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炎結果自己的襯衫,苦笑着穿了上去,心想還好張馨彤恢復了正常,要不然不知道自己又要怎麼忙活了,不過剛纔張馨彤害羞的樣子,還真是可愛啊,跟平時的她比起來,多了一番別樣的迷人風味。 “什麼,你們竟然失敗了。”此時說話的正是經常跟在程飛身旁的那名中年男子,此時的他表情陰晴不定,冷冷的看這個身前低着頭的兩名男子。

“李先生,不是我們不盡力,是你給的資料有問題,這小子並不只是簡單的會一些三腳貓功夫,他似乎會一些武術,要不然老楊也不會現在還躺在醫院裏面。”此時兩人匆匆辯解道。

那名叫李先生的男子盯着兩人看了看,幽幽的說道:“虧你們當初還信誓旦旦的在少爺面前承諾道萬無一失,現在給我來講這些,我不想聽你們解釋,錢你們已經收了,我只想看結果。”

“放心吧李先生,既然收了錢,我們當然會辦實事,只是….”其中一名男子有些猶豫的說道。

“只是什麼。”李先生藉口說道。

“只是這個價錢,要提高一些,因爲對方並不是原以爲的那樣拳腳不通,那小子是有三兩下功夫的,所以這個價錢嘛,也要提高一些才行。”男子慢慢的說道。

“錢不是問題,我只關心結果。”李先生背過身,淡淡的說道。

“如此我們就好辦了,這件事,包在我們身上。”兩名男子見李先生一口答應下來,不禁欣喜萬分。

“那李先生,我們就先回去準備準備了。”兩名男子繼續說道。

李先生點了點頭,兩名男子便歡天喜地的離開了。

“江炎,看你這次還能不能逃脫。”李先生站在原地幽幽的說道。

…..

“阿丘”,此時正在B大校園中的江炎突然毫無徵兆的打了一個噴嚏。

“怎麼了江炎,感冒了嗎?”這時江炎身旁的雲雨嘉一副關心的模樣說道。

“沒事,可能是過敏吧,這大熱天的,怎麼可能會感冒。”江炎擺了擺手說道,心中也是奇怪自己明明沒有感冒,但最近卻常常毫無徵兆的就打噴嚏,確實很讓人費解。

一旁的雲雨嘉見江炎確實不像是生病的樣子,一顆不禁芳心不禁放了下來,但臉色卻不知不覺的變得有些灰暗。

“別再想那件事了,你又不是故意不來看我的比賽的,你是真的有事,我不會怪你的。”江炎見狀,便安慰的說道。

“你真的一點都不怪我嗎?要說實話,不許安慰我。”雲雨嘉睜開一對大眼睛看着江炎問道。

“當然沒有,我一點都沒有想過要怪你。”江炎想也不想的就立刻回答道。

誰知道江炎的回答,並沒有像想象中的那樣讓雲雨嘉轉悲爲喜,反而是讓雲雨嘉似乎看起來更爲黯然了,這不得不讓江炎稱奇,難道要自己怪她才行?

“那個,我還有事,不介意的話,我先去忙了。”雲雨嘉歉意的看了江炎一眼,小聲的說道,說完便朝着一個方向走去,只留下留在原地的江炎仍是一臉費解的樣子,這女人的心,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讀懂的。

雖然搞不懂雲雨嘉到底想說什麼,但既然想不出來江炎也就懶得想了,整個人平躺在草地上,腦海裏不由得回想起昨晚的事情,此時此刻自己還能毫髮無損的站在這也真的是老天爺保佑,昨天發生的一切就好像在拍電影一般的兇險和激情。

不過昨天晚上的新生才藝大賽也創造了一個記錄,那就是最後領獎的時候,第一名跟第二名同時不在場,只有第二名的王雪一個人站在領獎臺上領獎。

第一名自然是江炎,江炎爲什麼不去領獎這個大家也知道,第二名是程飛,以他那種不可一世囂張跋扈的性格,不去領這個第二名的獎倒也是情理之中,所以只剩下一個第三名的王雪,倒顯得像是冠軍一樣。

同時江炎回想起昨晚三人圍攻自己的事情,心中也是一陣鄭重,看來用“超能模仿”來打架只能對付一般的街頭混混,對付會武術的人的話就顯得力不從心了。

雖然可以加上“邏輯轉換”可以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但這也只僅限於單打獨鬥,如若遇到圍攻,自己恐怕連對敵人一一釋放“邏輯轉換”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魂歸西天了。

視線轉移和邏輯轉換確實在打架中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這兩個異能有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過於明顯,很容易被其他人看出古怪,到時候要是被別人猜出自己擁有什麼神奇的本領,就真的是糟糕了。

看來自己必須得擁有一個足夠自保並且又不惹人注意的異能才行,要不然的話,敵人在暗,自己在明,遲早自己會遭到暗算的,畢竟江炎現在的異能也並不是說就是天下無敵的。

“喂,伊雅,怎麼還沒有修復好新的異能啊。”想到這,江炎不禁對伊雅問道。

“主人,修復過程一直都在進行着,請耐心的等待。”伊雅甜甜的回答。

下一個能異能還在修復,所以無奈之下,江炎只能暗自對自己說道最近一定要萬加的小心才行,程飛並不是那麼容易善罷甘休的人,以他的性格,下一次對自己的行動,並不會太遠。

…..

與此同時,在B市的某家醫院的某件病房內,此時病房的大門被牢牢的緊關着,病房中有三名男子,赫然正是那天晚上襲擊江炎的三名男子,其中的一名躺在病牀上,正是與江炎搏鬥的那名男子。

另外兩名男子站在病牀前,表情陰晴不定的看着病牀上的男子。

“你說那小子會異能?”其中一名男子這時淡淡的對病牀上的男子說道。

“是的,有那麼一會,我感覺到自己的視線完全變了樣,而且現在回想起我跟他打鬥的場景,我感覺自己的有些招數,似乎都變了樣。”病牀上臉色蒼白的男子回答道,江炎在他小腹的那一下,着實不輕。

“你確定?”先開始說話的那名男子眼中精光一閃,又問道。

“我百分之百確定,這小子確實有一些特殊的本領。”病牀上的男子回答道。

站着的兩人聽後,都呆立在原地沉默着思索了一會,過了一會後,便叫病牀上的男子好好休息,剩下的,他們會去處理,說完後三人便離開了病房。

離開病房後,兩名男子中的其中的一名男子就忍不住問道:“徐曉東,你說這件事,要不要告訴李先生。”

徐曉東淡淡的看了那名男子一樣,說道:“我說,張健,你覺得異能這東西怎麼樣。”

“不錯啊,我感覺很神祕,而且應該很厲害,要不要老楊也不會現在還躺在病牀上。”張健很快的回答道。

“那你想不想擁有異能。”這時徐曉東眼中一絲凌厲,對着老張說道。

張健一開始還不明白徐曉東是什麼意思,想了一會後,才恍然大悟的猛然說道:“你是說,我們瞞着李先生,我們自己想辦法抓到那個叫江炎的小子,然後逼他說出異能的祕密。”

徐曉東點了點頭,他心中所想的正是這個主意。

“可是不行啊,老楊跟李先生關係一向不錯,他一定會告訴李先生的。”這時嘆了一口氣說道。

徐曉東眼中越發的凌厲,幽幽的對王健說道:“那就讓他說不出話就行了。” 行走在B大校園外學生們戲稱的墮落街上,江炎全身保持着警惕,因爲上一次被那三名中年男子圍攻的事情實在是讓江炎記憶猶新,此時走在這人羣冗雜的墮落街上,讓江炎整個人都不得不小心起來。

其實如果不是必要的話,江炎是不打算離開B大的校園的,畢竟比起外界來說,B大的校園還是相對來說比較安全的,在找到一個相對保險的自保方法前,江炎還是不想到校園外面去冒險。

但這次出來卻是不得已而爲之的事情,原因就是在新生才藝大賽前凌菲對他說的那句話。

“要的,要的,要是你贏了,我今晚就陪你一起去吃宵夜慶祝。”

不過自己那天晚上下臺之後就消失了,所以那天晚上的慶功宴自然也就泡湯了,不過這幾天凌菲又聯合了舒璟羅傑兩人,要把這個慶功宴補辦過來,而舒璟和羅傑對於美女這樣的要求,自然是求之不得,而江炎則絲毫沒有話語權。

走在墮落街的街道上,江炎因爲擔心怕有人對付自己波及到舒璟他們幾個人,所以獨自走在後面,同時仔細的觀察着四周的情況,到時候一有什麼風吹草動自己也好及時應付,而羅傑和舒璟則在前方對着凌菲大獻殷勤,弄得像是凌菲拿了冠軍一般,對此江炎也只是一陣苦笑。

忽然,江炎看着街邊的一家酒吧停住了腳步,原來這家酒吧正是上一次張馨彤喝醉了的酒吧,那次要不是自己及時出現,恐怕張馨彤一定會悔恨終生,說不定還會因此做出什麼傻事來。

想到這,心中不禁浮現出了張馨彤的身影,不可否認,張馨彤確實是十分的迷人,她最吸引人的就是她那股猶如冰山美人一般的氣質,一個美女和一個女神的區別,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氣質,而很明顯張馨彤屬於後者。

一想到張馨彤冰冷如雪的氣質,就不禁想起來那天晚上張馨彤那瘋狂的另一面,雖然是因爲藥物的作用,也差點讓江炎沒能把持住這誘惑,其實從心底來講,江炎是很希望能夠跟張馨彤發生些什麼的,畢竟江炎也是一個發育正常的男人。

只不過如果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話,江炎覺得這跟禽獸又有什麼分別,人之所以區別於其他的動物,正是因爲人知道什麼事是想做卻不能做,什麼事是不想做卻又必須做的,所以江炎一點都不後悔。

“喂,想進去勾搭女生啊。”這時江炎的身旁突然傳來了凌菲有些嬌嗔的聲音。

江炎忙轉頭過去,凌菲此時就站在他身旁,如花般秀美的俏臉上給人一種幽怨幽怨的感覺,因爲凌菲只有165左右,穿的又是平底鞋,所以江炎恰好可以將凌菲的驚人的事業線一覽無餘,心中不由得爲之驚歎。

“沒,就是隨便看看。”江炎忙把自己的視線從凌菲的胸前移開,一邊說道。

“看你也沒這個本錢,他兩一直佔好位置了,趕緊過去吧。”凌菲說道,一邊拉着江炎的胳膊朝着走去。

江炎聽了凌菲的話後一陣鬱悶,自己沒有本錢?自己雖說不上是什麼貌比潘安,但是怎麼說也是有一些小帥的吧,比起那些長得很愛國,卻隨意在網上發自己雷照的爛番薯臭鳥蛋,也算是強了不少吧。

不過江炎也不辯解,以他對凌菲的瞭解來看,這個時候自己還是沉默爲好,不過被凌菲拉着胳膊走在街道上,江炎還是有一些特別的感覺,仔細想來,這還是第一次被女孩子拉着胳膊走在街道上。

跟着凌菲來到了舒璟跟羅傑所在的燒烤攤,兩人已經點好了不少菜,啤酒也拿好了一件放在了一邊,兩人早就在出發前信誓旦旦的說要把江炎給放翻,對此江炎也是沒有什麼辦法。

逆天寵妃不好惹 “我說江炎,路上幹嘛去了,又遇到美女了?”舒璟一見到江炎,就調侃的問道。

“是啊,遇到一個大美女,他說她暗戀一個叫做舒璟的胖子,問我認不認識來着。”江炎也不甘示弱,立刻還以顏色。

“你看,菲姐,江炎他又欺負我,我成天跟他住一個宿舍我容易嘛我。”舒璟聽見,忙一臉哭腔的向江炎身旁的凌菲求救。

對此凌菲只是笑着看着兩人像是說相聲一樣的表演,沒有說話。

江炎坐下來後,反覆幾次的仔細觀察了身邊的情形,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的地方,看來敵人不打算今晚對自己動手,那麼自己也可以稍微放鬆一些了。

不一會老闆就把四人點的東西拿了過來,都是烤好的香噴噴的各種肉串,雞翅、烤魚,還有一些金針菇、馬鈴薯之類的凌菲喜歡吃的東西,看來羅傑兩人也事先問過了凌菲她所喜愛的口味。

羅傑拿出身旁的啤酒,啓開了四瓶,分別遞給了四人一人一瓶,雖然凌菲是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但上一次的聚會上凌菲表現出來的喝酒能力絕對不輸給任何一個在場的男生,所以此時也是直接給了她一瓶啤酒。

“爲了江炎的冠軍,幹了。”羅傑舉起自己手中的啤酒,對着三人說道。

“幹了。”三人也不含糊,徑直舉起了瓶子喝了起來,就連凌菲也如此,本來兩人還叫老闆拿了幾個一次性杯子的,就是爲凌菲準備的,不過想不到凌菲竟然那麼豪放的,直接就對瓶吹。

你還別說,凌菲還真的就一口氣把一瓶啤酒喝光了,速度比起其他三人來說還快了那麼一丟丟,而且喝完之後面不改色,一副女中豪傑的模樣。

“菲姐海量。”舒璟在一旁稱讚道。

“別瞧不起女生,你們信不信我一個人能把你們三個人喝趴下。”凌菲得意洋洋的對着三人說道。

凌菲此話,實在是大言不慚,就算凌菲再怎麼厲害,三人最多也只是把她歸爲和自己一個水準,可現在凌菲竟然說自己能把三人喝趴下,這絕對是對三人**裸的挑釁,就連一向對美女很殷勤的舒璟都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神。

就這樣,本來是針對江炎的慶功宴,卻因爲凌菲的這句話讓三人把矛頭對準了凌菲,因爲凌菲的口氣實在是很大,三人心想凌菲根本不可能贏,到時候要是凌菲喝醉了,大不了叫輛的士把她帶回去就是。

但接下來確實三人見證奇蹟的時刻,隨着底下的啤酒從一件變成兩件,再變成了三件,三件都喝光之後,舒璟和羅傑兩人都已經有些暈暈乎乎了,江炎也有一些醉意了,而凌菲竟然只是小臉一陣緋紅,仍是一副活力十足的模樣。

“老闆,再來一件啤酒。”凌菲對着一旁的老闆甜甜的喊道,這一喊不禁吸引了四周不少色狼的眼光。

三人此時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三件啤酒,基本上每人喝的都差不多,就算是喝水也會有些醉意吧,可凌菲除了去了幾次廁所,竟然一絲醉意也看不到。

“怎麼啦,你們三個男的不行了?”凌菲看着三人笑着說道。

三人一聽這話,怎麼說也得繼續喝下去,奶奶個熊的,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妹子問你行不行,是個正常男人都不能說不行啊,男人可以說不能,但是絕對不能說不行。

看人三人一副殺紅了眼的模樣,凌菲就知道自己的激將法已經成功了。

凌菲喝酒很厲害,這確實是事實,那些酒凌菲確實是一滴不落的都喝到肚子裏面去了,而凌菲之所以那麼能喝,只能用三個字來形容:天生的。

其實一直在初中畢業以前,凌菲都沒有喝過酒這種東西,直到初中畢業的同學聚會上,因爲同學起鬨的緣故不得不喝了一杯,一杯下肚之後,凌菲什麼感覺都沒有,感覺就像喝水一樣,凌菲不禁就疑惑這東西跟水有什麼區別。

不得不說有的人天生就是這樣的體質,喝酒跟喝水似的,而凌菲就正是這樣的人。

到了後來,凌菲才明白只有原來只有自己喝酒跟喝水一樣,其他人喝酒一般都是有一個限度的,於是乎利用自己特殊的體質,凌菲沒少捉弄過人。

而她這一次的目標,正是江炎三人,看着喝紅了眼的江炎三人,凌菲就好比看着三隻可愛的羊羔一般,而她就是那潛伏在旁的大灰狼。 江炎三人做夢也想不到,看似嬌滴滴弱不禁風的凌菲,喝起酒來竟然如此的兇猛,凌菲的酒量像一個無底的大酒桶一般,讓人很難跟她嬌柔的外表聯繫起來。

第四件啤酒喝下去後,羅傑和舒璟兩人的戰鬥力也發揮得差不多了,坐在椅子上都有了一些搖搖晃晃的,而江炎也好不到哪去,現在每喝一口啤酒感覺都會隨時吐出來一樣。

不過看着凌菲那挑釁般的眼神,三人怎麼樣也要繼續跟凌菲喝下去,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喝不喝得下去的問題了,這是關於男人尊嚴的問題,說什麼三人也不能就這麼窩囊的被凌菲給灌趴下,這說出去估計三人就沒臉見人了。

好在凌菲也不完全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至少臉上的緋紅又加深了幾分,這讓三人心中又燃起了一絲希望,不管怎麼樣,也不能在凌菲這小妮子之前倒下。

第四件啤酒喝完後,凌菲又要來了第五件的啤酒,這個時候江炎聞到啤酒的味道都差不多要吐出來,只是一直咬牙堅持着,同時心中悲嘆道爲什麼異能器不給自己一個喝酒的異能。

從第五件啤酒開始,三人便開始對凌菲展開車輪戰,這個時候已經不是什麼讓不讓女生的問題了,喝得眼紅的三人現在只想把凌菲給灌趴下。

在江炎三人車輪戰的輪番進攻中,凌菲也逐漸的開始感覺到有一些不舒服了,凌菲特殊的體質其實只是把酒精對身體的影響降低到很小,但並不是完全就可以消除的,所以現在凌菲差不多喝了一件的啤酒,也開始有了一些醉意了。

三人見凌菲似乎有些醉了,好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不要命的開始輪番對着凌菲灌酒,這場景要是被人看到,說不定會誤會三人對凌菲有什麼歹意,但誰知道三人現在心裏都快哭死了,誰知道這個凌菲喝酒起來這麼的變態。

三人的這一番搶攻,果然起到了效果,凌菲小臉上現在已經是一片潤紅了,只要再堅持一下三人就可以完成目標了,但此時羅傑和舒璟終於到了油盡燈枯了地步,兩人紛紛趴倒在桌子上。

“他們….兩個,不行了,還有…你。”凌菲停停頓頓的對江炎說道。

江炎此時比起兩人來說要好一些,因爲相對來說自己比起他們三人喝的要少一些,所以才能夠一直堅持到現在,要不然江炎可能早就倒下了。

“來,繼續。”江炎也不廢話,繼續啓開兩瓶啤酒,遞了一瓶給凌菲,既然羅傑兩人的戰鬥力已經發揮到了極限了,那麼剩下的就只能靠自己了,江炎在心中想道,無論如何自己也必須要堅持下去。

“行了,不用喝了,要是你也醉了….我可擡不動你們三個。”這時凌菲揮了揮手,對着江炎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