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者吞服此等丹藥,那都是能夠在原有的基礎上,更進一步的煉化丹藥藥力。

往往一顆普通的完美品質丹藥,都能夠越級戰勝好幾顆比之自己品級還要高的丹藥。

在這樣的情況下,浩瀚王庭的武者們獲得此等丹藥,自然也就更多的對蕭逸崇拜,感激,歸心。

而蕭逸在浩瀚王庭的情況,如今東洲的其他勢力都不清楚。

浩瀚王庭自從被蕭逸給收服了后,就直接封閉了宗派蕭逸,不允許任何人將情報給傳出去。

雖然像浩瀚王庭這等勢力,基本上都會有著其他的大型勢力弄出一些探子來滲透門派,但能夠滲透門派的武者,基本上都是不入流的武者。

那樣的武者是很難獲得什麼超強情報的,大多數也都是在門派高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情況下進行滲透罷了。像這樣的情況,不但是其他的門派勢力有做,浩瀚王庭同樣是有對其他門派這麼做。這都是門派的潛規則了……

而當一個門派真的想要封鎖消息的時候,其他的門派想要獲得真正的核心消息那自然是無比無比困難。

所以,像蕭逸成為了浩瀚王庭新掌門的事情,就全然被封鎖了起來,雖然這等消息不可能一直不傳出去,但短時間內,卻是絕對不可能傳出去的了。

於是,外界眾人,不少都在找尋蕭逸,都在觀望著情況,一個個都在好奇,蕭逸從那望仙城離開了后,又是去了什麼地方。 畢竟如今在眾人心中,蕭逸可算是絕對的轟動人物了,且絕對是會有著大麻煩。

在望仙城強勢渡過超變\態的天劫,更是將天劫給直接煉化吞噬,更甚至,還滅殺枯木,蓋世狂帝以及南天霸。

這被蕭逸給滅殺的三人,可都是悟道巔峰層次的無敵人物。

其中枯木和蓋世狂帝更是浩瀚王庭的絕對霸主。

蕭逸如此行為,那全然等同於是一下子將浩瀚王庭以及太陽宮給同時得罪,如此一來,在眾人的心中,都不認為浩瀚王庭乃至太陽宮會息事寧人。

接下來必然是會有著大戰產生,必然是會圍繞著蕭逸而出現。

可等了這麼天,結果蕭逸卻是銷聲匿跡,完全不見蹤影,如此情況,那是讓觀望的眾人,有不少心中都忍不住有了失望。

他們現在可真心都是很想再次看到激烈大戰的啊,與此同時,有不少更是忍不住想要撿便宜。

傳說中的大生命神通,乃至傳說中的小復活神通!!!

如此神通,真的是太過於讓人眼紅,炙熱了。

在眾人觀望下,又過了大半個月的樣子,蕭逸的身影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蕭逸剛一出現,就來到了太陽宮。

是的,太陽宮!!!

當蕭逸再次出現在了太陽宮的地界的時候,幾乎是所有知道了蕭逸情況的人,都忍不住為之驚訝,為之好奇。

不明白蕭逸這是要做什麼。

難不成他準備自投羅網?

要知道如今的蕭逸可是滅殺了南天霸啊,滅殺了太陽宮的太上長老啊,這可是絕對的以下犯上,就算是蕭逸是一個超級天才,但他做出了這等事情,太陽宮也是絕對不可能輕易的饒恕他的。

他如今來到太陽宮,那麼必然是會引起太陽宮的強者斬殺,特別是那太陽宮南家一脈的強者。

對於南家而言,原本族中天才南劍皇被蕭逸給斬殺,就已經讓他們對蕭逸有了滔天恨意,而如今又隨著南天霸被蕭逸給斬殺,南家對蕭逸的恨意更是罄竹難書。

幾乎是在蕭逸出現在了太陽宮境內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

南家就有強者向著蕭逸包圍了上來。

其一次性出動,竟是三個悟道巔峰的無敵人物。

是的,三個悟道巔峰的無敵人物!!

且伴隨著三個悟道巔峰的無敵人物,還有數十個普通的悟道強者,其陣容之大,讓不少關注到了這一幕的武者都目瞪口呆。

雖然,在東洲,不少人都知道,像南家這種能夠在太陽宮佔據一脈之地,掌控太陽宮不少權勢的家族,其底蘊是非常嚇人的。

但當南家真的展現出了底蘊的時候,還是讓人吃驚到了!

三個悟道境界巔峰層次的無敵人物!!

若是再加上被蕭逸給滅殺的南天霸,那麼這南家竟然就等同於是有了四個悟道境界巔峰的無敵人物。

這怎麼可能啊……

如此情況,幾乎是瞬間就讓不少人感到了不可思議,全然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

四個悟道境界巔峰的無敵人物,這可是連超級勢力,都不一定具備的底蘊啊。

然,不論他人信不信,當蕭逸帶著夢飛飛和白衣抱劍女子和林詩音來到了太陽宮境內的時候,所遭遇的情況卻確實的如此。

在一些暗中觀望著情況的人難以置信的時候,蕭逸這會也是很詫異的看著那攔住了自己去路的南家武者。

眼中同樣是流露出了一抹詫異。

蕭逸前不久滅殺了南天霸,可是獲得了南天霸的真血,與此同時,自然也就得到了南天霸的記憶,按照南天霸的記憶顯示,南家雖然不只是南天霸一個悟道境界巔峰的強者,但卻也只還隱藏了兩個悟道境界境界巔峰的強者罷了,可眼前怎麼竟是出現了三個悟道境界巔峰強者。

隨著蕭逸的好奇,蕭逸頓時利用系統掃描,掃描起來了這些將自己給攔住去路的人。

這一掃描,蕭逸的眼睛頓時為之一眯。

大羅神府真傳弟子。

根據蕭逸的掃描,這攔住自己去路的三個悟道境界巔峰的武者當中,竟然有一個是大羅神府的真傳弟子。

大羅神府,這可是中洲八大聖地之一,也就是當初蕭逸為何會答應劉老頭加入太陽宮的其中目的所在。

「你就是蕭逸?」

在蕭逸打量眼前這些包圍著自己的武者的時候,只見三大悟道境界巔峰強者的當中的一人,驀地上前一步,兩手背負在身後,一臉淡漠的看著蕭逸。

此人身穿一襲白衣,面如冠玉,腰懸寶劍,隨著他雙手背負在身後,給人一種獨特的感覺。

他雖然表情淡然,身上沒有散發出什麼強者之氣,也沒有什麼殺氣騰騰,霸道無比,但他就那麼站在原地,卻是就給了周邊眾人一種掌控全場的感覺,讓人不由自禁的想要隨著他的話回答,讓人不敢多拒絕他什麼。

「此人是誰啊?我擦,南家怎麼竟是隱藏了這麼一號人物,以前竟是一點情報都不曾掌握。」

「是啊,誰能夠告訴我這人到底是誰,如果不是周邊那些南家強者,有不少我還是認識的,我都幾乎要認為這人跟南家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你們看,那南家的家主,南一峰也出現了,且那看著白衣人的眼神明顯有著敬畏,一副以白衣人馬首是瞻的樣子。」

「你們說蕭逸這一次有可能還會活著么?」

「他這是會戰呢,還是會降?另外,誰能夠告訴我,蕭逸跑到太陽宮境內來,到底是要做什麼,挑釁太陽宮,還是真的準備回歸太陽宮,從而認罪受罰?」

「汗,我們又不是蕭逸,哪裡能夠明白蕭逸到底是什麼想法,不過不論蕭逸到底是什麼想法,大家等待了這麼久,終於算是可以再次一觀盛況了。要知道,如果不是我等,最近一直都在關注住蕭逸,一直都將視線落在了太陽宮等勢力身上,這一次蕭逸出現,還真是不能第一時間來到此地呢……」

「誰說不是啊……」

這一刻,太陽宮境內虛空,乃至周邊地界,那都是隱藏了很多的強者,其中悟道境界強者比比皆是。

自從蕭逸展現出來了強大的實力,且暴露出來了大生命神通和小復活神通,他真的是太過於太過於受到東洲其他武者的關注了。

周邊眾人,有不少在得知蕭逸斬殺了南天霸后,就已然來到了太陽宮境內,然後悄然潛伏,就那麼等待蕭逸。

雖然這些等待蕭逸的人,其實並不曾認為蕭逸有可能出現在這裡,他們在這裡等待其目的,僅僅只是認為太陽宮有可能會對蕭逸出手,從而能夠在太陽宮對蕭逸出手的第一時間跟上去看戲,乃至撿便宜,但卻是不想,如今能夠看到蕭逸來到太陽宮境內。 「你又是何人?」蕭逸雖然利用系統掃描,知道了這白衣人的名字,但眼見白衣人如此開口,嘴角卻也是忍不住泛起一抹微笑,目光淡然的看著白衣人,一副恍如在看阿貓阿狗的樣子。

大羅神府的人?

很了不起么?

雖然他當初加入太陽宮其目的就是想要以太陽宮為跳板加入大羅神府,可如今眼前這傢伙出現,明顯對自己有了敵意,蕭逸自然也不會用自己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是的,敵意!!!

有著仇恨系統在身,蕭逸這會清楚的發現了,眼前這白衣人對他有著敵意。

如此情況,蕭逸僅僅只是眸光略微動了動,就一定程度上的明白了眼前這白衣人有可能的想法。

此人並不是南家人,但這一刻卻是對自己有了敵意,還和南家人如此將他給包圍住。

那麼對方的目的,顯而易見的!!

不是為了大生命神通,就有可能是為了小復活神通!!

對於這樣的猜測,蕭逸有著很強的自信。

畢竟,不論是大生命神通,還是小復活神通,都是星雲大世界傳說中的神通,在這之前,根據典籍記載,都貌似沒有誰以前修鍊過這等神通,至少從來都沒有什麼明確的典籍記載,大多數人所知道的情況,也僅僅只是隻字片語。

「來之前就聽人說你蕭逸很狂,以前我還不怎麼相信,但現在我卻是相信了,既然你是蕭逸,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給我跪下吧。」白衣人聽得蕭逸的話,看了看蕭逸,接著忽然開口笑了起來,他的笑容如沐春風,讓人受用無比,但他的言語落出,卻是讓周邊所有人都面色大變,眼睛瞪圓!!

這人到底是誰啊?!!

到底是從那個旮旯跳出來的?!!

他說蕭逸很狂?

泥煤,明明就是這個白衣人很狂的好不好。

人家蕭逸如今可是轟動整個東洲,一下子就乾死了枯木,蓋世狂帝以及南天霸等三個悟道境界巔峰的無敵人物,更甚至還將變\態的天劫都給一下子吞噬煉化。

此等實力之前,那是非常可怕,就算是周邊隱藏在暗處的人,有不少都抱著撿便宜的想法,但卻是都不得不承認,他們都不敢小覷蕭逸什麼,全然不敢單槍匹馬的面對蕭逸,更甚至如果蕭逸不是一下子真的死亡的話,周邊那些暗中的人,都基本上是不會對蕭逸出手。

他們想要撿便宜,那也是人之常情罷了,而至於對蕭逸出手,周邊這些人不少可都是有著自知之明的,非常的清楚,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是蕭逸的對手。

而眼前這個傢伙……

眼前這個以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名字的傢伙,這會,這會竟然,竟然是讓蕭逸跪下!!

狂啊,這才他尼瑪的超級狂啊!!

周邊眾人這一刻有不少都認為這個白衣人是不是出門的時候,腦袋被門板給夾了,要不然怎麼會說出這等白痴,這等猖狂的話呢?!

是了,周邊眾人有不少都清楚的看出來了,這個白衣人是悟道境界巔峰的無敵人物,此等實力那也是非常強大的,可人家蕭逸滅了好幾個悟道境界巔峰的無敵人物了,你這不知名的傢伙,又憑什麼在人家面前如此囂張,讓人家跪下?!

周邊眾人這一刻是真的都吃驚到了,真的被嚇到了啊。

「我很狂?我說騷年,這明明是你很狂的好不,你見面就讓我蕭逸跪下,你真的是很厲害啊,可以請問一下你是不是白,名叫白痴?」蕭逸笑了,笑得那是非常開心,而伴隨著蕭逸這話,周邊不少隱藏著的武者,臉上也是忍不住浮現出了笑容。

他們覺得蕭逸這話好像沒有錯啊。

眼前這白衣人說不準還真的姓白,名為白痴也說不準,要不然怎麼可能做出這等不靠譜的事情。

「無知。」白衣人聽得蕭逸的言語,也不動怒,僅僅只是好笑的搖了一下自己的頭,然後伸出自己的左手,優雅的彈了彈指,「是了,其實這也不能怪你,畢竟,你只是一個坐井觀天的螻蟻罷了,來至小地方,我也不和你多計較什麼。」

「滅殺悟道境界巔峰強者,還一下子滅殺了三個。哈哈哈,說實話,我對這樣的事情可是真的感覺比較好笑。一個小小的東洲螻蟻,也敢號稱悟道境界巔峰的無敵任務,真心不知道你們憑什麼有這等底氣,以及臉皮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在你們所看來的悟道境界巔峰的無敵人物,在本侯看來,那根本就是一個笑話,如此垃圾,反掌之間本侯就能滅殺千萬……」

白衣人淡然開口,聲音緩慢,優雅,好似在說著一件極其平常的事情,但他這等話語落入了周邊眾人的眼中后,卻是再次讓周邊眾人眼睛忍不住睜大,一個個那是既震驚,又古怪的看著白衣人。

什麼叫做只是東洲的螻蟻?

什麼叫做僅僅只是坐井觀天的螻蟻?

什麼叫做反掌之間就能夠將這等螻蟻給滅殺千萬?

你馬坡啊,這也太裝叉了吧,而且還尼瑪破的裝叉裝大發了好不。

這到底都是從哪個地方蹦出來的白痴,竟是如此如此的讓人感到氣憤,如此如此的讓人打心底的感覺到不爽呢。

為啥,為啥周邊在列的不少人,都忽然發現,自己體內怒氣壓制不出呢,為啥周邊不少人都忽然發現自己的眼皮不受控制的跳動,體內真氣不由自禁的運轉,法力也是不由自禁的運轉,有了想要發出大招,將眼前白衣人給轟殺的衝動呢。

難道……

難道眼前這人所施展的手段,就是傳說中的大嘲諷術?

號稱只要一開口,就能夠嘲諷一切生靈,萬物,讓其不由自禁的氣憤,不由自禁的被其給拉了仇恨,從而對其進行超爆發的攻擊?

不過周邊眾人有不少想是這麼一想,但心中這會有不少卻也明白,這白衣人不簡單。

既然這白衣人說僅僅只是東洲的螻蟻,那麼……那麼這白衣人的話語當中可就透露出來了不少的意思啊。

他……

他有可能不是東洲的人,很有可能是來至其他的洲域。

其中……

其中最有可能是來至中洲。

因為,最近畢竟本就有著八大聖地的人跑來東洲招收門徒。

所以,周邊眾人在感到自己的怒氣不受控制的被激發出來的時候,心中卻也是忍不住忌憚了起來。

給讀者的話:

為所有兄弟…… 「行了,行了,行了,你也不要再繼續吹牛什麼了,你不嫌害臊,我們這些聽得你說話的人,都還忍不住為你臉紅來著。

東洲螻蟻?也真虧你說得出來,不就是一個來至大羅神府的小垃圾么,還真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

大羅神府是八大聖地之一不假,但這卻並不意味著,從八大聖地之一所隨便出來的一個垃圾,就能夠在東洲耀武揚威,更是在我蕭逸的面前耀武揚威,論實力,你遠比之我更符合螻蟻的身份。」

在周邊眾人都忍不住覺得自己一下子被白衣人給施展了大嘲諷術的時候,蕭逸忽然好笑的開口了起來,其話語透著濃濃的笑意,一副打心底沒有將白衣人給放在眼裡的架勢。

讓周邊圍觀者更是目瞪口呆。

雖然周邊眾人覺得白衣人施展的是大嘲諷術,但這一刻聽得蕭逸的話,他們卻是忽然發現,蕭逸這話的殺傷力對白衣人應該也非常強大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