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辦法,只要由他來帶頭。

“臣有事啓奏!”

“臣有事啓奏!”

……

見有人開口,其它人才陸陸續續站出來。

沒一會,大殿中央幾乎站滿了人!

“臣!也有事啓奏!”

盧富貴與鄭佔奎兩人見大家都站出來了,交換了一個眼神後,也跟着站了出來!

他們昨日雖然答應今日早朝一起彈劾,但是他們可不想去做那個領頭羊!

俗話說的好,槍打出頭鳥!

他們早就在心裏打定了主意,只要有一人不出面彈劾,他們兩人就絕不出來。

縱使家族一直在給他們施壓,但是若與解甲歸田相比的話,他們還是能再抗一抗的!

他們現在已經是官居御史臺,又上了年紀,就算家族力量再大,也不可能再升官了,所以,有沒有家族的支持,已經無所謂了。

“哦?今日竟然這麼多人要上奏?”

看到大殿內呼啦啦站出這麼多人來,李二略微有些詫異!

掃視了一眼羣臣後,納悶的問道:“衆愛卿上奏,所爲何事啊?”

“臣要彈劾駙馬,抗旨不遵,私毀青苗!”

吏部員外郎王坤,率先開口說道。

“臣附奏!”

“臣附奏!”

……

王坤剛說完,衆大臣紛紛附和!

“這麼說,你們今日全都是上奏彈劾駙馬的?”

見一下子站出這麼多人彈劾駙馬,李二“噗嗤”一下就樂了!

現在的他,聽說有人彈劾趙寅,一點都不擔心了。

因爲,還沒有人彈劾成功過。

相反,只要彈劾過那小子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

不!

應該說,只要得罪過這小子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前幾日,戶部侍郎不過是給他使了點絆子,就被那小子整的滿門抄斬!

所以,他今日十分好奇,這麼多人一起聯合上奏,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下場?

“啓奏陛下,駙馬前幾日叫佃農,將打賭贏來的三千畝職分田中的青苗,全部剷除,卻種上了觀賞用的棉花,那些青苗長勢正好,等到秋收的時候,一定能收穫不少糧食,好端端的就被剷掉,實在令人惋惜!”

“皇上曾下旨,私毀青苗者,殺無赦,如今駙馬不僅毀苗,還毀掉三千畝之多,故臣請陛下,依法處置駙馬!”

“沒錯,陛下的這道旨意,已經被納入我刑部律法中,身爲駙馬,知法犯法,還請陛下嚴懲!”

……

上奏彈劾的衆官員,紛紛進言,要求皇上依法處置趙寅。

“此話當真?”

剛剛聽到衆大臣上奏的內容後,李二便皺起了眉頭。

現在大唐正值春旱,百姓也是忍飢挨餓,趙寅無故毀掉三千畝青苗,確實罪無可恕。

這三千畝地的糧食若是收穫,能養活不少人呢!

可轉念一想,趙寅不但才華出衆,卻對農耕也是十分拿手!

他又不傻,絕不會無緣無故就毀掉那麼多青苗,就算真的毀了,也是有他的道理!

想到這,原本皺着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

“啓奏陛下,我等親自去田間查看過,也問過駙馬家的佃農,此事千真萬確!”

御史盧富貴拱手道。

起初他也不相信這件事是真的,所以他親自帶着衆人去田裏調查,接連走訪了幾天後,纔將這件事確定下來。

只有證據確鑿之後,他纔敢出言彈劾。

沒辦法,那小子實在太狡詐!

“好,既然這麼多人都要彈劾駙馬,朕現在就傳駙馬入朝!”

李二笑着點點頭,吩咐身後的王德,“傳朕口諭,讓駙馬速速進宮!”

最近一段時間,風平浪靜,日子過的有些無趣,正好趁着今天這件事解解悶!

他真的非常好奇,這些的下場會是什麼樣?

甚至,他已經開始考慮,如果這些人都告老還鄉的話,是不是要加開科考,選舉人才來填補這些空缺?

“遵旨!”

王德領命後,邁着小碎步,跑出了大殿。

尉遲恭捧着個大肚子,朝大殿中的那些人翻了個白眼!

從前若是有人彈劾駙馬,他的心都懸到嗓子眼了。

可現在,他倒是有些替彈劾之人擔心。

“唉,自掘墳墓!”

長孫無忌搖搖頭,憐憫的瞧着那些彈劾之人。

之前的教訓還不夠嗎?竟然還敢彈劾那小子?

真是自討苦吃。

“嘿!老程,要不咱倆賭一局如何?”

尉遲恭湊到程咬金的耳邊,笑嘻嘻的悄聲說道。

“怎麼賭?”

程咬金正閒的快要長毛了,聽到他的提議後,頓時來了興致!

“賭這些人會不會告老還鄉……?”

尉遲恭目光落到大殿中那羣上奏的老頭身上,繼續說道:“我猜這羣傻子一定會被罷免,你猜呢?”

“俺也這麼覺得……!”

程咬金瞧了瞧殿內的人後,意味深長的點點頭,“咱倆意見統一,這還賭個什麼勁?”

“去找趙國公,問他賭不賭?”

尉遲恭思索片刻後,朝長孫無忌的方向努了努嘴。

“好主意,咱們問問他!”

兩人一拍即合,悄然走到了長孫無忌身邊。

“嘿!閒着也是閒着,不如堵上一把如何?”

程咬金雙手插在袖筒中,笑嘻嘻的說道。

“賭什麼?”

兩人忽然湊過來說這麼一句話,搞得長孫無忌一臉懵逼。

“就賭這羣傻子會不會捲鋪蓋滾蛋?”

尉遲恭嘴角含笑的說道。

他可不認爲趙寅會手下留情,讓這羣挑事的人,完好無損的繼續留在這。

“我認爲他們應該不會全部被罷免!”

長孫無忌篤定的說道。

“哈哈哈,太好了,我與老程覺得他們全都得滾蛋,這樣吧!咱們就以二十斤美酒做爲賭注,如何?”

聽到長孫無忌的話後,尉遲恭哈哈大笑起來。

幸好他與自己意見不一致,不然的話,這賭局沒法開了!

“一言爲定,若是你們輸了,就每人給我府上送二十斤美酒!”

若是以錢爲賭注,或許長孫無忌還沒什麼興趣,但若以美酒爲賭注的話,他倒是非常樂意。

“好說,好說!”

程咬金滿不在乎的擺擺手。

他壓根就沒想過輸! “聽說你買下了整個文墨坊一半的書坊與紙坊?”

駙馬府內,李婉婷眨巴着一雙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對啊……!”

趙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後,點點頭,“這算什麼,本駙馬還打算將剩下的那些紙坊書房全部買下來……!”

“哇,趙夫子好棒啊!竟然買下這麼多的書坊與紙坊!”

候清麗捧着雙頰,崇拜的看着趙寅,儼然一副小迷妹的表情。

不過,很快她便想到了什麼,疑惑的問道,“可是,你買那麼多書坊與紙坊幹什麼?在這方面,又賺不到多少錢!”

“之所以賺不到錢,是因爲售價太高,很多人都買不起……!”

趙寅先是點點頭,繼而又否定了她的話,“但是,等本駙馬接手後,會將成本控制下來,到時候,生意就會變好!”

“那也不至於買那麼多家吧!現在整個文墨坊,一半都是你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