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余掃了眼修無起。扭頭回去,威壓驟降。修無起剛剛鬆口氣,就被殷餘下句話驚悚的繃緊了身體。

殷餘興沖沖的問月千歡。「主人,我可以吃掉這隻小老虎嗎?」

「……」

「……」

「……」

氣氛陷入謎一般的沉默。

月千歡幽幽看向修無起。後者身體僵硬。因為感到致命危險,獠牙和利爪都露了出來。

司空喧嘴角抽搐,「小,小老虎???」

妖孽皇妃 殷余,明明你才是最小的!居然叫一隻活了幾百年的白虎,叫人家小老虎?

而且,還想吃了他!可怕!

墨九卿饒有興趣的看向殷余,戲謔揶揄:「殷余,你想吃了他?」

「嘶嘶!」殷余點頭,「這隻老虎好肥哦!吃了他,我可以一年不吃別的東西了。」

「嘶嘶,主人我能吃掉他嗎?」殷余小眼睛,水汪汪期待的看向月千歡。

「不能!」

月千歡嘴角抽搐。指尖按著殷余,塞回袖子里。

無力吐槽,月千歡有點心累。「這是我徒弟,不能吃!」

「嘶嘶。」殷余嘶嘶吐信聲,悶悶的從袖子里傳出來。

不懂人情世故的殷余,大概還在問。徒弟是什麼?為什麼不能吃?

司空喧看看月千歡,又看看哭喪著臉的修無起。砸砸嘴,「還好白糰子沒這麼兇殘!」

親,你忘了白糰子也曾經想吃掉你嗎?

「咳咳。沒事,我們就先進紅來鎮。」月明堂乾咳,打破沉寂。

「好。我們進去!」月千歡拉上墨九卿就走。

至於修無起。安慰他,不如讓他自己緩緩o(╯□╰)o 進入紅來鎮的要求,是要有戰場令。

月千歡他們拿出戰場令,順利進入其中。

走近紅來鎮中,熱鬧的氛圍時刻感染著進入這裡的人。

好像回到外面的世界。熱鬧,繁華。令人心中鬆懈,放肆的沉淪在這俗世喧嘩之中。

但在高階修士眼底。如月千歡他們,走近了一眼可以看出活人和戰魂的區別。

月千歡壓低嗓音,「這裡來去的人,有三分之二都是戰魂鬼兵。」

「嗯。這古戰場的城鎮,應當都是如此。」

再看這些人的穿著打扮,也千奇百怪,各有特色。似乎,是不同時代的人。

月千歡隱約猜到了這些人的來歷。

她感嘆:「古戰場開啟了無數次。恐怕這些人中,有不少是後來加入的吧。」

「是如此。」

月明堂接過話,「鳳大人曾言。這裡,不僅有洪荒時期的戰魂,也有後來者死在這裡的人。」

「在古戰場死去的人,都將靈魂永遠被困在其中。生生世世,不得離開。直到最後,魂飛魄散才得解脫。」

「如果古戰場關閉時,沒能出去的活人呢?」

這次,是墨九卿回答月千歡。「那他們會變成行屍走肉。直到死去,成為其中一員。」

話落,眾人一時沉默。

這實在太慘烈,現實太恐怖!

只要被丟在這裡。哪怕是還活著,終究會變成其中一員。

生生世世都不得超生,淪為只會廝殺吞併對方的傀儡。

「還有一件事。」司空喧打破沉寂,他說:「在這裡,只需要擔心一件事!」

「什麼事?」

「不要撞上洪荒時代的戰鬼。」

「戰鬼?」這又是什麼稱呼?

司空喧解釋。「戰魂,和鬼兵。都是後來者死在這裡的人。」

「而戰鬼,是真正從洪荒時代遺留下來的。他們,才是這古戰場真正的主人!」

從洪荒時代留下來的戰鬼?

眾人對視一眼,彼此感到了沉重和危險。

這些戰鬼,才是最危險,難以對付的人!

司空喧又說:「不過這些戰鬼,一般是不會出現的。只是怕,他們盯上月姐姐你和墨九卿。」

月千歡挑眉,「為什麼會盯上我們?」

「因為他們若抓住你,會活活吸干你的生命。對戰鬼而言,你們就是十全大補藥!」

「有意思。」墨九卿冷笑,「還從未有人敢將我當做補藥。」

「司空喧你這麼一說,我倒想親眼見見。戰鬼有多麼厲害了?」

「月姐姐別!千萬別被盯上,真的很危險!」

月千歡聞言勾唇,「在這裡,是不是只有戰鬼才能與我們一戰?」

司空喧愣了下,弱弱的點頭。

「那不就得了。既然來了古戰場,如果對付的都是些毫無壓力的戰魂鬼兵。我們來,有什麼意義?」

「可是……」

「別可是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它不犯我我不犯它。」

月千歡和墨九卿異口同聲。「它若犯我,必殺之!」

司空喧摸了摸鼻子,沉默了。

不遠處,一座酒樓里。有人直勾勾盯著月千歡一行人,口水直流…… 「美人啊!活的!」

美人還正常。兩個字活的,透著濃濃的詭異。

酒樓上,魁梧高大的壯漢口水直流。垂涎直勾勾盯著不遠處月千歡的背影。

「活的美人!快看!」

「瞅見了。凶黎,你看上她了?」

「這麼美,難道你看不上?哼,明明你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被魁梧壯漢凶黎嘲諷的男人嘿嘿一笑。他開口:「我這不是不敢跟你搶嗎?」

「哼,算你有眼力見。走,咱們下去把這個美人搶回家去!」

「可是,那美人身邊的男人,看起來實力不弱啊。」

「那有什麼?我凶黎可是戰鬼大將之子,一個區區外來者。違抗我?找死!」

說罷,凶黎就急吼吼的從窗戶上跳下去。

砸在大街上,驚起一陣轟動。眨眼間,他就追著月千歡他們的去向消失在街道拐角。

原地,男子摸了摸下巴。笑的嘲諷鄙夷。

他低語:「凶黎,這個男人可不只是實力不弱啊!」

他比凶黎修為更強。因此更深切的看出來,那個男人的強大。令他都感到忌憚和恐懼!

尤其,那個男人已經發現了他們!

卻什麼都沒做。無視,分明就是蔑視!

男人幸災樂禍,陰狠的笑了笑。「每回,總有至尊進入古戰場。看來,凶黎這是碰見了其中一個。」

「哈哈哈,看來他這次死定了。」

拍拍手,男人邪惡大笑。死了才好!死了,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吞併凶黎的勢力了。

至於他爹的復仇?

殺他的又不是他。他怕什麼?

想了想。男人又好奇的跟出去。他想瞧瞧,他的陰謀詭計能不能順利進行。

……

另一邊。

月千歡挑了挑小攤上的香囊。

和外面的世界一般無二,只是香囊中的材料,是骨頭做成的。

至於什麼骨頭,還是不要深究比較好!

正看著,墨九卿忽然低笑。「歡歡,有人來找死了。」

「哦?」

月千歡挑眉,漫不經心開口。「是先前盯著我看的那個?」

「對。」

月明堂和司空喧他們聽得滿頭問號。但現在,三人明白了。

月明堂皺眉問:「被人盯上了?」

「嗯。三叔你轉身看,已經過來了。」

聞言,立馬轉身看去。

一抬頭,當即看見擁擠人群中,殺出一條路來的魁梧壯漢。

古銅色的肌膚,身上毛髮旺盛的可怕。衣著更是簡陋,只在下半身圍了個皮裙。

不要因為他的衣著就看輕他。因為他的實力,可不一般。

凶黎衝到面前停下。雙眼貪婪,直勾勾盯著月千歡。「美人!」

粗鄙的行為,口水更是順著嘴巴滴落。

令人十分厭惡!

凶黎絲毫不自覺。他往前一步,朝月千歡伸出手。「美人跟我走吧。你跟我走,我就放過他們!」

月千歡懶懶靠在墨九卿身上,輕蔑打量凶黎。「你是誰?」

「嘿嘿,美人你的聲音真好聽!要是在床上……」

黑暗力量一閃而過。

凶黎臉色大變。他瞬間變成一隻吊睛大眼的猛虎。狼狽就地一滾。

原地,黑暗劍氣腐蝕出深深凹痕。

墨九卿摟著月千歡,抬頭目光冷戾殘暴。「渣滓,你說什麼?」 「你!」凶黎剛剛爬起來,張嘴哇的吐出一口血。

瞪大眼,凶黎驚懼交加。

他居然才一照面,就受傷了!明明他沒有被攻擊中,只是被劍氣掃到了。

好可怕的實力!這個男人,是誰?

暗中,緊跟凶黎而來的男人心底捏了把汗。幸好他沒有跟出去。這個男人,果然是至尊之一!

「你是誰!」凶黎瞪眼,綳著臉,故作凶神惡煞。

墨九卿嘴角上挑,邪氣冷戾一笑。「殺你的人。」

「你好大的膽子! 戰天龍魂 你可知我是誰?」

凶黎不死心,看著月千歡仍然垂涎。

古戰場中,也不是沒有女人。但那些都是鬼魂,毫無樂趣可言。

活著進來的,也從沒有月千歡這樣的絕色!

凶黎自認為自己已經在朋友面前誇下海口,就一定要把美人抓回去!不然豈不是丟臉?

然而他還不知,所謂的朋友早已算計著他。

月千歡按住墨九卿凝聚劍意的手。她饒有興趣的打量凶黎,「那你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