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死去后她一直孤身一人,更是未嘗運兄弟姐妹之情。現在她從方昊天的身上感受了,她能感覺到方昊天對她的真心,姐弟真情。

三個時辰后,秋菊沒有再感覺到任何痛感,有的只有前所未有的舒服,更加有一種渾身用不完力量的充盈感。

"秋菊姐,你現在已經擁有相當於玄力境三重的實力。"方昊天雙手放下,說道,"但想更強大,你還需要努力去修鍊。現在我將一門適合女子修鍊的功法和劍法傳給你。"

方昊天說完,心念一動,直接靈魂烙印,將他要傳給秋菊的修鍊功法和劍法烙進秋菊的靈魂深處。

秋菊感到腦海一震,自已便懂得了以前從未接觸到的東西。

她知道,這是她一直夢寐以求的東西。

在未進徐家前,她還沒有多少修武者的概念。但進入徐家后,雖然一開始僅是當一個小小的婢女,但身在那種大家族有太多的機會看到了修武者的強大。

所以她曾想過,如果足夠強大的話她就可以擺脫徐家,她就可以無牽挂的去找她的恩人,然後在她的身邊侍候他一輩子以報答他的恩情。

可是不管她如何的努力,就算現在在徐家婢女中也算是得寵的那種。可是徐家對她們這種人防範很強,她一直沒有機會修武。

現在機會來了,她知道,她再欠了這對父子的恩。

"少爺……"

秋菊想向方昊天道謝。

"我雖然還不了解我父親如何救了你,但就沖你這份情義,你以後就是我姐,親姐。"方昊天打斷秋菊的話,說道,"所以你不用再叫我少爺,直叫我的名字就好。當然,因為緝殺令的事,我有時會用假名,有外人的時候你可以叫我田昊,就是昊天倒過來叫。"

秋菊搖頭,道:"秋菊不敢當少爺的姐姐……雖然她很渴望有姐妹,有兄弟,但她覺得她身份低微,只配給方家父子當下人,不配當方雲浩的女兒,當方昊天的姐姐。

方昊天沒有堅持她現在就叫他名字,而是將話題岔開,道:"我爹是什麼時候救過你?還有,我爹既然能托你來此,那你肯定是從徐家出來的,我爹現在情況怎麼樣?"

秋菊趕緊將那一天的事說出來,然後又將方雲浩在徐家的情況說出,完了后說道:"徐家暫時不敢殺老爺,因為有一個厲害的人要保老爺,徐家不敢不從。"

"可惡。"

方昊天得知父親在徐家飽受折磨,承受非人待遇頓時暴怒。

轟!

他心念一動,將一隻悄然靠近的妖獸直接抹殺,然後一拳將旁邊一塊大石轟碎。

秋菊嚇了一大跳。

"呼!"

方昊天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讓自已冷靜下來。

不能衝動!

他的猜測果然沒錯,父親在受苦,但暫時沒有生命危險。至於是誰保父親,他無法猜測,但此事他記下,日後得知定然有報。

"我必滅徐家。"

方昊天狠狠道。然後看向秋菊,道:"姐,我爹當年既然說過想帶你回去,自然是想帶你回去當女兒,絕不可能是當下人,你不能辜負了父親的一番心意。"

"這……那我就當父親的女兒,當你的姐姐。"

秋菊對方雲浩最尊敬,一聽方雲浩也是想她當女兒的意思,她僅是遲疑了一下就應下。

方昊天有了這個姐姐,也很開心。秋菊的為人,得到了他的尊敬與承認。

"姐,你一個人回落星城我不放心,你暫時跟在我身邊吧! 大神的專屬糖寶 "方昊天說道,"徐家可以不回去了。如果要去徐家,那就是我們姐弟兩人一起去救父親之時。"

確定了姐弟關係,秋菊也放開了些許,點頭道:"姐聽你的。那我們現在去哪裡?"

"混亂谷鎮!"

……漆黑的夜空,一輪彎月懸挂其上,淡淡的清冷月光灑落蠻獸荒原,讓得這片荒原增了幾份神秘的凶戾。

漆黑的小森林之中,淡淡的篝火輕盈跳動著火光,為寂靜的黑夜帶來一絲溫暖的光亮。

篝火之旁,方昊天盤膝而坐。

在前方的空地上,秋菊正不斷的揮舞著手中的虎牙舊天劍。

方昊天將虎牙舊天劍送給了秋菊。現在秋菊修鍊的正是方昊天教給她的《蝶花劍法》。此劍法是方昊天之前從一名追殺他的女子身上搜來的,見劍法不錯就留了下來。

"秋菊姐的起步雖然慢了點,天資也差了點,但我已經可以煉製靈級丹藥,總可以幫她提高實力的。"

方昊天看著秋菊練劍,年輕的臉龐在火光中閃爍著沉思之色。

轟!

方昊天的感應力驀的散開,瞬間鋪蓋兩千米的距離。

在岩漿中經歷那種非人瘋狂修鍊,不但修為精進,戰體突破,靈魂力更是足足提升了一倍。

幾乎眨眼間的事,兩千米範圍內他簡直洞察秋毫。

"這個範圍內總共有七十一隻妖獸,其中只有六隻還在活動覓食,但距離有點遠,一時半刻不會到這裡。"方昊天做出判斷後靈魂力一動便滲進虛元石中。

虛元石的一個空間世界中,軒轅破正在打拳。

他雖然失去了修為,但並沒有放棄修鍊。就算無法再修鍊出玄力,他也要保持著健壯的身體,免得日後有機會恢復修為身體卻是垮了。

"昊天?"當看到方昊天直接在他的面前出現時,軒轅破嚇了一跳,趕緊收拳。跟著發現這只是靈魂體時他更震驚了,"你,你居然到達了靈魂力凝體的地步?"

"我已經是元陽境了。"

方昊天不用軒轅破問,如實將他的經歷說出來。

軒轅破聽著是心驚膽跳,這才知道他自已也是死裡逃生了。如果方昊天葬身天火山,那他也永遠的呆在岩漿中,一輩子也別想離開虛元石。

但不管怎麼樣,方昊天現在安然無恙,好好的站在了他的面前,那一切劫難都過去了。

現在,他替方昊天高興,當則向他祝賀。

軒轅破很清楚,突破到元陽境的方昊天,實力開始向他全盛狀態時的實力靠攏了。

方昊天將此行的目的說了出來:"大哥,我進來主要是有一事請教。"

"哦?"軒轅破說道,"說來聽聽。"

方昊天將他的情況說出來。

"還有這事?"軒轅破居然也不知道,他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我也沒聽說過,可能是他擁有魂火的原因吧?你想了解清楚,可能要找一個擁有魂火的人。嗯,這個倒是不難,等見到我師傅后你可能就有答案,因為我師傅也是擁有魂火的人。"

方昊天眼眸大亮。如此一來,就更加迫切的想見到門主了。

兄弟兩人再聊了一會,然後方昊天退出。

"姐,我來幫你。"

方昊天的注意力從虛元石中出來后,看了一眼還在努力練劍的秋菊,笑著一掌將身邊的一塊石頭拍碎。

咻!

方昊天手指輕輕一彈,一塊小碎石向秋菊飛射而去。

秋菊完全沒有動手經驗,看到射來的碎石很快的樣子她嚇了一跳,手忙腳亂的避開,然後撲倒在地,顯得很狼狽。

方昊天說道:"姐,別怕,想辦法用劍擋。"

秋菊站起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緊了緊手中的劍,說道:"好。"

咻!

一塊碎石再度射出。

因為對方昊天的信任,秋菊知道石頭傷不了她,所以她猛的深吸了口氣,體內玄力催動,手中長劍詭異的斜刺而出。

叮!

劍尖與碎石撞在了一起。

"好。"

方昊天將一塊碎石再度彈出……在方昊天的幫助下,一夜苦修,秋菊進步神速,不管是出劍還是躲避都跟昨天判若兩人。

秋菊是幸運的。

這世上又有幾個人可以一開始就修鍊高級的功法和劍法,還有一個元陽境高手陪練?

天亮后,姐弟兩人繼續趕路,朝混亂谷鎮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方昊天想盡一切辦法幫秋菊提升實戰經驗,同時也在荒原中尋找一些靈藥給秋菊煉製提升修為的靈丹。

五天過去,秋菊的修為從玄力境三重提升到了玄力境五重的層次,也能擊殺一些相當於人類玄力境五重或是六重實力的凶獸,實戰經驗一天比一天豐富,實力正在快速提升中。

突然,前方有喊殺之聲傳來,兩人看到前方人影閃動,從一些高點沖了下去。

"走,過去看看。"

方昊天心裡一動。正好讓秋菊見識一下別人的打鬥,於是手一抓秋菊的手臂,帶著她向前掠去。 峽谷中,十三個人將一對年輕男女圍在中間。

那十三人,有十一人身穿黑衣,無一不是神情冷厲的大漢。

另外兩人,其中一個是錦衣長袍,手搖摺扇的年輕公子。

那年輕公子長身而立,風神如玉,風度翩翩。

在這年輕公子的身邊站著一名青衣中年人。那中年人看上去隨意而站,但自有一份淵亭岳峙高山峻岭一般不可動搖的氣勢。

他們都有一個相同的特點,每個人的衣袖上都綉著一朵是栩栩如生的梅花。

被這十三人圍著的年輕男女,男的赫然就是楚先河。與他一起的姬容跟他年紀相仿,身材豐滿,彼有幾分秀色,赫然就是陰傀堡的女護衛姬容。

也就是說,這姬容是奪舍了姬容身體的魔笛。

她竟然跟楚先河走在了一起。

不管是楚先河還是姬容身上都是血跡斑斑。只是不知道他們兩人身上的傷是這十幾人傷的還是被別人所傷。

姬容緊握著手中的長劍,說道:"先河,你不用管我,有機會你先逃吧!"

"別說傻話。"楚先河緊了緊手中的刀,"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我絕對不會丟下你。"

姬容一臉感動,道:"先河,你對我真好。"

楚先河咧嘴一笑,道:"傻瓜。"

啪!

那年輕公子手中的扇子突然一合,發出輕微的"合"扇聲。

他一雙桃花似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姬容的身上,目光火熱,突然一聲大笑道:"姬姑娘,你這是何苦呢?本來以你這等平庸的姿色是難入本少爺的法眼的。只是這一次外出歷練數天將我憋壞了這才看上你,讓你陪我三天,事後我定然重重有賞。但你居然敢拒絕我,你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聽到這話,那名青衣中年人和那十一個黑衣大漢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他們最清楚自家這個少爺啊!

梅傲骨,混亂谷鎮五大勢力之一梅家的二少爺。這傢伙是個色中餓鬼,對女人根本就沒什麼挑剔,他想那事的時候只要他看到一個女的都能上。

他們可是不止一次看到梅傲骨連五六十歲的女人或是十一二歲的女孩子都沒放過。

現在他居然說出看不上平庸姿色的話,他們真忍不住暗噴。

其實姬姑娘雖然姿色不算得上是大美女,但也不算差,而且她讓人感覺有一種清冷的質,而這種氣質更是很多男人喜歡的。

清冷,代表著不易讓人征服。但越難征服的女人,征服起來就越有成就感。

梅傲骨一付不以為然的樣子,實際上早就目眩神迷,迫不及待的要撲到那姬姑娘的身上肆意妄為了。

"哼。"

對梅傲骨的話,姬姑娘冷哼。

"有意思,有意思,突然發現越來越喜歡你了,我決定讓你跟在我的身邊。"梅傲骨笑笑,然後臉上浮現些許的傲色,道,"小娘們,本少爺叫梅傲骨,混亂谷鎮五大勢力之一梅家的二少爺。我想你就算沒聽過我的名字那也該知道我梅家在混亂谷鎮是如何的強大。"

說著時他用摺扇突然指向楚先河,不屑一顧的道:"他算是個什麼東西?姑娘你若是跟了我,保證你一生無憂無愁,快快活活,也強似跟著這小子四海飄零,跑到這荒野來拋頭露面,餐風宿露,吃盡了苦頭。"

姬容不再說話,只是伸手抓住楚先河的一隻手,用行動表明她是絕對不會跟梅傲骨走的。

梅傲骨眉頭皺了一下,看向楚先河,道:"小子,我看中的女人一向不喜歡用強,所以我還是不想打打殺殺……說完他掏出一張銀票揉成團就砸向梅傲骨的胸口,道:"一句話,姬姑娘我看上了,她不是你這種窮小子能消受的。趁著現在本少爺心情好不想要你的狗命,你就拿著這一千兩銀票乖乖的給本少爺滾!"

那青衣中年人和一眾黑衣大漢忍不住同時望天。還不喜歡用強,這還不是用強嗎?他們很清楚梅傲骨只不過在找樂子玩而已,不管楚先河收不收銀票走不走,最終都得死。

楚先河自然不會收銀票走人。先不說姬容跟他一見鍾情,兩人有情有義。就算跟她只是萍水相逢,在這種情況下他都不可能袖手旁觀,見死不救。

楚先河將刀舉起,冷冷道:"我走可以,但我要帶姬容一起走。不管你是誰,敢動她就要問過我的刀。"

"喲,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流淚了。"梅傲骨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似乎聽到了一個莫大的笑話,他一偏頭淡淡道:"哪一位上去跟這位被我們追了三十多里的刀道高手磋切磋……語調中對楚先河的實力充滿了冷嘲。

一名靈武境五重的黑衣大漢當則一步踏前,對梅傲骨說道:"二少爺,這傢伙雖然有傷在身,但負傷的情況下還能跑這麼遠,修為不俗,一般靈武境恐怕對付不了他,還是我來出戰吧!"

"好。"梅傲骨咧嘴一笑,嘴角露出殘忍的弧度,低聲道:"殺!"

那黑衣大漢點了下頭後走到楚先河的面前,淡淡道:"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哪一家的?"

楚先河冷聲道:"我說我是元武門弟子,你會讓你們走嗎?"

"嘿嘿。"黑衣大漢目光不動,陰笑道:"當然不會。現在你就是郡王府的小王爺都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鏘"的一聲,黑衣大漢拔劍出鞘,劍尖前指,道:"小子你聽好了。本人乃是梅家護衛首領梅除夕,黃泉路上莫要忘記了我的名字!"咻!"

梅除夕話落便出劍。

劍影凌厲,一看就是一個用劍好手,也難怪他能成為梅家的護衛首領。

"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