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像長了翅膀一樣迅速傳開,人們終於知道了湖心閣所有弟子為什麼會押注歐陽慧倫登頂。

這特么的是有前車之鑒啊!

只是,誰都沒想到,這會是一個巨坑,所有人都坑進去了。

不,還有三四個賭徒除外,臉上笑的眼睛都眯不見了。

就在眾人還在熱議,試練塔聲音再度連續響起:「試煉者歐陽慧倫晉入第三層,用時四息!」

聲音才落就又響起:「試煉者歐陽慧倫晉入第四層,用時五息!」

人們徹底呆住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只知道今天後將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只能吃土了。

心,拔涼拔涼的!

「試煉者歐陽慧倫晉入第五層,用時……!」

「試煉者歐陽慧倫晉入第六層,用時……!」

「試煉者歐陽慧倫晉入第七層,用時……!」

全場寂靜,只有試練塔萬年不變的滄桑聲音時不時的響起。

人們麻木了,沒人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等著;等什麼?他們也不知道。

可能,是等一個讓自己徹底死心的理由吧。

遠處角落,化為人形的朱剛鬣內心大喜,恨不得蹦起來,他在天宮都沒這麼刺激過,太他么爽了。

這個打土豪,這麼豪還打秋風;不,這哪是打秋風,完全就是收割啊,這賺錢速度……嘖嘖嘖……簡直爽的不要不要的。

朱剛鬣在心底將大腿的程度再次上升了一個粗度,一定要死死的抱牢了,打死都不鬆手。

呵呵,這可是一輩子的飯票呢,還是大魚大肉特豪的那種!

終於,試練塔響起了眾人最不想聽到的聲音:「試煉者歐陽慧倫晉入第九層,用時六十三息!」

歐陽慧倫從第一層開始,以每進一層只增加一息的時間,打破了所有記錄,成為歷史之最,前無古人,恐怕也後無來者了吧。

人人哀嚎起來,吃土的日子到了。

全場只有朱剛鬣幾人大笑起來,笑眯眯的收錢去了。

莊家也歡喜,只不過不敢表現出來,不但如此,還哭嚎著理賠;不然,豈不招眾怒。

其實,還有一人隱藏在暗中狂喜,沒人知道而已;沒多有,莊家中的一人便悄悄離開來到他面前,畢恭畢敬的遞上一枚儲物戒指道:「胡長老,這是這次所有盈利。」

這人除了湖心閣大長老胡斐還有誰會這麼大膽子安排人開賭盤,還特意等到押注完才開放試練塔。

原來,這一切都是胡斐安排做的局!

跟着歐陽慧倫這個雁過拔毛的狠人混久了,連這個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胡一刀也被帶偏了。

「嗯」胡斐查看了一眼戒指,笑眯眯道:「你們這次辦的不錯,這是你們的獎勵,拿去自行安排吧。」

說完,扔出六塊試練塔的令牌,每塊令牌有三天時間。

「多謝胡長老」來人大喜,連忙道謝。

「嗯,去吧」胡斐威嚴的說道:「記住,此事不可泄露半分。」

「是,胡長老請放心,弟子等絕不會泄露。」

「試煉者歐陽胤恆晉入第二層,用時九十息!」

就在胡斐正打算揮手讓來人離去時,試練塔的聲音再度響起,讓胡斐停下了動作,也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你妹,這麼妖孽?

一門兩妖孽,要這麼打擊人么?

眾人慾哭無淚,期間有人雙眼一亮,衝到莊家桌前大聲道:「再開盤,勞資要翻本。」

「對,再開盤…..」眾人反應過來紛紛圍住了莊家。

莊家剩下幾人不敢胡亂應承,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只得拚命的安撫眾人,拖延著等去彙報的哪位回來。

眾人的反應及舉動紛紛落到胡斐二人眼中,他們也沒想到還會出現這麼一出,實屬意外了。

「胡長老,你看這……?」

。 第一百零五章中東之行

以色列,耶路撒冷

隨着沃爾夫獎的頒獎典禮即將開始,這個世界著名的城市,也是猶太教、基督教、***教的聖地!到處可以看到來自世界各地有名望的人物。

沃爾夫獎不是純粹的數學獎,沃爾夫每年頒發給來自世界各地爲人類利益和人民之間友好關係作出貢獻的傑出科學家和藝術家。這個獎項的科學類包括醫學、農業、數學、化學和物理學。藝術類別包括繪畫、雕塑、音樂和建築。

所以此次前來參加沃爾夫獎的,不僅僅只有數學家,還包括其他學科的科學家以及藝術家。

當然,這沃爾夫獎中,毫無疑問數學獎分量最重!

秦元清和景田在耶路撒冷體驗着異域風土人情,這裡的宗教氛圍非常的濃烈,景田不斷地拍照,拿着單反相機拍下一張張照片。

在神廟區,有摩哩山的巖頂及巖頂上的聖殿、阿克薩清真寺、哭牆。還有西北部的基督教的聖墓教堂。南部則是猶太教區。

一個小小的城池,竟然是三大宗教的聖地,也難怪衝突不斷。

“有什麼好拍的,還不如國內的鎮呢!”秦元清看着景田不斷拍照,表示很無語。

這耶路撒冷的面積也就126平方千米,人口才80萬,可以說是彈丸之地。

也就這裡是中東,沒有什麼大國,不然都可以被輕易橫推了。

“你懂什麼,這可是宗教聖地,世界文化遺產!”景田白了一眼秦元清,感覺這個醜男人真是沒情趣,沒有欣賞的眼光。

秦元清無語,說實在的,來到耶路撒冷後,秦元清就很失望,原本以爲耶路撒冷名氣這麼大,又是大城、宗教聖地,應該很發達纔是,可實際上這裡並不發達,唯一的特點就是宗教文化,連建築都充滿着宗教文化氣息,三大宗教在這裡交織在一塊。

比如那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一段城牆,無非是幹砌石而成的城牆,秦元清都覺得國內任何一座縣城的古城牆都能完爆它。

第一天逛完後,秦元清就對被大吹特吹的耶路撒冷失去了興趣。

不過景田倒是玩得興致勃勃,晚上回到酒店,第一件事不是洗澡,而是挑選拍得漂亮的照片上傳到微博,更新着一條條動態。

說實在,秦元清覺得這中東的夏天,簡直是熱死人,溫度高達五十幾度,除了早上和傍晚,根本就別想出去玩。甚至在酒店的時候,他都親眼目睹地看到外面的汽車忽然自燃起來。

這麼高的溫度,恐怕將一個雞蛋放在地上,不用幾分鐘能能夠曬熟了。

秦元清都在想,中東人女人都渾身包裹得緊緊的,是不是就是因爲太陽太毒了,怕被曬得黑不溜秋的。

而且這裡的氣候非常的乾燥,乾燥到讓秦元清站在空氣中都覺得不舒服,在酒店裡除了開空調外,還得放兩盆水。

在耶路撒冷,秦元清也見識到了,傳說中的水比油貴。因爲氣候乾燥,降水極少,這裡缺水極爲嚴重,而又盛產石油,以至於水的價格竟然還在油之上。

石油被譽爲工業的血液、黑色黃金,主要被用作燃油和汽油,每年開採的石油88%被用作燃料,其它的12%作爲化工原料。

而中東,是世界上石油儲量最多的地方,容易開採、品質好,以至於中東國家只要不是戰亂,單單靠着賣石油,都能過上富裕的日子。

當然,石油是財富,也是原罪!

當抵達耶路撒冷第三天晚上,秦元清帶着景田出席了頒獎典禮,沃爾夫獎都會提前幾個月公佈獎項,所以都知道獲得者是誰。

沃爾夫數學獎,被秦元清和丘成桐所得,秦元清是因爲去年周氏猜想、孿生素數猜想是世界數學界最大的成果,而丘成桐則是有數學終身成就獎的意味。

“很感謝將沃爾夫數學獎頒給我,這是對我最大的鼓勵!”秦元清拿着沃爾夫數學獎,這獎不是什麼玻璃杯、金牌什麼的,就是一個獲獎證明。

“恭喜宿主,獲得沃爾夫數學獎,獎勵5000學習幣!”當秦元清拿到沃爾夫數學獎時,系統的聲音也緊接着出現在腦海之中。

從臺上下來後,秦元清臉上都是笑容,接受着四周所有人的恭喜,秦元清一一笑着打招呼。

與此同時,秦元清分出一部分心思查看系統:

專業屬性:

數學:13級(90000/100000)

物理:12級(5000/10000)

化學:11級(1/1000)

生物:11級(1/1000)

基本屬性:

宿主:秦元清

年齡:20歲

情商:110

智商:195

身體素質:10級(1/100)

技能:《高級唱功》、《顏真卿字體》、《吉他精通》

取得的榮譽:高考滿分狀元、CMO金牌得主、IMO金牌得主、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拉馬努金獎、沃爾夫數學獎

再看系統右上角的學習幣:11000

秦元清看到學習幣已經重新過萬,心中那個叫高興啊,這學習幣可是超級好用的,像之前他花光所有學習幣兌換的三款發動機,直接補足了國產汽車的短板,使得華夏汽車產業可以插上騰飛的翅膀。

等到再積累一些,再兌換一項牛逼的黑科技,到時候又是一項收錢收到手發軟的。

“這麼開心?獎金可就10萬美金!”景田看到秦元清笑得非常燦爛,不解地問道。

雖然得獎是開心的事,但是也沒必要開心成這樣子啊。

“你不懂!”秦元清說道,然後親了一下景田。

沒有什麼比學習幣更讓他開心了,如果有那就是更多的學習幣!

“死樣!”景田害羞地白了一眼秦元清。

這大庭廣衆之下,還是在外國,怎麼可以這樣。

“這證明數學難題,不但可以獲得學習幣獎勵,得獎還有豐厚的數學幣獎勵!”此時秦元清已經下定決心了,完全沒有注意景田的白眼。

一瞬間,秦元清花了6000學習幣兌換了30智商點,然後自己的智商就從195變成了225!

專業屬性:

數學:13級(90000/100000)

物理:12級(5000/10000)

化學:11級(1/1000)

生物:11級(1/1000)

基本屬性:

宿主:秦元清

年齡:20歲

情商:110

智商:225

身體素質:10級(1/100)

技能:《高級唱功》、《顏真卿字體》、《吉他精通》

取得的榮譽:高考滿分狀元、CMO金牌得主、IMO金牌得主、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拉馬努金獎、沃爾夫數學獎

再看系統右上角的學習幣:6000

智商高達225,已經快要追上當今世界上智商最高的陶喆軒了,陶喆軒智商高達230,他的智商也就差陶喆軒5了。

隨着智商提高到225,秦元清的思路更清晰了,記性也更好了,以往一些想不明白的問題,此時都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冰雹猜想,我證明定了!”隨着智商提高到225,秦元清的信心大漲,心中豪情萬丈,這麼高的智商,還有什麼難題能夠難得倒他。

用不了多久,他也將會成爲數學大佬!

心情大好的秦元清,只覺得這次來參加沃爾夫頒獎典禮是來對了,雖然那10萬美元獎金並不算什麼,但是這5000學習幣纔是價值最高的。

一臉燦爛笑容,與每一個科學家、藝術家都笑呵呵地聊着,倒是讓秦元清在不少科學家、藝術家心中留下很好的印象。

畢竟誰都知道,數學家都是一羣特立獨行、高傲看不起的人,很少有數學家樂觀開朗、善於交談。

而秦元清,卻是讓他們看到了數學家中的例外,像個正常人。

酒宴,秦元清帶着景田,在會場上走來走去,和每一個科學家、藝術家交流着。

隨後,秦元清和景田就離開了耶路撒冷,前往死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