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念笙見著東方凌薇沒有半點反應,也根本不聽他說的,而是快步的追上神秘的紫衣男子。

撇撇嘴,玉念笙有些委屈。

「娘子,別管他啦,他那麼霸道,你勸得回來么?」

東方凌薇挑眉,第一次發現玉念笙也有這樣可愛的一面。

他就在身後追著她跑,東方凌薇追著至今還不知道名字的紫衣男子。

三人就這麼固執的繞過了整條街。

宮政沉香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無奈的搖搖頭,他勾唇輕笑:「如果我勸回他,你要怎麼報答我?」

東方凌薇耳尖的聽到了這句話,立刻說:「要求不過分,我都答應你。」

她沒有把握勸住那個人,因為從這幾天的接觸中,她總能感覺到對方對她很是防備,而她幾番想要看清他的面容,估計這就是導致於雙方的關係更加不好。

宮政沉香抿唇,搖了搖紅白相間的乾坤扇,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便說:「好,一言為定。」

「絕無虛言。」東方凌薇也豪爽的答應下來。

她瞅了瞅宮政沉香一眼,心底實在不相信他會勸住一個從來沒和他說過話的人。

這個神秘的紫衣男子,脾氣怎麼這麼大呢?一句話不對就要走,簡直是令人心裡不爽快,可是她又很渴望和他一起。

連東方凌薇都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娘子,你相信他做什麼?我才不信他能把那個木頭勸回來,除非他也是木頭。」玉念笙懶洋洋的說,一邊跟上他們的腳步。

宮政沉香挑眉輕笑:「玉兄,你可別小看了人。」

說罷,他腳步輕快的抬起,整個人像是一片鵝毛一般,輕身似燕,一躍到屋檐上,踩著瓦礫往前追逐。

這條街的人,接踵而至,根本很難擠進去,不得不說宮政沉香這樣的方法很好,至少能夠在前面堵著那個神秘紫衣男子。

看著這一幕,東方凌薇輕輕低呼:「紫靈草。」

話音落下之後,她的手心飛出幾道綠色的東西,玉念笙站在她旁邊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兒,空中已經出現了一條綠色的細繩,東方凌薇笑著說:「玉念笙,我先走了。」

玉念笙還沒開口,眼前已經沒有東方凌薇的身影了。

她的手心時不時的飛出紫靈草的藤蔓,纖細得如同蜘蛛絲般,黏在周圍的建築上,動作快速的,她也朝著宮政沉香的方向而去。

「挺厲害的嘛……」宮政沉香嘴角帶笑,冷聲說。

「小意思。」東方凌薇抬起下巴,一副驕傲。

只有擠在人群里差點沒有擠成肉餅的玉念笙一臉不爽,他怎麼就不能飛檐走壁呢?若不是答應過娘子不能使用任何幽冥鬼術,他才不會這麼窘迫呢?

唉,算了,還是慢慢的擠進去吧。

使勁兒的擠進去!

「宮政沉香,你還不快追上他?」此時,已經看不到北堂胤的那抹紫色身影了。

… 「你著急什麼?」宮政沉香看著她面上的緊張神色,便說。

東方凌薇的確有些著急,這個神秘的紫衣男子既然說和他們通行,並且對虛無海有這麼多的了解,八成是一個厲害的人,跟著他絕對不會吃虧。

「哼,如果我能說通的話,我就不用讓你幫忙了,君子一言快馬一鞭,你說到就要做到。」東方凌薇冷哼,甩手便站在一間客棧的外面的小紅旗的旗杆上。

身形很穩,腳步很穩。

她嘴角噙笑,大方的說:「你快去快回哈,我在客棧點好上等的酒菜等你們。」

說得好像是這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一樣。

宮政沉香嘖嘖出聲:「你別那麼苛刻就好,記得你答應我的事情,別到時候不承認了。」

東方凌薇:「……」

哼,她才不信宮政沉香會辦成這件事情的。

反正那個神秘的紫衣男子也會去虛無海,她相信他們還會遇見的,所以,到時候偷偷跟蹤他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嘛。

東方凌薇心裡打著如意算盤,飛身下了客棧的旗杆。

落地的那一瞬間,眾人紛紛閃開。

更有人-大驚道:「有人跳樓啦!快救人!」

「跳什麼樓啊,你沒見著她是靈師么?」一人拍了那個說瞎話的男子的腦門,話語中帶著一點無語。

「啊,我下意識就說出口了嘛,少爺,你別打我了,再打我就成傻瓜了。」男子無語的摸著腦門,還真的有個包。

少爺真是的,每次下手都那麼重。

還給不給他面子了?

「你還好意思說,就沒見過你這麼沒見過世面的人,連一個糖葫蘆都要驚訝一番,早知道我就不應該帶你出門。」說話的人,倒是讓東方凌薇有些注意。

她扭頭看去,長得高大的男子身前站著一名少年。

他純白色的長袍幾乎拖地般,袍子的尾部是深藍色的,那顏色就好似大海一樣。

銀白色的短髮,精緻的五官,甚至連眉毛也是銀白色的。

這讓他非常的顯目。

東方凌薇覺得驚訝,因為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他也正好看著她。

兩個人就這樣對視,好像過了一輩子般。

時間在這一刻停歇了,東方凌薇的腦海里只剩下那雙如同海般湛藍的眼眸,那樣純凈的眸色令東方凌薇覺得很熟悉。

好像在什麼時候看到過同樣的眼眸,那個人是誰來著?

對了,東方凌薇腦海里閃過一個人影。

那個有著童真模樣,說話有些尖酸的小男童,荊樂游。

對對對,就是他,他也有一雙這樣乾淨清澈的藍色眼睛,甚至比這雙眼睛還要漂亮。

「少爺,那個女孩怎麼一直盯著你看啊?」男子看向東方凌薇,總覺得這個小姑娘不對勁。

通常那些花痴的女孩都是流口水一般的看著少爺,可是她並不是。

那探究的眼神里,似乎有什麼計謀在衍生,讓男子不得不防。

反而是少年自信的癟嘴,自誇道:「還不是你家少爺我長得帥,弦樂,你太緊張了。」

「少爺……」弦樂見著對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朝著東方凌薇而去,想要阻止,可是已經晚了。

只見白衣紛飛的少年上前一步,在東方凌薇的身前站定,他輕聲說道:「鄙人赫連夜唱,不知姑娘貴姓,芳齡?」

赫連夜唱的聲音相當的軟,就好像一首每秒的弦樂,叫人聽了格外的舒服。

… 東方凌薇總覺得這個少年的聲音有種治癒的能力。

她驚訝於他溫潤的聲音,那種帶著磁性的聲線是溫柔的,在這個地方甚至從來沒有聽見過如此這般的慵懶聲調。

赫連夜唱有些驚訝,他看著眼前的女孩,她正獃獃的看著自己,一語不發。

赫連夜唱還真以為她是被自己的美色給迷倒了呢,立刻輕聲說道:「姑娘,你怎麼不說話呢?」

「……」東方凌薇還沒有從他的搭訕中反應過來,還是冷冷的看著她。

赫連夜唱不禁揶揄道:「哎喲,我說……你該不是被我的美色迷倒了吧?姑娘,可不能這樣呀,人家會很害羞的啦……」

說完,赫連夜唱竟然還害羞般的捋捋衣袖,把頭輕輕的埋低,跟個小姑娘家家的相似,那麼的害羞。

東方凌薇蹙眉,癟嘴。

「我有這樣說么?你真是太自戀了。」東方凌薇才懶得管他,轉身便朝著客棧里走去。

赫連夜唱有點挑釁的說道:「喲,小姑娘也害羞了?」

東方凌薇並不理會,扭身徑直往裡走。

「我說小姑娘,我也住這間客棧,房間的錢我幫你付了吧,當交一個朋友。」赫連夜唱趕緊追上東方凌薇。

弦樂看著這一幕,眼珠差點沒從眼眶裡跌出來。

他什麼時候見過少爺有這樣的小心思了,竟然會主動和女性說話?他可是從來不找女性說話的,就連夫人也不會和他說,直接屏蔽掉。

這怎麼來到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他就這麼熱情了呢?

弦樂撓撓腦袋,他是想破了腦袋都想不通。

眨眼,驚呼,難不成,少爺開竅了?

乖乖的,那可不行啊,她……她她她,她可是人族,又不是和他們一樣的,少爺可不能亂來。

弦樂抬手一敲頭,忙不迭的追上去,說:「少爺,這間客棧已經滿員了啊,還是讓那位姑娘去別的客棧吧?」

弦樂心裡很防備,一根筋的想著一定要找機會不讓少爺和那個姑奶奶個接觸,免得後患無窮啊!

赫連夜唱癟嘴:「我帶了足夠的錢,可以讓別的住客們離開,你放心好了,弦樂。」

弦樂:「……」

東方凌薇瞪眼,眉梢一挑,冷笑道:「你別以為錢就可以做到任何的事情,你這個人自私又自戀,現在還自大,恕我不奉陪了,我去別的地方,你讓開。」

一陣奚落的話從她的唇瓣里緩緩吐出,赫連夜唱只是笑了笑。

「姑娘,我只是很好客,請不要誤解我的意思。」赫連夜唱趕緊解釋,他只是想要交個朋友嘛,何必這麼認真,還以為他會做什麼逾越的事情么?

東方凌薇淡淡掃了一眼,才說:「請你讓開。」

一字一句,句句陰冷。

「唉唉唉,你別這樣呀,姑娘,我可是好心好意的,只是想要和姑娘交個朋友。」赫連夜唱有些懊惱,他也不會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便問:「我說姑娘,你能不能別這樣瞪著我,我又不會吃掉你的,你放心好了。呵呵……小二,從我的定金里扣掉十萬金銖,我要請這位姑娘吃飯!」

東方凌薇簡直要被這個無賴給蠢哭了,他還真的是又傻又天真,又蠢又多金啊!

… 「我不想再重複,請你讓開。」東方凌薇只當這人是瘋子。

弦樂一聽到那姑娘竟然不領情,趕緊勸說:「少爺,你不要這麼慷概啊……」弦樂聽著赫連夜唱的話,差點沒有嚇著。

直接十萬金銖,這是要吃多好的東西才能吃到十萬啊,這這這……這也太奢侈了吧?

「你懂什麼懂啊?這位姑娘面若桃花,長相精緻,一看就是貴人,她肯定能幫助我們找那個人的。」赫連夜唱低聲說了幾句弦樂。

扭頭又看向東方凌薇,便說:「姑娘,我真的沒有惡意,我只是覺得姑娘一看就是不凡之人,肯定能幫上我的忙的,所以,姑娘你就別推辭了,請客就請客,那點小錢,咱不在乎。」

「咳咳……」東方凌薇一聽更不開心了。

這都什麼意思啊?

還真以為她是窮鬼,沒錢不成?

東方凌薇冷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接受,請你讓開。」

「我說,你怎麼軟硬都不吃呢?我家少爺好心好意的請客,你竟然還拒絕!」弦樂聽著可不開心了,甩手就想給東方凌薇一個巴掌。

這小丫頭片子,還真的是欠調/教。

「什麼樣的狗,就有什麼樣的主人,你們這種人,我可惹不起。」東方凌薇擺手,冷哼,「請你讓開。」

赫連夜唱蹙眉,好一個小丫頭,竟然罵他是狗主人?

這傢伙……還真的是那樣的讓人有點討厭呢……

弦樂更加憤怒,冷哼:「你這丫頭片子,你在罵誰呢?」

「誰嚷嚷,我就罵誰。」東方凌薇可不怕這些地痞流/氓,雖然他們可能是穿得規規矩矩的衣冠禽/獸。

這個時候客棧里人滿為患,來自五湖四海的靈師都在這裡匯聚,難不成還怕被兩個男人欺負不成,她若是有什麼危險,總有人出面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英雄救美。

早在被赫連夜唱攔住的時候,就已經有人握著兵器看向這邊的,估計是躍躍欲試了吧?嘿嘿,這個說話溫柔的少年,怎麼有這樣兇悍的屬下跟隨呢?

還真的是有點不搭呀……

東方凌薇心想,如果到時候真的打起來,她趁早溜得遠遠的,免得最後引火燒身,耽誤了時辰,趕不上去靈殿的開學儀式了。

「你這個丫頭片子怎麼的,說話怎麼這麼難聽啊?我家少爺好心好意的想邀請你吃飯,還包住,普天之下,上哪兒找好這麼好的事情啊?你還在這裡唧唧歪歪的,還不肯答應,還這麼不禮貌,你父母是怎麼教你的!懂不懂尊重,懂不懂什麼叫禮讓?」弦樂的聲音噼里啪啦的,讓東方凌薇聽了很不舒服。

特別是「父母」兩個字眼更是讓東方凌薇憤怒。

「我說,你那麼瞪著我幹什麼,你這種沒教養的小丫頭,還還意思出來混?」弦樂扭身看了一眼旁邊的人,大聲道:「還有你們……難道我家少爺請客吃飯還有錯了嗎?又不是壞人,怎麼,你們難道也想要請這位沒有教養的小丫頭片子吃飯?」

… 「好啊,你們要請就請去唄,少爺,我們走吧,不要和這個小丫頭片子說話了,沒教養的傢伙,說什麼都沒用,軟硬不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