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父隨意的拆開了包裝裏面是一塊兒手錶,今年威尼斯水城的設計款全球限量。

他的臉上瞬間有了一絲笑意。

“爸,喜歡吧!這可是女兒出國拍回來的,您和媽媽一個一塊兒,情侶表,今年限定款您知道的全球發售三百組。”王書音強調了一番把王母的右手放進了王父的左手裏。

“幹什麼,幹什麼呢。”王父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王母風韻猶存一對狐狸眼依然散發着魅力。 王書音頓了頓:“今天啊,媽知道自己太過分了,上次的事情極端的處理了。不就是個祕書嘛,爸以後找個男祕書多合適,您不是喜歡錶嗎?今天我回國就帶着媽來給您賠不是了!爸……您原諒媽吧!”王書音嗲着嗓子說道。

這吃人嘴短拿人手軟的道理王父自然明白,只是這怎麼和老爺子交代?

王書音在一旁觀察着王父的動作,用腳碰了碰一旁的王母,示意王母主動出擊。

她清楚,父親雖說懦弱無能,但是心還是很軟的。

若不是這樣也不會被王母當年插一腳婚姻。

說來說去還是因爲王老爺子,不是他,王父王母早就修成正果了。

王父一直不說話,王書音心想是喊害怕老爺子談條件,這些事情自己可管不着。

“爸,媽呢就交給你了。好好照顧,你們倆下午好好玩,玩幾天回去也成啊我買單,我還有事就先走了,爸下週末見。”王書音找了話題就開溜。

王母拋了個媚眼給王父,王父才默認的沒有說話。

這件事情就算落下了帷幕——

墨佳璇驅車來到哥哥嫂子家。

“哥,你就不應該回來,讓他孤獨終老就好了。”墨佳璇氣憤地走進屋子裏,大大咧咧地坐在沙發上。

白漱寧抱着小沐沐,笑着:“佳璇,怎麼了,生這麼大氣?”

墨湛森也在一旁挑眉等待下文。

“我今天去找老爺子去理論……結果他居然把話題扯到我的身上,不讓我和成九一在一起……當時我就表明了立場。”雖然已經過了很久,但是墨佳璇現在說起來依舊很憤恨。

墨湛森拿着電腦疊坐着雙腿,依靠在沙發上,哼笑:“誰讓你去找他,你還替我打抱不平,這回自身難保了吧?”

看着哥哥心災樂禍,墨佳璇氣憤地蹬着眼睛,咬着下脣。

“好了,好了。你們兄妹別鬧了,現在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還嘲笑別人。”白漱寧無奈地看着兄妹二人,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貧嘴。

小沐沐看着周圍一圈,目光停在墨佳璇身上,突然喊着:“姑姑抱。”

聽着小沐沐糯糯地聲音,墨佳璇氣消了一半,趕緊起身接過小沐沐:“沐沐啊,剛纔都是姑姑太着生氣了,都忘了抱抱你。”

小沐沐似懂非懂和姑姑親暱一起來。

“沐沐,特別喜歡姑姑。”白漱寧慈愛地看着兒子。

墨湛森低頭,雙手在鍵盤上飛舞着,打了一會兒停下來:“佳璇,最近不要再回家了,打電話也不能回去。”

雖然墨湛森口中說着不管妹妹,但是心中早已有數。

他是害怕妹妹回去之後被扣在家裏。

“我還回去?我肯定不會那麼傻。”一說起墨家,墨佳璇的情緒有些許的激動。

“……”

大家談論了已一會兒之後,成九一忙完工作來接女朋友回家。

“聊什麼了?”

成九一風塵僕僕從外面走進來。

“九一,快坐。”白漱寧招呼着,因爲成九一的身份變了,所以稱呼更加近一些。

“謝謝嫂子。”成九一大方地坐在墨佳璇身邊。

墨湛森看成九一來了,兩個人起身去書房談事情:“跟我去書房。”

“佳璇,最近怎麼樣?”白漱寧坐到墨佳璇的身邊,小聲問着。

“還行吧。”墨佳璇不在意地回答着。

白漱寧拉着妹妹,正視自己:“還行吧是什麼意思?”

“就是還行啊。”墨佳璇嘿嘿笑着,開始不正經起來。

多問不宜,白漱寧不在繼續追問,看着墨佳璇每天開開心心就夠了。她很看好成九一,希望他們能長久。

墨佳璇轉過身專心和小沐沐玩了起來。

書房——

“有消息了嗎?”

“根據提供的消息,我讓成九二電腦匹配所有的消息都暫時沒有消息……”成九一坐在男人對面如實說着自己近些天調查的結果。

聽着消息,墨湛森擡起手示意他不要說了。

從他們來g市的那一天,他就交代成九一去調查白漱寧母親的事情,經過幾番的調查依舊是這樣的結果,他很擔心。

他害怕會有居心叵測的人去接近小妻子。

“繼續暗中調查吧。對了,公司最近的幾個合作案……”

“放心吧,雖然咱們剛站穩g市的市場,但是都已經很穩了。”成九一對自己這些天的努力成果還是很猶豫信心的。

“好,最近辛苦了。別冷落了佳璇。”墨湛森眸光緊緊鎖定成九一。

“知道了。你知道你現在的眼神像是什麼嗎?”

墨湛森挑眉示意她說下去。

“像老虎要把我吃掉一樣。”

墨湛森不怒反笑,走到成九一對面,擡起手搭在他肩膀,手臂用力。

瞬間成九一吃痛,叫了起來:“疼,疼,我錯了,錯了,收回剛剛的話。”

成九一的求生欲還是很強的。

得到了成九一的求饒,墨湛森鬆開手,放過他:“你以後要是對不起佳璇,代價可比這慘上千倍萬倍。”

“知道了,知道了。”成九一五官扭曲,揉着肩膀答應。

表面上答應着,心裏卻在yy着:有你這樣的大舅哥,我也不敢幹出什麼壞事啊!

心中想着,嘴裏呢喃出來。

“你說什麼?”

嚇得成九一立馬閉嘴,笑臉相迎:“沒什麼,沒什麼。我該接我家祖宗回家了。”

說完一股煙兒逃出書房,他可不想在書房裏被墨湛森的眼神殺死。

正在和小沐沐玩兒的墨佳璇看見成九一出來,站起身:“這麼快就完事了?”

“完事了,走吧。”成九一上前攬着女朋友的腰肢要往外走。

這個時候墨湛森從樓上走下來,沉聲:“不吃飯再走?”

“不了,不了。”

“好啊。”

成九一和墨佳璇出現了分歧。

“爲什麼不吃?”墨佳璇很喜歡和哥哥嫂子在一起的時光。

“回家給你做好吃的。”成九一小聲在墨佳璇耳邊呢喃。

聽到好吃的,墨佳璇的眼睛立馬亮了起來:“走!”

目的達成,成九一歡快摟着小嬌妻離開了大舅哥的監視之地。 成九一摟住墨佳璇的腰兩人壓着大馬路走在大街上,天色也已經不早了。

墨佳璇嘟嘟囔囔的埋怨起成九一來。

“成九一,晚上打算做什麼好吃的給本大爺啊!天色這麼晚了,你買菜了嗎?”

墨佳璇拿起路邊的狗尾巴草掃着成九一的胳膊。

成九一漫不經心的看着手機,完全沒有理會墨佳璇,墨佳璇臉一下臭了起來。

“成九一!成九一!”墨佳璇跳起來就是一下,成九一立刻關閉了手機叫了一聲兒。

“喂!佳璇,你們墨家的人是不是都是蠻不講理啊,你哥打了人,你又跑來打人,不就是看手機嘛,我在訂餐不是。”成九一嘴又瓢了。

墨佳璇嘟囔着嘴一副不開心的樣子說:“成九一,原來你是點外賣啊,早知道剛纔就在我哥家裏吃了,家裏的飯菜營養又健康,跟着你只能吃一肚子的地溝油。”

成九一故意摟住她說道:“先回家,請你看電影。”墨佳璇又被收買了,兩人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家裏。

走到客廳,成九一打開了燈光裝置,粉色的氣球飛上了天花板,客廳裏的蠟燭擺成了心形,裏面放着一大束玫瑰花。

墨佳璇一回頭成九一早就沒有了蹤跡,轉身他半跪在了墨佳璇面前。

一身白色的西裝,成九一跪在蠟燭中間,蠟燭散發的玫瑰精油味道浪漫的瀰漫在了空中,墨佳璇看着成九一呆呆的竟然說不出話來。

成九一舉起玫瑰花對墨佳璇說道:“佳璇,我明白你回了墨家,墨老爺子看不上我認爲我的能力還不足以保護你給你一個家……但是佳璇,我愛你,我一直都愛你,有你陪伴不管有多難我都可以渡過難關……其實我早就想求婚了,但是迫於壓力一直沒有對你開口,但是現在我確定我做好了一切準備來照顧你一輩子。”

這些話可能是墨佳璇第一次聽見,第一次聽見成九一說出這麼浪漫這麼振奮人心的話。

墨佳璇知道這些話是發自他的肺腑之言,成九一雖說平時貧嘴,但是這些話的真假,她完全可以憑藉兩人多年的感情摸索出來。

看着成九一跪在地上雙手捧着玫瑰,墨佳璇毫不猶豫的接了過來。

“戒指呢,大鑽戒。”墨佳璇在鮮花裏找着自己心心念唸的大鑽戒,可是恁是沒找到,成九一撓了撓腦袋從耳朵後面摸出了鑽戒。

“哈,你還賣關子,趕快帶上。”墨佳璇把手遞給了他,成九一把戒指戴在了墨佳璇的手指上。

墨佳璇心裏很激動,這畢竟是自己第一次成爲女主角,自己雖說長的還不錯吧,但是從來沒有什麼男的爲自己做過這些。

成九一是第一個,也肯定是最後一個。

墨佳璇抱緊了成九一,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求婚儀式一結束,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原來是成九一訂的西餐,墨佳璇的肚子早就不聽使喚的咕咕咕的叫個不停了。

成九一把牛排和菜品裝盤,放在了餐桌上,點燃了幾支蠟燭,墨佳璇也上樓換了一身白色的晚禮服。

兩人在羅曼蒂克的氣氛裏相視而笑……

“咕……”墨佳璇的肚子還真是不爭氣,一個勁兒的叫個不停,她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成九一卻寵溺的摸了摸墨佳璇的腦袋,在他心裏,墨佳璇永遠都是需要人照顧的小女孩。

“吃吧。”成九一把墨佳璇餐盤裏的牛排切成小塊兒才遞給了墨佳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