,你拿著吧。」楚南道。

烏索卻大喜,也不客氣,直接收了起來。

烏寨就在這座山的深處,以石穴而居,石**部卻是雕刻著許多圖騰花紋,十分精美。

整個烏寨不過五百多人,但分工明確。

得知楚南三人救了他們的勇士和寨主之女,這些烏寨人十分熱情,邀請他們吃烤肉,還有果子釀的果酒,並為他們跳起了古老的舞蹈。

楚南約莫估算了一下,整個烏寨,最強的強者在沒有激發圖騰之力時,大概只有玄王水準,激發圖騰之力后可以達到玄帝。

在烏寨,供奉著他們的烏神,也就是他們的圖騰之神。

楚南看了一下,這烏神神像是人身鳥首,或許是某種神獸吧。

據烏寨寨主所說,供奉烏神的烏寨在這條山脈之中就有一百多個,他們這個烏寨是比較小的一個。

當夜晚降臨時,整個烏寨封起了石穴,進入了睡眠之中。

「楚南,你要在這裡當土著之王嗎?」關稚童問。

「你不覺得挺有趣嗎?而且這圖騰之力類似一種陣法,能夠勾通這天地間的一種力量,從而激發自身潛力。」楚南道。

「那麼?」關稚童挑眉。

「我還發現,這種圖騰可以通過改變來得到增強,更重要的是,它能淬鍊這裡黑晶中駁雜的能量。」楚南道。

關稚童福至心靈,道:「這些黑晶如果能淬鍊,那倒是有些價值。」

「價值很大好不好,這裡的黑晶隨處可見,雖然不算什麼高級材料,但架不住多啊,真能利用起來,就算一萬顆黑晶換一顆天靈晶,你想想……」

關稚童一拍大腿,差點跳了起來。

「你先別急著興奮,因為還有更興奮的,如果我沒有猜錯,在這些圖騰上改動一下,不僅能淬鍊黑晶,還能淬鍊神基,對於天神境中後期的人可能作用不算很大,但對於初入天神境的人,作用還是很明顯的。」楚南道。

關稚童大叫一聲,抱著楚南在他臉上用力「啵」了一下。

天靈星界高手自然多,但天神境初期的人更多,用屁股想,都知道這裡面可以賺錢的空間有多大。

「我是這麼想的,我們擁有黑靈神脈的經營權,可以圈一大片地,作為試煉場,這裡地形複雜,凶獸多不勝數,用來試煉再好不過了,這些來試煉的人不僅可以試煉,還能淬鍊神基,而後還可以體驗這裡土著的風情,如果外來人多了,還怕其它的生意不好做嗎?我們可以把黑靈,黑曲,黑水三條神脈打造成一個完美的商圈。」楚南笑道。

關稚童聽著楚南的描述,感覺興奮地直顫抖,是啊,經過他這麼一說,這三條神脈的前途太光明了,如果真的建立起這麼一個商圈,從中賺取到的利潤將比那些繁榮鼎盛的神脈還要多。

畢竟,這三條神脈可是有著天鳳帝國授於的獨家經營權,而且還免稅。

「你先別激動……」

「還有什麼,都說出來,我受得起。」關稚童眼睛放光道。

「我所說的是最好的情況,但你首先得搞定這裡多不勝數的土著族群。」楚南道。

「這些交給我好了,你都給我搭出了一個框架,我如果做不好,這關家家主也不用爭了。」關稚童道。

第二天,楚南借口瞻仰烏神神像,暗地裡用陣法引動天地之力降臨,頓時讓整個烏寨視若神明。

而後,楚南在烏索身上改動了他身體的圖騰,在他激發圖騰之力后,竟然超越了玄帝實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虛神實力。

這一下,整個烏寨都轟動了,認定楚南就是烏神神使,是來拯救他們的。

過了幾天,整條山脈的一百多個烏寨都齊至,親眼見證了神跡后,對著烏神神像發下神誓,世世代代將追隨楚南。

接下來的日子,關稚童派諸了大批人馬,開始收服其餘部族。

而楚南要做的事,就是改動他們的圖騰,讓他們信仰的神的光輝降臨。

短短一個月,就有一百多個大部族心甘情願做了楚南的追隨者。

這些部族,控制著黑靈神脈近一半的地盤。

然後,楚南告訴關稚童,星空商會駐黑靈神脈的分會可以開張了。

接下來的事情,楚南已經不管了,而關稚童開始圈地,建立獰獵場以及黑晶淬鍊中心和神基淬鍊中心,對於各大部族的寨子開始改造升級,這其中投入十分巨大。

(本章完) 「楚南,我能動用的資源和資金已經全都投入了,如果血本無歸,我就賴著你了。」關稚童可憐兮兮地對楚南道。

「可以,做我小老婆就行。」楚南笑道。

「大老婆不行嗎?」關稚童哼道。

「有區別嗎?」楚南捏了捏關稚童的臉。

「你想得美。」關稚童拍開楚南的手,氣鼓鼓地走了。

楚南笑著搖搖頭,關稚童對他的心意,他倒是看出來了,只是,他現在情債一堆,不想再招惹女人了。

……

「你想體驗萬獸之王的威風嗎?你想見識原汁原味的部族風情嗎?歡迎來到黑靈神脈。」

「你還在為神基脆弱而煩惱嗎?你還在為被人壓了一頭而耿耿於懷嗎?你想變強嗎?歡迎來到黑靈神脈神基淬鍊中心。」

「黑靈神脈,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看不到,天鳳帝國長公主代言,你沒有理由不信!」

彷彿一瞬間,黑靈神脈的廣告就在各神脈星空商會的據點雪片般飄出。

更令人驚掉大牙的是,黑靈神脈的廣告上,竟然印有天鳳帝國長公主鳳淑雨的畫像。

如果一開始很多人本能地不信,但沒有人敢拿天鳳帝國長公主的名號來行騙,除非是活得不耐煩了。

於是,很多人踏上了黑靈神脈的路途。

有一些人純粹是為了嘗個新鮮,他們富有,喜歡玩樂,未來已經能一眼看到盡頭。

而有一些人因為天賦不足,在家族或所處的勢力中鬱郁不得志,看到有能淬鍊神基的地方,自然就想去嘗試一番。

如果沒有鳳淑雨代言,他們可能不會信,但是有了天鳳帝國長公主的名聲作保,怎麼也得去嘗試一下。

於是,很多人聽都沒有聽過的黑靈山脈一夜間被大眾熟知。

……

喬千雙看著手裡的晶幕影像,正是有關於黑靈神脈的。

「大小姐,如果是真的,我們怕是……」一個中年男子沉聲道。

「真的假的,很快就能知道了,你派幾個人去試試。」喬千雙道。

中年男子領命離去了,喬千雙咬了咬一口銀牙,她知道,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只是,她沒有想到,關稚童能這麼快找到突破口,雖然她也找到突破口了,但比起關稚童的,卻是小巫見大巫了。

「小妹,你倒是找了一個高人啊。」喬千雙腦海里浮現出那個叫林一刀女子的身影,是她吧。

此時,始作俑者楚南,卻被趕到的天鳳帝國長公主鳳淑雨直接綁了起來。

「我說長公主殿下,一見面,沒必要來這麼一份大禮吧。」楚南也懶得掙扎,嚷嚷叫道。

「誰允許你把我的畫像印在你們的宣傳上的?」鳳淑雨氣急敗壞道,她堂堂天鳳帝國長公主,卻被利用來做廣告,簡直氣煞她也。

「長公主殿下,你難道不記得你答應過我可以借你的名頭嗎?」楚南一臉無辜道。

「我是有答應,但……好啊,原來你早就給我挖了坑,你不怕我活剮了你嗎?」鳳淑雨惡狠狠道。

「我當然怕,但我也知道長公主殿下你不至於不尊重我們之間的約定,這傳出去,女皇陛下臉上也不好看啊。」楚南道。

鳳淑雨看著一臉無賴的楚南,這麼一個女人,到底從哪裡蹦出來的。

其實,鳳淑雨派人去試過了,淬鍊神基還真有作用,如果是假的,楚南已經屍首分離了。

她也沒有想到,天鳳帝國放棄的雞肋神脈,還真的就活了。

而且,淬鍊神基一次的價格高達十枚天靈晶,這其中的利潤之豐,簡直讓人眼紅。

「長公主殿下,為了感謝你的代言,星空商會決定讓出兩成的利潤給你作為代言費用。」楚南道。

兩成!

鳳淑雨似笑非笑地看著楚南,這個傢伙早就算好了,兩成利潤,一個名頭就能得到,的確容不得她拒絕。

鳳淑雨解開楚南的束縛,坐下來,若有深意地看著他。

楚南渾身不自在,道:「長公主殿下,你還有什麼要求儘管說,別這麼看著我行不?」

「不如你來我天鳳帝國吧,我做主給你十條神脈來經營。」鳳淑雨道。

楚南頓時連連擺手,苦笑道:「長公主殿下,你就放過我吧,我真不是這塊料,我的心思也不在這上面,變強才是我唯一的追求。」

「那麼,你為什麼要跟著關家小丫頭?她能給你的,我十倍給你。」鳳淑雨道。

「不是這個原因,因為她救過我,我跟著她也只是暫時的。」楚南道。

「好吧,我不勉強你,這是我之前承諾給你的百萬火焰規則碎片。」鳳淑雨丟給楚南一塊赤色的玉牌。

楚南接過,不由大喜,這才是有天靈晶也買不到的東西。

「我的鳳血槍,一年之內給我弄好,否則,你黑靈神脈大好的局面可就危險了。」鳳淑雨說完,起身離去。

……

眨眼間,兩年時間一晃而過。

關稚童將黑靈神脈所有部族都聚集了起來,黑曲神脈和黑水神脈也已進入開發階段。

如今的黑靈神脈,已經開通了直達的空間法陣,變成了名副其實的聚寶盆。

不過楚南花了半年時間弄好鳳淑雨的鳳血槍后就已經不管事了,他全神投入到了修鍊之中,而資源自然由關稚童供給。

至於喬千雙那邊的三條神脈,她倒是另闢溪徑,將來到黑曲,黑水,黑靈神脈的人吸引過去了一部份。

只不過,遠遠無法和這三條神脈相比。

所以,她直接放棄了正面相抗,由另外七條神脈中的其中兩條著手,也是經營得紅紅火火,與關稚童的競爭,還遠未到說勝負的時候。

這兩年裡,永夜會與聖地的鬥爭越演越烈,越來越多的雙方陣營勢力被拉下了水,大有大規模開戰的可能。

而這幾條偏遠神脈的永夜會中人,動作也越來越大。

天鳳帝國雖然獨樹一幟,但也屬於親聖地一派的勢力,難免受到波及。

「轟」

就在楚南在這條山脈所挖的地洞上方,傳來一聲恐怖的炸響。

緊接著,一大片金色的火焰降臨,方圓百餘里地瞬間燃起了恐怖高溫的火焰,其中幾個寨子眨眼間化為飛灰,整片黑森林都直接被燒成了白地。

這金焰在燒沒了森林后,卻依然沒有糗滅,連土石都開始燃燒起來。

楚南從地洞中飛掠而出,身處衝天的金焰之中,但卻安然無事。

「這是……天鳳之焰……」楚南心中一驚。

就在這時,兩道黑影掠過,朝他攻來。

楚南持刀,揮出一個半圓,燃燒的金焰被刀勢吸引,轟然炸開。

頓時,這兩道黑影身上的神力罩被轟碎。

「死!」

楚南大喝一聲,刀勢席捲,直接將兩人斬首。

而在這地,周圍冒出越來越多的黑影。

「魔靈殿!」楚南殺機畢露,他對魔靈殿可是深惡痛絕。

只不過,這其中竟然有幾道太神境強者的規則波動。

楚南深知以這具身體的實力不能硬抗,正待退走。

但突然間,金焰之中兩個人影倒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