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姜亢腦海中頓時傳來震震撕裂之感,混雜的記憶再次洶湧而入。 遭受莫名言語刺激,相關記憶再次舒醒,卻是給予了姜亢內心無比的震撼。

王者大陸境界九重,越往上修行越發困難,而邁過先天之境的人幾乎已可稱為仙人了。

最為頂峰之境,便是被稱之為至尊的萬歲封天境界。

所謂萬歲封天,便是達到了人世修為之盡頭之巔,登臨天地巔峰。

萬歲封天,顧名思義,只要達到如此境界,便能夠破入生死大境,在天地之下活上一萬年的漫長歲月而不死。

而封天之意,則表達了到達這一境界的無匹實力。

傳言萬歲封天境界幾萬年一出,每當出現一個的時候,作為突破需求,他會大量的吸取著天地之間的能量,導致無法再出現第二個同等境界的強者,以此獨霸天地萬年歲月!

只有當如此境界的強者消亡之後,他體內的能量才會慢慢的在天地間消散開來,再度化為天地元氣,這個過程據猜測需要幾萬年,幾萬年之後,他的能量才會徹底揮發殆盡,而出現下一位萬歲封天。

到達了這一境界,便被人冠以至尊名頭。

當有人成為至尊之後,他的後代血脈將會得到極大的改善,即便是至尊死後,他們依然可以保持家族的興旺。

擁有至尊血脈的家族,就會被稱之為封天家族。

每一個封天家族,都是王者大陸之上赫赫有名的存在。

他們有的會稱王稱霸,最為代表性的便是西域的亞瑟王國。

自亞瑟至尊出世之後,亞瑟王國開始出現,直到現在,他們依據亞瑟至尊的血脈力量,到現在還是西域十三國的首腦。

除此之外,也有些家族出奇的低調,與他原本應有的實力格格不入。

其中主要的原因便是,血脈力量退化。

因為至尊出現的時間太過久遠了,導致血脈力量越來越衰落,失去了原有的光輝,為了避免成為各大封天家族明爭暗鬥之中的犧牲品,很多時間久遠的封天家族選擇了隱而不出。

封天項家,便是這麼一個存在。

項家在遙遠的上古歲月曾經出現過一位萬歲封天的強者,在稱霸天地之後,依靠著血脈的力量他們依舊縱橫天下。

直到歲月慢慢逝去,他們體內的血脈力量逐漸變弱,而且一直無法有人通過祖上至尊設下的輪迴往生洞,取出裡面的至尊之器——黑龍天定,導致他們慢慢隱居下來,最後藏匿在了天山的一處深山寶地之中。

封天項家隱藏不入世中,卻在天山之中是一個禁忌話題,無人敢於觸碰。

三源在天山雖然是主宰一般的存在,但是對於這種曾經鯨吞天地的家族,還是顯得太嫩了一點。

好在項家如今與世無爭,到也不會在意這些人在天山稱王稱霸。

覺醒的記憶告訴姜亢,這個世界的項羽,就是來自於這個封天項家!

項羽天賦異稟,是如今所有封天項家人中血脈之力最為旺盛之人。

然而,卻有十分詭異的一幕。

項羽無法修鍊,體內不能存納任何氣息。

無論是法術還是武學勁道,他都不能收納入體。

如此一來,他從項家的希望,轉化成了絕望。

但是姜亢依舊從腦海之中讀取到了一個可怕的影像回放。

一個從天上踏步而來的人,結果讓項羽一把抓住,竟然掙脫不得,活活抓住了腳撕裂成了兩半,慘叫聲中又被踏碎了魂魄。

姜亢渾身一震!

縱天而行,這境界必然是先天以上的存在,竟然會被徒手秒殺了!

項羽渾身沒有任何波動,有的只是無窮無盡的力量,確實簡單直接的出手,直接將對方裂殺!

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血脈這麼強大,為什麼我一點也感覺不到?難道是因為我的靈魂入主,所以血脈力量沉睡了嗎?」

而且項羽竟然有秒殺先天以上的實力,那他的魂魄,到底還存不存在?

「項羽是為了找尋能夠修行的方法,所以離開了項家,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讓我入主了他的身體呢?」姜亢心想著。

眼前的三人,卻是眨動著眼睛,帶著一絲期盼的盯著姜亢。

手心緊握,已是汗水一片。

如果是的話,能夠結交上自然是好事;但要是得罪了,那就是天大的麻煩。

正在讀取信息的姜亢,被三人認為是默認了,眼中驚色變得越發濃重了起來。

「果然,是封天家族的人,那有這種駭人的修為到也算是正常了。」赤靈咬著牙,在心裡默默點了點頭。

「啊?你們說什麼?」

姜亢清醒過來,連忙擺了擺手,道:「我不知道你們說什麼,我不是天山本地人,我來自於南方的,後來才去了北方,最後到了這個地方。」

姜亢說的是自己前世,本來是南方的人,結果隨著爸媽去了北京,而後被韓國貨給炸來了這個世界。

「是嗎?」

赤靈笑了笑,卻從兩位長老眼中看到了深深的不信。

這麼拙劣的演技,誰他么信啊?

「嘿嘿,其實我來鑒寶台是要了解了解的,畢竟鄉下人不懂行情。」姜亢搓了搓手,迅速的拉開了話題。

赤靈端起茶水飲了一口,笑吟吟的問道:「項羽想知道什麼,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的三圍是多少?」姜亢幾乎脫口而出。

那兩位長老頓時嘴角一抽,這尼瑪的話題轉變的也太快了吧,口中的茶水差點沒法咽下去。

赤靈臉色頓時一紅,而後啐了一口。

「你要是對這事情感興趣,換個場合我再告訴你吧。」

還真說啊!

姜亢迅速的在對方妖嬈的身子上掃了一眼,而後揮了揮手,意外的收穫讓他心情又好了不少。

「那個,我就是想買些東西,來這裡踩踩點。」

「買些東西?」

聞言,赤靈眼中頓時多了一抹光彩,急問道;「不知道項羽你需要些什麼?」

「要的東西不少啊,但是我怕不夠錢,所以又想來賣些東西!」

姜亢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金幣能值很多錢,但是想來王者水晶怕是能值無數的金幣。

百峰脈足足收刮到了金幣三萬枚,但是王者水晶卻是不過二十幾塊,可見這東西有多麼的難得了。 修為偏低的老者姓歐,被稱之為歐長老。

歐長老聞言便笑了笑,道:「不知道小兄弟想賣些什麼,老夫不才,算是個煉器的工匠,也是這鑒寶台把眼的奴才。」

姜亢微微一驚,把眼的還奴才,這話就過頭了。

這是高端技術人員啊!

姜亢手一閃,一把綠色品質的大刀就出現在了他手中。

赤靈的眼神頓時就被姜亢手中的無際之戒所吸引了,眼神微微一亮。

「天山這塊窮地方,就是那些脈主都帶不起這空間戒指,他定然是項家的人無疑了。」

「你看看這大刀是個什麼行情。」姜亢笑了笑,將手中的大刀丟了過去。

歐長老眼神微微一亮,隨即伸手接住了大刀。

「這!』

一股震驚之色出現在他眼中,他忍不住失聲問道:「這算是一把寶刀了,小兄弟不自己用,要將它賣了嗎?」

「什麼好刀啊。」

姜亢下意識的擺了擺手,這東西戒指里還有一捆呢。

手擺著一半,感覺有點炫富,立馬改嘴道:「誒,這不是缺錢呢嗎?」

「不知道項羽你到底想要些什麼,又需要多少錢呢?」赤靈將頭湊了過來,高聳的胸脯差點從旗袍的上衣開口之中擠了出來,那道溝壑分外的壯觀。

姜亢搓了搓手,嘿嘿笑道:「我要王者水晶,但是這東西沒買過,不知道什麼行情,你給說說?」

「王者水晶!」

聞言,三人頓時驚呼了一聲。

那歐長老將手中的寶刀放在了桌子上,對姜亢道:「王者水晶是極其稀罕的事物,煉化吸收能夠直接增強人的修為,是能量凝聚的結晶。但是這東西十分寶貴,就是窮人到手,也不一定會拿出來賣啊,真有賣的,價錢也是高的離譜。」

姜亢皺了皺眉,這東西王昭君他們沒怎麼用過,感覺只是對於自己作用大,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搶手的很。

他又哪裡知道,其他人吸收緩慢,王昭君怎會跟他搶呢?

「再好的武器,不過是外物,自身的實力方才是根本所在。王者水晶可以直接提升本身的實力,因此為人們所推崇,其價值,遠遠在於同等級的武器和裝備之上。此物在藍色品質之下,到算是常見,但藍色品質對於後天之後的境界卻是沒有了太多的用處,而白色的品質更是如此。

到了綠色品質的王者水晶,幾乎要等同天價了。」

歐長老搖了搖頭。

姜亢眼神略微一動,急忙問道:「這個天價,大概是多少?」

「三到五萬金幣,很多人還不願意拿出來賣。」赤靈插嘴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姜亢,嘴角噙著一絲笑意。

「我擦,這麼貴。」

姜亢一聽頓時蒙了,這玩意竟然貴的這麼離譜!

三五萬的金幣就是一顆綠色的王者水晶,豈不是說百峰脈的所有金幣就只能買一個綠色品質王者水晶?

「怪不得啊,他們將王者水晶死死的藏著,顯然比起這些金幣更為要緊。」

姜亢很有錢,身上金幣足足有二三十萬,這簡直就是一筆巨款。

但是他有自己的軍隊,軍隊可是很燒錢的東西,要是拿這錢來買了王者水晶的話。。。

首先,二十萬也買不了幾塊;其次,自己這些錢用完了,冰樓堡也差不多可以散貨了。

「不知道項羽你需要幾塊,若是一兩塊的話,我這裡還有些錢,不如借給你如何。」赤靈笑了起來。

兩位長老一聽,頓時就被驚住了,眼神連忙看向赤靈。

這可不是一筆小的數字啊!

赤靈含著笑容,微微沖著兩人搖了搖頭。

「那還是算了,不夠啊。」

姜亢搖了搖頭,皺著眉頭看著桌面上的寶刀,問那歐長老:「那長老你看看,這把刀大概能夠值多少呢?」

歐長老又摸了一把那刀,隨即嘆道:「這寶刀在綠色品質之中也算是上乘了,綠色品質的武器大多是五到八千金幣,你這個可以賣到一萬五左右。」

「這樣么。」

姜亢開始划算了起來。

一顆綠色的水晶,大概能讓現在的他升上一級,而自己戒指里的那些武器。。。

「這樣揮霍的話,怕是寶山也要讓我弄空了。」

心裡一陣苦笑,若是當初沒有撿到這個戒指,自己真不知道會窮成啥樣。

「這些武器,留著還可以籠絡人心,不如就先用這些金幣將就著買上一些吧。」

姜亢正想如此,神念又掃過了那些紫色的兵器。

頓時心中一動。

「那啥,如果是紫色的武器,能夠賣多少?」

三人臉色陡然大變。

歐長老晃了晃腦袋,道:「紫色有神器之名,天山鑒寶台還未曾有人拿來賣過,價格不可估量。」

「你說大概能夠賣個多少吧。」姜亢追問道。

「這個。。。這個。。。」

歐長老難以開口,最後還是苦笑,道:「老夫不知,不敢隨便開口。」

姜亢一拍腦袋,得了,這丫的還不知道,這地兒還沒賣過這東西,自己要是做了第一家,很容易吃虧啊!

「挑些綠色的兵器和藍色的賣了吧。」

姜亢咬了咬牙,隨後道:「藍色品質的兵器可以賣嗎?」

「自然是可以的。」赤靈迅速接嘴,笑道:「這也是最多的賣品層次了,價格在一千上下浮動。」

「恩,那我這裡還有些,賣掉一點吧。」

姜亢晃了晃腦袋,大手一揮。

轟!

整整三捆藍色品質的兵器,就像是放在三輪車上賣的不值錢的甘蔗一樣,讓姜亢一甩手就丟在了地面上。

婚後談愛 人若犯我 三人頓時就傻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