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傾狂就知道他們會是這樣的表情,如果不是她自己晉級,要是聽到別人這樣快速晉級,她也會驚訝的,畢竟也就三個多月的時間,怎麼可能一下子晉級到斗帝,有些人修鍊一輩子都達不到。

可是現在這件逆天的事就出事在她身上,當然要是沒有玄天神樹的樹漿,她也不可能晉級。

「所以你們可以放心,我離開沐家后,你們一定要幫我照顧我爹娘,我怕有人會對他們不利。」沐傾狂神情嚴肅道。

「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拿性命保護他們。」沐峰拍著胸膛道,聲音里有些激動,盼了這麼久,終於把她盼去了召喚神殿,現在五大帝國還沒有人知道沐傾狂是召喚師,如果她是全能召喚師的事一出,必定會震驚整個卡維斯大陸,因為以他們的了解,卡維斯大陸根本沒有出現過全能召喚師。

沐傾狂目光充滿感激的看著他們,而後和他們道別離開。

回到沐家,她去了自己的房間,裡面的一切還是她離開時的樣子,雖然這裡經常有人來打掃,但她吩咐過,任何人都不準移動這裡的任何東西。

她要保持著聖輕鴻離開時的樣子,等他回來時,這裡還是原樣,是他熟悉的樣子。

睹物思人。

沐傾狂站在房間中央掃視著四周的一切,似乎到處都是她和聖輕鴻的身影,她微微伸出手想去觸摸,手碰到處均是空氣,胸口是爆炸般的疼痛,她從來沒有這樣思念過一個人,是那麼的痛苦,又那麼的心酸。

站了好一會,她朝床榻走去,那裡還放著兩個並排的枕頭,看著這兩個枕頭,她想起曾經和他相擁而眠的夜晚,他對她說的情話,溫暖又寵溺的目光,只可惜這一切都不復存在。

沒回來沐家,她都不知道自己會這麼想念,現在看著他們的房間,思念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朝她湧來,眼淚在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滑落。

「輕鴻,我想你,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你。」沐傾狂拿著聖輕鴻曾經睡的枕頭抱在懷裡嗚咽道,此時,她只是一個失去心愛人的弱女子,她只是一個心心盼著心愛人回來的傷心之人。

她原本以為找聖輕鴻是一件簡單的事,現在想想並不簡單,沒有空間隧道,她連長生境都不能去。

長生境不能去,一切都是空談。

沐傾狂在心裡祈禱,只希望他們能夠儘快找到長生境,她不知道聖輕鴻的身軀還能等她多久,她也知道,人死後身軀並不能保持太久,所以她現在心裡是焦急的。

只希望那個擄走聖輕鴻身軀的人能夠好好保存他的身軀,這樣她才有機會。 沐傾狂沒在沐家待幾天就離開了,一行人一路向東,雷洛帝都本就在東邊方向,所以去召喚神殿的路途並不是太遙遠。

三天後,沐傾狂等人進入幻州城,也就是召喚神殿所在的地方。

眾人剛走進幻州城,一路上看到很多魔獸在城內自由行走,不像其它都城,根本沒有魔獸行走,想必這裡因為有召喚神殿,這些魔獸應該都是一些召喚師的,所以他們敢放任它們亂走,反正不管它們怎麼走,這些魔獸都脫離不了他們。

街道兩旁並沒有像其它都城全是賣小玩意和小吃的地攤,而是魔核,獸皮,武器,丹藥,反正都是一些值錢又高貴的東西,一看就只有富人家才能買得起。

沐傾狂細細打量這幻州城,這裡的建築很輝煌,可以和一個國家的帝都相比,有召喚師的地方就是不一樣。

召喚師是大陸上最尊貴的職業,想必要是哪個國家想要請他們幫忙,一次的酬金定然會異常的高,所以這幻州里的人應該都是有錢的主。

沐傾狂覺得他們應該會在這裡待在一段時間,便讓黑虎去找一個院子,畢竟住客棧不太方便。

「嗷……」

突然一道魔獸的怒嘯聲傳來,然後還有很多人的高呼聲。

「傾狂,那裡好熱鬧,我們去看看嘛!」花心拉著沐傾狂的手撒嬌道,她最喜歡看熱鬧了。

沐傾狂看了看前面不遠處一大堆人圍在那裡,也來了興趣,她現在還不太了解幻州城和召喚神殿,正需要四處轉轉看看。

只見不遠處的一個圓形廣場上,兩隻魔獸劍拔弩張的瞪著對方,廣場四周站著很多圍觀的人,似乎分成了兩撥,紛紛在吶喊加油。

沐傾狂只掃了一眼便差不多明白這是在做什麼,想必這些人都是拿錢在下賭注,兩隻魔獸廝殺,買贏自然有錢賺,買輸自然就虧了,四周的人都打扮的衣著華麗,這樣的遊戲,想必也只有那些有錢人才玩得起。

沐傾狂細細打量廣場中的兩隻魔獸,一隻狂暴火獅,一隻暴風虎,兩隻魔獸都是十級魔獸。

在眾人的吶喊中,兩隻魔獸再次廝咬到一起,場面極其兇悍又血腥,暴風虎的耳朵被狂暴火獅咬得鮮血淋淋,身上多處也受了傷,很明顯,它是輸定了。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暴風虎輸了,輸了的下場也就是死,頓時,一隊人歡聲高呼,一隊人愁眉苦臉。

廣場的主位上坐了兩撥人。

「炎兄,你又輸了。」左邊的一個老者看著右邊的一個老者挑著眉毛得意洋洋道,這個月來,他已經贏了炎方五次,錢對他來說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子。

炎方站起身子,雖然心裡不高興,但臉上不得不帶著客套的笑,「古兄的魔獸就是厲害,我佩服。」

「哈哈哈,炎兄應該去找更好的魔獸,不要每次都輸,這樣炎家的面子都快被你丟完了。」古馳毫不客氣的打擊炎方,兩人從年輕斗到老,如今他好不容易佔了上風,自然要好好打擊下炎方。 炎方在心裡哼了哼,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冷著臉道,「古馳,你少說風涼話,下次我的魔獸一定會贏。」

說完,炎方拂袖離去。

這樣的魔獸格鬥,比的不僅是誰贏的錢多,更多的是面子。

自從炎家參加后,每次都輸給古家,炎家的面子還真的快要沒了。

炎家已經花了很多心思去找十級魔獸,但每次依然是輸。

格鬥賽規定,每次參加的魔獸只能是十級魔獸,這樣才能顯得公平。

「爺爺,你不要生氣,我這次一定去選更好的十級魔獸。」炎方身邊站著一個身穿青袍的男子,男子年約二十歲的樣子,臉上滿是討好的笑,他叫炎帆,炎方的孫子。

炎方側身瞪著他,怒聲道,「炎帆,你每次都這樣說,但哪次沒有輸,你這個臭小子,這次不要你找了,我自己去找。」

要是下次再輸,炎家的臉就真的要丟光了,他豈會給古家蹬鼻子上臉的機會!

沐傾狂看著氣沖沖離開的方炎,嘴角微微揚起,初來咋到,她必須找到一個依靠才行。

「傾狂,你在笑什麼?」蝶影看了看炎家的人,回頭不解的盯著沐傾狂。

「秘密。」沐傾狂神秘一笑。

頓時眾人都不解的盯著她,她葫蘆里又在賣什麼葯。

沐傾狂閑著沒事,帶著大家四處逛逛,順便好好了解下幻州城,等他們逛完后,黑虎三人也把院子找好了。

下午,沐傾狂跑了出去,沒有讓任何人跟著,經過打聽,她來到炎家,炎家很大,比沐家要大多了。

從路人那裡打聽到,古家和炎家是幻州城數二數三的家族,兩個家族表面非常友好的相處,私底下可是鬥來鬥去。

沐傾狂覺得,只要有家族的地方,一定會有爭強好勝的事。

「姑娘,你找誰?」

沐傾狂剛走到炎家大門,便有人攔住了她。

「我找你們家老爺子。」沐傾狂勾唇淺淺笑道,明眸皓齒,肌膚雪白,這樣一笑更是傾國傾城。

那侍衛不禁有些看呆,回過神后,結結巴巴道,「請叫姑娘叫什麼名字,你好像以前沒有來過炎家,我需要通報才行。」

「我叫沐傾狂,你只要告訴你們家老爺子說我有辦法讓他在下次的魔獸格鬥賽中贏就行了。」沐傾狂似笑非笑道。

就這樣,沐傾狂很順利的進入了炎家。

炎家客廳里,炎方和炎帆目不轉睛的盯著一身紫裙的沐傾狂。

炎方蹙著眉頭,這個姑娘也就十六歲的樣子,她真有辦法讓他下次贏了古家么。

炎帆看著沐傾狂眼睛都直了,美若天仙說的一定是她吧!那一身紫裙穿在她身上,配上那張漂亮的臉蛋,高貴又優雅。

「咳咳……」感覺到自己孫子的眼神,炎方控制不住咳嗽起來,然後看著沐傾狂有些不太相信的問道,「沐姑娘,你真有辦法讓我在下次的魔獸格鬥賽上贏?」

「當然!」沐傾狂揚著下巴極其自信的說道。

「你確定?」炎方雙眸亮了亮。

「確定以及肯定。」沐傾狂神秘一笑,那一笑絕色傾城。 炎方突然爽朗的大笑起來,畢竟他是過來人,沐傾狂的神情不像作假,她敢來炎家,想必也知道炎家在幻州城的地位,也不敢行騙到他家來。

「如果沐姑娘能夠讓我下次贏了古家,我絕對不會虧待你,條件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兌現的。」炎方非常爽快的說。

最近和古家比試,每次都輸,輸的他異常鬱悶,恨不得立刻贏古家一家,扳回局面。

今天回到炎家,他就讓人去挑十級魔獸,挑回來他再親自塞選,他就不相信贏不古馳!

沐傾狂邪魅一笑,「如果我讓你贏了,你必須給給我一千萬金票。」

「一千萬,你搶劫嗎?」炎帆吞了吞口水說道,剛剛還覺得她很漂亮,現在咋覺得她很強盜。

「炎老爺子,看來你家孫子認為我不是好人,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辭了。」沐傾狂站起身子一副要走的樣子,哼,竟然敢說她搶劫,她要是想搶劫,她就會說兩千萬,一千萬很多錢么,沒見過世面!

炎方立刻站起身叫住沐傾狂,然後狠狠瞪淡帆一眼,又走向沐傾狂,笑著道,「沐姑娘,我家孫兒不懂事,你不要見怪,只要你讓我贏古家,一千萬就一千萬。」

能夠挽回面子,贏了古家,在炎方心裡一千萬根本不算什麼。

沐傾狂冷著臉瞪了瞪炎帆,然後妖孽一笑,「好,魔獸你找。」

她就知道炎方一定會答應的,大家族自然是最愛面子,炎家財大氣粗,一千萬根本不算什麼,一千萬對她來說也不算什麼,重要的是,她想接交炎家。

「好,那五天後沐姑娘來我們炎家就行。」炎方爽朗的大笑,一想到他能贏古馳,他就特別開心。

沐傾狂微微點頭,即而和炎方道別。

「爺爺,一千萬啊,萬一她是騙子怎麼辦?」炎帆等沐傾狂走後控制不住抱怨道。

炎方一巴掌拍在炎帆頭上,一副恨鐵不成鋼道,「你傻啊,反正五天後,我們也要和古家比賽,不管她來不來,我們都會去廣場,現在又沒有先付錢給她,就算她是騙子又怎樣,要是她真能讓我們贏,花一千萬都值的。」

炎帆被罵嘟了嘟嘴表示委屈,但想著爺爺的話又覺得有理,他倒要看看五天後,她會怎麼贏古家的魔獸。

沐傾狂回家后,便拉著君笑卿和段硯出去,她突然心血來潮想煉藥。

三人一起去了藥材市場,買了一大包藥材回去。

君笑卿和段硯都是煉藥高手,在他們的指導下,沐傾狂煉出了她想要的藥劑水和丹藥。

五天的時間很快就到了,一大清早,沐傾狂帶著眾人浩浩蕩蕩來到炎家。

炎方早就派人在門口等著沐傾狂,那管家見她來了后,非常客氣的恭迎她進去。

「沐姑娘,歡迎你的到來。」這幾天炎方那可是一會兒喜悅,一會兒擔憂,他不知道沐傾狂是否真的可以讓他贏。

沐傾狂走上前微微一笑,「炎老,我想去看看你這次比賽用的魔獸。」 炎方連連說好,親自帶著沐傾狂去了後院,只見那裡有一個鐵籠,籠子里關著一隻身形巨大的三尾熊,肥肥胖胖的身子看起來傻呼呼的。

「你們都出去,我想單獨和它待一下。」沐傾狂轉身看著炎方說道。

炎方先是一怔,即而重重點頭,然後帶著眾人全部退到後院外面。

沐傾狂毫不懼怕的走近鐵籠,嘴角泛著一抹柔和的笑,三尾熊在看到她來了后,剛想發出嘶吼聲,但隨即在感覺到沐傾狂身上釋放出來的元素力后,嗚嗚幾聲便乖乖趴在籠子里,一雙黑眸訕訕的盯著沐傾狂,無比的聽話。

「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現。」沐傾狂邊說話邊打開鐵籠,伸手朝三尾熊的腦袋和耳朵上摸了摸,在和它交流了好一會,她才把籠子關上,然後走出後院。

沐傾狂走出後院,看著炎方笑道,「炎老,我已經和三尾熊交流好了,它一定會讓你贏的。」

炎方還是有些擔憂,「沐姑娘,你不知道,古家那個十級狂火暴獅很厲害的,以前我也買了好幾個很厲害的十級魔獸,但每次都輸。」

或許是連輸了幾次,炎方心裡還是很忐忑不安。

要是這次再輸,古家一定會四處宣揚破壞炎家的名聲。

「炎老放心,我說它會贏就一定會贏。」沐傾狂露出自信又安慰人的笑容。

炎方雖然擔心,但見沐傾狂都這樣說了,他還有什麼好說的,而且格鬥賽一會就開始了,他想退縮也不再有機會,只能硬著頭皮上。

廣場上依然很熱鬧,所有人都分成兩撥,不過很明顯賭古家贏的人比較多。

古家的人早就來了,他們旁邊的鐵籠里裝著那隻狂火暴獅,在看到炎家帶來一隻白色的三尾熊后,眼裡露出譏笑,就那樣一隻身形笨重的熊也想贏身形敏銳又兇猛的狂火暴獅,真是自挖墳墓。

炎方見古馳嘲笑他,用鼻子冷冷哼了一聲,然後傲然的坐到炎家的位置上,沐傾狂坐在他旁邊。

「炎家必贏!」

「炎家必贏!」

突然一道道吶喊聲響起,正是花心等人,沐傾狂已經讓他們把身上的錢全部拿出買炎家贏,說能狠狠的大賺一筆,雖然他們不知道沐傾狂在打什麼主意,但他們都相信她。

「古家贏!」

「古家贏!」

買古家贏的人聽到花心他們那麼大聲吶喊,不甘示弱的也大喊起來。

台下的兩撥人充滿了火藥味,台上的炎家和古家也充滿了火藥味,只有沐傾狂異常淡定的坐在那裡悠閑的品嘗。

旁邊的炎帆急死了,見沐傾狂那麼淡定,忍不住開口道,「沐姑娘,你就不擔心會輸嗎?」

「我為什麼要擔心輸?」沐傾狂雙眸一眯,反問回去。

炎帆被噎,思慮了一會說道,「狂火暴獅很厲害的。」

「那又怎樣?」沐傾狂高挑著眉毛不以為然道。

「……」炎帆算是敗了,即而閉口不再說話。

格鬥賽很快開始,炎家和古家分別放出自家魔獸上場。 狂火暴獅一上場就一副常勝將軍的眼神盯著三尾熊,那眼神充滿了鄙視和輕蔑。

沐傾狂淡掃了一眼狂火暴獅,嘴角泛著高深莫測的笑容,現在就讓它得意,一會有它好看!

三尾熊並沒有表現怯意,相反挺著高大的身子傲然的盯著狂火暴獅,眼眸里也閃著嘲諷之光。

狂火暴獅徹底怒了,咆哮一聲,飛快朝三尾熊兇狠的衝去,張開血盆大口就咬對方的腦袋。

三尾熊竟然不躲就站在那裡任由狂火暴獅咬,剎那間,鮮血直流,它嗷吼一聲,伸出肥肥的腳朝狂火暴獅狠狠踢去。

狂火暴獅身形凌厲的閃躲開,看著三尾熊流血的腦袋,眼裡更是得意的光的,張開嘴再次瘋狂的咬上去,這次三尾熊躲開了,即而張開大嘴朝狂火暴獅兇殘的嘶咬而上。

「嗷……」

狂火暴獅發出憤怒的吼叫道,雙眸噴著熊熊怒火,它竟然被一隻大笨熊給咬了,這對它來說是一種恥辱。

三尾熊才不管狂火暴獅如何憤怒,一鼓作氣朝它衝去,沐傾狂給它了命令,所以它必須發揮最大的力量去攻擊對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