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最重要的是精神力,這是他今生第一次煉丹,自然要有些注意。

不過他前世身為九品帝級煉藥師,對於接下來閉著眼睛都能煉製的丹藥,還是沒有任何顧慮。 昊淵拿出藥材,目光平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彷彿目空一切,對他而言,煉製一些低等丹藥,那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不過,以他如今的實力,用這些丹藥打穩根基還是需要的。

「真元丹」,二品丹藥,是諸多二品丹藥中的得極品,服用后能夠提升捂著體內的真力,穩定自身根基,極難煉製。

煉製這種丹藥,恐怕就算羅天城丹閣閣主方木大師,成功率都不過三成。

不過對於昊淵而言,想要煉製這種垃圾丹藥,不過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很快,丹爐中的火升起之後,昊淵便是好不有趣的將一份藥材投入其中。

而此時,陳慕便站在門外,側耳傾聽,他想要看看這個廢物究竟如何煉丹。

「這小子這麼快就開始煉製了?」

陳慕冷笑,任何一名煉藥師煉製丹藥之前,都要仔細揣摩煉製的過程和步驟,做到心中萬無一失,對於整個過程熟練至極之後,方才會開始煉製。

不過誰知道,這昊淵竟然連觀摩都沒觀摩,就開始了煉製。

「哼,果然是來裝逼的,還說煉製什麼丹藥。」陳慕冷笑,昊淵這麼草率的就開始煉製,必然會炸爐。

陳慕心中暗爽,似是早已知道了待會的場景,覺得今天自己狠狠宰了昊淵一把,也懶得繼續在這待下去,昊淵似是死活,就全看他自己造化吧。

「二品真元丹,雖說煉製手法簡單,但實則每個步驟都不能有絲毫失誤,否則一旦藥力失散,不僅沒有提高真力的效果,甚至極有可能會中毒….」

正說著,昊淵看了那些藥材一些,竟是直接將七八種煉製真元丹的藥材,一把抓起,全部導入了丹爐之中。

這….

若是陳慕看到這一幕,必然會哭笑不得。

這昊淵一位煉製丹藥是炒菜呢?把所有食材和佐料全部倒進鍋里,隨便炒炒就行了。

就算是炒菜,想要炒好一個菜,食材和佐料的加入順序,也得有一定講究吧?

這小子倒好,居然一下子全部倒下去了。

這種煉製方式,別說是他陳慕了,恐怕就算整個天雲國,不,北漠四國都沒見過。

這樣煉製,不炸爐才怪呢!

昊淵的面龐依舊是極為平靜,彷彿根本沒有在意這放入藥材的順序。

…..

昊淵來時,天色正好是中午時分,如今日落西山,整個天色都是有幾分朦朧的感覺,夜幕漸漸降臨。

「那小子出來了沒有?方木閣主今日就要從上級丹閣回來了,若是讓他知道我把煉藥師租給一個廢物小子,恐怕非要震怒不可。」在丹閣大廳內,陳慕朝著黃婷婷說道。

如果昊淵真在煉丹師炸了爐,昊家他倒是不怕,若是讓方木大師知道了,定要讓他出不了兜著走。

「您說那個廢物?妾身一直按您的吩咐在這守著,從未離開過,如今依舊沒看到那小子出來。」黃婷婷嫵媚一笑,與昊元相比,她如果能勾引住陳慕,誰會閑的去找那煞筆。

「還沒出來?」陳慕面色一沉,難不成這那小子真的炸死了不成?

心中過這般想著,他就欲衝上昊淵所在的煉藥師,把昊淵就出來,如果後者真的炸死了,恐怕還真有點麻煩。

「嗯?」

剛要衝進昊淵的煉藥室,忽然一股濃郁的丹香湧入鼻腔,那濃郁之氣,令他也是不禁精神一震。

「哪裡來的丹香?」

他疑惑地瞧向昊淵所在的煉藥室,彷彿這股丹香正是從其中傳出。

莫非….

一個念頭從他腦海中升騰而起,還沒記得落下。

只見昊淵所在的煉藥室緩緩打開,只見後者一邊打著哈氣,一邊伸了個懶腰。

我靠,這小子難不成剛才在睡覺?

見到昊淵如此,陳慕頓時滿臉黑線,連忙將自己剛才的念頭打消。

這樣的廢物,怎麼可能會是一名煉藥師?

「呵呵,昊少爺,可有什麼收穫,想來以你的『天賦』,必然是收穫不少吧?哈哈,那數萬枚金幣花的可值?」

聽得對方蘊含著嘲諷的言語,昊淵淡淡額看了他一眼,道:「還行吧,收穫雖然不小,但也不算太大。」

二品丹藥「真元丹」恐怕在別人眼中,是價值連城的精品丹藥,但對他昊淵而言,不過只是隨便吃吃的糖豆而已。

所以,在他將所有的真元丹煉製成功后,的確是睡了一覺。

「哦?不知道昊少爺能否給我看一下煉製的丹藥,正好也讓在下開開眼界。」陳慕葡小肉不笑,心中對昊淵極為不屑。

自己沒煉製出來,竟然還敢在他面前裝,恐怕剛才的丹香都是他用特殊的方式裝出來的吧。

昊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手掌一翻,便有三十六枚丹藥出現在他手中。

這三十六枚淡笑品相非常差,表面坑坑窪窪不說,顏色還非常駁雜。

「這就是昊少爺煉製的丹藥?」陳慕冷笑,拿過一枚丹藥,眼中不屑。

這些丹藥顏色駁雜,說明藥物成分融合不均,表面坑窪,說明融合不充分,絕對是一枚失敗品。

不過…這也算是煉製出來丹藥了。

「昊少爺畢竟也是第一次煉製,能煉成這樣,已經證明了你的天賦。」陳慕玩味一笑,心中頗為不屑,這小子剛剛還在裝蒜,現在就露餡了吧。

昊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懶得皆是,直接離去。

「這廢物沒救了,堂堂好家家主昊嘯天,三階地級修為,羅天城數一數二的高手,沒想到他的兒子居然是這種狂妄的廢物。」

望著昊淵離去的背影,陳慕也是冷笑的搖搖頭。

而就在昊淵離開不久,丹閣的大門外,一行人馬停穩,而後一名身著暗青長袍的老者走了出來。

「方木大師。」

見到來人,陳慕臉上也是一驚,趕忙跑去親自迎接,他面帶笑容,哪還有之前面對昊淵時的高傲。

雖說二人都是羅天城丹閣的煉藥師,不過前者可是二品煉藥師,地位不知道比他陳慕高出多少,再加上丹閣閣主的身份,自然要尊重。 「嗯。」

見到來人是陳慕,方木也是點了點頭,而後問道:「今日丹閣生意如何?」

「有方木閣主的名聲在,再加上我丹閣的威信,生意又能差到哪裡去,今日的收益,比往日可要多不少呢。」陳慕小心翼翼的說道,就差點頭哈腰了,今日從昊淵那裡弄來了數十萬金幣,比往日的收益高了不止一倍。

丹閣另外一位煉藥師正在閉門煉丹,而他陳慕照看丹閣,能有如此收益,相比方木閣主知道了,必然會大大地誇讚他一番。

心中這般想著,陳慕也是獻媚一笑,道:「閣主大人前往上級丹閣,煉製二品丹藥『真元丹』,可是成功了?」

方木幾日前往天雲國上級丹閣,要去煉製二品丹藥真元丹,他是知道的。

「唉,別提了…」

方木輕輕一嘆,老臉上有些愁眉苦臉,道:「真元丹乃是二品巔峰丹藥,直逼三品,而且煉製起來極為複雜,以我的造詣,還差的遠啊….」

聽到方木的話,陳慕也是暗暗心驚,他很清楚真元丹究竟是如何難煉製。

雖說同樣是二品丹藥,可是真元丹的煉製手法,卻比平常丹藥難出幾倍,一般就連三品煉藥師都不一定有九成把握煉製出來,更別說方木這樣的二品煉藥師了。

不過真元丹一旦出世,必定會引發各路強者的哄搶,畢竟真元丹的功效極為神奇,是可遇不可求的。

「唉,算了,你再去給我準備幾分真元丹的煉製材料,送到我煉藥室里。」方木輕嘆一聲,說罷,也是不再去理會陳慕,顯然真元丹的事,費了不少心。

望著方木離開的背影,陳慕安安鬆了口氣,幸虧昊淵那個廢物離開了,不然與閣主大人撞上了,必定是一頓臭罵。

雖然丹閣有規定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煉藥室,可如果被方木大師知道自己將煉藥師租給一個廢物,那簡直是丟他們丹閣的顏面。

「若是我的造詣能夠再進一步,達到三品煉藥師的水平,說不定這真元丹便有七成以上的成功率煉製,只是如今我已過半百,天資耗盡,想要達到三品煉藥師的水平….」

想到這裡,方木也只能無奈的一嘆,對於他而言,煉丹無疑是他的信仰,不過以他的天賦,想要更近一步,若是沒有機緣,絕對是難如登天。

「今日在上級丹閣煉製丹藥時,不小心炸了爐,丟人至極雖說並無大礙,但卻還是有著幾分傷勢,需要一些療傷丹藥。」

說罷,方木也是來到煉藥室中。

「咦?」

不過他還沒走到煉藥室,一股濃郁的丹香便是飄如他的鼻孔之中,這股丹香極為濃郁,顯然不是凡品。

「這是….」

方木皺眉,感覺這股丹香有著幾分熟悉之感,半響后,他忽然睜大雙眼,目光中充滿著震驚。

「陳慕!」方木低喝一聲,前者甚至還沒準備完藥材,便是迅速來到煉藥室。

瞧得方木面露異色,陳慕的心中也是撲通撲通的跳,被嚇的不輕,平日里以方木閣主的性格,可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怎麼回事?難不成他今日將煉藥室租給秦塵的事,他知道了?

不應該呀….

「你來的正好。」

方木根本沒有理會陳慕的臉色,連忙上前幾步,面色極為激動,面龐有些漲紅的說道:「今日可有人來我煉藥室?」

「轟!」

聽到方木的話,再看著他的面色,陳慕腦袋中忽然一聲巨響,腦海中一片空白。

完了,方木閣主知道了?

雖說丹閣煉藥室可以租借,但租給一個廢物,不僅他臉上無光,甚至就連丹閣也會顏面大跌。

奪情 礙於心中的恐懼,陳慕只能硬著頭皮,聲音顫抖得道:「沒…沒有,今天是我在煉丹而已….」

聞言,方木也是一怔,旋即微微皺眉。

「你身為我羅天城丹閣的煉藥師,你的煉丹造詣我還是清楚的,這股丹香絕不可能是你所發。」

「所以,到底是誰?」

陳慕愣了愣,這煉藥室的確只有昊淵進來過,難不成他真是煉藥師?

不,絕不可能!

他記得很清楚,剛才昊淵雖然煉製出了丹藥,不過只是些失敗品罷了,這樣的廢物,怎麼可能會是一名煉藥師?

不過感受著方木那雄渾無比的強烈真力威壓,陳慕也是不敢在造次,連忙說道:「的….的確有人進來了煉藥室,不過他只是個廢物而已,絕不可能是煉藥師,您看,這是他煉製的失敗品。」

陳慕的聲音有些懼怕,手掌顫抖的將昊淵之前煉製的一枚丹藥拿了出來。

幸好他留有這顆劣質的丹藥,足以證明自己沒有撒謊。

方木結果那枚略顯駁雜的丹藥,丹藥已經壓扁,怎麼看都是一枚失敗品。

方木皺著眉頭,這枚丹藥看起來的確是失敗品,難不成陳慕真沒騙他?

不過他輕輕一捏丹藥,只見丹藥表面出現了幾道裂縫,忽然咔嚓一聲,裂痕碎片盡數掉落。

一顆小一號,但是飽滿圓滾,通體純白,彷彿是藝術品般,完美無瑕的丹藥破殼而出。

拿在手上,十分光滑,而且手指上未沾有絲毫藥粉。

問著濃郁的葯香,方木陳慕二人不禁都是打了個哆嗦。

這枚丹藥,至少也是上等丹藥!

丹藥與功法武技一樣,分一到九品,每品分下中上完美四等,每種品階天差地別,其中的藥力自然也不一樣。

而這枚丹藥,從外觀上來看,至少也是上等丹藥,這讓方木二人駭然不已。

「這是….二品真元丹」

方木震驚,他費勁數十年之久都沒煉成的真元丹,竟然會出現在他面前,而且至少還是上等品階!

「此丹是何人所煉!」

瞧得方木的面色,陳慕也是瞪大了雙眼,有些不可置信。

上等真元丹!

這怎麼可能?

陳慕上前聞了聞,這個味道,的確是他今天賣給昊淵的藥材,陳慕差點兩眼一昏。

怎麼肯能,連方木大師都練不出來的真元丹,怎麼會被昊淵那個廢物煉製出來的?

「是…昊家的昊淵….」陳慕吞咽一聲,聲音有些顫抖。

「昊淵?那個昊家的廢物?」

方木眉頭微皺,昊淵這個名字他也是聽說過,不過是廢物之名。

陳慕連忙點頭,當下,他也是將今日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怎麼可能會是他?他也懂得煉丹?」

也難得方木會如此震驚,昊淵那是舉城皆知的廢物,想到這枚丹藥出自後者之手,他也不太相信。

「會不會是其他人?」

「沒有。」陳慕堅定的搖搖頭,繼續道:「昊淵是這半年內,唯一一人使用我丹閣煉藥室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