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雲裳也感到自己失言了,內心隱隱有些悔意,目光也是冰冷起來,在每個人身上點過,寒聲道:「我醜話說在前面,在坐的幾位若是把此事傳了出去,影響到了那位大人的安危,我洛雲裳便是粉身碎骨,也會將其滅殺!」

她已經萬分認定李雲霄身後之人便是古飛揚,此刻內心也是極為後悔,暗怪自己粗心大意,這種推測自己想到了便是,為何要說出來。

陳大生慎重道:「洛統領放心,我和韓家與李家都是生死之交,比親兄弟還親。蕭輕王也是受雲霄大恩,自然不會泄露風聲。」 蕭輕王有些恍然道:「難怪他的醫術如此之高,連你我身上積壓了多年的寒氣都有辦法化除。雲裳你便放心吧,這裡全是自己人。」

洛雲裳輕輕點頭,但想到古飛揚未死,內心卻是無論如何也平靜不下來了。

突然,帳外有人報:「大帥,前面到了水昌城,我們是進城還是繞城走?」

陳大生眉頭一皺,抱著雙手沉思道:「水昌城的城主卓鴻光也是大王子秦陽之人,我們進城也不會給個好臉色,免得去自討沒趣,傳令下去,直接繞道前行。前面一百里遠應該有個明口鎮,到那再按扎休息。」

「是!」那人領命正要退下。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慢著!」

便看見計蒙的身影走了帥帳之中,他抱拳道:「大帥,雲少剛說這水昌城乃是大王子秦陽之人,他想讓大軍停一停,讓我帶著學生軍進去討點口糧。」

「討點口糧?」陳大生一愣,狐疑道:「軍中糧草不夠了嗎?」他並不知道李雲霄將浦陽城城主府收刮乾淨的事。

計蒙也難得露出笑意,道:「嘿嘿,就是跟大王子的人借點錢來花花。」

暈倒!

這下幾人全都明白了過來,陳林怒道:「我們是正規的國家軍,不是強盜!怎麼可以……」

陳大生突然做了個手勢,阻止陳林說下去,沉思了片刻后才道:「現在正是王儲爭奪的時候,打擊敵人填充自己也是好事。給你們一炷香的時間,快去快回!」

他同時下令道:「大軍城外休整一炷香時間!」

計蒙大笑道:「不用一炷香,一刻鐘內便回!」他腳下輕點,騰空而去。

陳林和韓千方都是一陣無語,覺得大帥太過寵愛李雲霄了,就連這種違法違紀之事也能做出來。這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很快八十萬大軍直接在城外停了下來,紛紛自我整頓。計蒙則是帶著二千學生軍朝城內衝去。

那守門的士兵一看這陣勢,哪裡敢阻攔半分。

二千多人也極有軍紀,進城后直接朝城主府奔去。

讓大家樂不可支的是,城主卓鴻光今日正在納二十七房小妾,各路賀喜之人都是提著重禮,一臉的喜氣洋洋。卓鴻光也穿著大紅袍的喜慶之服,牽著十四歲的小妾正在拜堂。

一名家丁滿臉冷汗的小跑了進來,急忙在卓鴻光耳邊低聲道:「城主大人,不好了。外面突然來了大量的軍隊,就停在我們府門外!」

卓鴻光一愣,隨即思索道:「難道是哪位將軍也來給本城主賀喜了?這附近好像沒有什麼駐軍啊?」

就在他狐疑不定的時候,計蒙的聲音傳了進來,「東征大軍路過貴地,特來借些餉銀。卓城主繼續,不用管我們。我們自己拿些走便是。」

很快二千多學生軍直接沖入了府內,就連大堂之上也跑了十多人進來,當著所有賀喜之人的面,將滿堂堆積的賀禮全部一掃而空。

等卓鴻光反應過來的時候,二千多學生軍一個個喜氣洋洋的樣子,準備離去。

他勃然大怒,正要帶人發飆的時候,計蒙冷冷的一劍掃出,整個城主附內最高的一棟賞月樓直接轟然倒塌下來。

一劍傾樓!

這下所有人都嚇得獃滯住了,城內最強的一名統領也不過是九星大武師的修為,當場就躲了起來,面都不敢現。其餘之人更是沒有敢吭一聲,眼睜睜的看著二千多名學生軍長揚而去。

果然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計蒙就帶著人馬回到了大軍之中。他獨自來到帥帳外,滿臉笑容道:「大帥,可以繼續行軍了!」

陳大生樂呵呵的笑道:「看你這樣子,收穫不少吧?撈了多少金幣?」

韓千方也輕笑道:「水昌城雖然不如浦陽城富裕,但也是天水國的主城之一。我猜你們起碼撈了幾十萬金幣,甚至上百萬也有可能。」

陳林驚道:「上百萬?這麼多?」他一臉懊惱的樣子,「早知道我也去了!」

計蒙呵呵笑道:「沒多少,還不如浦陽城的十分之一呢。」

「艹!浦陽城你們也撈了!」陳大生瞪眼道:「難怪輕車熟路了,這裡到底弄了多少?」

計蒙伴著指頭想了會道:「沒有仔細清點,光金幣的話只有三千多萬。其他的各種奇珍異寶,大概也值個一二億吧。」

「什麼?三千萬金幣!一二億的珍寶!」韓千方直接把自己的舌頭咬到了,疼得張嘴嗷嗷叫起來。

陳大生更是眼珠子都掉在地上了,震驚道:「全國一年的軍費開支也才十個億金幣!怎麼會有這麼多錢?」

陳林也幾乎要瘋了,抓狂道:「你剛才說這還不到浦陽城的十分之一?」

唯獨蕭輕王和洛雲裳對金錢觀念極為淡薄,只是微微吃驚后,便微笑不語。

韓千方哭喊道:「大帥,我們回軍,再去一次浦陽城吧。」

陳大生呆若木雞,他掀開帳簾,只見外頭那二千多學生軍一個個喜氣洋洋,士氣高漲,每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計蒙笑道:「我要回去跟雲少復命了。」他直接一躍而起,就落在了遠處李雲霄的戰車之上,走了進去。

「爹!」陳林也哭喊道:「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金幣,同樣是出征,人家第一次帶兵打仗,回去后怕是直接成了全國首富了。我們也是帶兵打仗,這麼多年了,窮的叮噹響!」

「是啊,大帥!」韓千方也苦著臉,抱怨道:「當了這麼多年將軍,除了軍餉外,就沒見過這麼多錢。啥時才能富裕的退休啊。」

陳大生心煩意亂,一把拍在桌子上,喝道:「拿地圖來!」

頓時有士官取出一張行軍圖,在桌面上鋪開。陳林不明所以,愣道:「爹,看行軍圖做什麼?」

陳大生大手一揮,將目光落在行軍圖上仔細的看了起來,「看看前面還有幾個大王子勢力的城池,一、二、三、四……。」

他一個個的數了起來,陳林和韓千方頓時暈倒,但很快便興奮了起來,兩眼都是金幣的模樣。

「才五個?」陳大生愣道:「不夠不夠!」他來回踱步了幾下,隨後一拍桌子道:「我們繞道晚兩天去,可以多路過三個城池。反正李長風也不急這兩天!」

「好!我們也贊同!」韓千方兩人猛地站了起來,皆是大喜笑道。

八十萬大軍,頓時改變了原先的行軍計劃,開始繞道走起來。

所過之處,皆是眾人笑歡顏,唯有當地城池的城主哭天喊地。

天水國主城十三座,還有三十多座小城,城主便是當地的最高官員,幾乎就是土皇帝,而且是終身制,還能世襲。所以一些歷史悠久的城主內,府主都是富得流油的存在。

很快,一封封的奏摺如同雪片般飛入國都之中,傳達到朝堂之上。同時也落入了大王子秦陽府邸,因為所有被搶之人,都是依附於他的勢力。

「砰!」

又是一名傳信的使者被秦陽一腳踢死,他暴怒的在府內大吼起來,「蕭輕王、陳大生!我與你勢不兩立!」

高峰在其身後冷靜道:「又是一處被搶?」

秦陽嘶吼道:「這些年來全靠著這幾個地方的城主提供財力,我才能發展到今天的勢力!現在不僅財源斷了,而且中央軍沒了,金獅子軍團也沒了,幾乎是一夜之間,大勢便離我而去,怎麼會有如此荒謬的事情!」

高峰也是感到這段時間以來,變化太快了,他陰冷著臉說道:「看來李逸說的果然沒錯,那李雲霄當真是個妖孽!自從他橫空崛起,倒向秦月之後,大王子的勢力就開始劇烈瓦解,全都開始靠向秦月。」

秦陽雙目噴火,怒道:「李雲霄的確該死!現在就連李逸自己也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前幾天還傳來消息,就連那老狐狸藍弘也開始站隊了,直接給香妃那賤人送了價值上千萬的生日賀禮!一個個離我而去,一個個就如此不看好我了嗎?!」

高峰眼中閃過一絲決然之色,沉聲道:「大王子別心急,別忘了我們還有最大的底牌,到時候只要亮出來,就算全天下都站在秦月那邊,也無濟於事!」

秦陽這才稍稍冷靜了下來,眸子中露出狠厲之色,向高峰說道:「不錯,這可是我最大的底牌,也是唯一的底牌了!高統領,你是我最信任的心腹之人,此事你一定要穩穩妥妥的給我辦好!到時我登基之後,你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高峰俯身拜道:「大王子放心,此事即將完成。我一定會加緊時間,絕不會出錯!」

秦陽凜冽道:「很好!」

他這才稍稍恢復了那種高高在上的王子氣勢,眼中露出濃濃的殺意,冷聲道:「你們這些人一個個給我等著,看我如何凌遲刮死你們!」

……

東征大軍經過幾天的彎路、趕路,終於在八天之後抵達了安永城,前面再推進數十里就是昆金城了。

安永城是一座小城,在戰略位置上僅僅是一座緩衝的樞紐渠帶。 若是百戰國大軍要西進的話,第一站就是安永城,所以城內的居民幾乎全部卷著家產逃光了,只剩下一隻五千多人的城防衛隊,整天惶惶不可終日。

所以東征大軍一到,城主元子晉得到消息后,一早就在城門口列隊歡迎。等看到大軍到來之時,一個個歡呼雀躍起來,終於內心狠狠的鬆了口氣。

有八十萬大軍在,百戰國想要攻破安永城就萬難了。而且大軍到后,所有的防衛和指揮權全部交給軍隊,他們這些城衛軍和城主也就不用擔責任。

大軍達到安永城的時候,一個個都是士氣昂揚,眉開眼笑。

這頓時讓元子晉覺得萬分奇怪,一般士兵要上戰場了,都是愁眉苦臉的,怎麼這些士兵還笑的這麼開心?

他暗想中央軍果然是氣勢不凡,最起碼風貌就和其他軍隊完全不同。

陳大生也心情比較愉快,一路發財過來,後面這些城池可就沒有學生軍的份了,到後面官兵們都發財上了癮,也就不管是不是歸屬大王子勢力的城池了,見城就進去發財。不過紀律還是管的十分嚴明,只會找城主府,發財了便走,決不許騷擾普通百姓。

出示了調軍令后,元子晉終於真正鬆了口氣,道:「諸位請隨我入城。」

好在城內的百姓早就逃光了,成了一座空城,雖然還容納不下八十萬大軍,但住個四五十萬人是沒問題的。剩下全都在城外紮寨。

陳大生等將領直接入住城主府內,還沒安頓下來,就召集了所有將領和元子晉一起開始分析當前局勢。

李雲霄也在賈榮和計蒙的陪同之下出現在眾人面前,他這是受傷后第一次走出戰車帳篷,看上去雖然不是生龍活虎,但也氣色紅潤,似乎傷勢全部好了。

陳大生幾人頓時眼皮一跳,內心再次被衝擊了一下,「九星武士!」

但轉念想到他身後的那人,這才一個個回過神來。有那樣一位絕強的高人在,晉級這般迅速也就不奇怪了。

「雲霄,你好了?」

第一個站起來詢問的是洛雲裳,她滿臉的關心之色,「若是還未回復的話就繼續調息去吧,這裡反正你也幫不上忙。」

蕭輕王幾人都是眼神古怪,微笑不語。

李雲霄一愣,隨即笑道:「我身為後勤總長,學生軍統帥,怎麼能不來開會呢。雖然還未痊癒,但也好得差不多了。」

洛雲裳親切的拍了拍他肩膀,柔聲道:「別太辛苦了,身體要緊。」

她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李雲霄是那位大人的弟子,那麼那位大人沒在的時候,她就要盡自己所能的去保護、關心他。

但聽在李雲霄耳中,卻是渾身冒出冷汗,有些不知所措。他驚駭的看著洛雲裳,想道:難道她知道了我的身份?絕不可能!這種事別說猜到,就算我親口說出來,也不會有人信的。

陳大生幾人掩嘴偷笑,他喊道:「雲霄,過來一起看看。」

李雲霄這才如釋重負,急忙跑了過去,在陳大生的身側坐下。

元子晉微微有些詫異,如此年輕的少年也是將領?但他知道朝中很多權貴都喜歡把自己的子弟派到軍隊中去鍍金。什麼事都不用做,純粹當做旅遊,回去就給加官進爵,所以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在陳大生的示意下,他開始講述目前的局勢。

「百戰國大軍圍困昆金城一共二十七天了,裡面一點消息都沒有傳出來。雖然大軍還未西進,但是在安永城前面還有三座小鎮,卻已經被百戰國的大軍佔領。怕是只要困金城一淪陷,就立即會奔安永城而來。」

「三座小鎮分別是鳳山鎮、飛鳳鎮和陽三鎮,每個小鎮的兵力部署我派人探查過,大概在二萬人左右。由於無法突破這三座小鎮,所以前方的消息完全一無所知。具體百戰國到底有多少人馬,目前也還是個未知數。但據我估測,應當在八十萬的樣子。」

眾人聽后,都是開始沉思起來。

陳大生沉吟道:「圍城一個多月都未能拿下,但卻還在堅守,看來他們是打算直接逼到城內糧絕為止。但這裡有個最大的疑點,我們大軍出發也半月了。他們也應該早已經得到了消息並且採取應對措施,但目前來看卻沒有絲毫的動作。也就是說,他們並不怕我們大軍壓上,甚至裡應外合將他們一舉殲滅。」

韓千方道:「對,這完全不符合常理。若我是敵方將領,只有八十萬大軍的情況下,在對方大軍出征后,要麼強行攻城,爭取早日破城。要麼直接西進,佔據有利地形。還有一種情況就是直接退回百戰國。目前看都沒有,而只是按兵不動。的確太奇怪了!」

陳大生心中一動,點名道:「黃鴻,你說說自己的看法。」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黃鴻微微有些緊張,畢竟自己的身份還處在比較尷尬的地位,但很快便恢復了過來,深思道:「百戰國大軍過白頭鎮的時候我也暗中留意了一下,的確是在八十萬左右,應該不會超過百萬。金獅子軍團撤退之後,他們有沒有再派部隊就不清楚了。但是我軍撤出之時,他們卻沒有佔領白頭鎮,而只是真的借道路過。所以我預計後面也不會再有援軍,目前圍在昆金城的人馬應該就是八十萬!」

陳大生滿意的點了點頭,這黃鴻的確有些頭腦。他疑惑道:「若真是八十萬軍,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莫非真的是為了引我們出動,在國都配合大王子行事?」

蕭輕王說道:「若是在一個月前也許有這個可能,但現在秦陽的勢力基本上瓦解的差不多了,即便國都弄出什麼大動作,也回天乏術。所以這個理由並不成立。」

「的確令人費解啊,看來必須派人衝破三座小鎮的封鎖,派人進去了解情況。」

陳大生的目光在眾人身上轉悠,突然心中一動,「雲霄,你有沒什麼看法?」對於這個後輩,他已經不敢有絲毫的輕視之心了。

李雲霄微微笑道:「行軍打仗我還真的不懂,但我只是覺得奇怪。剛才韓叔叔說的三點,要麼強攻,要麼西進,要麼退兵,為什麼不可以直接守株待兔,等我們來了一併消滅了?」

所有將領都是露出古怪之色,有的人更是要不掩飾的嗤笑神情。陳大生搖了搖頭,苦笑道:「你還真是不懂,我們的大軍壓進,別說人數上佔了絕對上風,就算是弱勢,在兩面夾擊之下,他們也是插翅難飛。除非有數倍於我軍的兵力才敢守株待兔。」

李雲霄眉頭一皺,冷然道:「大帥考慮的是兵力數量,卻沒有考慮質量?若他們是八十萬的武士呢?」

「八十萬的武士?虧你想得出來!」韓千方笑道:「你那二千學生軍就已經是異數了。」

蕭輕王神色一動,開口道:「雲少的意思只是說要把高端武者考慮進去。」

李雲霄看了蕭輕王一眼,輕笑道:「正是。八十萬大軍在普通人眼裡是極度強大的存在,但在武者眼中,這樣的士兵,以蕭輕王個人之力便可以一敵十萬。若在對方有一名**境的武宗的話,那麼一人就可以斬殺百萬大軍。」

所有人頓時沉默了起來,雖然都認定對方不可能有武宗強者,但若是多一些武王武君的存在,那也是極為麻煩的事。

李雲霄笑道:「我這只是分析一種情況罷了,事實上也並不太可能。若真是如此的話,那昆金城也早就破去了。其實我認為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百戰國大軍的目的,並不是攻城或者佔地。」

陳大生一愣,隨即雙眼放光,大叫道:「雲霄言之有理!百戰國出動如此龐大的軍力,若不是想攻城略地,那到底是意欲何為?目前最為要緊的就是了解他們的目的!丁柏可在?」

一名將領急忙出列道:「末將在!」

陳大生目光凌冽的下令道:「令你挑選三百精兵,速去查探百戰國的各種情報,一絲一毫都不得放過,有消息立即回報!」

「是!」丁柏立即領命退下。

陳大生下令道:「元子晉,你帶領所有的城衛軍負責大軍的飲食起居,後勤事務。其餘之人各自回去待令,等丁柏探得消息在做謀划。」

臨時會議散后,各自都找地方按紮下去。反正城內全部空了,誰佔了就歸誰。李雲霄早就派計蒙去佔了一間大戶的院子,夠他們幾人住了。

回到小院后,李雲霄只覺得渾身的不自在,轉身道:「洛老師,我已經到了,不用送了,您回去吧。」

洛雲裳西下打量了小院,輕撫秀髮,淡然道:「我也還沒找地方落腳,你們這夠大的,我就住這了。」

「啊?」李雲霄呆了一下,「這不太好吧?已經住滿了,不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