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陳雲鋒只是一笑,毫不躲閃,生生的用腦袋抗住了夢星辰的雲劫劍,夢星辰眉頭大皺,看其堅硬程度,竟然絲毫不亞於神魔煉體,這必定也是一種煉體之術!

陳雲鋒此刻只是束好的白髮被夢星辰這雲劫給劈散,皮膚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陳雲鋒一劍揮去,夢星辰雙劍抵擋,被震了開去,二人分開,龍捲風的直徑也跟着擴大。

“天魔劍,屠戮蒼生!”陳雲鋒感覺自己掉了一撮白髮,怒不可遏,沖天血光而起,那巨大的龍捲風竟然成了血紅色,天空烏雲密佈,電閃雷鳴,竟然下起了血雨!

人族士兵無一不驚駭,這纔是真正的腥風血雨,人的威能能達到這樣的地步嗎?

夢星辰動用八元之力,只能表面上跟陳雲鋒打個平手,他幾乎已經盡了全力,然而陳雲鋒必定有留手,因爲陳雲鋒是那種喜歡享受復仇快感的人!

夢星辰的心神震盪,忍住一口血,陳雲鋒的這一劍開始盡全力了,夢星辰也不敢耽擱,“蒼生劍,黎民百姓便是社稷!”“霸王刀,開天闢地!”

刀術和劍術完美結合,一邊隱隱約約有春夏秋冬的四季,一邊乃天地重生之景,這是夢星辰最強的殺招了!與陳雲鋒的一戰,將會在這一次交手中,奠定基礎。

然而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黑袍人冷漠的注視着下方二人的戰鬥,一個小屁孩顯現了出來,正是鋼豆。

鋼豆麪色鐵青的怒喝道:“上次毀了你的分身,你還敢來?”

黑袍人卻笑了笑:“宿命之戰,這等精彩的一幕我如何能錯過?”

見鋼豆要出手,黑袍人趕緊求饒道:“八域圖,讓我就看看,我絕不插手,看完就走!”

“放屁!”鋼豆頓時出手,與這黑袍人戰了起來。

黑袍人開始極力躲閃,鋼豆窮追不捨,神通造化之術層出不窮,比起下方夢星辰二人的戰鬥,毫不遜色。

鋼豆之所以出手,是因爲黑袍人身上隱隱有一種契機散發到了陳雲鋒的劍上,就彷彿睚眥在的時候,夢星辰使出降魔劍法可以召喚睚眥法相。

陳雲鋒的力量看來就是這個黑袍人一手造成的!

龍捲風的核心,隨着二人的再次全力交手,那巨大的龍捲風再次擴散開來,人族士兵在左無雙等幾個大佬的指揮下,生生退了一里地。

而妖魔那邊則太過於自信,傻乎乎的原地不動。

結果這突然擴大的龍捲風太過於霸道,頓時無數妖魔便被絞殺了進去。

趙國皇帝大驚,再次下令:“再退一里!”只有這樣才免得人族這邊被誤傷。

妖魔族反應過來之時,已經有數萬低階妖魔被捲入龍捲風中攪得稀巴爛,便往鎮魂關方向爆退了一里地。給這龍捲風留出空地來,否則搞不好劍宗都要被絞死。

“夢星辰,我倒是小瞧了你!”二人刀劍相交,陳雲鋒白髮卷舞,惡狠狠地瞪着夢星辰。

夢星辰並沒有迴應,而是噗呲一聲噴出一口血,二人之間空空如也,這口血卻消失不見。

別看二人之間什麼都沒有,其實二人之間因爲絕大力量的攻擊,導致面前有一道空間裂縫,而這空間裂縫將那些狂暴的劍氣都吸收了進去,所以沒有劍氣外泄,而這空間裂縫還在不斷的擴大。

夢星辰用雙劍抵擋着陳雲鋒的單劍,只有堅持住,倘若堅持不了,便會被空間裂縫壓倒過來,將自己隕滅。

所以,二人此刻都在竭盡全力的抵抗着,釋放着體內的劍氣,將空間裂縫推向對方,讓對方隕滅。

夢星辰的身形因爲使用了法天象地,所以十分巨大,而陳雲鋒與之比起來就如同小孩,然而力量卻並非是身材大小就能夠比擬的,即使是夢星辰八個元力同時盡出,竟然被那“瘦小”的陳雲鋒一點點的開始逼退。

那空間裂縫正不斷靠近夢星辰!

與黑袍人戰在一起的鋼豆突然面色大變,糟糕!他已經知道了夢星辰的處境,就要前去搭救,結果一直躲閃的黑袍人突然桀桀一笑,主動攻擊鋼豆。

鋼豆大怒:“別以爲我真毀不了你!”隨即擡手便與這黑袍人對了一掌。

結果鋼豆爆退數步,止不住驚訝之色,驚愕的說道:“你!”

黑袍人嘿嘿笑着再次衝上前來:“沒錯,我是本尊來了。”一道罡風將他的黑色斗篷吹開,一道妖豔俊美的面孔露了出來,掛着邪邪的笑容。

鋼豆止不住驚愕,隨即面色又沉了下來:“今日就算形神俱滅,我也要讓你吐口血!”

然而黑袍人卻擺了擺手:“本神王此次前來,只是爲了觀戰,你就別跳來跳去,看完就走,否則我真將你形神俱滅!”

“你!”鋼豆此時自然知道這個黑袍人到底想幹什麼,將自己吸引出來,讓鋼豆不要插手這陳雲鋒和夢星辰二人之間的戰鬥!

黑袍人說道:“按理說我們這樣的人物,動動手指便能將這樣的人殺個十萬八千個,卻我就是感興趣,而且還看得很是精彩。小豆子,你也安靜的在一邊給我看着吧。”

“不許你叫我小豆子,老子是八域圖!”鋼豆說完,猛然衝過來,八域山河盡顯,然而黑袍人只是一擡手,鋼豆便定在了那兒,異象也消失不見。

“我不殺你,你別惹我。”黑袍人便饒有興趣的觀看下方的戰鬥。 黑袍人說完,鋼豆又恢復了行動能力,高高在上的這些大人物,果然不是他一個極道武器所能干預得了的,但夢星辰是他的朋友,鋼豆還是強硬的說道:“你不許對夢星辰出手!”

黑袍人目不轉睛的盯着下面的二人說道:“放心吧,捏死一隻螞蟻多無趣,不過看螞蟻與螞蟻打架倒挺好玩的。”

鋼豆有些無語,不過卻鬆了一口氣,對於他這樣的大人物來說,生活枯燥得就想要自殺,此刻突然就像一個小孩發現家門口有一窩螞蟻,於是開開心心的跑去逗這些螞蟻玩。

怎麼好玩?那便是讓螞蟻跟螞蟻打架,看得最是精彩,自己用腳去踩死的螞蟻不過癮。

但這神王都幾十萬上百萬歲數的人了,還能有這樣的童心的話,那便不是童心,而是變態了。

但鋼豆此刻無能爲力,人家本尊來了,趕不走他啊,除非他自己願意。

鋼豆也只好氣鼓鼓的看着下方二人之間的戰鬥,捏着冷汗,對夢星辰傳音道:我被牽制住了不能助你,你可千萬要贏啊,就算你死了不要緊,我媳婦兒也要跟着死啊……

夢星辰聽到鋼豆這般說,差點無語得吐血而亡,在一起生活這麼久了,夢星辰好歹是個房東好不好,怎的一點感情都沒有。

不過話說回來,鋼豆被什麼牽制住了?還能有誰將這個神通廣大的小傢伙牽制住?

不過這些都不是夢星辰現在應當在乎的事,現在,最應該在乎的,便是如何戰勝陳雲鋒。

自己手段盡出,然而終究要一敗嗎?這個讓自己家庭破敗的罪魁禍首,必須要親自手刃了他,絕對不要反被他殺死。

對了,通天靈力還沒有盡情使用!夢星辰心中十分不斷計算着,反覆推敲斟酌,尋找契機和方法。

實際力量既然無法對抗陳雲鋒,那邊用用腦子,此刻計上心來!

夢星辰閉上了眼睛,分出一道心識溝通天地的靈,無數巍峨的土石巨人從地面鑽出,他們身高十餘丈,比那些三頭巨人還要大!

當然,他們的力量卻並沒有那些三頭巨人厲害,畢竟是夢星辰用靈力召喚出來的。

這一下,看得衆人是一愣一愣的,無論是妖魔還是人族,從來沒有見過這等手段!

只見那些土石巨人一出現,便跳入龍捲風中,彷彿在水中游動一般,不一會兒便來到陳雲鋒的背後,不斷騷擾攻擊陳雲鋒。

陳雲鋒眉頭一皺,劍氣在後背形成防護盾,這些土石巨人的力量最多是普通師級或者尊級,劍宗的防護基本破不開。

而且陳雲鋒知道這些土石巨人的力量之後,劍氣一掃,便將他們化作了飛灰,正要開口嘲笑夢星辰時,那些土石巨人化作的飛灰又凝聚了起來,繼續變作巨人,繼續對陳雲鋒毆打。

憋屈!陳雲鋒無論如何將他們打成粉末,都能快速的恢復過來,這使得陳雲鋒有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

經過這一分心,夢星辰全力之下竟然將空間裂縫推回來了一點點,空間裂縫又穩居之中,但是卻越來越巨大了。

可以說兩個人中間就彷彿有一道巨大的幕布,誰先碰到,誰就死,這便是空間裂縫的厲害。

“卑鄙!”陳雲鋒煩不勝煩,怒聲喝道。

夢星辰又再次噴出了一口血,卻哈哈笑了起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讓楚雲威脅我父母比我卑鄙一千倍,一萬倍!”

“不許你提她!”陳雲鋒突然變得雙眼血紅,力氣又大了幾分。

“你已經手段窮出了嗎?我還有!”夢星辰感覺到陳雲鋒越來越大的力量,也不着急,大聲喝道:“風來!”

整個毫無章法的龍捲風竟然變得規矩了起來,然後特別人性化的深處兩條風腿,開始向那些妖魔奔跑而去。

我擦,這真是活見鬼了!無論是妖魔還是人族再次被震撼到,一道巨大的龍捲風竟然長了兩條腿出來,然後衝入了妖魔的陣營,彷彿一個絞肉機一般,走到哪兒,絞殺到哪兒。

那些低階的妖魔就彷彿水泡泡一般,一碰就破。

妖魔大軍終於反應了過來,在幾大首腦人物的怒喝下:“鎮!”

高手妖魔瞬間聯合起來,產生劍氣防禦,然而這道龍捲風可是夢星辰和陳雲鋒二人竭盡全力的一擊,即使妖魔那邊形成了保護罩,可是弱勢的地方仍然被龍捲風一掃就破了。

真是解氣啊,就這一下,就讓妖魔死這麼多。爲什麼這龍捲風只去攻擊妖魔,不攻擊我們人族這邊呢?一定是夢星辰的力量!

所有人都歡呼起來:“夢星辰!夢星辰!”

摘星府人也是高聲叫了起來,有這樣的表現,說明是自己老大佔了上風。

此刻夕陽西下,陳雲鋒和夢星辰二人竟然難解難分,他們也覺得這樣消耗下去,除了將一方的精力全部耗盡就能分出勝負,可是接近一天的僵持下來,根本沒有絲毫作用啊!

想要抽手,可是那空間裂縫吸住了二人,只有讓這空間裂縫倒向一邊才能抽手。

此刻妖魔那邊被這龍捲風肆虐得有些遭不住,有些妖魔宗師聯手想要將這個龍捲風打散或者推向別處,結果這龍捲風太過於穩定,所有劍氣都被它自身化解!

這使得妖魔這邊大罵起來:“陳雲鋒,你個傻逼,你把龍捲風推向人族那邊啊!”

“陳雲鋒,我草你姥姥的,你快點啊!”

聽着那些妖魔破口大罵,陳雲鋒一口血便噴了出來,媽蛋的,這是老子能控制的嗎?這分明是夢星辰在使用妖法啊!話說你們妖魔鬼怪這麼多,也使點妖法試試啊!

若非陳雲鋒要沉着應對夢星辰,否則早就開始破口大罵了,我草,真是氣人,話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這樣,但絲毫不能緩解二人的局勢,那空間裂縫竟然逐漸的擴張開來,無論是面積還是厚度,都逐漸的在逼向二人。

然而就在此時,夢星辰感覺儲物袋中的三面左字令動了動,隨後就自己從儲物袋中飛了出來。

“咚咚咚”三聲,彷彿被磁鐵吸附一般,成三才之勢貼在了空間裂縫之上。

突然,轟隆一聲,空間裂縫爆炸開來,陳雲鋒和夢星辰二人被這衝擊直接撞出了龍捲風,皆是噴出好長一道鮮血。

夢星辰站落地面,這道爆炸對自己傷害不太大,陳雲鋒也應當如此,結果看向陳雲鋒,發現他的周身血肉模糊,那絲毫不亞於神魔煉體的肉身竟然被炸成了這樣?

那爲什麼自己一點事都沒有?莫非是因爲那三枚左字令保護了自己?

緊接着三面金令又鑽入夢星辰的儲物袋中,更加確定了夢星辰的想法。

夢星辰此刻站落在妖魔大軍之中,無數妖魔對他虎視眈眈,夢星辰此刻的身高也只有那些三頭巨人相比,於是拔起腿便奔向陳雲鋒,一路血光迸射,踩死無數妖魔。 誇張!十足的誇張!跟妖魔戰鬥這麼久以來,何時見過這種直接用腳去踩,而且身後全是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的妖魔!

夢星辰的法相天地可不是蓋的,加上神魔煉體,加上鑄身成甲,只是那一腳踩下去便宛如一個劍尊的攻擊,所以那些低階妖魔只有被如此踐踏的份。

雖然陳雲鋒敗了,但那些妖魔首腦可不會讓夢星辰趁勢殺了他,紛紛出手企圖攔截夢星辰。

然而夢星辰此刻就像是一個打不倒的巨人,直接將那些防禦和攻擊撞碎,陳雲鋒此刻已經被另外一個怪鳥妖魔抓了起來,往鎮魂關那邊跑。

夢星辰一個抽射,便飛了過去,“裂空術!”嗖的一聲,夢星辰消失不見,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懸浮在那怪鳥的前方。

夢星辰揚起破敗劍,“咚”的一聲砸在了躲避不及的怪鳥頭上,怪鳥宛如一隻死鳥一般徑直往下掉。

夢星辰一把抓住了陳雲鋒,此刻陳雲鋒傷得比較重,但呼吸很平穩,夢星辰將他高高舉起,雲劫劍一劍刺向他。

藍袍人此刻也早已趕來,看到這一幕大驚失色,一柄黑色的劍宛如黑夜一般幽暗,一個閃身便化作了一道黑煙,其餘首腦趕來也是紛紛出手,無數道攻擊向夢星辰襲擊而來。

此刻人族那邊也早已按捺不住,由摘星府人帶頭,所有人族士兵衝向了妖魔大軍:“殺!”

在夢星辰的感染下,這些士兵的血性和氣勢再次爆發而出,乾死這羣生兒子沒**的妖魔,夢星辰一個人戰鬥,我們豈能坐視不理!

看着無數攻擊而來,夢星辰並沒有躲閃,如果躲閃就註定殺不了陳雲鋒,如果殺掉了陳雲鋒就勢必會被這些首腦妖魔打成重傷,甚至死亡。

但夢星辰毫不猶豫,一劍刺了上去,因爲他等這一刻太久了,久得讓他都快忘記了仇恨一般的久!所以,今日必殺陳雲鋒。

雲劫劍刺到了陳雲鋒的後背,然而卻不得寸進,陳雲鋒的煉體之術十分厲害,此刻陳雲鋒也醒了過來,感覺抵在背後的那柄劍哈哈大笑了起來:“站着讓你殺都殺不了我!”

“是嗎?”夢星辰直接將陳雲鋒擋在了前面,那些妖魔首腦的攻擊已經打出,此刻看見夢星辰竟然將陳雲鋒用作擋箭牌,紛紛驚叫不已。

陳雲鋒也是驚恐,這些妖魔大腦都是頂尖人物,發出的攻擊也是全力攻擊,自己身受重傷又如何抵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