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下顧久檸最大的期望就是不要再生事端,讓她和容墨的婚禮可以繼續進行下去。

「那難道就任由他們如此膽大包天?」舜英有些不服氣,氣鼓鼓的模樣,煞是可愛。

「忍忍就過去了。」以往比誰都容易炸毛的顧久檸,此刻頗為淡定。

其實是因為反正過幾天要結婚,這樣她自然有個正當的理由少吃一點了,還可以順帶著減肥。

這裡的婚嫁儀式和現代不同,不可以選擇款式,一層又一層的婚紗足以遮蓋自己身上的小肉肉,可惜了,這裡的服飾往往都是極為貼合凸顯身材的,她可不想大婚的日子裡小肚子上的肉肉凸現出來。

她在並肩王府有著容墨罩著,完全不需要擔心奴才不聽使喚,而且自己也先前給他們立過規矩,示過威,別的不敢說,起碼她這院子里,她敢確定沒幾個敢對她撂面子,耍威風的。

也正因為如此,她吃完睡,睡完吃的,整個人都懶惰了起來。

不過這只是顧久檸自己覺得自己胖,在旁人的眼裡她的身材已經很是纖細了,只是顧久檸覺得肚子上有肉,穿著禮服著實不美觀,所以對自己的身材要求比較苛刻。

這是下人都是聽命於顧七璇,那邊顧七璇為自己能夠「羞辱」顧久檸而洋洋得意,卻不知道正中顧久檸下懷。

若是她知道了顧久檸的想法,只怕是會氣的把面具都給掀了。

自從那場火災過後,她被毀容的消息也被傳了出去,她的臉整整一半臉吶,都讓大火給燒了,所以只能帶著面具當作遮擋,每到夜晚顧七璇都不肯卸下面具,也不願意讓別人看到她的臉,而這些痛苦都是顧久檸加在她身上的。

這點無關痛癢的事情,才是開胃菜,她一定要殺了顧久檸,才能解恨。

憑什麼她毀了容,還毀了名聲,沒有人願意娶她,就連一個普通的沒有官職的世家子弟,都敢嫌棄她這個尚書之女,簡直是有眼無珠。

而顧久檸卻轉瞬一步登天,嫁給自己心意的如意郎君,然後過上逍遙自在的日子。

她不甘心!

拜飯菜難以下咽的功勞,不消幾日,顧久檸就顯得瘦巴巴的,有點兒像紙片人的意味,舜英舜華看她那樣子也都不敢再遵著她的意思辦,還是把消息傳遞給了容墨。

比較瘦巴巴的可不好生養,萬一以後世子再遇上了什麼美妾寵姬,把小姐拋之腦後了,連個孩子傍身的都沒有,那豈不是太可憐了。

這樣一想,兩姐妹就堅定了這樣做的信念。

「這顧平生,怕是當真不想要他的腦袋了。」聽了姐妹倆的稟報,一向帶著暖意的眸子里,顯出一絲冷冽。

那股子架勢,比那些皇子們還能震懾得住人,兩姐妹只敢低著頭,生怕惹得容墨不痛快。

「你們回去吧,這次做的很好,你們小姐是個傻得,以後有什麼事別跟著她去做,先過問本世子才是。」

「是。」

對於容世子說小姐「傻」這個點上,兩姐妹互相看了一眼,誰也不敢反駁,反正小姐有時候確實奇奇怪怪的,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只是這咱也不能說,咱也不能問啊。

就在顧久檸沉浸在自己瘦了一圈的喜悅里,那廂容世子送的禮已經進了顧府。

「下官有失遠迎,容世子這廂前來,所為何事啊?」雖然心裡不悅,顧平生表面功夫還是得做足。

魏王都得忌諱三分的人,他哪裡敢和容世子當面作對。

「本世子這次前來,無非是給顧尚書送份禮。」說著,容墨就用眼神示意那些從並肩王府里選出來的廚子進來。

「這是?」顧平生有些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微微一笑:「這些都是本世子精挑細選的廚子,聽聞本世子的世子妃在顧府吃的不太習慣,故而差遣他們過來。」

這是在羞辱他一個尚書府連個像樣的廚子都沒有嗎?

心下一冷,然而手上卻抱拳道:「那就多謝容世子了!「

「不必多謝,顧尚書。」像個溫柔的兔兒一樣,看起來溫順可欺,但是卻會突然跳起來,咬的對方一個措手不及,這就是容墨的腹黑所在。

送走了容墨,顧平生回了他新建的書房,恨得把書都統統扔了一地。

隨即叫來了魏氏問話:「你這個當家主母怎麼做的,連個飯都要動手腳?能不能有點大局意識?」

這個魏氏現在做事是越來越小家子氣了:「顧久檸的婚事現下是皇上賜婚,回咱們顧府出嫁,你這婦人居然還暗中苛待,當真是沒有腦子?」

突然被罵的狗血噴頭的魏氏,本一陣迷茫,後來細細一想,就猜到了是自己的女兒顧七璇做的好事,可是這顧平生早就對璇兒頗是不滿了,若是讓他知道了是璇兒做的,只怕是又要大發雷霆,那麼璇兒的婚事還指不定還會不會由她做主,若是讓哪個小賤蹄子拿捏了她璇兒的婚事……

如是想著,便還是自己應承下來的好。

「這件事是我的不是,老爺彆氣了,以防氣壞了身子。」

顧平生卻是越想越氣,自己怎麼找了這麼個婆娘,蠢笨如豬啊,現下容世子這麼招搖的送了廚子過來,傳出去自己的老臉又往哪裡擱,苛待沒了生母的女兒?

當即對著魏氏又是一頓臭罵:「你這蠢婦,婦人之見,真是害慘了我。」

魏氏任由他泄火,也不頂嘴,只是默默地捏著拳,她性格不好,脾氣暴,樣子也不出挑,但是至從嫁進顧府,就沒有一個不是盼著顧府好的,可惜這個顧平生,居然一連納了好多女人,她現在對他是徹底寒了心,只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尋一門好親事。

看到魏氏一聲不吭,顧平生只覺無趣:「以後這倉庫的鑰匙,便交給瑤姨娘吧,我看你近日裡精神不大好,怕是身心疲憊,就讓瑤姨娘幫你分擔點。」 第六十二章卸權

「這……是。」魏氏臉色一僵,這糟老頭子是要卸了自己的管家權啊,說什麼分擔,分明是想提了那瑤媚子,然後好把自己取而代之吧。

從顧平生的書房出來,一推門就看到好些奴才一副聽牆角被逮的模樣,知道自己現下若是越是喪著個臉,只怕是傳去那些偏方的消息越是讓那些女人覺得大快人心。

本氣的幾欲落淚的魏氏,硬是忍了下來,一直回到自己的房間,才哭了起來。

聽到下人們都在說主母遭了老爺的責罵,得知消息的顧七璇,當即帶著面具來到魏氏的房間里,一進去就聽到魏氏的哭聲。

「娘親,你這是怎麼了?」

聽到女兒的聲音,魏氏這才從被子里把臉抬起來,抱住顧七璇就是落淚不止:「璇兒啊,你爹這個沒良心的,現下讓我把倉庫鑰匙交給瑤姨娘那個浪蹄子,這豈止是打我的臉,簡直是要我的命啊!」

她這一輩子唯一讓她覺得順心如意的就是她一直牢牢地掌控著家裡的後院,一群小妖精們沒有哪個敢蹬鼻子上臉的,每每想到別人後院里那些被小妾氣的只差一命嗚呼的主母,她便覺得自己腰杆子都比別人家的娘子來的直。

現在她極為看著的管家權即將被那瑤姨娘拿去,哪能不痛哭出聲呢?

「爹罵你,可是因為顧久檸?因為她那得飯菜難以下咽?」轉了轉眼珠子,聯繫起今日容世子送廚子的事情,她很快就想到了這件事。

看到魏氏悶聲不語,顧七璇當即知道被自己說中了:「這件事是我做的,是我吩咐下人苛待了她的膳食,我去跟爹說,爹一向疼我,肯定會原來璇兒,然後把管家權還給娘親的。」

說著顧七璇就要起身去找顧平生說理。

「你個傻孩子,你先下毀了容……你爹早就不是你以前的那個爹了。」

雖然魏氏說的隱晦,顧七璇還是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自己是棄子了?

沒有利用價值了,所以被拋棄了嗎?

顧七璇狠狠地捏緊了手,指甲申入肉里也不覺,眼睛里閃過怨恨和陰毒。

夜裡,一人影進了顧七璇的屋子裡,不到片刻便離開了。

這邊魏氏母女痛哭流涕,那邊瑤姨娘的屋子裡已經是就差放鞭炮了。

但是瑤姨娘極為懂得如何操控男人的心,明明心裡得意的要命,晚上等顧平生去她院子里的時候,她還是一副惶恐模樣:「怎麼能把倉庫鑰匙交給我來保管呢?我就是一個姨娘,能懂什麼管家的名堂。」

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模樣,看得顧平生心都要化了:「你這傻女人,難道老爺要你管,你也不肯管嗎?」

「人家自然是想為老爺分憂的,只是害怕做的不夠好,會讓老爺怪罪,那豈不是得不償失了,我才不想一日看不見老爺呢。」說著,瑤姨娘就把自己的臉埋在了顧平生的胸口,一副嬌羞模樣。

摸著懷中女人的柔夷,顧平生憐愛的吻了吻瑤姨娘的額頭:「傻瑤兒,我哪裡忍心怪罪你哦,只怕是憐愛你都來不及,你這個小沒良心的,枉我對你這麼好。」

「我錯了,顧郎不要生氣。」一聽到這瑤姨娘喊自己顧郎,顧平生只覺得自己心都酥了,感覺自己和瑤姨娘之間的便是所謂的愛情,當即一翻身將瑤姨娘壓在身下,呼吸也跟著變重了。

瑤姨娘媚眼如絲,環抱住顧平生。

一時間紗帳輕掩,蠢色無限。

——

顧久檸剛剛遣退了下人,準備睡覺,一道虛影閃過,顧久檸皺眉喝道:「誰?」

「敢進我顧久檸的屋子,卻不說話,莫不是想豎著進來,橫著出去?」見沒人應答,顧久檸心下害怕,可是卻努力掩下心慌,逞強道。

卻是突然被人環抱在懷裡:「幾日不見,檸兒居然這般好膽色,那看來以後舜華舜英可以不用陪著你了。」語氣中滿是戲謔。

感受到熟悉的溫度,知道是容墨后,顧久檸惡狠狠的踩了他一腳:「你這個登徒子,不知道進來要敲門嗎?還故意裝模作樣的嚇我。」

嘴角勾起邪肆的壞笑:「你都說我是登徒子了,怎麼檸兒還見過登徒子先打聲招呼,說我要去劫色了,然後再去劫色嗎?」

自覺容墨若是無人時一副無賴狡猾樣,自己肯定說不過他,所以乖乖的不答話。

緊了緊抱她的雙臂:「我想你了。」

忍不住臉頰一紅,這個容墨總是能有讓她臉紅心跳的法子,臭色狼。

「不過你這身子怎麼越發消瘦了,摸著都沒二兩肉,抱著都硌的疼。」

本準備郎情妾意的回一句:我也想你了

現下聽了容墨的話,只覺得嘴角抽抽,她一定是傻了剛剛才覺得心動!

「愛抱不抱,想抱本小姐的人多了去了,你丫的不樂意就離遠點,省得礙著後面的人排隊。」

聽到顧久檸這般不客氣的說辭,容墨狹長的眸子諱莫如深,隨即閃過醋意,將顧久檸給壁咚了:「除了我,誰敢抱你。」

被容墨擠在小小的角落裡的顧久檸,只覺得臉上一陣滾燙,這個傢伙是從哪學的,連壁咚都用上了,自己長這麼大還沒有被壁咚過。

感覺好man好霸道啊~!

只覺得容墨的氣息和自己貼的如此之近,顧久檸羞紅了臉,強行忍住想要噴鼻血的行為。

「怎麼不說話。」不知道顧久檸的心中所想,容墨越發的吃醋了,怎麼?這個妮子莫非還真的想被別人抱?誰還能抵得上自己這般帥氣瀟洒?這小妞定是瞎了眼了,看來這眼疾還沒有治好,明日得尋了張大夫再給她看看才是。

「沒有。我才不會給別人抱,我可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

有些不好意思的撇過頭,顧久檸小聲嘟囔。

「我給你送的廚子,做的飯菜可是合你口味?你都瘦成這樣了,是想心疼死我,好換個男人嘛。」容墨語氣軟下來,壁咚著的手卻沒有放下來,一手撐在牆上,一手環著顧久檸盈盈一握的纖腰。 第六十三章不許減肥

「嗯!做的很好吃。」容墨白天送來廚子,傍晚顧久檸就已經可以吃上他們做的菜肴了,堪稱美味,讓她忍不住飯都多吃了一碗。

想到這裡,顧久檸有些沮喪:「實在太好吃了,導致我今晚還多吃了一碗飯,簡直是罪過,我可是得減肥的人。」

捏了捏顧久檸的腰,腰上都沒幾兩肉了還減肥:「不許減肥,你就按著你的喜好吃,再胖再能吃本世子也養得起。」就算撇開他自己的俸祿不提,那萬寶閣也不是吃素的,養多少個顧久檸都沒問題。

「你夫君我可不是什麼窮酸秀才,你儘管吃,多吃點,日後好給我生個大胖小子。」

這人怎麼這麼沒臉沒皮,自己雖然是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女性,可是沒有戀愛京驗,現在聽他這麼說,只覺得臉都臊紅了,自己這是什麼倒霉催的,讓這人幾次三番的調戲了。

「誰說要給你生孩子了,何況這根本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而是我想減肥,不是我捨不得吃啦。」

「都瘦成什麼樣子了,還減肥,也不怕下次出門,我不在你身邊,你萬一被風給吹跑了怎麼辦。」

顧久檸忍俊不禁,這個人說的什麼話,還被風吹跑了呢。

「莫非……」

「莫非什麼?」

「莫非你是擔心成婚那天,你和我坦誠相見,害怕被我嫌棄?」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