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鱗蟒衝出岩漿,一雙碩大的眼眸盯著武凌天,眼神中流露出震驚的神情,隨即咆哮一聲,張口噴出一道火焰,朝武凌天攻去。

武凌天直接化為祖龍真身,發出一聲驚天龍吟,氣勢上直接壓過了火鱗蟒,強大的血脈之力將火鱗蟒的實力壓低了三成。

武凌天張口噴出一道寒氣,將火焰抵擋下來,這一次他的不滅武體突破到了金剛不壞體大成境界,所能夠承受的天地之力更強,修為直接達到了先天七重天初期境界,將冰之真意的力量完全發揮了出來,地心火被抵擋住。

神龍擺尾。

強壯有力的龍尾橫掃而出,有著足足一龍之力。

不論是人族還是妖族,一但達到入聖秘境或者是妖王境界,都會產生質的變化,力量已經不能用牛來計算,而是龍,最弱的入聖秘境修士都有一龍之力,武凌天的修為提升到先天七重天境界,力量達到了一龍之力,這股力量足以對火鱗蟒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火鱗蟒被一尾掃中,龐大的身軀砸入了岩漿之中。

可惜這一擊還殺不死有著妖王實力的火鱗蟒,一條粗大的蛇尾從岩漿中鑽出,將武凌天的祖龍真身束縛起來。

火鱗蟒一口朝武凌天脖子咬去,猙獰的獠牙閃爍著寒光,若是被咬中,必然中毒。

武凌天又怎會坐以待斃,一口咬向火鱗蟒的七寸,火鱗蟒卻是一口咬住了武凌天的龍爪,鋒利的毒牙刺破龍鱗,將毒液注入武凌天體內。

「可惡。」武凌天感激一陣頭暈目眩,以他先天混沌青蓮道體的體質,本是百毒不侵,可火鱗蟒的蛇毒太霸道了,即便不能給他造成致命的傷害,卻也能夠在這關鍵時刻造成不小的麻煩。

武凌天狠狠的咬下了火鱗蟒身上的一口肉,來而不往非禮也,他張口發出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吞噬火鱗蟒體內的精氣。

七寸可謂是一切蛇類的致命點,七寸被破,火鱗蟒實力大減,體內的精氣又被吞噬,變得虛弱起來。

趁它病,要它命,這是武凌天的一貫原則,展開了瘋狂的攻擊,最後一招神龍探爪,鋒利的龍爪洞穿火鱗蟒的肉身,將其體內的蛇膽取出,一口吞下。

蛇膽乃火鱗蟒一身的精華所在,蛇膽一失去,戰力所剩無幾,武凌天張開龍口,形成一個可怕的黑洞,將火鱗蟒直接吞噬,兇殘至極。

吞噬了火鱗蟒,武凌天化作人身,有了火鱗蟒龐大的精氣,他動用天脈強行提升修為的後遺症消減了不少,沒有出現虛弱的狀態。

可這個絕地危機重重,還存在著火鱗蟒一族,如今一隻妖王實力的火鱗蟒被殺,說不定會引來更加強大的火鱗蟒,他不得不儘快離開。

可就在他準備離去之時,卻是無故心血來潮。

「怎麼回事,怎麼會心血來潮覺,難道有什麼危機將臨。」武凌天眉頭一鄒,他的先天之魂蘊含著一絲玄奧的命運之力,突然心血來潮,定然是有什麼危機臨身。

就在武凌天準備離去之際,突然感覺氣溫在不斷上升,心悸之感遍布全身,他連忙將意念釋放出去,卻是發現一個金色的火球在飛速移動,不,應該說是一個小型的太陽在移動。

「這是什麼怪物?」武凌天為了看穿其真面目,直接動用了天罰之眼,眉心裂開,展露出一隻無情,冷漠的眼眸,天罰之眼下,一切都無所遁形。

武凌天看到了小太陽的真身,渾身金黃,三足,眼中露出了驚駭的神色,吃驚道:「這。。。。。這不是傳說中的超級神獸太陽金烏嗎?」

金烏,那是傳說中的超級神獸,乃是太陽星孕育而出,天生就掌控著神火,太陽金焱,威能無邊。

「不對。」武凌天定睛一看,卻是發現了一絲端倪,這隻小金烏根本不是血肉之軀,其真身是一束金色的火焰,金烏不過是那束金色火焰的形態而已。

太陽金焱,武凌天腦海中出現了四個字,眼中露出一絲喜色,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他本想找到湯谷,尋找天火,如今卻是碰到了神火太陽金焱,卻是省卻了他一番功夫。

武凌天此時卻是被一時的欣喜蒙蔽了眼睛,眼前的這隻小金烏乃是太陽金焱所化,神火的威能無邊,可毀天滅地,他卻想打太陽金焱的注意,註定了他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小金烏的速度太快,瞬息千里,所過之處,地面上的一切生靈都被燒成灰燼。 太陽金焱無物不燒,武凌天瞬間回過神來,渾身直冒冷汗,冷汗在這等恐怖的高溫下瞬間被蒸發掉。

武凌天現在已經沒有了奪取太陽金焱的心思,只希望能夠逃走,太陽金焱不愧是傳說中的神火,威能足以焚天毀地,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夠覬覦的。

可惜晚了,他想走卻是已經走不成了。

小金烏雙翅一展,一道恐怖的太陽金焱朝武凌天轟去。

「該死。」武凌天咬著牙,將紫金甲穿在了身上,果斷動用了天脈,汲取天地之力,大成的金剛不壞體能夠承受更多的天地之力,他的修為直接暴漲到了先天六重天後期境界,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還不夠。」武凌天知道依舊感受到死亡的氣息籠罩著他,不顧天地之力的反噬,強行將天地之力灌注體內,修為達到了先天七重天中期境界,大成的金剛不壞體崩裂,宛如瓷瓶一般,一碰就會碎掉。

強大的力量給了武凌天一戰的勇氣,裂天戟緊握手中,橫掃而出。

一道混沌色的光芒掃出,轟擊在太陽金焱上。

太陽金焱的威能著實恐怖,虛空都被燒出一個大洞,混沌色的光芒被攝入了虛空亂流之中。

太陽金焱去勢不減,直接朝武凌天轟去。

破!

武凌天一戟戳向太陽金焱,太陽金焱爆開,恐怖的力量衝擊在他身上。

紫金甲釋放出強烈的紫金光芒,抵擋太陽金焱的恐怖力量,可惜卻只抵擋了片刻,紫金甲內的器靈直接被燒成灰燼,紫金甲也化作了紫金色的液體流失掉。

狂暴的太陽金焱直接衝擊在武凌天的肉身上,大成的金剛不壞體釋放出的不滅金光可抵擋靈器的攻擊,可卻只能抵擋太陽金焱一瞬,直接被太陽金焱破開防禦。

「啊!」武凌天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眉頭都鄒成了一團,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小金烏根本就沒有去理會武凌天,好像武凌天在它眼中根本就什麼都不是。

它飛到了岩漿之中,在岩漿之中打滾,好像在沐浴一般,熾熱,滾燙的岩漿變得更加熾熱,溫度上升到了可怕的地步。

岩漿中生活的火鱗蛇似乎也難以抵擋這種恐怖的高溫,直接被燒死,屍體懸浮在岩漿之中。

武凌天強行以吞噬真意將太陽金焱吞入體內,可卻無法將之煉化。

太陽金焱一入體,他體內堅硬如鐵石的五臟六腑直接化作飛灰,血液都被蒸發掉,肉身也遭受重創,宛如枯骨。

太陽金焱落入了他的混沌丹田之中,混沌丹田不僅僅是一個丹田,更是一個混沌空間,暫時緩解了武凌天的危機。

武凌天望了一眼正在岩漿之中沐浴的小金烏,心中發誓,「總有一天,我會將你收服的。」

他是那種從哪裡摔倒,就要從哪裡爬起來的人。

害怕被小金烏追來,武凌天直接動用了誅天九劍中逃遁用的秘術,劍化流光。

如同枯骨般的身軀化作一道劍光消失在天際。

。。。。。。

天妖秘境乃是一方小世界,蘊含的資源無數。

一處隱蔽之地,有著一個大陣籠罩,無數靈氣匯聚,大陣中央有一個百米方圓的巨大靈池。

靈池之中的池水皆是靈氣液化而成,其精純度絕非外界的靈氣可比,誰若是在靈池中修鍊,必定事半功倍,堪稱一方造化之地。

一道劍光劃破虛空,出現在大陣上空,化作一朵青蓮飄轉而下。

青蓮沒有一絲色彩,宛如即將枯萎一般,卻直接無視大陣,穿過大陣,落入到靈池中心,肆無忌憚的吞噬著靈池之中的靈液。

天妖秘境可謂是妖族的傳承之地,凡是妖族即將死去的大能,都會進入天妖秘境坐化,留下傳承。

因為有著天妖秘境,萬妖城才能屹立十萬大山無盡歲月而不倒。

白嬌嬌一入天妖秘境就得到了血脈感召,尋找到了九尾天狐墓穴,接受了九尾天狐遺留的傳承,一身修為直破靈妖六重天初期境界,更是得到了九尾天狐的遺澤,體內的九尾天狐血脈覺醒了七成,可謂逆天至極。

「也不知道真武大哥怎麼樣了?」白嬌嬌離開了九尾天狐墓穴,開始擔憂起武凌天的安危,不過想到武凌天強大的實力,展顏一笑,這一笑,卻是足以讓天地失色。

「真武大哥那麼厲害,一定會沒事的,想必他也得到了自己的機緣。」

一道倩影也來到了九尾天狐墓穴之外,正是白雪。

當白雪見到白嬌嬌時,頓時怒火衝天。

「白嬌嬌,你個賤婢,竟敢搶奪屬於我的傳承,我要殺了你。」

白雪此時可謂是憤怒到了極點,她翻閱典籍,從一些典籍之中找到了關於九尾天狐的隻字片語,隨著這些蛛絲馬跡,她沒有去尋找天妖秘境內的資源,而是一直在尋找九尾天狐的墓穴所在。

已經被她視為囊中之物的九尾天狐傳承,如今卻是被人捷足先登不說,關鍵是這個奪走她機緣的人還是她最為討厭,最為記恨的妹妹,白嬌嬌。

「姐姐。」白嬌嬌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白雪,眼中露出了一絲驚懼的神色,如同一隻受驚的小兔子,對白雪,她心中有種恐懼,想都不想,轉身直接逃走。

「白嬌嬌,休走,九尾天狐的傳承是屬於我的。」白雪提劍追了上去。

原本以白嬌嬌如今的修為,加上她強大的血脈之力,根本就無需害怕白雪,可她心中對白雪的畏懼之心,讓她不敢和她對戰,只是一味的逃走。

。。。。。。

一個青衣女子來到了大陣外。

「五千年前,父王在此地布下聚靈大陣,如今五千年過去,大陣中必然匯聚了一方靈池,有了靈池相助,我必然能夠突破靈妖八重天境界,若是再得到傳承,我必然成為妖族第一人,即便覺醒了祖龍血脈的敖天也要被我壓一頭。」

青衣女子正是青鸞一族的天之驕女青霄,她是高傲之人,決不允許有人能夠超越她。

此地除了聚靈大陣外,還有一個強大的殺陣,除非有破陣之法,不然一但引動殺陣,即便的妖王也會有隕落之危。

陣法是青霄之父青鸞王所布,五千年前,青鸞王也是如同青霄一般是妖族天驕,進入天妖秘境,見天妖秘境靈氣濃郁,則是布下大陣,聚集靈氣,為其後輩建造一個造化之地。

青霄輕易的破開大陣,進入大陣之中。

見到百米方圓的靈池,青霄臉上露出了驚容,她原本以為有一方十米方圓的靈液就不錯了,可沒想到竟然有百米方圓。

靈液的價值遠遠超過了極品靈石,一滴靈液至少可比三十塊極品靈石,而這百米方圓的靈池其價值絕對是難以估量的。

「若是能夠在這裡修鍊一年,必然能夠相當於外界修鍊百年。」

青霄喜悅之餘,直接進入靈池開始修鍊,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靈池中央還有一株青蓮。

而這株青蓮正是武凌天所化。

即便青霄發現了青蓮,也不會發現青蓮是武凌天所化,只會將其當作一株天地靈物。

能夠生長在靈池之中,即便是普通的青蓮也能夠成為一株天地靈物。

青蓮之中,武凌天盤膝在蓮台之上。

武凌天的肉身已經化為了青蓮,此時的他不過是他的先天之魂所化。

太陽金焱雖然逆天,威能毀天滅地,可惜才誕生靈智,威能不足萬一,根本無法焚毀武凌天的先天之魂。

加上他的肉身乃是造化青蓮所化,即便還沒有覺醒其先天混沌青蓮道體的威能,卻也不是那般輕易就能被焚毀的。

武凌天體內的混沌青蓮血脈已經覺醒了兩成,被小看這兩成血脈,要知道這可是先天血脈,即便他體內已經覺醒了五成的祖龍血脈也無法與這兩成的混沌青蓮血脈相比。

造化青蓮有逆反先天的逆天之能,武凌天覺醒了逆反先天的神通,雖然還無法將後天靈氣轉化為先天靈氣,不過將靈池中的靈液轉化為仙靈之氣還是綽綽有餘的。

百米方圓的靈液不斷在下降,還好青霄處於修鍊之中,沒有發現靈液在不斷減少。

武凌天的傷勢可謂是嚴重至極,不僅遭受了太陽金焱的焚燒,還要承受天地之力的反噬。

也虧得他可以化身造化青蓮,可以用造化青蓮鎮壓太陽金焱,又好運的落在了這一方靈池之中,不然他即便不死也會受到不可逆的傷勢。

經過半月的療養,武凌天的傷勢恢復了八成,太陽金焱被鎮壓在混沌空間之中。

先天之魂進入混沌空間,望著熊熊燃燒的太陽金焱,他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

「此次也算是因禍得福,竟然得到了太陽金焱,突破在望。」

太陽金焱是神火,比之天火強大無數倍,武凌天正好用它來突破修為。

武凌天此時是靈魂狀態,不敢靠近太陽金焱,雖然先天之魂難以被磨滅,可太陽金焱太強大了,武凌天已經吃過了一次苦頭,不敢在大意了。

玥影橫斜 運轉先天混元決,一道道仙靈之氣化作先天混元真氣進入混沌空間之中。

混沌空間即是武凌天的丹田,無邊無際,不過卻難以開闢,只能佔據一小部分的空間,太陽金焱威力無窮,直接將他的混沌丹田擴大了百倍不止,以後他能夠儲存更多的真氣,也不擔心真氣會被耗盡。

大量的先天混元真氣朝著太陽金焱涌去。

先天混元真氣的等級太高了,不斷的在朝著先天靈氣進階。

先天混元真氣一碰到太陽金焱,就如火上澆油一般,太陽金焱威能大增,可怕的溫度彷彿要將整個混沌丹田都融化一般。

大量的先天混元真氣被太陽金焱吞噬,武凌天丹田中儲存的真氣是海量的,也不怕太陽金焱將他體內的真氣全部吞噬。

太陽金焱不過是無根之火,沒有靈性,他決定打持久戰,定然能夠將太陽金焱吞噬,煉化。 「不夠。」

先天混元真氣等級雖高,可太陽金焱的威力更強,不等真氣燃燒就被太陽金焱吞噬,需要大量的先天混元真氣才能壓制太陽金焱,將之吞噬煉化。

武凌天開始運轉北冥吞天決,造化青蓮如同一個深淵,開始肆無忌憚的吞噬靈池中的靈液。

也多虧了這一池的靈液,不然武凌天恐怕不等煉化掉體內的太陽金焱,就被太陽金焱給燒成了灰燼了。

混元真意,無極真意,太極真意,火之真意,冰之真意,不滅真意等等諸多真意盡皆朝著太陽金焱鎮壓過去,太陽金焱的威能被壓制了幾分。

武凌天這般瘋狂的吞噬靈池的靈液,靈池的靈液下降得更快,很快就要見底了,自然引起了正在修鍊的青霄的注意。

「這是怎麼回事,靈液怎麼減少了這麼多。」青霄秀眉一鄒,這靈池的靈液可是屬於她的造化,她不允許出現任何的意外。

青霄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這股吞噬之力之強,竟然試圖吞噬她的力量。

目露寒光,朝著吞噬之力的源頭望去,見到了靈池中央的一株青蓮。

造化青蓮釋放出氤氳之氣,造化之光瑩瑩綻放,顯得格外神聖。

青霄雙眼露出震驚之色,她竟然沒有發現這靈池中有一株青蓮,還被這株青蓮奪取了屬於她的造化。

「好一株鍾靈麗秀的天地靈物,它生長在靈池之中,必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天地靈物,若是煉成一件防禦至寶,必然可成就道器,也算是對我的補償了。」

青霄朝青蓮靠近,可是越靠近青蓮,吞噬之力就越強大,讓她不得不全力抵擋吞噬之力的吞噬。

當她靠近青蓮時,發現了青蓮竟然孕育出了一股神聖的氣息,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神性,這難道是一株先天神物,怎麼可能?」

先天神物只存在於傳說之中,青霄不相信天妖秘境中會有先天神物出現,不過想到天妖秘境存在了無盡歲月,更是妖族的底蘊,其中蘊含的寶物無數,即便有先天神物出現也不足為奇了。

「造化,真是大造化,這株青蓮就是一件先天神器,看來是即將成熟了,我暫且先等等。」

青霄壓制心中急切想要將青蓮據為己有的衝動,她知道青蓮正處於即將成熟的階段,若是被打斷,那先天神物的威能必定大減。

也多虧了青霄將武凌天所化的造化青蓮當作了一件先天神物,不然武凌天危矣。

青霄間接性的為武凌天護法,讓他免除了外界的影響。

造化青蓮,混沌空間內。

武凌天的先天之魂也開始發威,動用了自身的神性來壓制太陽金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