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對著非空長老微笑點頭,隨即臉色沉了下來,望著那穿黑衣女人,「我是男人,這點都看不出來嗎?」江帆冷笑道。

那穿黑衣女人臉沉了下來,「哼,這可是你自己來找死的,可別怨我們姐兒!把他們一起殺了!」那穿黑衣女人揮手。

門外衝進五名護衛,朝江帆和納甲土屍撲過去,沒等江帆的動手,納甲土屍迎了上去,手裡的裂空奪魄槍一招暴雨狂瀾。

「去死吧!」納甲土屍冷笑一聲。

一連串的撲哧聲,那五名護衛慘叫倒下,眨眼間納甲土屍就殺死了五名護衛,那穿黑衣女人頓時大吃一驚,她突然想起眼前男人是誰了。

「你是傻蛋!」那穿黑衣女人吃驚道。

納甲土屍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女人竟然知道自己,「嘿嘿,你說對了,我就是傻蛋!猜中了哥有獎勵,今晚哥陪你睡!」納甲土屍壞笑道。

那叫小芸的女人望著江帆,「你是江帆!」那穿黑衣女人吃驚道。

江帆微笑點頭道:「沒想到你還真識貨呢!我晚上沒空看陪你們睡了,就讓傻蛋陪你們姐妹玩扎金花吧。保證扎得你們嗷嗷叫!」

兩女人臉微紅,她們對視一眼,兩人同時釋放符球,就要攻擊江帆和納甲土屍。可是她的符球還沒飛出來,兩人眼前一花,肋下一麻,兩人立即獃滯在那裡了。

在這麼近的距離,她們還想施展符咒,根本沒有機會,江帆望著姐妹倆,「呵呵,你們姐妹倆是我看到最無恥的姐妹,我今天要給你們留點紀念,警告你們姐妹倆,做人雖然可以無恥,但是也要講信用!」

江帆伸手從那穿黑衣女人懷裡掏出那件肚兜,「這是什東西啊,你們搞得神神秘秘的!」江帆望著肚兜上。

肚兜上面是一排排的符文,上面還有圖,這些符文江帆都認識,他粗略看了一下,這肚兜上面記載的是符咒飛行的修鍊之術。

「哦,果然是好東西啊!這東西我沒收了!」江帆笑嘻嘻道。

「混蛋,你還給我!」那穿黑衣女人怒吼道。

江帆望著那穿黑衣女人,「我靠,你這女人太無恥了,這東西怎麼就成了你的了,這東西是非空長老的東西,他已經送給我了!現在就是我的東西了!」江帆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五更 非空長老笑了,「施主,這東西是老衲偶然得到的,一直無法參透裡面的奧秘。既然落在你手裡,就是你的了!你來了,我該完成任務了!」

「哦,原來你偶然得到的,我還以為你有收集肚兜的嗜好呢!」江帆笑道,他還真佩服這肚兜的主人,竟然把符咒修鍊畫在肚兜上了,真是出人意料呢。

「呵呵,施主說笑了,這個肚兜的主人本是一名女子,她是在別人那裡偷著記載下來的符咒修鍊秘術。當時環境之下,她只能把這符咒秘術畫在肚兜上了,這是她臨終前交給老衲的,讓老衲交給有緣人,沒想到施主就是有緣人!」非空長老微笑道。

江帆點頭道:「哦,原來如此啊!」 星際回收商 他這才明白為何符咒修鍊記載在肚兜上了。

接著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傻蛋,把他們全部帶出去,這兩個女人就交給你處置了!」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露出喜悅之色,他最盼望就是江帆這句話了,讓他處置這兩個女人,真是太棒了,非要她們叫不停!

隨即江帆向石秀才傳音:「石秀才,立即拿下小廟,要抓活口,注意不要傷到寺廟裡的和尚。」

石秀才聽到江帆的傳音之後,他立即帶著人突然地沖了出來,那些護衛措手不及,很快被控制住了。

納甲土屍把那兩個女人帶出去了,禪房之中,只剩下江帆和非空長老兩人了。非空長老平靜地望著江帆,他的身子泛起七彩的光,身子開始解體,「施主,第五塊七彩符字在北水城,她是一位女修行者,名字叫步菲雪,你見到她的時候,請給老衲帶一句話,老衲對不起她!」

非空長老話音剛落,身子已經完全解體,地面上出現一塊綠色的符只。非空長老的身子已經化成一道彩虹從窗口飛了出去。

江帆望著彩虹,對著彩虹揮手道:「非空長老,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你的話帶給步菲雪的。」江帆微笑揮手道。

江帆彎腰撿起地上的那塊綠色七彩符字,與其他三塊七彩符子合在一起,綠色符字與其他三塊符字融合了。江帆手裡變成四塊不同顏色的符字,「哦,還差三塊符字了!沒想到第五塊七彩符字化身竟然是一位女的修行者,好像和非空長老有點感情瓜葛呢!」江帆自言自語道。

江帆收起了七彩符字之後,他出了禪房,在後院里看到石秀才、木香姑娘等人,「大哥,那個非空長老呢?」石秀才驚訝道。

「他已經走了!」江帆微笑道。

江帆話音剛落,後院的柴房傳來女人的叫聲:「哦,混蛋,你放開我們姐妹!」

「嘿嘿,你們不是無恥嗎,還這麼害羞啊!我幫你們疏通下水道呢!等會你們就會叫不要停了!」

木香姑娘知道是什麼事情了,她臉微紅,瞪著江帆道:「江帆,你,你竟然放縱你的僕人去做那種壞事!你也太壞了!」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羞紅的臉,「呵呵,你不知道那兩個女人有多麼無恥,像她們這麼無恥的女人,只有傻蛋才能對付她們!你等著瞧吧,要不了多久,她們就屈服了!」江帆笑道。

「你,你們也太無聊了!」木香姑娘臉羞紅道。

「大哥,這些護衛護衛處置?」石秀才望著江帆道。

江帆望著後院大概有三十多名護衛,這些人都是大風國的護衛,他們都經過大風國嚴格訓練的,而且經歷很多暗殺任務,心裡素質都很不錯,稍加訓練那可是優秀的青龍軍的選手。

「諸位,告訴你們一句實話吧,有我江帆在,宇文成才是無法復國的!你們不如跟著我江帆干吧,將來你們的成就絕對出乎你們想象!願意留下的就站在這邊來,不願意留下的,立即走人!」江帆目光如炬望著那些大風國的護衛。

那些大風國的護衛立即猶豫起來,石秀才望著那些護衛搖頭道:「我大哥是我見到過最厲害,最深神秘莫測的人,你們還猶豫什麼,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呢!如果你們錯過了,將來肯定會後悔莫及的!」

石秀才這麼一說,立即有不少人被打動了,護衛群中立即走出幾個人過來。有幾個人帶頭之後,其他的人動搖了,也跟隨過去,片刻之後,三十幾名護衛全部願意留下。

江帆露出喜悅之色,「嗯,很好,歡迎你們加入我的青龍軍,從此以後,你們將會是符元界的傳奇!你們馬上接受三天的特殊訓練,你們就是青龍軍正式成員了!你們的軍餉將是一般軍人的五倍!」

那些護衛立即露出喜悅笑容,軍餉竟然是一般軍人的五倍啊!他們都慶幸剛才的決定,要不然真的後悔了。

「大哥,我的人也要去加入青龍軍啊,他們也要接受三人的特殊訓練吧?」石秀才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那是肯定的,你也要接受三天的特殊訓練,馬上就安排你們一起去訓練。」江帆微笑道。

「呃,大哥,我們去什麼地方訓練啊?」石秀才驚訝道。

「呵呵,等會你就知道了!你們全部站好,按照我的要求站好!」江帆對著石秀才擺手道。

所有人立即全部排隊站好,他們按照江帆的要求,渾身放鬆,閉上眼睛,隨即一道光一閃,他們全部進入了符咒世界。

此時符咒世界閆帥他們已經訓練結束了,他看到江帆帶著一批人來了,喜悅道:「老大,又來了一片新學員啊?」

江帆點頭道:「是的,這些新人交給你訓練三天,原來訓練好的兩千青龍軍繼續訓練,等待我的召喚。」

閆帥點頭道:「好的,老大,我們隨時等待你的召喚!」

石秀才吃驚地望著符咒世界的四周,「呃,大哥,這是什麼地方?」石秀才驚訝道。

「呵呵,有什麼不明白了,你就問閆帥吧,他是你們的訓練教官,你們就聽從他的指揮,我出去了!」一道光一閃,江帆回到了白石山的小廟。

「江帆,你剛才帶著那些人去了什麼地方?」木香姑娘驚訝地望著江帆,剛才她看到一道光一閃,江帆以及那些人都不見了,她十分好奇。

「呵呵,我把他們帶到符咒世界去訓練了。」江帆微笑道。

「什麼符咒世界?」木香姑娘驚訝地在江帆。

「見到說符咒世界就是一個屬於我的空間,你應該明白的。」江帆微笑道,他知道作為神族的精靈,木香姑娘應該對空間了解超過常人的。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什麼!你有屬於自己的空間?這不可能吧?」木香姑娘瞪大眼睛望著江帆。

「呃,別這樣色迷迷地看著我,我會很害怕的!」江帆故意搖頭笑道。

「去你的,我才沒有色迷迷看著你呢!」木香姑娘臉羞紅道。

此時柴房之中出來了女人叫聲,「哦,不要停啊!你不能這樣,我好難受啊!」

「嘿嘿,我就要停下,你求我啊!我就幫你疏通!」納甲土屍壞笑道。

「求求你了大哥,你幫幫我吧!我真的受不了,要死了!」

木香姑娘臉立即通紅,望著柴房,「呃,這女人怎麼這樣啊!無聊!」木香姑娘皺眉道。

「呵呵,木香,等你成為我的女人的時候,你也許叫得比她們還要凶呢!」江帆壞笑道,他的手摟住了木香姑娘的腰。

木香姑娘身子很滑,就像泥鰍一樣從江帆手臂鑽出,「江帆,你不要胡來,我可不是隨便的人!」木香姑娘臉羞紅道。

「嘿嘿,我和你一樣,也不是隨便的人啊!只是我見到你后就隨便了!」江帆壞笑道,他腳下一滑就到了木香姑娘身邊,手再次摟住了她的腰,手指輕輕地按了一下木香姑娘肋下。

「你放開我!有人來了!」木香姑娘羞澀道,因為前面走來十幾名和尚,為首是一名老和尚。

江帆鬆開手,他看出走在前面的這座小廟的方丈,「呵呵,老和尚,你們有什麼事嗎?」江帆微笑道。

老和尚對著江帆躬身施禮,「多謝施主搭救我們,請受我們一拜!」老和尚已經他身後的那十幾名和尚對著江帆就要跪下。

江帆急忙伸手扶住老和尚,「呃,老和尚使不得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我們男人應該做的!」江帆微笑道。

老和尚望著江帆,「哎,小廟破舊沒有什麼好招待的,還請見諒!」老和尚微笑道。

江帆從懷裡摸出一張十萬的符銀票,「老和尚,你們寺廟太小,太破舊了,也不適合你們修行,這些錢你們拿去重建一座大的寺廟吧。」

江帆把十萬符銀票遞給老和尚,老和尚急忙搖頭道:「哦,施展,使不得,我可不能收您的錢財。」

「呵呵,老和尚,您就不用客氣了,就當你幫我修建一座寺廟吧!」江帆微笑道。

江帆換了一種說法之後,老和尚接過了十萬符銀票,「哦,那好吧,老衲就替施主重建寺廟,不知道這寺廟叫什麼名字?」老和尚望著江帆道。

「嗯,這寺廟就叫青龍寺吧!」江帆微笑道。

「好的,青龍寺!」老和尚喜悅道。

江帆沒有想到他隨手給十萬符銀建造的青龍寺後來成為符元界最聞名的寺廟,以至於幾千年後,人們談論起青龍寺的時候,總會談到符元界最偉大的符神江帆和他一生傳奇的故事。

納甲土屍從柴房走了出來,他滿臉得意,「我靠,這兩個女人真他媽的騷啊!開始還說不要,可是嘗到味道之後,竟然纏住我不放了!」納甲土屍喜悅道。

江帆看到納甲土屍一副猥瑣樣子,不禁搖頭道:「傻蛋,你不是把她們給搞死了吧?」

「嘿嘿,主人,她們沒有死,只是昏死了過去了。」納甲土屍笑道。

「呃,你打算把她們留在這小廟裡啊,一但她們醒來,會殺死這些和尚的!」江帆皺眉道。

「嘿嘿,主人,您放心吧,小的已經吸幹了她們陰氣,她們已經成為普通女人了,無法再施展符咒了。」納甲土屍得意笑道。

「我靠,你小子手段夠狠的呢!你這樣必殺死她們還難受呢!」江帆搖頭道。

一旁的木香姑娘吃驚地望著納甲土屍,「江帆,你的僕人真是太壞了!」木香姑娘皺眉道,她明白了納甲土屍話里的意思。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呵呵,這兩個女人本來就很無恥,這樣對她們算是一個教訓了!希望她們改過從善了!」江帆搖頭笑道。

「你已經辦完事了,我們該去黑蠻谷了吧?」木香姑娘望著江帆道,她急著催江帆去黑蠻谷搶奪水靈珠呢。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點頭道:「嗯,事情都辦完了,我們回丙元城!」

木香姑娘露出驚訝之色,「你回丙元城做什麼?應該直接去黑蠻谷啊!」木香姑娘不解地望著江帆。

「呵呵,我丙元城還有人呢,我要帶著他們一起去黑蠻谷!再說我們也不能這也去黑蠻谷呀!我們必須裝扮一番才行。」江帆笑道。

木香姑娘好奇地望著江帆,「你打算怎麼去黑蠻谷?」木香姑娘問道。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這個神族女精靈對外界是一片空白了,「黑蠻谷被四大勢力統治著,我們肯定不能明目張胆去搶奪水靈珠吧,必須裝扮成商人去黑蠻谷貿易才行,要不然我們到了黑蠻谷意圖就被人發現了。」江帆搖頭道。

「好吧,就依你吧!」木香姑娘點頭道。

江帆、木香姑娘、納甲土屍三人返回了丙元城,此時已經是下午了,當江帆帶著木香姑娘進入客棧,柳小岩一眼就看到了木香姑娘,滿臉不悅道:「這小丫頭是誰?」

木香姑娘不高興了,她瞪眼望著柳小岩,「切,你才是小丫頭呢,就算你奶奶見到我也要叫我奶奶!」木香姑娘冷笑道。

雖然她說的是真話,她都在神殿守護了將近一萬年了,這歲數比柳小岩的奶奶大多了,叫她奶奶毫不為過了。

可是柳小岩不知道這些情況,她站在木香姑娘面前,橫眉冷目地望著木香姑娘,「你放屁!你還敢充大媽!你不怕老死了啊!」柳小岩氣呼呼罵道。

柳小岩不知怎麼搞的,火氣特別大,可是木香姑娘那可也不是好惹的,「你才放屁呢!我就是比你奶奶大!你不信問江帆!」木香姑娘雙手叉腰瞪大眼睛望著柳小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