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

張忠賢立馬就不幹了:“李海,你特麼跟誰倆呢?我師父是你可以這樣叫囂的麼?你真以爲你算是個人物了?走,師父,咱們不治了,奶奶個腿的!”

然而,

很快,

李海大步上前,一把扯住了張忠賢的衣領。

“你……你幹什麼!!”

張忠賢結結巴巴問道。

下一秒。

李海語氣狠戾:“誰給你這個勇氣,跟我如此說話的?”

“李海,今天我徒弟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我會讓你變得跟你兒子一樣。”

就在此時,一旁的顧選,輕描淡寫。

“什麼!!”

李海不是傻子。

當他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

兩隻眼睛猛然圓睜,死死地盯着顧選。

“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凝視着顧選,李海壓着嗓子,甕聲甕氣。

旋即,

顧選咧嘴一笑:“你兒子,就是我打的。”

轟!!!

伴隨着這句話說出口。

整個病房,瞬間鴉雀無聲。

只有衆人那輕微的呼吸聲,落針可聞!!

甚至於就連溫度,都驟然下降了十數度。

張遠率先反應過來,看着顧選,用一種顫抖着的語氣開口:“顧……顧先生,飯可以亂吃,但是話可不能亂講啊。這種玩笑,你可千萬別開了啊。”

“呵。”

顧選淡淡一笑,“你覺得我像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人麼?”

“這……”

張遠頓時蒙圈,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好巧不巧。

就在這個時候。

病牀上的李源,甦醒了過來!!

此時此刻,

他對於顧選已經產生了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牴觸以及抗拒。

毫不誇張地說:

顧選就是李源的夢魘!!

他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顧選。

然而,

當他睜開眼的一瞬間。

赫然就看到站在牀頭的顧選!!

“鬼!!鬼啊!!有鬼啊!!!”

李源嗷嗷大叫着,瘋狂搖着頭,臉上寫滿了恐懼。

見狀,

一旁的李海快速走到李源面前:“源兒,別怕,爸爸在這!”

“呼!呼呼!!”

聽到李海的話,李源這才恢復了一絲清明。

月影胡歌:秦迷未央宮 旋即,

他用手指着顧選:“爸,顧選爲什麼會在這裏!!”

“你認識他?”

李海眼睛緊眯。

“就是他把我弄成這樣的啊!!就是他!!”

李源聲嘶力竭的大吼了起來,“爸,你可一定要幫我報仇啊!!”

嘶!!

當這句話從李源口中說出。

在場的醫生護士以及張忠賢,均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尤其是張忠賢。

他現在都想狠狠地抽自己兩巴掌。

如果不是他的話,顧選根本不可能會過來。

這樣的話,他就不會有危險啊!!

別人都是坑爹,唯獨他是坑師父啊!

想到這裏,

張忠賢連忙拉住顧選:“師父,趕緊跑!!我幫你殿後!!”

“跑?”

顧選歪着頭,“爲什麼要跑?”

“咱們這都進了老虎窩了,再不跑的話,怕是都得交代在這裏啊!!”

張忠賢很是鬱悶。

聞言,

顧選淡淡一笑:“就這些人,還不足以讓我跑路。你擔心什麼?”

“可是……”

還不等張忠賢說完。

李海猛然回頭,用那好似鷹隼般的眸子凝視着顧選,面目猙獰可怖。

“給我把他們倆統統抓起來!!!”

李海朝着門外的六個保鏢大吼了起來。

瞬時間。

保鏢們呼啦啦涌了進來。

“師父,你退後,交給我來!!!”

張忠賢的小身板擋在顧選面前,語氣很是篤定。

說實話。

看到這一幕,顧選還有點小小的感動。

這貨平日裏雖然不靠譜。

但是到了關鍵時刻,還是挺給力的。

想到這裏,

顧選一把將其推開:“滾一邊去,你擋個錘子。”

“小子!!真沒想到,你把我兒子打成這樣,如今竟然還敢過來!!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啊!!今天,我會用你對我兒子的方式來對待你!!你還有什麼遺言,大可直接說!!”

死死地盯着顧選,李海不緊不慢。

很顯然,

對於這一場實力懸殊的對戰,

他抱着一種必勝的心理。

見他這樣說,顧選緩緩開口:“李海,不會吧,不會吧,你不會真以爲就靠這幾個人,就可以攔得住我吧?”

“哼!”

李海冷哼一聲,“小子,你可真是猖狂啊,我這幾個保鏢,都是退伍的特種兵!!他們隨便一個就可以弄死你!!知不知道!”

“哦?”

顧選眉頭一挑,頓時來了興致。

他跟很多人打過架。

唯獨特種兵沒有。

他現在倒想要試試傳說中的特種兵,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強悍。

於是乎,

下一秒。

顧選二話不說,直接率先發難…… 顧選的招式,非常兇猛,而且上來就是殺招。

穩準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