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抵抗力,赤果果的屠殺……

「轟,轟轟。」

「啊……月檸你個混蛋。」林清雅哭了。

因為月檸知道是系統搞的鬼,她特地往林清雅那邊跑的,整整淋了一身的落湯……那啥玩意來著?

總之很噁心就是了,然後月檸慫了。

先前被泰迪攆著跑,現在被鴿子先生轟炸,只是這次的無辜陣亡者甚多。

在這樣下去要死人的,她大叫道:「我錯了,看書,我馬上就去看書啊!」

「草擬媽的系統,聽到了沒有?」

「我去看書啊!」

眼看著鴿子接近,又看著它們瀟洒轉彎離去,徒留下哀嚎遍野的眾人。

反正月檸是心虛了,她必須離開這裡。

悄悄的往邊緣處走去,然後一隻手忽然抓住了她:「嗯?你……你真的是,月檸嗎?」

「不對啊!真的是那個胖檸嗎?」

那天陽光正好,照的人暖暖,陸塵星眼睛里透露著欣喜和訝異。

無敵藥尊 還有點蜜汁的臉紅在裡面。

他寫的浪漫基因,告訴陸塵星,這是一場浪漫的邂逅,是最美好的開局了。

然後月檸:「卧槽,你個混蛋,快點放開我。」

「忙著跑路啊!」

「砰~」

無情鐵拳,給陸塵星種了個熊貓眼,再不跑路的話,估計要被這些中彈的人給大卸八塊了。

飄散的長發,月檸回眸。

她看了眼陸塵星,忽然勾動了下嘴角,殷紅的唇齒輕啟道。

「我叫月檸,不是胖檸。」

空氣中傳來少女遠去的聲音,是生如夏花彈奏的樂章,一剎花火唱響的歌曲。

她輕聲囈語的訴說著。 教室里,月檸在憂傷的看書。

主要是她不敢不看啊!

今天是被狗攆了,還被鴿子先生轟炸,雖然做為罪魁禍首的她……唔!那天碧藍青空,是好多學生的灰色記憶。

撐著下巴,月檸嘆氣道:「看來是跑不掉了,每天三個小時的量啊!」

「這就是不聽話的後果。」

「指不定明天,再給我整個發情的人類出來。」

不過好事還是有的,林清雅這些人啊!或者說這個班級里的人,被分批次叫去問話了。

殺人誅心,你告訴我,到底是誰做的壞事。

我們是絕對會保密的哦,當詢問到林清雅,包括那些刺頭們的時候,註定是一場信任危機,不管誰指控誰,他們的友誼小船已經翻了。

其實懲罰早已經塵埃落定。

再誅一次心那又如何?究竟是誰把誰給供出來的,反正基本上都完蛋了,他們一個都跑不掉。

唯一要在意的,是校長會不會給林清雅,也來個記大過處分。

坐在位置上,月檸的眉宇間,還是有化不開的憂慮。

趁著在上課之前,她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張信件:「我討厭一層不變,更懼怕改變,你為什麼會有勇氣反抗了?」

「不要反抗,不要丟下我。」

「……別把我留在沒有你的地獄。」

是誰?到底是誰寫的的信件?還特地塞到了月檸的抽屜里。

她已經排除了班級同學的可能性,因為他們不需要玩這種把戲,按照以往的習慣,想欺負那便欺負就是了。

所以不是這個班級里的人嗎?月檸皺起了眉頭來。

記憶中,並不存在還有別的人,也曾有欺凌過她的記憶,所以到底是誰?因為信件中提及了,不要丟下他(她)?

月檸的記憶里,根本就沒有這號人物啊!

上午的第三節課,上的是語文課,搖搖頭,月檸開始認真上課:「同學們,暑假有沒有好好的複習呢?」

「我布置的作業,最少看三本名著。」

總裁新歡太誘人 「接下來,老師我可是要檢查作業的哦,那麼提問開始……」

講台上,是個非常年輕的女老師,年輕到什麼程度呢?二十一歲的年紀,便在這裡任教一年多了。

她的名字叫夏詩瑤,六歲上小學,中間還跳過級。

十九歲就從師範大學畢業了,印象中,少有的對月檸,有過關注和傾注精力的老師。

待到提問月檸的時候,她站起來說道:「對不起,我上學期請假了,並不知道有作業的事情。」

「啊咧?我不是有叫同學通知你的嗎?」

「對不起,我沒有收到消息。」月檸無奈攤手,夏詩瑤多少知道點她的狀況,深深的看了眼班級里的人,隨後笑道:「這樣啊?那也行,月檸同學你有喜歡的名著嗎?」

華麗轉身:幻美都市夢 「嗯!並沒有。」

「那你印象中,喜歡的書呢?」月檸尷尬了,她的知識很匱乏:「我最近在看童話故事,倒是知道一些有趣的小故事。」

殊不知,她的話音剛落,整個班級都轟然大笑。

都多大的人了?居然還在看童話故事?雖然那也是被系統逼著才去看。

但仍然阻止不了他們的諷刺:「哈哈哈,童話故事?現在我媽,給我三歲的弟弟,都不講童話了,至少也是十萬個為什麼。」

「我最近在看太宰治的『人間失格』。」

「我在看尼古拉?奧斯特洛夫斯基,寫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先輩們艱苦的奮鬥意志,讓我感觸很大……」

不管他們到底是不是,真的領會了書中的意境,月檸已經搖起了頭來。

可能是性格原因吧!她本身就不喜歡那類,夏詩瑤已經問道:「咦,看來月檸同學,你有別的看法呢!」

「不,我沒有。」

「那?」夏詩瑤露出了疑惑。

月檸只是搖頭道:「我有接觸過那兩本,但都沒有深入解讀下去。」

「因為我覺得,自己並不適合那些。」

「人間失格,充斥著太多的陰暗面,而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我看到主角前女友,在火車站賣身的時候,就看不下去了。」

事實上本就如此,老師們要求或者要考試的名著,很多並不適合學生看。

比如巴黎聖母院,女主埃斯梅拉達被騙失身的時候,反正月檸的那顆玻璃心,當時就咔擦一聲給碎了一地。

為什麼要逼我看這種玩意兒?

看著夏詩瑤,月檸忽然反問道:「那老師您呢?您喜歡看什麼?」

「哈哈,我啊?我喜歡看呼嘯山莊。」

也是一部充斥著黑暗風格的,兩人並沒有在這上面浪費多餘的時間,課堂還在繼續著。

每個人都有一本作業,名著的讀後感。

一大半人是抄的,一些是自己寫的,到底領悟到了意境沒有,月檸沒有去管,因為夏詩瑤叫她放學后,把那些讀後感收一下,送到辦公室去。

所有人都心領神會,以為又是一番老師的淳淳教誨。

時間過半,夏詩瑤終於進入了正題:「好了,請同學們翻到李白的『蜀道難』,這篇大家一定要背下來。」

「三天後抽檢,背不下來的,要罰抄哦!」

教室里響起了哀嚎的聲音,其中就包括月檸在內,以至於在上課期間,她就拿出剛發的科作業紙在那裡抄了起來。

反正背是不會背的了,不如先練練字。

然而那張紙才書寫過半,月檸忽然沉吟道:「不對啊!蜀道難我是有印象的。」

「好像也不難。」

「我想起了一首歌,少司命的蜀道難……」

整首歌就是蜀道難原文,當初月檸聽完以後就驚為天人,就一個小時,她聽了一個多小時就記住了。」

所以整節課下來,月檸走神了,她在恢復那首歌的韻律。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輕輕哼著歌曲的旋律,終於熬到了放學,拿著收上來的名著讀後感,月檸要去辦公室找夏詩瑤一趟。

卻在出門的時候,率先遇到了陸塵星這貨。

一個急剎車月檸打算走另一邊,陸塵星追上了,帶著憨笑道:「哎,月檸,你真的是月檸嗎?」

「才一個月左右沒見,你的變化怎麼這麼大啊?」

「對了,我的,已經500均定……」

好伐!陸塵星還是老樣子,三句話過後就扯到了上面,月檸已經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了。

為什麼?我為什麼要跟他聊。

在到達教室辦公室的時候,月檸抽搐著嘴角道:「STOP,我求你,不要再跟我談的話題了好嗎?」

「我現在要進去跟老師談心了。」

「啊?哈哈,你去吧!」陸塵星尬笑了一下,然後靠在了牆壁上,似乎打算等著月檸出來。

麻蛋,見鬼的,就不能讓我清凈一下嗎?

月檸有種不祥的預感,今天又要跟陸塵星尬去了,這種小奶狗就應該剝皮抽筋,茶油爆炒,然後加入黃酒,生薑,花椒,當歸……

大火悶三個小時,就是一盤美味的狗肉了。

某人表現的惡意滿滿。 二嫁豪門,媽咪你別跑 辦公室里,各科任老師都走光了。

只剩下夏詩瑤一個人,也不是在批改作業,而是在位置上發獃。

走進了一看,那是一張照片,月寧怪叫道:「誒,這個帥氣的暖男是誰呢?」

「該不是,老師您的男朋友吧?」

照片上是個二十五六歲的男子,細長的劉海,戴著半框眼睛,咋看之下就能給予人莫名的好感。

夏詩瑤驚詫,慌忙收起了照片。

實在是讓人可疑,她躲閃著目光道:「哈,哈哈,是的呢!這是我的男朋友。」

「再有幾個月就結婚了。」

越來越可疑,月檸想深入了解一下,然而夏詩瑤已經扯開了話題。

一點也不像那種,只是會撒狗糧的臭女人,示意月檸坐下后,夏詩瑤開口道:「吶,你現在已經高三了,之前請假落下的課程。」

「是不是要找個時間,我幫你補一下?」

「啊?不,不用了。」月檸拒絕,她抹著冷汗瞎幾把道:「我在外面,已經有找補習班了,所以就不麻煩老師您了啦?」

「真的不用嗎?」

夏詩瑤注意力有些不集中,那張別在小相框里的照片,被翻蓋在了桌面上,仿如不想讓人看到一般。

「真的不用了……」

月檸搖頭回應,而夏詩瑤拉開了抽屜,終於將那個裝有照片的相框放了進去。

就好像,那裡才是照片該有的歸屬地一樣。

好一會兒,她才回過神來正色道:「那也行吧!不過說回來,月檸你今天的表現很不錯的哦!」

「額,謝謝誇獎。」

「我是說真的啦!你要是一輩子都不反抗的話……」

夏詩瑤皺起了眉頭,猶豫中,像是顧及會引起月檸不愉快的往事。

她輕悄悄的揭過,認真道:「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去跟各科任老師說一下,千萬不能對你有任何偏見了啊!」

「你也要好好學習,知道了嗎?」

「謝謝老師。」整整十幾分鐘的淳淳教誨。

月檸也只能耐心聽取意見,畢竟夏詩瑤是極少數,曾真正關心過她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