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中,秦菲依稀聽到有人對著那個特殊的「胎兒」猛按快門,其中還夾雜著一些驚世駭俗的嘈雜聲。

等兩人再次成功突圍后,才停下來站在原地大口喘氣。

東方玉卿側頭望著秦菲的模樣,突然不厚道地笑了。

說實話,東方玉卿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毫無形象而又瘋狂地奔跑過,尤其還被一群狗仔們窮追不捨。

這樣狼狽的姿態,是作為霸道總裁人設的東方玉卿從未有過的體驗。

話說自從他跟秦菲交往後,一起經歷過很多事情,對未來的「藍圖」突然多了一些手忙腳亂和不可掌控。然而此刻的東方玉卿卻覺得這種感覺還不錯。

還有那麼一瞬間東方玉卿心想,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吧?

只要有彼此的陪伴,就不會懼怕這種變化,甚至還期待著去體驗新的征程。

稍作歇息后,東方玉卿用力抱住了秦菲,親了親她的額頭,這才漫不經心地訴說,「可惜的是,我們損失了一個翠綠色的吊瓜。」

秦菲笑著回吻了東方玉卿,「吊瓜沒了還可以再買,但我不希望看到你被人圍攻。」

回應秦菲的是急切而又纏綿的索吻。

不過,興許是擔心那幫記者會找過來,所以兩人倉促地結束了那個吻。

回到車內,秦菲興高采烈地將正在玩遊戲的秦懷鈺抱坐在她的腿上。

秦懷鈺皺眉退出了遊戲界面,繼而摟住了秦菲的脖頸,「媽咪?你是不是中彩票了,幹嗎笑得這麼開心?」

「沒有啊,你見媽咪什麼時候買過那種東西?」秦菲直接否認。

秦懷鈺突然鬆開了秦菲的脖頸,抱著手臂,一副小大人的神情,「那就是跟爹地有關係,說……你們剛才去了那麼久,是不是躲在哪個犄角旮旯里玩親親啦?」

沒等秦菲回應,駕駛座上的東方玉卿就嗤笑出聲,「你小子,怎麼跟你媽咪說話呢?還不快下來,以後少坐在我女人的腿上。」

幾乎是話音剛落,秦懷鈺就麻利地下來,順勢坐到了空位置上,「呵,感情我不是你親兒子一樣,這麼護著你媳婦,真的好嗎?」

這次輪到秦菲笑得前仰后翻,「老公,你好好開車,我們母子倆說些悄悄話,你就別跟著湊熱鬧了。」

東方玉卿無奈地搖搖頭,然後就從後視鏡看到秦菲再次將秦懷鈺抱到了腿上,還跟他交頭接耳。

「啊?竟然還有這種事?呵呵!」秦懷鈺笑的險些岔氣了,然後出於本能地去觸摸秦菲的肚子。

東方玉卿秒懂,自然知道秦菲是在炫耀她剛才的「壯舉」。

不過東方玉卿挺為秦菲高興的,剛剛才經歷過兩場葬禮,如今還能心無旁騖地跟親人互動,確定挺難得的。

回到海邊別墅后,東方玉卿主動承擔起了今天的主廚任務,秦菲看著他認真地清理著魚和蝦的內臟,覺得心裡溢滿了無法言說的幸福和感動。

「老公,我記得你曾經問過我,會不會因為我發現你的某個缺點而感到失望,我當時回答的很敷衍,也不全面……我願意在這裡向你檢討!」

「現在我看到了你最平凡的一面,其實你也會像絕大多數男人那樣去超市購物,也親自下廚,並不擅長刀工,洗完澡后不愛擦頭髮……但我發現反而更喜歡這樣平凡的你,因為我只想要這麼簡單的幸福就足夠了,有你真好!」

東方玉卿本來正準備處理洗好的魚和蝦,聽到秦菲的這番話后突然停頓了一下,看向她的眸光亦是動容。 雖然沒有幾個人知道雙魔衛的實力到底是什麼程度,都只能用深不可測形容,但也人人也由始可知雙魔衛的實力很強大。

然而如此強大的雙魔衛,幾乎是一個照面就被方昊天用拳頭爆頭擊殺,那方昊天的實力就相當可怖了。

全場寂靜中,上官武雙眼眯起,終於有了警色。

上官武很清楚東伯君的實力,這個號稱天下第一的傲瓊劍派掌門人完全有實力擊殺雙魔衛,但像方昊天這麼輕鬆卻是絕不可能。

相比之下,在上官武的眼中,方昊天的實力自是比東伯君還要高了。

可是上官武卻從方昊天剛才出手的氣息波動看出方昊天的修為並不高,遠不如東伯君,他警惕之時又感到奇怪。

「你是誰?」

上官武終於出聲說話,盯著方昊天,雙眼冷森如刀,如同此時就放在他身邊的那把大刀。

嗖!

方昊天的回應是閃身就到了上官武的面前,揮拳就打。

上官武的所做所為,他在路上就已經最為清楚,是絕對該死喪心病狂的大魔頭。然後,他來到這個到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的世界就是為了殺此人才有希望離開。

為天下人除害,方昊天不介意做。

為自已能回到自已的世界,方昊天自是更加要做。

所以,殺上官武,是必須要做的事。

「找死!」

見方昊天居然選擇用拳頭回話,上官武猛的一握大刀。

可是他還是低估了方昊天的速度。

幾乎在上官武握刀的瞬間,方昊天的拳頭就已經到達他的面前。

以方昊天拳頭的速度,絕對能夠在上官武將刀撥出來之前砸在他的臉上。

其實出現這樣的情況,一是方昊天的速度真的很快。

但上官武的大意也是一大原因。

雖然方昊天剛才表出現驚人的實力,上官武也將他視為實力比東伯君更強大的人,但上官武仍然沒有第一時間先將刀撥出而是選擇想先跟方昊天說話了解他的出身背景。

這就是上官武的一種大意。

如果上官武先撥刀再說話,現在又怎麼可能沒有撥刀的機會?

來不及撥刀了!

不過上官武卻不驚慌。

雖然他覺得方昊天比東伯君還要厲害,但他還是有無上的自信,因為他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東伯君。

傲瓊劍派的人都認為上官武殺死東伯君是先暗算再殺,但真相只有上官武知道。

東伯君也知道,但他已經死了。

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上官武是正面跟東伯君對戰,然後三招內殺了東伯君。

可以說,在方昊天沒出現之前,上官武這個大魔頭,他是憑真正的實力殺死東伯君的,是名符其實的天下第一。

轟!

上官武出拳!

他的右手仍然緊握著刀柄,左手出拳。

方昊天雙眼一眯,有凜然之色。

上官武出拳,方昊天一下子感覺到了強大,強大的程度幾乎接近他當初面對的鐵火仙師。

「虛丹境!」

方昊天眼有凜然之色,內心實則震駭。

竟然讓他殺虛丹仙師,這考核也太扯了吧?

邪性總 方昊天突然發現他真的低估了上官武。

也可以說,這方世界所有人都可能低估了讓官武。

方昊天在路上已經不止一次能過東小東她們更詳盡的說出她們對上官武以及對東伯君的實力了解,從中他能確定號稱天下第一的東伯君實際上是天人境九重強者。

只不過在這個世界似乎好像沒有什麼修為等級,修鍊體系之分,實力比較,只能通過一些人的實力進而判斷誰的實力大概到達哪裡。

但上官武居然要暗算才能殺東伯君,那上官武的實力最多也就跟東伯君在伯仲之間,最多就是天人境九重巔峰的層次。

然而現在上官武一出手,方昊天就震驚了!

對方哪裡是天人境九重,分明是虛丹境。

不過之前有過對戰鐵火仙師的經驗,現在突然發現對方居然是虛丹境仙師,雖震驚卻不慌亂。

轟!

修為爆發,玄力與靈魂力灌注。

砰砰砰……

拳影震動,電光石火的一瞬之間,沒有人能看得出方昊天跟上官武對了多少拳。

而此時,看到方昊天年紀輕輕卻如此神勇,竟然跟上官武如此對拳,演武場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傲瓊劍派的人更是震驚中又是緊張無比,這個自稱是大小姐朋友的年輕人如果能戰勝上官武,那傲瓊劍派就得救了,整個天下也得救了。

東小東和胡三姑也已經混雜在人群中,她們雙拳握得緊緊的,哪怕是對方昊天有無上信心的東小東,此時都是忍不住緊張。

兩大強者對拳,爆溢橫濺的氣勁激蕩空氣,發出宛如天怒一般的陣陣爆破聲。

動靜越來越大,激蕩的勁氣越來越強猛。

很快,行刑台上或是距離行刑台近的人,不管是是什麼人,開始有人承受不住激蕩的勁氣而吐血倒飛,死的死傷的傷,嚇得後面的人都是紛紛退後,深怕遭受殃池之禍。

「神仙哥哥肯定能打得過那個臭魔頭!」

東小東拳頭握得更緊了點,來自於緊張,也來自於信心。

看得人緊張,對戰的兩人也很緊張。

都覺得對方是自已最大的勁敵,都深知對方拳頭的可怕,都是竭盡全力出拳,不斷的出拳,都知道稍慢一步就有可能被對方氣流怒卷的拳頭打中。

轟!

突然一聲巨響,幾乎是之前所有動靜發出響聲的總和。

兩人的拳頭再度撞在了一起,都成功的遏制了對方簡直狂濤駭浪,連綿怒瀾的拳勢。

巨響聲中,兩人同時暴退。

與其說退,不如說飛更為恰當。

瞬間拉開五十米的距離。

但跟著方昊天再倒飛三十米,而上官武卻已經站穩,紋絲不動。

「不好。」

希望方昊天贏的人看到這一幕內心皆是沉下。

東小東的拳頭再度一緊,這一次,真的是緊張比信心多了,而且緊張中開始有了擔憂。

別人看得出方昊天退這三十米代表了在力量上不如上官武,東小東自然也看出了這一點。

「小師妹,他是誰?」

一道虛弱的聲音突然在東小東的身後響起,隨後才是兩道恭敬的聲音。

「弟子杜不凡見過三師姑。」

「弟子徐凌秋見過三師姑。」

這兩道聲音后緊跟著的是一片恭敬聲,是那些傲瓊劍派的弟子們。

胡三姑沒有回應,她盯著上官武看,身上氣息隱晦波動,看樣子只要方昊天出現明顯的敗跡她將會不顧一切的出手。

方昊天對她和東小東有大恩,對傲瓊劍派有大恩,是因為傲瓊劍派才跟上官武對上,所以她覺得,就算死,那也得她這個傲瓊劍派的長老先死。

「神仙哥哥在路上救了我們,他叫方昊天。」東小東如實道,「他是上天派來救幫我們的,他一定能打敗上官武。」

徐凌秋和杜不凡對視了一眼,兩人看得出東小東對方昊天產生了一股盲目的崇拜。

兩人對東小東都是無比的溺愛,而且兩人的內心中也希望方昊天打敗上官武,於是同時點頭。

然後比較擅於言談的杜不凡充滿自通道:「既是神仙,必能斬魔,我們傲瓊劍派必然得救。」

身後眾人皆點頭。

方昊天,這個東小東嘴裡所說的神仙哥哥,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希望,是狂濤中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如果希望破滅,稻草沉底,那傲瓊劍派就真的完了,整個天下也將永無寧日,永墮地獄。

只是他們當方昊天是希望,視方昊天為恩人,卻沒有任何人知道,就算不為傲瓊劍派,不為他們任何一個人,方昊天也是會對上官武。

因為,殺死上官武也是方昊天的希望。

「不得不說,你是我見最可怕也最強大的年輕人,你比東伯君還要強大。」上官武出聲,「但想打敗我,還是不行。」

方昊天沒有說話,殺氣充斥蒼穹,如滾滾怒濤直接向上官武激射而上。

「哼!」

上官武見方昊天沒有半點跟他說話,好像很急著殺他的樣子,心裡頓時生怒,怒眼中並射出不加掩飾的冰冷殺芒。

鏘!

劍吟聲驟起,一剎那劍光如潮狂卷。

「他的實力在劍上!」

劍光一起,上官武雙眼就眯起,看出方昊天的劍比拳頭厲害許多。

但上官武的一身實力實際上也不在拳頭,實則在刀上。

轟!

空氣震蕩,已經將刀撥出的上官武當則一刀斬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