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之槍的威名,屬於巴爾·索蘭卡的傳說初次在此地流出!億萬年後仍舊經久流傳!

此時此刻就連一向互相看不順眼的魅魔女王露絲貝塔·莉莉絲和妖精女王艾露莎·舒卡勒托都率領著身後的成員向著對方靠去!這個時候只能放下成見,自保為先!

即使再怎麼看不慣,也只能暫時忍著!

當一個人強大到,讓所有的敵人放下相互的成見,團結在一起對抗你,這是一種強大,也是一種孤獨。

更是一種榮耀!!!

此刻,他們不知道,一個真正的王者,已經開始在他們眼前冉冉的升起!

王者都是孤獨的,一將終成萬骨枯,成功的路上請品嘗寂寞!

惡魔最終的榮耀,就是享受孤獨!!!

……

; (感謝書友殭屍龜仙的打賞,似雪拜謝支持!嘻嘻,謝啦,還有其他的書友似雪同樣萬分感謝,謝謝你們的支持,只因為有你們,似雪才能這麼走下去,真的謝了)

「算了,無趣的很,老子這次饒了你們兩個!」似乎是突然感應到了什麼,爾東晟擺了擺手像是趕蒼蠅一樣把還在地上的兩頭惡魔轟飛了!

他居然放了這倆傢伙!

不可思議,實在是不可思議!

「你們繼續,我就不再參與了!」說完沒有理會其他惡魔的反應,提起毀滅之槍,頭也不回的離去!

邁著成穩堅定的步子,一步一步沒入漆黑的森林!只留下一大堆目瞪口呆的惡魔。

就這樣就放棄了?

有這麼好心的惡魔?

雖然疑惑,但是他們巴不得這個變態的傢伙趕快離開呢!就連地上的兩位也不禁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薩卡洛斯跳動的心也放回了讀力,這真是死裡逃生啊!以後再也不惹那變態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爾東晟還是止不住的樂了出來!想起那些二級惡魔面對自己的小心謹慎,以及面對自己拿走那塊魔石愣是沒有誰提出反對,就不禁暗暗自樂!

他真有那麼厲害么?

當然不可能,他的那番伶俐表現可都是在各種巧合機會以及突然爆發,先發奪人的情況下完成的!一來出場方式很震撼,二來瞬間爆發了所有的力氣,仗著毀滅之槍的鋒利,先是廢了赤霄,然後全力之下,一拳轟飛了沒有絲毫鬥志已經快要嚇死的薩卡洛斯!

他的這一番行動,可是徹底震懾了周圍的萬千惡魔!這也是他的計劃,先發制人,應用伶俐的攻勢震懾他人,讓其他的二級惡魔不敢妄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拿走寶物,從容離去!

至於放了那倆傢伙的原因么?

這還不明白?

他是比他們強,但是也不可能強大那麼多,面對兩個可能拚死的惡魔,他也沒有把握十分快速的解決掉他們,要是讓其他惡魔看出自己的一絲門道,那先前的裝逼不全是白費了么!

說他不謹慎,那根本不可能!

面對如此眾多的惡魔,想要從他們手裡奪來魔石,這種裝逼的方法是安全的,沒看見一大堆惡魔被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嗎!在惡魔世界里,他們的觀念就是有實力就要顯露出來,低調什麼的是王道?那純粹是扯淡,面對野外未知的危險需要謹慎,但是面對這些邪惡的惡魔們,你最好還是裝裝逼,把你最強大的一面暴露出來,那怕是只有那麼區區的幾分鐘......

「呼!」

望著身後越來越遠的死亡之地,爾東晟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堅定緩慢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雙腿一軟,跌坐在樹邊,手中的毀滅之槍轟然間消散!

「累死老子了!這毀滅之槍厲害是很厲害,但是也太耗費精力了!"無論是精神還是體內原本滾滾如潮的能量,都如同快被抽幹了一樣,就這麼把毀滅之槍召喚出一小段時間,他就累的和死狗差不多了!

「不過,不枉我一番的算計啊!」看著手中黝黑髮亮的魔石,爾東晟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的能力不算太強,也不算太差,單對單,他有信心縱橫所有二級惡魔,群毆嘛,這個就不說了,他最討厭被群毆了!當然如果人多的那方是他,他也不介意試試!

「咿呀呀!」肩膀上的小東西沒心沒肺的笑著,伸出小手就要抓取魔石!似乎根本不知道剛才有多麼的危險,在她的印象中,爾東晟是最強大的,不會失敗!

「嘖嘖,這個給你你也拿不動!」搖了搖頭,躲過了抓來的小手。

「呀呀呀!咿咿」

「好好,你來試試!」看著嘟著小嘴,一臉不服氣的小東西,爾東晟把魔石放在了地上,讓這個不死心的小傢伙試一試!

「呀!」

沒起

「咿呀!!」

噗通!

用力過猛,自己跌倒了,魔石紋絲不動!

「哈哈,都說了小東西你拿不動,還不相信!」爾東晟看著暗樂,讓你屬龍的,看著寶貝就想要!

「好了,別試了,小東西,我們回家!」休息了一會,身上的體力漸漸恢復,準備出發了!

「呀呀!」

「go!"

......

今天已經是哥哥離開的第......

小魅魔看著牆壁上的道道,一個一個認真的數著,一個,兩個,三個......

加上今天,已經是四十六天了,哥哥怎麼還不回來喃!

掰著小指頭,露露滿臉的失望,就如同等待大人回家的孩子,次次期盼,卻又天天的失望!

「小主人,已經沒水了,您看?」斯比亞恭敬的進入了洞穴,對著小露露說道!他的食物和水都是露露給他分配的,平時的時候那些儲物洞穴,冰凍倉庫,還有水井,露露根本不允許他進入,在她小小的心裡,認為這都是哥哥和自己的東西,其他人不可以染指!甚至知道都不可以!

所以現在斯比亞雖然充滿了好奇心,不明白為啥主人的那幾個洞穴中就像有吃不完的食物似得,還有小主人為何每次出去一次,就可以帶回來那麼多水?這到底是為什麼?

食物不會壞嗎?現在還有水?

雖然很好奇,但是好奇心害死貓,不該知道的,那就不能知道!斯比亞這隻小劣魔能在叢林中活過這麼多年,這些經驗之談,卻是知之甚詳!

他現在只是一隻卑劣的小劣魔,這裡有這麼多的食物,還很安全,背後有個惡魔成為靠山,他很珍惜,無比的珍惜!

「好的喃!你先去準備食物,我去去就來!」

露露提著小桶,無精打採的說道,慢慢的向著山腳下走去!順便拿著自己的小圓盾還有弓箭,用以防身!

這些時,似乎沒有了爾東晟的清洗,很多的大型動物開始向著這裡靠近,這一片地方,慢慢的變得危險起來!

......

小露露趴在草叢之中,靜靜的看著前方,就在水井的邊緣地帶,那裡有一個巨大的渾身長滿尖刺的動物,這傢伙哼哧著前方的鼻子,似乎是問到了水的味道!正在不斷的刨著四周的地面。

小露露認識這個東西,哥哥告訴他這叫豪豬,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起這麼一個奇怪的名字,但是小傢伙可知道這叫做豪豬的東西,不僅味道好吃,而且還非常的厲害!

「該怎麼辦?」小丫頭有些焦急,其實算起來這是他第一次面對這麼危險的動物!

「哥哥不在,露露必須堅強起來!」小丫頭露出了一絲堅定的目光!這個生物必須除去,要不然水源會有危險!

小魅魔又小心的向後挪動了一下身體,悄悄的站了起來,從身後摸出了一瓶擁有強烈麻痹的毒素!

荼毒,拉弓,上箭!每一個步奏都如同訓練的千百次一樣!看來小丫頭在爾東晟走後,並沒有偷懶放棄練習!

果然深淵中的生物都在時時刻刻的渴望著變強!

「不行,必須在靠近一些,不能射身體,必須正中面部!」小露露又輕輕的向前挪動著,一步,兩步......

咔嚓!

不好!心裡陡然的一驚!

「嗷!」

她踩碎了一根枯木,這一下子被不遠處的豪豬發現了,哼哧哼哧嚎叫著,向著小露露沖了過來!

情況似乎有些糟糕..... 那是他六歲,小北才三歲時,媽媽帶他們去遊樂園玩,有個賣棉花糖的,小北看著那個棉花糖的眼睛都直了,還流下了哈喇子,可媽媽說那個棉花糖不衛生,不能吃。

那個時候,他們從來沒有吃過外面小攤上的零食,吃的都是家裡高級廚師做出來的山珍海味。

他太疼愛小北了,他央求媽媽,「媽媽,我想吃一個。」

後來,媽媽同意了,給他買了一個,他和小北分著吃,說是分著吃,可其實都是小北把一個棉花糖給吃掉了。

夏浮澄有時候那個倔,還有她那個可愛,像極了他們家的小北寶貝啊!

「浮澄,」

「嗯?」夏浮澄抬眸看向顧晉南。

「你長這麼好看,一定有很多男朋友吧?」

「……」夏浮澄幾乎不知道如何開口回答,有這樣問的嗎?

內心組織了好一會兒語言,最後夏浮澄撥了一下頭髮,她說:「是啊,有很多,我是校花嘛,很多像你這樣的貴族公子都喜歡我,那些男的加起來,能把青城護城河填滿。」

「你當你是精衛呢?」顧晉南就像聽見一個笑話,噗嗤一聲笑了,「一個連接吻都不會的處,女。」

「……」夏浮澄想哭,這是赤果果的羞辱,赤果果的人身攻擊。

這還要什麼臉啊?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

「承蒙顧先生不嫌棄,其實我是做的那層膜,我可壞了,男朋友一大堆。」

顧先生點點頭,「那層膜做一個多少錢?」

最後,夏浮澄真的哭了,她抬手抹淚抹鼻涕,又給顧晉南揉腿。

最後,她將鼻涕眼淚都抹在了顧晉南昂貴的褲子上。

挨打的顧晉南這一整天都在房間里沒有出去。

臉腫了,沒法見人了。但他也沒讓夏浮澄好活著,他把夏浮澄從體力到心理,從頭頂到腳趾欺負了個遍。

晚飯時,夏浮澄下樓給顧晉南做飯,到了廚房,夏浮澄才發現顧晉南不止是壞。

而是很壞!

她記得顧晉南說這別墅里就他們幾個人,可是,現在廚房裡站成兩排的這些都是機器人還是塑料人?

那這也太高科技了吧?這些機器人和塑料人還會說話!還會做菜!還會喘氣!還會眨眼睛呢!

還長著人皮呢!

還會一起彎腰,

還會一起說:「夏小姐好!」

「你們好。」夏浮澄抬手,和大家打招呼,面帶笑容,十分的友好。內心卻是萬馬奔騰。

廚師長走過來,微微欠身,「夏小姐,這是顧先生晚飯的清單。」

夏浮澄接過來看了看,她說:「晚上吃這麼油水大對身體不好。」

「可是,這是顧先生剛才說他今天胃口很好,想……」

「這些菜我都不會做!」夏浮澄打斷廚師長的話,戳著那張清單,「要我做,我就做我會做的!」

廚師長又低了半寸頭,快到九十度彎腰了,「我可以教給您。」

「要不您給他來做?」

廚師長低下頭,不再說話。

「芹菜有嗎?」夏浮澄問。

「有。」廚師長派人取來。

「豆角呢?」

「有。」廚師長差人取來。

「薺菜有嗎?茼蒿呢?」夏浮澄問:「油麥菜呢?」

「有,都有,」廚師長又差人全部取來。

夏浮澄的目光從顧晉南廚房的冷庫挪到廚師長的臉上,「你們這裡什麼菜沒有?」

「……」廚師長低下頭。

夏浮澄抿緊的唇里咬緊牙齒,她問的可都是不容易儲存的菜!怎麼就都有了!她想讓這些人出去買菜順道她偷著跟出去這麼難嗎?!

「蒜泥狠有嗎?一種辣醬,青城特產。」要個絕的!就不信你這裡還有!

「有,」廚師長喊小王,「小王,把蒜泥狠拿過來,青城產的那種,紅瓶子的那個。」

小王拿過來一瓶蒜泥狠。

一瓶紅彤彤的蒜泥狠!

標籤上寫著青城特產辣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