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相信他們會破案的!」

人家是專業的,只要細心一點,肯定能破案!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

時間流逝,轉眼又是五天已過去。

這天是星期六不上課,沈佳琪坐在房間里發獃。

她食指摩挲著下巴,眼睛毫無焦距,「……」

很久沒有北堯哥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情況!

沈佳琪雙手合在一起,臉上滿是認真的誠懇,自言自語道,「希望北堯哥平安歸來!」

就在這時,一雙骨節分明的手捂住她的眼睛,聲音故意帶著尖銳,「猜猜我是誰!」

聞到熟悉的味道,沈佳琪一把抓住男子的手,心頭湧出一抹激動,「北堯哥,你回來了!」

傅北堯鬆開女子的手坐在她旁邊,目光灼灼地看著她,「有沒有想我?」

沈佳琪重重點頭,雙手摟著傅北堯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下,「想,剛剛還在想呢!北堯哥,這次任務順利嗎?」

傅北堯深邃的眸子劃過一抹笑意,沙啞的聲音壓抑著深厚的情感,「嗯,很順利,這次立了個一等功!」

沈佳琪驚訝地看著傅北堯,「哇,北堯哥,你好厲害!」

傅北堯把少女摟在懷裡,在她耳邊輕輕噴了一口氣,「最近家裡還好嗎!」

沈佳琪把最近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不過,她只撿好的說,典型的報喜不報憂!

傅北堯深深看著沈佳琪,「走吧!陪我到處走,別總是待在房裡不出去!」

說完,起身拉著沈佳琪的手朝果園走去。

大丫看到傅北堯的身影先是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后,瑟瑟發抖地喊了一聲,「姐夫。」

傅北堯很滿意這個稱呼,他斜頭看著沈佳琪問道,「我看上去很嚇人嗎?」

沈佳琪搖頭,「不,一點也不嚇人,不然濤濤和小丫也不會總纏著你!」

濤濤纏著他,是想切磋武藝!

而小丫纏著他,是想聽戰場上的事!

用小丫的話說,電視上的軍人還沒姐夫講的精彩!

不過,也有人怕傅北堯,比如大丫!

兩人越走越遠,大丫望著兩人的背影,雙眸微微閃了一下,不知在想什麼!

顧月華走過來,突然出聲,「大丫,你站在這幹什麼?」

正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大丫被突如其來的聲嚇了一跳,「啊——」

顧月華不解地看著她,「啊什麼!你剛剛到底在想什麼!」

大丫搖頭,「沒想什麼!外婆,我先回床上躺一下!」

語畢,拔腿就朝屋裡走。

顧月華看著她的背影,喃喃自語道,「自從發生那件事後,總覺得大丫心裡藏著事!」

哎!

都是劉川那個畜牲惹的事!

果園。

沈如君幾人正蹲在地里拔草,果樹的葉子極為茂盛。

白桂香看著果園,臉上滿是笑意,「這些果樹要是結滿果實肯定會引起轟動!」 阿玲道,「就算沒結果子,沈家村也引起了轟動,方圓三百里誰不知道我們種了很多果樹,還包了山頭!」

沈如君說了一句,「書記隔三天來一趟,人家不知道都難!」

白桂香想起書記臉上的激動和期盼忍不住笑了,「我們是書記的管轄區,如果我們能讓經濟更上一層樓,書記肯定也有好處!」

三人邊拔草邊聊天。

日子過得充實又幸福。

沈佳琪和傅北堯手牽手來到果園,看到幾人正在拔草,而山頭的一干人正在鬆土。

沈佳琪準備明天把果樹運回來栽植。

沈如君看到傅北堯的身影立即站起身,「阿堯,你回來了?」

傅北堯點頭,「嗯,剛剛回來的。」

沈如君關心問道,「沒受傷吧!」

聽到關心的話語,傅北堯感覺臉空氣都是甜的,冷酷的臉扯出一抹笑,「沒有。」

沈如君看到兩人手牽手,也不好再打擾他們約會,擺了下手說道,「你們去玩吧!」

待兩人離開后,沈如君才回到阿玲旁邊繼續拔草。

阿玲看到兩年輕人感情很好,為他們高興,同時也在為大丫發愁……

自打出了那件事後,大丫整個人變得陰沉了很多,除了和沈佳琪主動說幾句話……

從不主動開口說話!

她找話題和大丫聊,她總是一副不在狀態的樣子……

也不知道那丫頭在想什麼!

阿玲輕輕嘆了一口氣,「姐,你說大丫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如君一時也不知該怎麼回答!

大丫的性子雖然不討喜,但到底是自家小妹的女兒!

就算不喜歡,也不能直說,免得鬧個沒趣!

沈如君道,「我和她接觸的少。」

白桂香倒是有一句說一句,也不怕得罪人,「阿玲,你家大丫不行啊!整天陰沉沉的,哪個姑娘家像她那樣,不過是懷過孕流過產而已,就整天陰著臉,像全世界的人都欠著她的一般!」

沈如君瞪了她一眼,「大嫂,別說了!」

白桂香抬起下巴,「為什麼不說! 契約總裁的出逃妻 如果不面對,以後只好惹出其它事來,我看到大丫有好幾次單獨出去,你們說,她會去見誰?」

這話一出,沈如君兩姐妹都驚住了。

要不是白桂香爆出,她們還蒙在鼓裡!

阿玲,「大嫂,她一般什麼時候出去一次?」

白桂香回憶見到大丫的那幾次,拍了拍額頭道,「忘了,反正都是晌午的時候,反正神神秘秘的,我怕她發現,一直躲在暗處!」

這話讓阿玲有些害怕!

總有一種大丫在做壞事的感覺!

不行!

一定要告訴琪琪!

看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出了事後,阿玲就怕大丫心理扭曲,看不得別人比她好!

阿玲不敢賭,她站起身追沈佳琪而去,「琪琪,琪琪,等等我,我有事找你!」

沈佳琪和傅北堯聽到聲音同時停下腳步轉頭看去。

只見沈如玲滿頭大汗跑過來,臉上全是著急,眼裡是化不開的煩躁。

一看就知道她心事重重!

沈佳琪出聲問道,「小姨,怎麼了?」

剛剛還好好的,這會怎麼就變了!

阿玲把白桂香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沈佳琪聽了后,收斂心思,「知道了,我會注意的!」

阿玲不放心地叮囑道,「琪琪,一定要找到她出去的原因!」

沈佳琪點頭,「好——」

阿玲離開后,沈佳琪看著傅北堯的側臉,眼睛帶著迷茫之色,「你說她好好的幹嘛要獨自出去!」

難道上次那些血和她有關!

傅北堯握著沈佳琪的手,冰冷的唇在她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低沉的聲音仿若清風一般徐徐響起,「這幾天好好注意就行了!」

放假期間,大丫一直在家哪也沒去。

星期一沈佳琪要去學校,而傅北堯也要去部隊報到。

她只好把監督大丫的任務交給其中一個叫阿尼的保鏢。

——

中午,艷陽高照。

大丫穿著一件藍色薄棉衣走出村口前往鎮上的方向走去。

因為大丫認識阿尼,所以他跟蹤之前,稍稍喬裝了一下。

現在即使站在大丫面前,她也認不出對方是誰!

阿尼走在後面,離大丫有三米左右的局裡。

走了二十分鐘,阿尼看到大丫上了一輛紅色小車,開車的是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男子。

副駕駛座坐著一個穿著時髦的年輕女子,大約二十歲左右,花著淡妝,一看就知道是有錢家的小姐。

如果傅北堯看到此人,一定能認出她。

大丫坐在後面,眼睛看著副駕駛座的女子,「你真的會帶我離開這裡!」

沒錯!

這個人承諾大丫,只有幫她做事,半年後就會帶她離開沈家村去漢京。

對大丫來說,只要能離開這個地方,要她著什麼都行!

出了那事後,雖然沒人說什麼,但總覺得老宅的人是帶著異樣的光看她。

所以大丫想脫離那個地方!

前段時間,她在村口散心,這個女人突然叫住她,說可以帶她離開這裡!

那時,大丫心動了。

寧曉蘭對旁邊的司機說道,「後面有人跟來了,開車!」

大丫一驚,「你要帶我去哪裡!」

寧曉蘭眼裡泛著幽幽的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慢吞吞地說道,「不急,我有事找你!」

說著,從包包里拿出一包用白色塑料袋裝起的粉末遞給大丫,「把這個放到沈佳琪的枕頭下面,如果事成了,我就帶你去漢京!」

這話一出,剛剛的害怕消失得無影無蹤,大丫眼睛一亮,驚喜地看著寧曉蘭,「真的嗎?」

她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什麼來歷!

和沈佳琪有什麼仇!

但能開這麼好的車,家裡條件肯定不錯!

說不定這個女人就是她的福星,是她的轉機!

在這裡提一下,自打大丫出了那事後,就沒去過學校。

阿尼看著消失的小車,整個人變得陰鷙起來,自言自語道,「那個女人又是誰?」

還以為村裡的人淳樸!

沒想到也這麼多事!

沈家老宅堪比大城市的家族算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