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最後一戰結束,也代表著他的使命結束了,跟著下來無非就是宣布最後的名次然後宣布各名次的獎勵而已。

「大家稍等一會,名次排序以及各人的獎勵馬上就會宣布,大家稍安勿噪……」

楊志沖一臉笑意的跟大家說。

雖然大賽已經打完,但離開廣場的人並不多,對新兵王大賽的獎勵,特別是前三的獎勵也是讓人很好奇很期待的。

「楊前輩。」方昊天突然傳音給楊志沖,「如果我拿了第一名,獎勵我能自已要求嗎?」

楊志沖微怔:「你肯定是第一,這個是不可改變的事實。但你自已提出獎勵的要求……這個……這個我做不了主。」

方昊天說道:「那前輩能不能將我的意思傳達上去?」

「這個……」

楊志沖有為難之色。

但想到方昊天受軍方的重視程試,現在又拿了這第一名,以後在軍方前程不可限量,現在與方昊天結個善緣說不定以後有用處,於是楊志沖考慮了一下后道:「好,我可以幫你傳達上去。你告訴我,你想得到什麼獎勵?」

「謝謝前輩。」方昊天趕緊道謝,然後將自已的要求說出來。

楊志沖一臉錯愕。

方昊天的要求竟然是要進封魔境,而且還是金丹層次,這對現在的方昊天來說那裡簡直是九死一生的險境。

「你,你確定是這個要求?」楊志沖忍不住道,「那個地方雖然是一個很好的磨鍊之地。但運氣不好遇到金丹境層次的強大惡魔那可是會沒命的,你,你怎麼會想到進那裡?而且那地方偶爾會開放,很多時候我們軍方也會派一些天才進去。如果你想進等那時候再與我們軍方的人結伴進去不是更好嗎?」

「前輩關心晚輩心領了。」方昊天道,「但晚輩現在要進那地方有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原因,還請前輩能理解。」

「這個……好吧,既然你決意如此,那我就原意轉達了。」

楊志沖有點無奈,只好暗中將方昊天的意思上報。

完了后他說道:「我已以將你的意思報上去了。」

「謝謝前輩。」

方昊天再度由衷感謝。

「客氣什麼呢,其實你也不用叫我前輩,我有點慚愧。」楊志衝突然一笑,道,「你是二品將軍銜,而我只不過是三品,如果在別的地方我還得要向你行下屬禮尊稱你一聲將軍呢!你的前程可是不可估量,如果你能從封魔境中活著出來我敢保證你以後將會成為我們屠魔軍的一個傳奇。」

方昊天笑了笑。

等能活著從封魔境出來再說吧!

楊志沖也是笑了笑,兩人便不再交流,都跟大家一樣靜等上面傳達最後的結果。

結果很快就下來。

這麼多人看著,名次這裡當然不可能出現弄虛作假。

獎品也會豐富,只是讓所有人感到震驚不解的是方昊天這個第一名的獎勵。

獎勵進入封魔境?

這算什麼獎勵?

封魔境幾年或是幾十年就會開放一次,方昊天若是想進去以後還沒有機會?

徐宇也很驚訝,暗中傳音給方昊天:「怎麼回事?」

方昊天告訴他這是他自已要求的。

徐宇更加驚訝更加奇怪了。

但他沒有多問。

方昊天怎麼看也不像是傻子,他有這樣的要求自然有方昊天的考量。

獎勵發下去后,新兵王大賽便正式落幕。

僅是一天的大賽,肯定會成為皇城乃至整個天下最近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大賽結束后大家便散開。

出了廣場,蘇青璇道:「昊天,我們真的要去北門?」

方昊天微怔,他差點忘了此事,不由的有點苦澀,道:「讓九賢王給我牽馬,這對我來說雖是一種榮耀,但如果能推辭自然不去更好。 鹹魚翻身之娘子威武 可是我若不去,那就是對九賢王的無視,九賢王將會成為天下人的笑話,所以我不得不去啊!」

「也是。」蘇青璇稍微沉吟后道:「這樣吧,我跟大家先回去,你一個人去北門好了。」

方昊天知道蘇青璇心思縝密,不想讓九賢王認為方昊天理所當然的接受九賢王給他的這份榮耀而帶人前往顯擺。

一個人去,接受九賢王的給的榮耀但又低調接受。

蘇青璇等人回去住處。

方昊天一個人去北門。

今天的皇朝註定了熱鬧。

九賢王給方昊天牽馬遊行的事與新兵王大賽一起將會成為一段時間天下人茶前飯後的熱鬧話題。

與九賢王分開後方昊天回到了住處。

等方昊天回到了住處,發現萬慶已經在院子中候著了,雖然蘇青璇在陪著他說話,可是他的神色明顯焦急。

當看到方昊天走進院子時萬慶便迫不及待的衝上去,竟然有些許失態的問方昊天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拿了第一名軍方卻給他這麼一個獎勵。

方昊天如實告知。

萬慶很震驚,更是怪責方昊天胡鬧,說這一次軍方對第一名的獎勵的豐富,就是一百個第二名得到的獎勵都比不上,可是方昊天卻用進封魔境的機會放棄了那些獎勵。

方昊天笑著解釋,但他也不能詳說,也只能說有他必須這樣做的考慮。

萬慶漸漸的冷靜下來,也知道自已失態了。

要知道現在的方昊天地位已經不是萬慶可比。

萬慶是姜遠行的手下,而姜遠行現在在名義上都變成方昊天的手下了。

這一點萬應知道,趕緊告罪。

方昊天知道萬慶是出自於關心才如此,自然不會怪責。

其實巡察營眾軍士也是很奇怪很不能理解的,所以萬慶走了后他們一個個都看著方昊天,其中還包括了四小。

方昊天也只能說自已有必須這樣做的原因,但具體為什麼這樣卻不能說。

於是四小暗中商量,最後由東小東道:「主人,我們陪你進去。」

https://tw.95zongcai.com/zc/61821/ 蘇青璇聽著眼眸大亮。

對啊!

雖然方昊天將虛元神山珠留給了容雁冰,但不是還有赤霄炎龍劍的劍域嗎?

現在的赤霄炎龍劍已經今非昔比,方昊天完全可以帶她和四小一起進去。至於那三十軍士要不要進去倒是無關緊要了。

於是蘇青璇出聲道:「那裡危險重重,我們隨你進去總有個照應。」,其實她還有話沒有說出來,如果真有什麼意外,至少她能夠陪在方昊天的身邊,就算死她能夠陪著他一起死,她此生足矣。

方昊天也不是迂腐之人,那裡既然這麼危險,帶上四小這四個強大的傢伙一起進去確實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他知道不讓蘇青璇進去是不可能了。

至於那三十軍士……方昊天目光從大家臉上掃過後諮詢大家的意見。

一眾軍士見方昊天也有帶他們進去的意思,個個頓時大喜,興奮,紛紛表態願意生死相隨方昊天,哪怕進去后他們九死一生。

方昊天見大家都想跟他進去,於是暗中跟劍魂溝通,得到劍魂首肯后此事便這樣定下來了。

讓方昊天進入封魔境的東西明天才會送過來,所以方昊天等人也只能等。

因為進封魔境有危險,方昊天和蘇青璇也有意的讓那些軍士好好的放縱一把,對今晚他們外出喝酒也好逛花樓也罷都是睜隻眼閉隻眼。

入夜後,正在大廳跟方昊天交流一些武學心得的蘇青璇突然道:「昊天,我要出去一下。」

方昊天微怔,靈魂力突然散開,然後他看到了那個白髮老嫗。

「原來是那位前輩找你。」方昊天道,「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蘇青璇道:「雖然她與我蘇家之間有些事情很複雜,但她絕對不會害我。」

方昊天覺得那白髮老嫗對他對蘇青璇確實都沒有惡意,至少現在還需要他進封魔境救人就更加不會做出什麼對他不利的事,於是放心讓蘇青璇出去見那白髮老嫗。

蘇青璇離開後方昊天便一下人在大廳中獨坐,靜心消化這一次參加新兵王大賽的一些武學感悟。

特別是與徐宇一戰,在劍道上他獲益良多,他感悟出來的一武道越發的精深了。

這一點,強如公孫無敵都沒有看出方昊天悟出來的並不是劍道,而是一武道。

一武道,萬武歸一。

只是現在方昊天表現出來最強的手段是劍,所以公孫無敵都產生錯覺認為他誤來的是劍道。

蘇青璇出去足足有兩個時辰才回來。

回來后她並沒有跟方昊天說什麼,方昊天也沒有問,彼此都默契的給予對方足夠的信任。

但蘇青璇回來后便迫不及待的躲進房間,然後她的房間里隱約有讓方昊天感覺到不一樣的氣息涌動,他料想那白髮老嫗叫蘇青璇出去可能是傳授了某種強大的武學。

反正蘇青璇安全回來對方昊天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次要了。

時間,在方昊天等人的一夜靜修中過去。

天剛亮不久,軍方就派人來了。

來的人正是楊志沖。

「這是進入封魔境的令牌,你只需輸入玄力便能打開進入封魔境的門戶。」

楊志沖將一塊黑色的令牌交給了方昊天。

方昊天拿出兩枚天級丹藥做為酬謝,楊志沖一開始不敢要,但在方昊天的堅持之下只好收下,也因此對方昊天的觀感更加好。

楊志沖離開后,方昊天便將大家召集,然後讓大家進入劍域。

「呼!」

方昊天稍微的穩一穩情緒,便利用令牌將門戶打開。

嗖!

方昊天身形一閃便射入門戶,消失無蹤。 「我知道你們都是為我好,但我不可能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如今我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總冠軍又怎樣,卻連分享快樂的親朋好友都沒有。」

秦瓊透過汽車後視鏡看著身後梨花帶雨的秦菲,有些焦躁,卻又無計可施。

而東方豪宇的心情也很雜亂,他有些茫然地看著將眼睛轉向窗外的秦菲。

似乎暫時遺忘了車內的秦瓊,東方豪宇扳過了秦菲的身體,他盯著她的眼睛,「你別這樣,否則我哥會擔心的。既然木已成舟,那麼你就算哭瞎了眼睛,也已經於事無補。」

這樣坦白自己的真實想法對東方豪宇而言不得不說是一種挑戰,對於他也是一種完全嶄新的經歷。

秦菲依舊沉默地哽咽著,試圖讓自己儘快冷靜下來。

接下來又聽到東方豪宇說,「我確實考慮不周,給你造成了諸多困擾是我的錯。但我希望能將功補過,唯一的願望就是替我哥照顧好你和孩子。」

莫名的,秦菲的心裡萌生出從未有過的,想要遺忘過去的那一切而走向未來新篇章的勇氣。

接下來的路程,秦菲漸漸地平復了自己的情緒。

即將抵達目的地時,秦菲才察覺到視野中的建築物有些熟悉。

「嫂子,你還記得這裡嗎?」

東方豪宇朝著秦菲笑了笑,接著解釋:「聽說我哥一直讓人保留著那個房間,沒想到還真派上了用場。」

秦菲愣了愣,隨後便笑了,「嗯,難怪我會有種回到家的感覺。」

聽秦瓊這樣說,秦瓊微蹙眉頭,顯然對於這個地方有些陌生。

不過也能理解,畢竟四年前他們兄弟幾個誰也沒料想到東方玉卿會跟一個莫名其妙就跟他傳出婚內出軌緋聞的女人糾纏不清。

秦菲回想起那段往事,也覺得有些酸澀,「真沒想到我還能回來這裡。」

隨著時間的流逝,秦菲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東方玉卿……下意識地瞥了眼腕錶上的時間,距離他們下飛機應該沒有多長時間了。

值得慶幸的是秦懷鈺已經沒事了,否則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東方玉卿。

一時間東方豪宇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緩解這尷尬的氣氛,好在很快就抵達了目的地。

幾乎是車剛停穩,秦菲就迫不及待地往所在的公寓樓走去。

秦瓊沒有半刻遲疑,也快速跟了上去。

東方豪宇透過車窗看著一前一後的身影,嘴角微勾出一抹苦澀的笑意。

司機原本以為東方豪宇也會跟著下車,沒成想卻聽到了最新指示,「去公司。」

「少爺,聽說會議延期了,要不先送你回酒店休息一會?」

司機知道自從他家總裁離開后,就發生了綁架案,緊跟著他家夫人也被眾多娛記們圍困在秦氏的員工大廈……這些事都少不了東方豪宇操心,應該是一整晚都沒怎麼休息過。

「不用。」東方豪宇收回了窗外的視線,然後閉目養神。

司機不敢有絲毫怠慢,小心謹慎地將車開走了。

秦菲站在公寓樓前,下意識地輸入了幾個數字,沒成想密碼鎖還真開了。看來這幾年,東方玉卿還一直保留著她先前設置的密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