熾烈的黃金光芒,在烏光狂潮中強勢破開一條通道。

砰!砰!砰!砰!

爆裂聲劇烈奏響,猶若狂潮暴雨般的無數烏光碎裂,被黃金光澤湮滅。葉銘手持神龍之矛,強勢出擊,逆流而上,頃刻間,已是攻殺到了向冥雪跟前。

一道破空聲響起,震鳴四方。

葉銘祭起神龍之矛,矛尖狹裹毀滅氣息,一矛破空,對著向冥雪眉心無情刺殺而去。

虛空在震顫,被神龍之矛劃出裂痕來!

向冥雪臉色微變,沉喝一聲,雙手拈訣變化,演化出了一個黑洞漩渦,仿若蘊含無盡深淵,連通著未知的天地,在身前形成防禦。

「嗡。」神龍之矛猛烈刺殺在這黑洞漩渦上,激蕩起一圈圈漣漪波紋,四面席捲、擴散。

兩者形成僵持態勢。

黑洞漩渦上,蕩漾起重重詭秘波紋,消磨著神龍之矛的熾烈黃金光芒。

光明大道運轉。

葉銘渾身綻放光明,猶若光之子降臨,演化出光明聖環。頓時間,神龍之矛光澤大盛,凌厲如電。熾烈的光芒,將四面水域映染,仿若黃金澆鑄而成。

黑洞漩渦劇烈一晃,波紋紊亂,一聲巨響,爆成了一大蓬黑霧,隨之潰散。

蹬!蹬!蹬!向冥雪身體也是猛地一晃,連著倒退了數步,蒼老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蒼白神色。他雪白長發披散,眉心也被震裂出一道淺淺傷痕,幾縷殷紅鮮血隨之流淌了下來。

「混賬!」

向冥雪大怒,先前,他有些輕視葉銘,以至眉心被葉銘震裂,驚怒交加。惱怒大喝中,向冥雪氣勢洶湧釋放,領域深黑翅膀伸展,羽毛如刀箕張,瀰漫黑色光芒,映染數百丈水域,仿若將此地化作了幽冥煉獄。

「血鷹冥槍!」

只見向冥雪手臂揚起,雙掌一合,飛馳出片片深黑羽毛,隨之凝聚,化作了一桿漆黑戰槍。長度約丈余,深黑的槍身上,雕刻著仿若鮮血澆鑄的紋路,烏光瀰漫,隱隱綽綽間,竟是見到無數猙獰臉孔、身影,發出凄厲鳴聲,鬼哭狼嚎,令人心悸。

這桿漆黑戰槍,仿若是從無盡深獄,凝聚了無數怨魂幽靈,散發的氣息,便是讓人毛骨悚然,心驚膽顫。

向冥雪祭出了他的殺招!

「殺!」

隨著向冥雪一聲冷喝,漆黑戰槍飛馳而起,狹裹著無盡隱綽的猙獰怨魂,對著葉銘無情、猛烈攻殺了過來!

這一剎那,天地皆暗,靈魂沉淪,就像是有一種墮落無盡深獄的無助感。

瞬息間,漆黑戰槍已是攻殺到了葉銘跟前,無數怨魂幽靈凝聚成了一隻漆黑大鷹,遮天蔽日,向葉銘鋪天籠罩。

面對這森然、狂烈攻勢,葉銘眸中戰意燃起。「轟!」領域運轉,元極殿巍峨展現,聲勢磅礴,震懾天地,無盡雄渾氣勢也是彌散了出來。

葉銘一步跨出,踏得水域震蕩,神龍之矛光芒綻放,熾烈之中,更是有著一股厚重、無畏氣勢,迎著向冥雪的漆黑戰槍疾刺而出!

「破!」

葉銘口中大喝,元極殿磅礴,巍峨震撼,仿若山嶽震懾諸天。

神龍之矛猶如燃燒的黃金閃電,對上了漆黑戰槍,激烈交鋒,震得黑霧滾滾彌散,四面擴散。

「喀嚓!」碎裂聲響起,漆黑戰槍劇烈嗡鳴,其上浮現出一條條裂痕,飛速蔓延,頃刻間,便已是遍布整桿戰槍。砰!漆黑戰槍爆裂成了碎末,四散飛濺。

「噗!」

向冥雪口中狂噴出一股火燙鮮血,夾雜著破裂的器臟碎片,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徑直飛出數十丈外,才是穩住身形。他身上衣袍已被震得碎裂,雪白長發披散,口中噴出的鮮血,已經染紅衣袍,使人望之觸目驚心。

未容向冥雪有絲毫緩解的機會,葉銘黑霧彌散,仿若化身黑夜使者,一晃之間,已是現身在向冥雪跟前,左手繚繞淡淡黑霧,黑暗大道運轉,仿若只手演化夜幕,對著向冥雪便是抓了過去。

感受到來自無盡黑暗的深遠,向冥雪大驚,強行運轉靈氣,雙手瘋狂揮訣,其身後展現的深黑翅膀一收,橫封在了身前。 仿若無盡夜幕降臨,死神籠罩,面對黑暗大道,向冥雪感覺到了恐懼。(www.)他雙手揮訣,孤注一擲,強行運轉領域,深黑雙翼橫封在身前,形成了防禦。

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勞掙扎而已。

葉銘目光一寒,狹裹無盡黑暗的左手猛地探在向冥雪深黑羽翼之上。

一陣無聲波紋擴散,無數黑羽飄散,向冥雪領域被破,就此崩毀。

「噗!」向冥雪臉色蒼白,口中又是狂噴出一股火燙鮮血,染紅水域。

葉銘左手無情扼住了向冥雪的脖頸,將他整個人都是懸空提拎了起來。

「嗬嗬嗬……」向冥雪喉間作響,極力掙扎,但已是強弩之末的他,根本無力再抵抗。無數縷黑霧從葉銘左手彌散而出,經由向冥雪全身六億三千萬多個毛孔,湧入了他體內,無情侵蝕。

無盡黑暗,無情吞噬向冥雪。

嗬嗬聲逐漸微弱,向冥雪的掙扎也變得無力起來,雙眸被黑暗淹沒,失去了神采。

就連向冥雪原本雪白的鬚髮,也被映染成死灰,斷裂成灰燼。

「住手!」

就在這時,怒喝聲響起,卻是向盛雪、向炎雪兩人,瘋狂攻勢下,終於將祭台陣勢轟出了一個缺口,猛衝了過來,前來救援向冥雪。

向盛雪率先沖在前方,鬚髮怒揚,腳步踏得波濤翻湧,橫衝直撞,向葉銘疾馳而來。

「你們雪山三鷹,就到幽冥地府去相會吧。」葉銘目光投向向盛雪,冷漠說道。旋即手掌一揚,八道青光飛馳而出,迎風見漲,化作了八座石碑,形成環形陣勢,鎮住了向盛雪與向炎雪,阻住了他們兩人的去路。

正是天龍八碑陣!

「啊,混賬!葉銘,我誓要斬了你!」

眼見向冥雪命在頃刻,卻又被天龍八碑陣所阻,向盛雪大吼咆哮,怒不可遏,雙眸狠狠盯著葉銘,仿若要用目光,就將葉銘撕裂成碎片。

「啊啊啊……,不!我還甘心!」

與此同時,一道慘呼聲也是響起,向冥雪整個人被無盡黑暗所吞滅,化作了灰燼,消散在水域中,形神俱滅。

雪山三鷹向冥雪,就此殞命。

「不!」向盛雪、向炎雪齊齊怒吼,目疵欲裂。

唰!葉銘將天龍八碑收起,左手一揮,猶有向冥雪身體被吞滅,所化的灰燼飄散。

葉銘踏立在水域上,目光冷冷投向向盛雪、向炎雪兩人。

眼見向冥雪身死,向盛雪、向炎雪兩人反倒駐足停了下來,憤怒的眸中,閃現著森冷殺機。向盛雪目光冷然盯著葉銘,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葉銘,今天,若讓你平靜的死去,難平冥雪、鳴兒之恨,我會讓你嘗盡世間最痛苦、最絕望的滋味。不但如此,等你死後,所有與你有關連之人,我都會一個個親身去殺,直到殺盡為止。」

面對向盛雪森冷的言語,葉銘神色平靜,淡淡說道:「想殺我,有本事就來吧。」

唰!葉銘已是駕馭起流光,徑直向著聚靈大陣深處疾馳而去。

再沒有多餘話語,向盛雪、向炎雪兩人狹裹無盡殺機,對著葉銘追殺了過來。

波濤翻湧,聚靈大陣演化地水風火,註定要掀起一場血腥殺戮。

聚靈大陣深處,水域中,瀰漫、繚繞著濃烈血霧,仿若來到了一個凝聚無數生靈鮮血的煉獄。身處這詭秘的血霧之中,好像其中有無數的血霧微粒,要經由人的肌膚,滲透到骨髓,乃至靈魂最深之地,讓人心魂悸然。

在這血霧中,似乎讓人體內的血液都快沸騰,將要被焚滅。

一尊棺槨隱藏在血霧最濃烈的深處,隱沒沉浮。若不是葉銘曾通過喬雪的天雪之眸,曾見到過這尊棺槨,任是誰來,根本就無法發現這棺槨的存在。

「小子,你終於不逃了嗎?」

此時,葉銘已經停了下來,傲然佇立在聚靈大陣深處水域,目光平靜的面對向盛雪、向炎雪兩人。向盛雪神情陰沉,目光森冷,與向炎雪對葉銘形成了犄角合圍之勢,冷冷說道。

葉銘長發飛揚,四面血霧瀰漫,映襯得他整個人就如修羅戰神,對著向盛雪、向炎雪兩人漠然說道:「這裡,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我送你們雪山三鷹去黃泉團聚。」

「死到臨頭,還敢大言不慚!」

冷喝聲中,向盛雪身後領域大鷹展現,衣袍狂烈飄舞,猛地跨前一步,激蕩四面波濤翻湧,五指一張,氣焰凝聚出了一隻烏金鷹爪,便是對著葉銘狠狠探抓了下來!

鋒銳鷹爪數丈巨大,宛若烏鐵澆鑄而成,將水域撕裂得支離破碎,聲勢駭然。

葉銘目光一凝,身體微弓,迎著探殺而來的烏金鷹爪,砰的疾馳而出,猶若離弦之箭。覆蓋起黃金火鎧的雙拳,燃燒火焰,猛烈轟擊了出去。

砰!

葉銘的燃火雙拳與烏金鷹爪猛地對撞在一起。頓時間,碎火飛濺,猛烈對撞間,葉銘身體微晃,右腳退出一步,踏得水域蕩漾起陣陣漣漪波紋,四面擴散。

「小子,去死吧!」

尖銳怒喝聲響起,眼看葉銘被向盛雪擊得後退,向炎雪唰的疾馳而出,領域展現,九隻火焰烈鷹環繞飛舞,炙熱氣息,將四周水流都是蒸發成了霧氣。他雙掌一合,凝聚出了一道炎烈的羽刀,對著葉銘猛烈劈斬了過來。

嗤嗤嗤,隨著這炎烈羽刀劈下,炎浪奔涌翻滾,隱隱綽綽,化作一隻只火鷹,水流被蒸發,霧氣瀰漫。

面對向炎雪的攻襲,葉銘神情平靜,仿若早有預料,嘴角反而揚起一抹冷笑,「來得好,既然你來送死,就取你命。」

四面血霧翻騰、瀰漫,葉銘雙眸,瞳孔呈現鮮紅,仿若血火交織,燃燒了起來。

修羅戰意無限升騰,戰諸天,攝眾生!

「戰!」

葉銘口中大喝,長發飛揚,衣袍獵獵飄舞。水域中,翻滾的濃烈霧氣猛然奔騰不已,轟隆作鳴,竟是出現以葉銘身體為中心,磅礴漩渦的景象。

四面濃烈血霧,被葉銘洶湧吸納。

這血霧,不知從何而來,但毫無疑問,與棺槨里的那尊身影有關。葉銘在其中感覺到了征戰諸天、永不屈服的戰意,也是他面對雪山三鷹截殺,毅然選擇來到此地的關鍵。

本來,就算在其中感覺到戰意氣息,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葉銘不會貿然吸納這濃烈霧氣。但雪山三鷹的截殺,打亂了葉銘的計劃,使得葉銘終於決定冒險,憑藉這濃烈血霧,提升修羅戰意,將雪山三鷹全滅在此。

濃烈血霧奔騰如潮,猶如萬流歸海,瞬息間,盡數湧入了葉銘體內。

葉銘周身繚繞血霧,肌膚每個毛孔,都散發出血火交織的氣息,戰意無限。

葉銘原本烏黑的長發,被浸染成了血紅色,血袍獵獵飄舞。雙眸之中,戰意如火燃燒,焚穿天地。

「鏘!鏘!鏘……!」

隨著葉銘雙臂一振,九條秩序鎖鏈祭起,狹裹血火,條條如龍奔騰,仿若蘊含天地法則,縱橫交錯,將這片水域都是割裂,支離破碎。

九條秩序鎖鏈無情絞殺,與向炎雪劈斬而來的炎烈羽刀相撞在了一起。

「喀嚓!」

只聽碎裂聲響起,炎烈羽刀劇晃中,其上浮現出一條條細密裂痕,飛速蔓延,數瞬間,便已遍布整個羽刀。

向炎雪的炎烈羽刀砰然爆裂,化作無數碎末飛濺,灰飛煙滅。

「嗚嗷……!」

強勢絞滅炎烈羽刀,九條秩序鎖鏈飛繞凝聚,化身成了修羅天蛟。不僅如此,修羅天蛟奔騰之中,更是洶湧吸納四面濃烈血霧,鱗甲閃現耀眼光澤,蕩漾陣陣光圈,竟是有著一股聖潔氣息。旋即,天蛟身軀上,生出九爪,身軀雖仍呈血火之色,卻是沐浴聖潔光芒,竟是在這一刻,蛻變成龍!

這濃烈血霧,與棺槨里的那尊神秘身影有著莫大關連,蘊含著神奇的事物,使得修羅天蛟一朝蛻變,化身為龍。

而此刻的葉銘,吸納、煉化濃烈血霧,戰意極限升騰,對修羅大道的感悟,有了大跨越,無限接近於大成境界。

「嗷!」

龍吟聲響起,修羅天龍猛烈奔騰而起,吼聲震斷天地,怒張大口,「轟隆!」噴吐出了一股血火炎漿,若大河滔滔,洶湧翻滾,便是對著向炎雪猛烈奔騰了出去。

血火炎漿氣勢洶湧,將水流都是焚化成虛無,向炎雪先前祭起的炎烈雪刀,根本無法相比,簡直就是螢火之於皓日,差得太遠了。

「什麼!」

見此一幕,向炎雪頓時臉色大變,感受到修羅天龍磅礴的氣勢,鬚髮都驚得揚了起來。他雙手飛速拈訣,環繞在身邊的九隻火焰烈鷹凝聚,化作了一隻炎火大鷹,對著奔涌而來的血火炎漿飛騰了出去,決死一拼。

炎火大鷹與血火炎漿猛烈對撞在一起,被當場吞滅,焚為虛無。 修羅天蛟蛻變為龍,氣勢磅礴,張口噴吐出血火凝聚的炎漿,將向炎雪祭起的炎火大鷹焚滅,化為了虛無。()

這炎火大鷹,由九隻火焰烈鷹凝聚,是向炎雪的領域所化。領域被毀,使得向炎雪頓時臉色蒼白,蹬蹬連退了數步。體內氣血翻湧,涌到喉間的一股熱血終於無法忍住,「噗!」的化作一股火燙鮮血狂噴了出來,染紅衣袍,觸目驚心。

向炎雪的境界修為,雖比向冥雪略勝數籌,但終究還只是停留在靈皇境七重,未跨足八重的地步,面對修羅戰意猶如焚天火焰,無限燃燒的葉銘,無法抗衡。

修羅戰意的無限燃燒,使得葉銘身上氣勢大漲,其境界修為,呈現出一絲突破到靈皇境五重的跡象。

「炎雪,快退!」

自向炎雪祭起炎烈羽刀,葉銘吸納濃烈血霧,修羅戰意無限燃燒,直到此刻修羅天龍完成蛻變,強勢毀滅向炎雪領域,說來話長,其實卻不過數瞬之間。本來,向盛雪擊退葉銘,見到向炎雪隨即出擊,正是把握絕佳時機,但直到見到葉銘吸納血霧,戰意提升,修羅天龍強勢現身,便是猛然醒悟,這又是葉銘所設的局。

先前,葉銘故意隱藏陣術造詣,誘殺向冥雪。此刻,葉銘又是故意示弱,引得向炎雪發起攻勢,卻是早已有必殺之局,在等待著向炎雪自投死路。

向盛雪大聲叫道,但一切都已晚了。

「轟!」

修羅天龍噴吐出的血火炎漿,無情吞滅了向炎雪。只聽絕望慘呼聲響起,瞬息間,向炎雪整個人就已被血火焚滅,化作灰燼,落了個形神俱滅的下場。

雪山三鷹向炎雪,也是就此殞命。

「啊啊啊啊……!」

眼睜睜看著向炎雪殞命,向盛雪震怒的雙眸中,變得赤紅,像是快要滴出血來,仰首怒吼,鬚髮飄舞。一圈圈氣浪從他身上湧出,激蕩四面水域波濤洶湧,翻滾不止。

景象駭然。

向盛雪陷入了狂怒之中。

「嗚嗷!」

修羅天龍一聲怒吼,奔騰而起,吼聲震斷天地,又是張口噴吐出一股血火炎漿,對著向盛雪無情發起攻勢。

「給我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