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假如人族敗落,無論摘星府還是無量寶山,都能得以倖免嗎?絕對不能!

夢星辰現在的打算就是,首先回到紫霄天劍宗稟明情況,讓紫霄天劍宗帶頭呼籲宗派朝廷建立起共同防禦,另外想辦法聯繫到藍晶晶,讓她制止魔劍一族參戰,這樣雙方都好。

倘若到時戰爭真的爆發,夢星辰絕不會束手旁觀!

王宣聽聞夢星辰的這番說辭,心頭巨震,如果漠視蒼生,那便如雲霞劍宗和大治王朝一般豬狗不如!不,我不要變成那樣!

“大哥,我錯了!”王宣感到十分害怕,或許身居高位,他的性情的確脫離了平凡很多,如今被夢星辰當頭棒喝,醒悟了過來。

看着王宣一陣後怕的樣子,夢星辰知道,王宣還是那熱血的青年,與自己一起從礦場打出來的好兒郎!

夢星辰拍了拍他的肩膀:“人都有走到歧路的時候,但能迷途知返,善莫大焉!”

“我想,妖魔族庇護你無量寶山的原因,應該是你們會提供一些戰略資源對不對?”夢星辰瞬間想明瞭關鍵問道。

王宣驚愕,隨即點了點頭,如果不給妖魔好處,如何又會庇護無量寶山的所有商會?

“與虎謀皮啊!”夢星辰搖了搖頭,“等琳琅殿新建起來,便讓所有分部從妖魔領域慢慢撤回。”

王宣正愁自己是否有些助紂爲虐,如何彌補,夢星辰這個方法解決了他的問題,更給了靈感。

“無量寶山的商業勢力很大,而且與其他幾個商會關係不錯。或許,還可以聯合起來對妖魔族進行經濟制裁!”王宣眼神中光芒一閃。

夢星辰和易凝根本不知什麼叫經濟制裁,王宣是個十分有商業頭腦的人,便分析道:“我想了一下,只是我琳琅撤離所有分部,那麼其他商會仍然可以滿足妖魔族的物資供應,如果我聯合他們,一起撤離,以妖魔族地的貧瘠,他們打起戰爭都沒有底氣!”

“另外,撤離前可以高價採購他們當地的一些戰略物資,讓他們中空,讓他們舉步維艱!”王宣說到這兒,神采飛揚,不僅僅可以挽救自己的過失,還能彌補自己的過失,爲無盡劍域人族的和平奉獻一絲力量!

夢星辰聽罷,點了點頭,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不過要聯合其餘大商會,能做到嗎?

“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但關鍵是怎麼聯合其他商會?”夢星辰欣喜而又疑惑的問道。

王宣皺了皺眉:“那幾個老傢伙雖然很難對付,但若是人族這邊能許以厚利,他們不得不從!”

“好!時間緊迫,那便抓緊時間!”夢星辰拿定了主意後,想起了曾經父親教訓過自己的話。“能力越高,責任越大。”其實,無論是父親的話,還是自己的本心,夢星辰定會用劍,捍衛這蒼生。 夢星辰三人來到青城,如今這裏還是一片荒蕪之地,想起曾經在這兒偶然穿梭時空,到得過去與左立一起屠殺敵人,便是熱血澎湃,隨即又有些傷懷。。

漫步雜草叢生的青城,路過明月父母的故居,比之一年前更要破敗了許多,明月的墳頭已經長起一棵小樹。

夢星辰傷懷,取出酒水,對着明月之靈敬酒三杯。

王宣和易凝也不打擾,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有自己的傷懷。

夢星辰輕撫墳頭,對王宣說道:“以琳琅殿現在的財力能否重建一城?”

王宣不知夢星辰爲何會如此一問,但是無量寶山倒的只是總部的象徵性建築而已,所有運作資源全部還掌握手中,便點了點頭:“大哥要重建此城嗎?別說一城,百城都能建立!”

夢星辰搖了搖頭,說道:“就將此城重建,另外,這一塊地方永遠不許動。”

王宣聽出了夢星辰的堅決,記住這塊地方,認真的答應了下來。

隨後,夢星辰帶着王宣快步飛馳,易凝跟在身後,夢星辰則前往玉龍宗故地。

昔日,玉龍宗九峯環繞,且地勢偏僻,實在是一塊隱祕的好地方,然而玉龍宗卻不走正道,被夢星辰屠了宗。如今琳琅殿需要重建,夢星辰上了心,想要在玉龍宗故地上,建起新的摘星府。

本以爲玉龍宗早已荒廢,然而靠近時卻發現有兩個劍客當值大門,門上赫然寫着玉龍宗!

夢星辰眉頭一皺,莫非當日餘孽死灰復燃?殺機隱現。

夢星辰走上前去,那兩名值守劍客本來互相嬉鬧着,看到夢星辰大爲警惕,怒聲到:“來者何人,敢擅闖玉龍宗轄地?”

夢星辰冷聲說道:“玉龍宗?不知現任宗主是誰呢?”

“我們宗主名諱豈是你能知道的,還不快滾!”兩名劍客囂張道,拔出劍威脅。

易凝想要出手教訓,結果夢星辰卻制止了下來:“當日我屠滅玉龍宗,終究實力低微人單力薄,打蛇不死,跑了些人。今日,不會了!”

易凝知道,夢星辰不單單是想教訓,而是想再次屠滅這玉龍宗一次!

三人以夢星辰爲首,殺氣沉沉一步步走向玉龍宗大門,“你到底要怎樣?”

夢星辰的殺機,使得這兩個守門弟子驚慌起來。

“快,叫長老來!”其中一個弟子大聲叫了起來。

“哼!”夢星辰一腳踏下,一道劍氣散開,兩名劍客瞬間被制住,動彈不得。

“你……你到底是誰?”劍客懼怕的問道。

夢星辰並不說話,只是將手一彈,這兩個劍徒的丹田中有陰陽交媾之氣,修行玉龍宗邪功,必死!

劍氣一震,兩個劍徒七竅流血,死得不能再死。

夢星辰繼續踏步向前,玉龍宗經歷過那次屠殺,高層死絕,如今蕭條了許多,看來只是當時逃走的一兩個弟子重新建立了玉龍宗,一羣烏合之衆!

夢星辰一指方向:“那山上應有被囚禁的女子,去救下。”那是昔日關押搶來女子的地方。

易凝點頭,劍師修爲爆散開來,一跺腳便殺上了那座山峯。

而夢星辰則帶着王宣慢慢飛懸起來,劍尊氣息將整個玉龍宗籠罩,無一人可逃。

“所有玉龍宗人都給我滾出來!”夢星辰一聲怒喝,劍尊的威嚴傳遍所有地方。

在一個粉袍中年男子的帶領下,一干面容淫邪的劍客匆匆趕來,看着懸浮於空的夢星辰,慌張道:“不知前輩到來,有失遠迎。”

這個粉袍男子應當就是玉龍宗的現任宗主了,他已經感覺到了夢星辰聲音中的怒火,以及地面那些被殺死劍客。但他只是個劍師,又如何敢造次呢?

夢星辰說道:“你便是玉龍宗現任宗主?”

粉袍男不敢糊弄,汗如雨下:“正是,還請前輩告知來此所爲何事?”

與此同時,玉龍宗的所有劍客統統聚集在這粉袍男身後,約莫着百多個人吧,大多數是劍徒,少數幾個是劍士,只有三四個劍師。

夢星辰盯着這個粉袍男子,當日殺得太多,根本不記得有他。

夢星辰便問道:“你擡起頭來,可認得我?”

粉袍男子疑惑,暗道不好,但還是擡起了頭,盯着夢星辰的那一張臉,起初由疑惑轉爲震驚,接着轉爲恐懼,噗通一聲便跪了下來:“前輩饒命啊,晚輩立馬解散玉龍宗,再也不返回此地了!”

其餘衆人見宗主都跪下了,哪還敢站着,也是戰戰兢兢的跪了下來。

夢星辰一聽此話,心中瞭然,看來這的的確確是當日的漏網之魚。

而就在此時,易凝面容憤怒,身後帶着一大幫哭哭啼啼的女子來到此處。

那個粉袍男汗如雨下,大聲吼叫道:“前輩明察,這些女子我一個沒有碰過,全是他們乾的!”

這個宗主已經把後面的人全部賣了,身後衆人豈有不知這粉袍什麼居心,紛紛叫到:“放屁,分明就是宗主你用的最多,每個新來的女子都要經過你一夜才交予我們,前輩明察,我們都是被他逼得……”

衆人開始吵吵,夢星辰不勝其煩,他已經發現這一百多人體內全部是陰陽交媾劍氣,都煉過此等邪功,一個都不能留。

夢星辰轉頭問向王宣:“你覺得該如何處理?”今後王宣肯定不能僅僅只是接觸生意上的事,雖然他不是劍客,但他以後手下會全是劍客,必須要培養他一些除了生意之外的能力。

王宣知道夢星辰的用心,思忖了片刻:“爲了防止這等邪功外傳,全殺在場之人,被害女子願意返鄉便返鄉,不願意就留在琳琅殿做事吧。”

夢星辰搖了搖頭,王宣暗道沒有疏漏啊,便詢問道:“還請大哥明示!”

夢星辰用手指着易凝身後的那些女人,說道:“玉龍宗的劍客的確都該殺,但這些女子中的人不該全救!”

易凝和王宣都愣住了,便問道:“這又是爲何?”

夢星辰嘆息一聲,他再也不是當年的那個熱血衝動的少年,指着一個面目發白的蓬頭女子說道:“譬如她不能救,還她也不能救,還有她……”

夢星辰連指數名女子才說道:“爲何不救,是因爲她們也深陷此道,體內已有陰陽交媾之氣,倘若一日沒能交合,那便一日不能歡悅,中毒已深,無藥可解。”

“倘若放她們回家,必將毒害四鄰,倘若留於琳琅殿,必將霍亂摘星府!” “都給我滾開,我是來找人的!”夢星辰將一羣鶯鶯燕燕推開,結果那些女子又撲了上來:“俊哥哥,這些人哪個不是來這兒找人的呢?”說完,又一個個的暗送秋波。

無論是男男女女都笑了起來,夢星辰臉一紅,當然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於是慌不擇言的叫到:“我不是找你們的,我是來找一個男人!”

“男人?”老鴇和衆多女子一愣,隨即一副我懂了的神情,“男人啊,這兒的確有……”

“小草、小樹、小石頭出來接客啦!”老鴇手巾一揮,其餘姑娘自覺沒趣,心底嘆息,這麼個俊美男竟然是來找男人的,哎……

三個精壯漢子環抱着手就那麼突兀的站了出來,那眼神一瞟一瞟的,胸口的肌肉抖得像是在搖撥浪鼓。

夢星辰的臉黑了下來,見這些“熱情”的人就要再撲過來,怒喝道:“滾!”

一道無形的劍氣散開,將一衆鶯鶯燕燕震倒在地,人仰馬翻。這羣人不敢再來觸碰夢星辰,害怕得躲得遠遠的。

夢星辰怒視老鴇,將其揪起,問道:“之前的黑衣男子去哪兒了?”

“這位劍客大人,我們要保護客人隱私的。”老鴇雖然害怕,但眼神卻冒着金光。

“哼!”夢星辰掏出一錠銀子說道,“夠了嗎?”

“夠夠夠!”老鴇歡喜的接過銀子,擡手一指樓上一房間,“那客人就在那屋,還請劍客大人不要拆了我的小樓。”

夢星辰再也不想在這兒久待,一個翻身就上了二樓。

此刻,馳義正笑呵呵的搓着手對小紅小花寬衣解帶中,一臉垂涎道:“哎呀姑娘們,想死大爺我了。”

“你這沒良心的,這麼久都不來看看我姐妹倆,還以爲你不要我了呢……”小紅小花故作羞態。

“碰上了點麻煩。”馳義敷衍,繼續脫衣服。

小紅一個閃身躲開鹹豬手:“什麼麻煩啊,能否與我說說?一上來就這麼猴急,討厭……”

馳義手中一空,那便開始脫自己的衣褲,一邊說道:“就一個小雜種,老子回去就剁了他!”

結果馳義剛將內褲脫下,房門砰的一聲被夢星辰一腳踹開。

馳義大怒,轉過身來就怒喝:“我草你姥姥……”話未說完,抓起小紅的薄衣就裹在腰上,繼續怒喝道:“你想怎樣?”

夢星辰看到這一幕自覺好笑,冷笑道:“堂堂馳大長老果然好體魄,不知今日可否有空,與我簽下這生死契如何?”

夢星辰拿出一張金色卷軸,這生死契一直攜帶,就是爲馳義而準備的。

馳義臉色通紅,瞬間又變得鐵青,不僅被“捉姦在牀”,還不敢跟夢星辰打一架。

一時間就僵在了那兒,小紅小花畢竟跟馳義久了,有了些感情,此刻將衣物穿好,試圖開解到:“這位小哥,不如先坐下來好好談談,犯得着打打殺殺的嗎?”

夢星辰正要讓這兩個女子滾出去,結果一看,大爲吃驚,忍不住顫抖起來。

“你們……你們……”夢星辰驚訝的指着兩個女子道。

馳義暗道不好,呵斥道:“你們給我退下!”小紅小花只好出去。

結果夢星辰堵在門口,就那麼愣愣的看着二人,這下走得近了,倒還看得真切了許多。

“馳義我草你全家!”夢星辰氣得肺都要炸了,這小紅小花長相與母親極爲相似,簡直乍一眼看上去還以爲見到了若蓮。

夢星辰用腳丫子也能想明白,這馳義得不到若蓮,就找與若蓮相似的女子交歡,關鍵若是別人還好,可那是夢星辰的母親,而且想起馳義曾經對父母和外公之間的挑撥,夢星辰也不管生死契了,直接就拿劍殺了過來。

真是笑話,夢星辰在紫霄天劍宗殺的人也不少了,長老沒有殺過,那今天就開開刀!管他什麼生死契,辱人父母誰還能忍!

夢星辰破敗劍拿在手中,奮不顧身的飛向前來就是一劍,馳義驚慌,大叫道:“且慢,你聽我解釋!”

“解釋你大爺!”轟隆一聲,整個青樓屋頂爆開一大窟窿,兩道人影正在飛躥着。

“法相天地,禁!”馳義一個縱身想要跑回紫霄天劍宗,結果夢星辰動用法術,一道無形氣息纏繞着馳義,他的身形變得極其緩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