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左相一臉掐媚的問道。

「沒事,就是差點死了。」李瀟輕語:「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啊?」

「額……路過……」左相愣了一下,隨即指了指遠處,道:「我從那邊來,準備去那邊,剛好路過這邊……」

「哦……那邊?哪邊?」李瀟戲謔道。

一旁的九王爺聽不下去了,黑著臉,沒好氣的說道:「臭小子,你是早就知道我們在附近了吧!?」

「我也是猜的。」李瀟笑道。

李瀟可不傻,心裡比誰都清楚他如今在帝國內的地位。

那些帝國的強者,都想要靠李瀟的天劫,從而得到造化,立地成聖。

因此,在宴會結束后,李瀟敢確定,肯定會有強者跟著他,想要暗中施後手,與他拉攏關係。

當然,讓李瀟沒想到的是,宴會結束后,暗中跟著他的竟然不止一兩個,連鎮國府的兩個將軍都暗中跟了下來。

「我還以為就你會跟下來呢。」李瀟瞅了一眼九王爺,戲謔道:「之前幫我渡劫,就像是讓你死似的,現在開始急了?怕不讓你幫我渡劫?」

「這……沒這回事!」九王爺當即否認,但是暗中傳音,道:「臭小子!我是妖妖的親舅舅,你的天劫若是不給我,信不信我鬧騰死你!」

「我還沒娶妖妖呢,你就開始欺壓我了?」李瀟翻了一個白眼,道:「你再這樣,信不信我就不娶了!」

九王爺聞言,愣了一下,隨即慫了。

他可是很清楚,自己和李瀟之間的關係,全靠妖妖維持著。

若是李瀟不娶妖妖了,那……

「平亂王候,這傢伙怎麼處置?」

就在此刻,鎮國府的兩個將軍走了過來,如同拎小雞一般,將那黯淵的殺手拎到了李瀟的身前。

「殺了。」李瀟輕語,道:「我想他也不會交待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噗!

……

話音剛落下,便看到這黯淵男子的人頭,被其中一個將軍一刀削平。

「平亂王候,我等前來護駕了!」

「快保護平亂王候!」

……

就在此刻,遠處突然衝來了一大群人。

仔細看去,這群人,要麼就是朝中權貴,要麼就是之前來參加宴會的宗主長老。

「額……這麼多人暗中在跟著我啊?」李瀟凌亂,著實沒想到宴會結束后,身後居然跟了這麼多人。

不用多想,這些人肯定也是想要幫李瀟渡劫的。

「謝諸位的好意了,我已經沒事了。」李瀟笑道,也不含糊,直說道:「今後有天劫,我一定叫上你們!」

「多謝平亂王候!」

「多謝多謝!」

……

當即,一群人道謝,更是站在了李瀟身邊,似乎不肯離去。

畢竟誰也不知道李瀟會在什麼時候渡劫,萬一來遲了,渡不上劫,這可是一種損失。

「以前是想著法的坑人幫我渡劫,現在……一群人衝上門來要幫我……」李瀟嘀咕了一聲,感覺幸福來得好突然呢。

「去去去,都一邊去!」

此刻,九王爺惱火了,看了一眼李瀟身邊的十幾個人,一陣頭大。

若非幫李瀟封王拜候,打死九王爺都不會將渡劫造化之事說出來。

現在倒好,惹來了一大堆競爭者!

「李瀟是我的!」

這一刻,九王爺似乎有些急了,一把抓住李瀟的肩膀,聖人法則爆發,直接破空而去。

「九王爺!你太不厚道了!」

「李小友,等等我們!」

「追啊!為了天劫!」

……

身後,一群人憤懣,哪肯落後,哪怕速度不如九王爺這個聖人,也是拼了命的追了下去。

「本皇太受歡迎了。」李瀟笑道。

「今後的天劫,你要是敢給別人,我立馬就鎮壓你!」九王爺沒好氣的說道。

最終,九王爺一路急性,將李瀟送回了天子閣。

並且沒過多久,國教學院院長,魏含笑便下令了,封鎖天子閣,沒蒼穹氏的聖旨,誰都不可入內!

很明顯,九王爺擔心造化被奪,特意讓蒼穹氏幫他下了一道聖旨,免得那些大臣,宗主成天到晚的守在李瀟身邊。

第四章!今天就到這裡了,求推薦票!明天更精彩!

(本章完) 有結界在,這些蟲子連她們的衣角都別想碰到。

極速穿過珊瑚群,跟在殘留在水中,淡淡的香味,路瑾在聖泉邊上找到娜塔。

她斷了一隻手臂,滿身是血,狼狽不堪的趴在地上。

她頭仰著,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一個白色光柱,激動又貪婪。

看來,這就是聖泉沒錯了。

蓓斯獃獃的望著那裡,唇齒間呢喃著什麼,眼角的淚,不等落下,就融於海水中。

路瑾只以為她是想起那個男人魚,喜極而涕。

她一步一步走向光柱,伸出手。

手指穿過光柱,能感受到海水在掌心像海綿一樣的柔軟。

突然,身體不受控制的踏入光柱。

眼前一亮,她看到了一個女人的模糊背影。

在抬眸看去,那個人又變成了格爾的樣子。

格爾對她伸出手,湛藍的眸子像是散落了滿天星辰,也像是藏進了一片大海。

「白雪,過來。」

他輕聲說,眼角眉梢都帶著情深。

路瑾眯了下眼。

原來蓓斯是看見了這玩意營造出來的幻想,所以才哭的跟個傻子似的。

路瑾打破光柱給她製造的格爾影像,盤腿坐下。

棍子在她周圍畫了一個圈,一道銀色的屏障籠罩著她。

系統盯著剛才手快截的圖,一臉好奇。

【棍兄,你說辣雞宿主看到的那個女人是誰?】

時間泉眼可以勾出你藏在心底的東西。

看見格爾,說明宿主對他也並不是如表面那麼無動於衷。

但看見一個女人……難不成她之前還喜歡女人嗎?

棍子不理它。

系統盯著那個截圖,仔細瞅。

怎麼感覺……越看越熟悉……

靠!

這不是辣雞宿主嗎?!

雖然背影模糊,但是那股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的吊炸天的中二氣息,還是很熟悉的。

系統默默保存下了截圖。

辣雞宿主到底是個什麼人?

不!

她到底是不是人它還沒搞清楚。

所以,辣雞宿主以前是幹什麼的?

系統滿頭霧水。

——

光柱的光輝越來越暗淡,直到露出它本來的面目——一個碩大的水柱望不見頂頭。

站在水柱邊上,能清楚的感覺到,海水圍繞著水柱運行,發出的淡淡漣漪。

路瑾睜開眼,原本黑色的眼眸,被一層淡淡的銀色籠罩,像是蒙上了一層水霧。

在眨眼,銀色消失,眼睛恢復原本瞳色。

她抬起手,手指在空中劃過一個幅度,瞬間,萬物寂靜,時間被靜止。

她收回手,輕笑出聲。

力量恢復的感覺……真是太讓人懷念了。

此時,王宮內,高大俊美的男人端坐高位。

歲月的洗禮讓他成熟有魅力,他聽著大臣的彙報,面無表情。

「國王陛下,蓓斯大公主求見。」

他抬眸,底下的大臣識趣退下,他開口:「讓她進來。」

穿著一身簡單利落騎士服的女人,腰間挎著長劍,彎身行禮。

「國王陛下,這次發水……海水乾枯了。」三四十歲的女人,風韻猶存。

這會兒,她美艷的臉上滿是絕望。

十年前,她醒來就發現自己回到了王宮,記憶雖然完好,但是白雪卻沒有回來。 一道聖旨下來,那些大臣,宗主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誰都不敢違抗聖旨!

但是,這群人也是不氣餒,隔三差五的來國教學院門口外轉悠一下,平日更是派出探子在學院附近,只要一有風吹草動,這些大臣,宗主必定會在第一時間趕到這裡。

九王爺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很不是滋味。

本來,若是不將天劫之事說出去,李瀟今後的天劫,沒人跟他搶,哪怕有,也不會有這麼多。

現在倒好,整個帝國境內,除了景王府一脈的人,其他的大臣,乃至距離帝國很遠的宗派,都在這段時間趕到了皇城中。

「真是氣死本王了!」

安親王府內,九王爺臉色陰沉,恨不得以聖人之威,將這些人都驅逐出皇城。

可那樣做,怕是會亂了朝綱,蒼穹氏不會答應,那些大臣,宗主,怕是也會死皮賴臉的不肯走。

「景王府最近有動靜沒?」

安親王府的大殿中,九王爺雖然生氣,但還是很關心李瀟的。

他知道景王爺不會善罷甘休,這幾天一直都派出探子,在監視景王府。

「景王府沒啥動靜,但國教學院有動靜……」探子說道:「王爺不如去看看?」

「有什麼好看的,我現在看到那小子,心裡就來氣!」九王爺沉聲道,臉色像是豬肝一般,十分難看。

「可是……那些大臣,權貴,乃至宗主,都去了,現在都圍在了國教學院外呢……」探子說道:「好像是……李瀟要渡劫了。」

這話一出,九王爺當即瞪大了眼睛,怒喝道:「你怎麼不早說!」

嗖!

話音落下,九王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幾息后,當九王爺來到國教學院外是,發現這裡已經是「人滿為患」!

朝中大臣,各大宗主,只要境界在塑身境的人,都在這裡!

甚至在某個角落中,九王爺還看到了一個帶著面具的男子,其身上散發著一股很淡的皇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