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量大師,對江北來說就是真正的底牌。

不行,今日之後還得想個辦法……

“爹,咱們可以先回去了,打不起來了。”江北有些無奈的說道。

“哼!”江萬貫一撇袖子,直接走了。

沒勁!

“總整這些歪門邪道,有什麼用!什麼時候你實力足夠強橫了,親手殺光這些魔頭纔是硬道理!”江萬貫冷冷的說道。

通天帝尊 怒氣值+1+1+1……

雖然語氣上很不屑,但是有一說一,這敗家玩意的實力還是很強的。

都趕上當年的他了。

江北暗暗咧了咧嘴,暗中遞給無量大師一袋一千塊靈石的儲物袋,這才提起地上躺着的那位大隊長跟上老爹的步伐。

而無量大師……也是心滿意足。

出來一趟,就幹暈了一個闢海四階的弟弟而已,就一千塊靈石!

這玩意他得攢着,其中濃郁的靈氣,是他衝擊主宰境的保障。

當一個打工仔,其實也很快樂。

……

且說這邊的戰鬥。

煉魄在黑煞大佬過來之時,也只能硬着頭皮上前,分析一下眼前的局勢。

而黑煞,明顯也是屬於標準的地獄一族強者,人狠話不多,周身的威壓完全釋放出來,壓得在場的小魔頭們不敢動彈,這是大佬之間的交流。

煉魄也怕啊,生怕這位一言不合就出手了。

但是他還是滿滿的陳明利害,說了一下最近的怪事兒。

黑煞也明白了過來,這其中很可能是有些問題。

但他們殊不知,這都被一道神識給探查到了……不入主宰境的魔域生靈,神識這方面終究還是差了些的。

終於,黑煞同意了。

雙方就此不了了之。

理由也很簡單,雙方達成了共識,剛剛太亂,也說不清是誰先出手的,地獄一族矛頭直指煉獄一族,但煉獄一族又何嘗不是?

那五個小鬼直接過來送了!

而讓他們就此不了了之的另一個原因就是……雙方的傷亡情況其實都差不多。

你也別吃虧,我也不多活幾個。

然後,就這麼地了。

但是……

那塊靈石怎麼辦?

他們可都是衝着這個來的!

黑獄總經理已經帶着靈石持有者,也是這次事件的核心矛盾點,黑絕下來了。

黑絕完全不敢有二話,只能掏出自己的靈石,但糾結了一下,還是率先交給了自家的大佬黑煞。

“那日,賣這塊石頭的又是何人?”煉魄眼珠子一轉,不由得問道。

沒人搭理他,有些尷尬。

“是誰?”黑煞也問了一遍,頓時,不少穿着黑袍的黑魂使者就站了出來。

“那幾人……可是光頭?”煉魄皺眉問道。 “那幾人,可是光頭!”煉魄忍不住問道。

對於他兄弟來來說,光頭與否的問題……着實很讓人心痛。

尤其是現在的煉魄,他已經感受到這次矛盾之中的問題了。

怪,太奇怪了!

聖城爲什麼會在這種節骨眼上,出現了這麼一塊石頭?

等等……那塊石頭呢?

煉魄目光看向眼前的黑煞大佬,有些欲言又止,算了,就算再好的寶物,又如何?

依舊沒人搭理他。

地獄一族的鬼物們,完全就不想搭理這些狼崽子,他們簡直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代名詞!

嘴皮子利索,打架又打不過他們地獄一族,不是很行。

這種魔頭,或者就是浪費空氣,死了也是浪費土地……但奈何,數量太多,也只能忍着他們活在魔域。

這麼大的魔頭基數下,造成了一個煉獄君王的出現,也並不意外。

局面……

一時間又尷尬了起來。

由於昨日天窟乃地獄一族的使者當班巡邏,這些狼崽子們都在家睡大覺,放着放假的日子不好好快活,誰來加班啊!

所以,現在知道當日江北來煉獄一族這邊送禮的,也就是地獄一族的鬼物眼線。

那麼,問題來了。

這幫地獄一族的鬼物,完全就不想搭理這所謂的煉魄大佬。

黑煞大佬也不說話。

因爲他對這事兒完全不感興趣,光頭怎麼了?那滅絕又是誰?

根本就沒興趣。

這些煉獄一族的傢伙們,就是喜歡總搞這些有的沒的。

“哼!回答他吧。”黑煞擺了擺手,他已經很急躁了。

“是!黑煞大人。”一個黑魂使者走了出來,“那幾人並不是光頭。”

“呼……”

“呼……

隨着那黑魂使者話音落下,這煉魂煉魄兄弟倆頓時長出了一口氣。

有一說一,他們那天被那位光頭男嚇得可是不輕快。

現在晚上做夢夢到光頭都容易被嚇犯了病,那傢伙,一巴掌拍死血淙大佬,可不是假的!

雖然這兩大族的頂端人物都對那血淙很是不滿,但是這並不代表着他們不畏懼血淙的實力,封川五階,就是比他們強一些。

打不過,那就得繼續走煉獄君王的老路……

黑煞離開了。

這煉魂煉魄兄弟倆對視一眼,覺得這件事沒什麼好繼續的,也離開了。

剩下的,則是開始清掃戰場,收拾死去的同族,雙方都很有節操,你收拾你的,我收拾我的,並沒有再爆發爭鬥,這次也不罵街了。

至於那被江北一行人給帶走的黑鄴大隊長,根本就沒濺起一丁點的波瀾。

就當他離開了這個美好的世界,可惜。

事情解決完畢,煉魂則是回到了天窟內的辦公室,先叫來幾個專門服侍他的母狼,快活一番,之後纔開始了按部就班的修煉。

倒是因爲今日他們煉獄一族從佔理,到不佔理的一個過渡,導致了最後那個寶貝並沒有見到。

但他們也無心去爭搶。

畢竟都是大佬了,誰會在乎一個所謂的寶貝?

大家都是見過世面的人!

反倒是煉魄,徑直回了自己的莊園,面色凝重。

他依舊覺得有些怪異,就算現在所有的矛頭都沒有明確的指向,但他還是覺得怪異,最近發生的事兒實在是太怪了。

而且他總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明天去見見父上吧。”煉魄喃喃自語着,卻是打了個哆嗦,他也清楚,三大君王之中,他們的煉獄君王地位是最低的,一言不合就得被打一頓的那種,但是……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在這種力不從心的情況下,他必須得讓三大君王知曉聖城內部發生的事兒,然後請他們用神識出來探查。

找到源頭!

……

“北兒,那煉獄一族的兩個狼崽子你準備怎麼辦?”江萬貫冷冰冰的問道。

自打被這小兒子給“教育”了一頓後,江萬貫就很是暴躁。

但是他又很好奇,那煉魂煉魄兄弟倆到底還有什麼作用。

“那煉魄倒是個有心機的人。”江北低眉道,他在糾結,怎麼對付一下這倆。

本質上,他所需要的還是極大限度的削弱這兩族的實力,起碼……

起碼也得讓這兩大族和魔巫族差不多吧?

三足鼎立,纔是最穩的。

你瞅瞅,在這兩大族的威亞下,血淙大佬都獨木難支了,現在都被掛到郊外的樹上了!

這是一件多麼讓人心痛的事兒。

“你準備怎麼坑他?”江萬貫略有所思的問道。

“……”

沉默,久違的沉默,出現在了這父子之間。

後面一臉悠閒,走過來的無量和尚差點給江北撞了個踉蹌。

還好,他穩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