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蒼生冷冷的說道,言語中底氣十足。

沒有人說話,堂上一片寂靜,但卻是那種死寂,這一次,不是一個人怒,而是數十上百個人在怒了。

這怒,還將會蔓延開來,整個江天學院上萬人都是將怒!

王俊只是覺得渾身無力,一屁股便是癱倒在地,他臉色像死人一樣,他知道,他離死不遠了。

「王俊,你這個畜生,人渣!」

「朱雨,真不知道你的心是不是黑的,連室友都害!」

「閻羅,你給我滾出江天學院!」

頓時,不知道人群中誰開了個頭,一時間,謾罵聲如潮水一般,瘋狂涌動起來,這波潮水,從執法堂中開始,急速的蔓延開來,席捲整個江天!

也就是在這時,陸哲清白得證,乾坤一片朗朗!!! 真相已大白,真兇應伏法!

不僅是王俊、閻羅他們震驚,陸哲也是震驚無比,誰都沒想到沈蒼生竟然是會有這種證據,這證據幾乎是在最後關頭力挽狂瀾,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沒想到吧,王俊,我在房間放置了一個水晶之光,記錄下了你行兇栽贓的一幕。現在,你可認罪。」

沈蒼生此時儼然化身成了一個嚴厲的執法者,彷彿他真的就是執法堂堂主一般,整個人透著一股威嚴之色,收起了水晶球便是對著癱倒在地的王俊厲聲喝道。

王俊早就是六神無主,頭腦里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輸了,輸的一敗塗地,背負罵名,不僅親手殺了自己的未婚妻,還要演上這樣一場戲,原因為天衣無縫,可是沒想到最後還是滿盤皆輸。

最可悲的是,他還要擔下全部的責任。王家本就是依附於傅家生存的一個小家族,對於傅家來說,王家只是一條可有可無的狗而已。

傅塵想要陸哲死,王家和許家便是要盡全力去幫助他,就算事情真的敗露,自己也是要承擔下所有罪責,不能波及到傅塵。

不然的話,傅家的怒火便是會牽扯到自己的家族,傅家一句話,自己的家族便是會在一夜之間灰飛煙滅,一家一府,血流成河。

「我認罪,燕兒是我殺的,也是我故意要陷害陸哲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王俊臉色煞白,艱難的張開嘴說道。每說一個字,都像是有一口冰水灌到他口中,他的語氣極為冰冷,這是他心中極度懼怕,極度恐慌的表現。

王俊說著這些話的時候,頭都不敢抬起來,他不敢去看傅塵,因為他怕,他怕因為自己一個眼神而連累到傅塵,最終自己的家族眾人全部死去。

他和許燕,都只是傅家的工具,或者說是奴才,傅家的一句話便是能夠決定他們的生死。

「王俊,你還有臉叫許燕是燕兒,我呸。」

人群中有人叫罵道,對王俊的惡行實在是無法忍受。

「王俊,我知道有人在背後指使你,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害我!」

陸哲罪名被洗清,但是他還是覺得芒刺在背,他知道王俊只是一個工具而已,真正的主事人還沒有被揪出來。

「我,我,只是嫉妒你,嫉妒你一個無靈之體也能突破到靈氣境。」

昨夜纏綿:總裁,求你別碰我! 王俊有些遲疑,結結巴巴的說道。

不過他這句話說出來,倒是符合在場許多人的心思,的確,很多人都是嫉妒陸哲,從源力境突破到化靈境,更是獲得了院比第一,而且還是能夠去參加有著天驕之戰的美譽的十大學院院比這等盛事。

而且經過這次事件,幾乎所有人都是確信,陸哲的崛起已經是無法阻擋了,這次的時間不僅是沒有給他名譽造成損害,反而是人氣急劇暴增。

陸哲和沈蒼生兩人,就像兩顆冉冉升起的新星一般,迅速崛起,從此在江天學院扶搖而上,最終走向巔峰,就算是那些老牌強者,也會被他們的光芒所掩蓋。

「你們不要說了,全都是我做的,我是畜生….」

突然,王俊像是發瘋一般,整個人大喊道,令得場上眾人都是一驚。

緊接著他從懷中拿出一顆黑色的藥丸,一把放入了口中。

「不好,他要服毒自殺。」

看到王俊這個動作,陸哲眉毛一挑,一個閃身出現在王俊身旁,想要阻止王俊。

可惜已經晚了,王俊已經是將那黑色藥丸吞服下去,緊接著他的身子便是緩緩到了下去,臉龐貼到了冰涼的地面上。

從他的嘴角流出一股黑色的血液,王俊的生機越來越微弱,很快便是死絕了。

王俊死了,自殺死了。

眾人都是安靜下來,不明白這件事其中黑幕的人覺得王俊該死,是報應,但是一些聰明人卻是知道,王俊只不過是一個傀儡,他一死,所有的罪行都是被他所帶下了地域,真兇便是可以逍遙法外。

「哎,他也是個可憐之人。」

沈蒼生看著倒地的王俊,嘆息了一聲道。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這樣做,也是報應。」

陸哲開口道,在他看來,王俊最終落得這樣一個下場,也是咎由自取,如果當初傅塵叫他做這件事,他拒絕傅塵,恐怕也不會弄得這樣一個下場。

王俊一死,所有的線索都是斷了,陸哲和沈蒼生看著一旁驚恐的朱雨,此時的朱雨看著躺在地上的王俊,整個人都是如同驚慌的小鹿一般。

「我認罪,是王俊叫我作偽證的,他說只要我出面作證,他便是給我五十萬金幣做好處。」

朱雨一下子全部招了,可是這樣的結果並不讓人滿意,陸哲和沈蒼生的的真正目的乃是背後那個人。

陸哲沒有再說話,因為此時沈蒼生便是執法堂堂主,一切理應由他來處理。

沈蒼生深吸一口氣,這件事的棘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臉上的神色不斷變換。

隨即他緩緩開口宣佈道「真兇王俊已經自殺伏法,執法堂處理如下:死者為大,將王俊和許燕送回各自家族安葬。並且將王俊從江天學院除名。而朱雨因為參與陷害他人,逐出學院,收繳其五十萬金幣充公,以儆效尤,而執法堂長老閻羅,妄自斷案,濫用私權,黑白不分,更是差點冤枉學院一位極有潛力的天才,逐出執法堂,剝奪其所有在學院中獲得的物品,即日離開江天學院,以肅執法堂公正之風!」

沈蒼生做出了最後的裁決,眾人也都是紛紛點頭,顯然覺得沈蒼生處理得當,對於閻羅和朱雨這種惡人,自然是應該逐出學院,這種毒瘤留在學院只會是害群之馬。

「另外,學員傅塵,私闖執法堂,企圖干擾執法,將其收押執法堂獄牢一月,以儆效尤!」

沈蒼聲隨即便是再度宣佈道,對於傅塵他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在他看來這般處理他,還算是輕的了。

就算是這般懲罰也是無奈之舉,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指正背後布局之人就是他,所以只能夠這樣懲罰。

閻羅臉上陰晴不定,他沒想到事情最後會演變成這樣,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沈蒼生的出現。

宣布結果已經是出來了,這件事看似是塵埃落定了,但是陸哲、沈蒼生,包括傅塵都是知道。

這件事,還遠遠沒有完結!

這場風波,只是暫時的停歇,遲早有一天,會愈演愈烈。

風波烈! (江城說道做到,拿走本周第一張推薦的大大,為你加更一章,祝願您生活愉快。也祝所有的書友生活美美滿滿。拜求收藏推薦支持嘞;)

看到陸哲被證明清白,李曼容和陸輕心都是喜極而泣,兩位麗人都是沖了上來,和陸哲擁抱在一起。

沈蒼生沒出現之前,她們兩都是以為陸哲要被定罪,心急如焚。

此時看著陸哲好好的,她們便是心滿意足。

陸輕心倒是不知道什麼內幕,她只知道陸哲沒事就好。

可是李曼容卻是知道一些,雖然知道了陸哲沒事了,但是她的眸子深處還是有一絲悵然,那是一種絕望的表現。

她突然覺得自己好蠢,可是想到陸哲沒事了,那些又都被她拋到了腦後。

「曼容姐,輕心姐,讓你們為我擔心了。」

陸哲心中感到愧疚無比,有些慚愧的說道。

「你沒事就好。」

陸輕心和李曼容此時都是梨花帶雨,花容憔悴,異口同聲的說道。

看著她們兩個這樣的模樣,陸哲心中心疼不已。

隨著沈蒼生的制裁結果出來,這件事在一般人看來也就是告一段落了,眾人都是紛紛散去,該修鍊的修鍊,該幹嘛的幹嘛。

只不過,這一件事在江天學院引起的轟動不會就此停歇,陸哲和沈蒼生這個名字,從今天開始,註定是要被更多人所熟知。

如果說院比那天開始,陸哲和沈蒼生兩人是初出茅廬的話,那麼這一次,便是會如日中天,一旦他們兩人從天驕之戰中脫穎而出,為江天學院獲得無上榮耀。

那麼他們兩人在學院中必定會是如日中天,風光無兩。

離去前,陸哲也是向徐晚、柯成、諸葛尋等人表達了謝意,雖然自己在院比上打敗了他們,但這些人也都不是些心胸狹窄的人。經過這次的事情,陸哲也是和他們交好。

認識了更多的人,對於陸哲來說並沒有什麼壞處,反而能夠積累起更多的人脈,為日後的一切做好鋪墊。

在離去之時,陸哲也是通過傳音告訴傅塵,「我知道你在背後布了這個局,雖然王俊到死也沒有供出你,不過,我想告訴你,想害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讓他好過!」

傅塵聽到陸哲的威脅,整個人都是要噴出火來,精心布置的一個局化作了光影,陸哲不僅沒事,還是眾望所歸,而自己卻是成了最大的輸家,輸的一敗塗地。

「陸哲,這一次,我可並不是一無所獲,再過些時日,等你知道的話,我不知道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會不會心痛。啊哈哈」

眼睜睜的看著陸哲和陸輕心、李曼容離去,傅塵心裡卻是生出一種近乎是變*態扭曲的快*感。

然而,這一些,陸哲卻是不知道了,如果他知道的話,他說不定會當場將傅塵給活活打死。

沈蒼生因為還要處理執法堂的一些事情,所以並不能立即離去。

而陸哲卻是陪著李曼容還有陸輕心一起去了當初陸哲剛來江天學院時住的那座小院子。

陸哲知道,雖然自己在執法堂的獄牢中只是被關押了一天不到,但是這一天不到的時間,陸輕心和李曼容必然是受了不小的苦。

陸輕心並沒有告訴陸哲自己去求見秦落圖的事情,在她看來,只要陸哲好好的,她做什麼都是值得的,自己說出來也不過是為陸哲增添一些煩惱。

她知道,陸哲能夠獲得現在的這些成就,必然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她想為陸哲分擔點什麼,因為她也是陸家子弟。

可是她卻發現自己做不了什麼,就連求見秦落圖都是遭拒,徒勞無功。

陸輕心表現得極為的淡定,李曼容也是,但是無論李曼容怎麼掩飾,陸哲都是知道,李曼容必定是和傅塵見過面了,不然傅塵不可能會提出那種條件來。

陸哲旁敲側擊,可是李曼容無論如何都是不告訴陸哲,總是有各種理由來搪塞陸哲,欲蓋彌彰。

陸哲知道李曼容不會告訴自己,便是沒有再追問,只是在心中告訴自己,要是傅塵敢傷害李曼容的話,自己斷然是不會放過他的。

就算傅家是天聖州十大商會又如何,只要自己實力強大到一定程度,一個傅家又算什麼。

和李曼容、陸輕心說了一些話之後,陸哲便是趕回了自己居住的房間。

在路上他對這件事情開始反思,左思右想,還是總結出一個原因。

那就是自己的實力不夠,如果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的話,這些阿貓阿狗的又怎麼敢蹦躂出來。

只有自己的實力強大了,才是可以打破虛妄,掌控自己的命運!

這便是陸哲這一次最大的收穫,殊不知,秦落圖不願出面,也正是想通過這件事來磨礪陸哲的心性。

一個至強者,在其成為強者的路上,註定是要遭遇一系列挫折的,這些挫折最是能夠磨礪人的意志。

一個修士的意志力強度,直接就是決定了一個修士的實力強弱,和武道一途能夠達到的高度。

陸哲不知道的是,學院中一直有人關注著自己,但是卻從不讓自己知道,不幫助自己,也不絕不阻礙自己。

萬事皆有因果,冥冥之中皆有定數。

偶然多了,變成了必然。

有些偶然,其實則是必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