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鳴響起,令符化作了飛灰。

「叮咚!發現萬里傳音功能實現方案,是否消耗10萬點功德值進行功能融合?」

提示音已經響起,孟有房猶自震驚。

老瘋子還活着!

他竟然還開發出了實現萬里傳音的新功能!

這…

莫非他一直就在周圍不曾遠離?

孟有房抬頭向著四周頻頻的掃視,可他卻是沒有任何的收穫,他的眼前也只有王莽正在激動的想要說着什麼。

「叮咚!是否…」

系統的提示再次響了一遍,孟有房這才收起了震驚。

「是!」

轟!

孟有房的身上金光閃閃,仙府之中那棵巨木正在不停的閃爍,一道道陣紋亮起,那根九龍棍上的古樸陣紋又是剝落了一層。

「叮咚!融合完成,平板增加萬里傳音功能!」

【萬里傳音,可留言,可通話,有房不動產覆蓋之下均可。】

只有簡單的介紹,可孟有房卻是明白,這兩項功能那真的是逆天的本事!

這就像以前騎馬打仗,你這邊還在派著傳令兵去報信,對面的敵人已經是拿出了平板搖人,這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上的較量。

雖然說仙人們也是有着一些搖人的本事,可要做到萬里傳音那還是有一定的困難。

俗話說的好,多一秒也是多,長一寸也是長!

只不過,平板要實現萬里傳音的功能,還是得進行一些深加工才行。

咻!

白光閃過,一個新的平板出現在了孟有房的手中。

規格和造型和以前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在這平板的背後卻是多了兩個卡槽,一個上面寫着靈石,一個上面寫着萬里傳音石。

孟有房看着這個平板,沉默良久。

「電池和SIM卡嗎?」

看着這熟悉的結構孟有房焉能不知它是幹什麼的,就是這卡槽有些大讓他頗為不爽,這他想起了90年代的大哥大,不夠精細。

「師弟,這是師父的新發明?」

王莽的發問讓孟有房回過了神,他無奈的晃了晃平板:「算是吧,不過還有待驗證。」

既然是老瘋子傳音,孟有房也就認下了這層關係,畢竟,怎麼說這也是兩位金仙高手,就算受了重傷,在這裏也是很可觀的戰力。

臉上揚起了笑意,孟有房關切的問道:「師兄,你們是怎麼回事,為何傷的如此之重?」

王莽一聽孟有房認下了,他也是舒展了那一抹不安,隨即是快速的說道:「師弟,位面之子劉秀欲要獻祭整個仙國打通去往仙朝的通路,你可要當心!」

「啥?獻祭整個仙國?」

孟有房表示他沒有聽清楚這個消息。

這怕不是要瘋了吧!

王莽重重的一點頭臉有憂色:「師弟,我就是因為阻止他打開仙國的禁止才被重傷的,估計,現在他們已經得手了吧。」

就在兩人說話之際,只見聖光天國上空響起了陣陣雷鳴。

轟隆隆!

「不好!」

王莽強提一口氣,他瞬間飛出了店鋪沖向了高空。

只見高空之上一張大網正在吸收著聖光天國的聖光,無數道強大的身影也是讓整個聖光天國變了顏色。

王莽對着上空高喝:「劉秀,我是王莽,你殺我便是,莫要為難我兄弟!」

音落,高空之上猛然出現了一隻大手。

轟!

大手向下一拍,一道聲音響徹天地:「吾兒王莽有大帝之資?就這?哈哈哈!」

「你!」

嘭!

大手一閃,王莽的身影迅速跌落,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如何被擊中的,他直接砸在了地上,掀起陣陣煙塵。

然後…

整個聖光天國閃起了潔白的聖光。

嗡!

孟有房就覺得仙府之中的仙氣正在被抽走,他的身上也是金光閃閃,聖光涌動。

轟!

金色的聖光直衝天際,聖光天國瞬間被轟開了一道口子。

「哈哈哈!真乃天助我也!」

大笑聲響起,隨後更是冷冷的吐出了兩個音符:「獻祭!」

轟!轟!轟!

聖光天國開始動蕩,無數的聖光衝天而起,彷彿是在被抽走本源,血色修道院之中,一隻只小天使還未長大便已逝去。

而這樣的結果並不只是在聖光天國中上演,仙國之中更甚。

。 「好!娘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顧錦枝眼睛裏亮晶晶的閃著光。

如果說之前農地的事,外加管家的事,是在把權利交給她讓她辦事外,那麼這件事就等於是在往她口袋裏送錢,還是源源不斷的那種,顧錦枝想想就覺得驚喜萬分。

畢竟無論在哪裏,錢都是立命根本。

「看你如此,娘也就放心了。」謝夫人欣慰的笑着。

「娘,那我現在就開始行動了,我去看看那邊的鋪子有什麼問題,後期再做調整,一定不會讓娘失望的!」

顧錦枝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始行動了。

「先等等,你將這個拿上,這個是管事玉佩,見此物如見人,你拿着我也放心些。」

謝夫人把玉佩交給顧錦枝后,又轉頭看向謝淵。

「還有啊,淵兒,你陪着錦枝一起去,不然她一個人我不放心。」

「好。」謝淵答道,眼裏有一絲竊喜。

出了府,顧錦枝一直把玉佩拿在手上把玩,觀察的差不多了才攏進衣袖裏,確定沒有人發現她才放心。

接下來,她可要干票大的,好好的來充足自己的小金庫。

謝淵默默的跟在顧錦枝的身後看着她大搖大擺的歡樂背影,不知不覺的也被她感染著。

二人來到地方,顧錦枝扭頭看着謝淵,露出了壞笑。

謝淵心中感到一陣不妙。

「你在這附近等我,我要一個人去探探風,這樣才好對症下藥,對了,別離我太遠。」顧錦枝說完也不啰嗦,準備丟下謝淵一人跑了。

還好謝淵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從衣袖中掏出一個小手冊塞給她。

「這是這一片謝家產業,冊子上都有簡單的羅列,你到時候別跑空了。」

「謝了!」顧錦枝拿着小冊子就溜之大吉。

顧錦枝沒走多久,就看到一處餐館,外表雅緻,內里裝潢也寬敞明亮,十分吸引人。

餐館居於這條街繁華位置,可裏面流動的人竟然還沒有對街小鋪的人多。

顧錦枝納悶的摩擦着手指,這麼大氣的餐館竟然每天都在虧損?她有些不敢相信。

顧錦枝手裏拿着小冊子仔細看了看,因為餐館人手多,每個人都要工錢,餐館的食物也必須要新鮮的,一但壞了就立刻要補上新鮮的。

可由於根本沒有多少客人來吃,導致大部分食物都陷入了被採買然後丟掉這個死循環中,這白花花的銀子看的顧錦枝一陣陣心疼。

下定決心,從這家改起,顧錦枝把小冊子和玉佩收了起來,還好她本身就打扮樸素,因此也沒什麼其他地方要收拾的。

裝做普通百姓一樣,顧錦枝踏進了這個餐館的門。

一進門,大堂中,幾個小二圍在掌柜桌邊說說笑笑。

大堂里還有兩個客人在吃飯,被這聲音吵的不堪其擾。

其中一個男人絡腮鬍子,一身的肌肉,聽到旁邊又傳來嬉笑怒罵聲,便把筷子一拍。

「小二,結賬!」男人緊促着眉頭,看起來就心情不好。

小二聽到結賬了,慢悠悠的走過去,結了帳后發現男人也沒有給小費,嗤笑了一聲。

雖然也沒有說什麼,可這笑明顯就是在看不起人。

男人拍桌而起,「你什麼意思!」

他倒不差那點錢,路遇此地餓了想填下肚子而已,只是這小二實在欺人太甚,先是故意將菜灑在桌上,后又故意與同伴笑話他的肌肉,對於這樣的人,他憑什麼多給錢。

「蒙兄,且慢,行事莫急。」他旁邊斯斯文文的男人又拉住了他,在他身邊耳語了些。

蒙兄聽了倒舒坦了,沖着小二哼笑了一聲,重新坐了回去,「我點的,結了賬,我也要自己吃完!再給我上二兩酒來!」

看着小二心不甘情不願的走開了,蒙兄對着那個斯文男人比了一個大拇指,還是他腦子好使。

既然人家交談大聲,那他們就更大聲,人家想趕他們走,他們還偏要留,就氣死他們!

看到了這一幕鬧劇的顧錦枝默默的撇了撇嘴角,她站在門口至少五分鐘了,誰能來管管她。

看來這餐館最基本的人員問題都沒解決啊,或者說這些人根本不知道該幹些什麼。

這時,終於有一個機靈的小二剛從后廚出來,眼尖的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顧錦枝。

急急忙忙的迎了上來,滿臉賠笑,「客人幾位啊?要雅座還是大堂啊?」

「一位,就在大堂吃吧。」顧錦枝也客氣的回道。

「就他知道獻殷勤,也沒見得比我們混的好,一天到晚裝什麼裝。」兩個小二在不遠的嘮嗑,聲音一點也不掩蓋,清清楚楚的傳進顧錦枝的耳朵里。

「您這邊請,這個位置好,通風涼快些,菜單上您看要點些什麼?」小二假裝聽不見一樣,繼續招呼著顧錦枝。

顧錦枝坐下后,倒是多看了幾眼小二,接過菜單,隨便點了兩道菜。

小二記下后就去忙活別的了,一會會有新的小二來上菜。

旁邊就坐着絡腮鬍大汗,和那個斯文男人,兩個人喝着酒,天南地北的聊著,好不快活,就是眼前的菜沒怎麼動過。

過了許久,顧錦枝的菜被端了上來,是之前說閑話其中之一的小二。

這個小二明顯是個捧高踩低的人,剛剛顧錦枝還看到他點頭哈腰的送另一個客人上雅間呢,這會輪到她,怎麼黑著臉像她欠了八百兩一樣。

放菜的時候故意用力傾斜,導致菜湯一部分被灑了出來,他還跟沒看見一樣,也不拿抹布摸一下。

放完菜后,小二拿起托盤撅著嘴就準備離開了。

顧錦枝看着擺的亂七八糟的菜,還有漏在桌上的湯水,腦殼嗡嗡疼的拿起了筷子。

沒事,她是要來嘗試的,後期再做改動,切不可操之過急。

一筷子入嘴后,顧錦枝嚼了嚼,沉默了一下,又嚼了下,默默的吐了出來,把筷子穩穩的放在一邊,面色有怒容。

「小二!」顧錦枝喊道。

剛剛離開不遠的小二,此刻又不情不願的折返回來。

「客官有什麼吩咐。」小二白了顧錦枝一眼。 回到第九峰,江瀾便為植物蛋澆了靈液。

幽夜花狀態看起來還行。

就是植物蛋看起來不太舒服。

之前潔白的蛋殼開始變黑,大概是食物中毒。

生命氣息還算穩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