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的蘇七月還不知道有人想要弄死她。

如今的她,正在張院中訓話。

「這一次,你們做的不錯。」蘇七月看著被綁著的無蹤,面無表情的說道。

而無蹤,聞言則是一臉懵逼。

不是她要自己來這裡的么?怎麼,他被坑了?!

蘇七月一見無蹤那表情就知道無蹤的心思,只道:「下一次,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哪怕是至親,也會輕而易舉的出賣你!這是我給你上的第一節課。」

說罷,蘇七月便讓蘇欣兒放開了他。

無蹤聽了蘇七月方才那一段話,愣了一下,隨後閉上眼睛。

驀然,再次睜開眼睛之時,眼裡便再無那一份不甘,或者說,他將這份不甘給隱藏在了心底。

「無蹤叩見主子。」無蹤單膝下跪,恭敬道。

這一次,是他心服口服的當了蘇七月的屬下了。

蘇七月見此,點了點頭,道:「日後,你就是這裡的大護法。」

絕地英雄王者歸來 「是!」

蘇七月說了這話,眾人就不幹了。

「憑什麼啊?!他一點修為都沒有不說,還是最晚到的。」

「就是就是!」

……

類似這樣的反對聲不絕如縷,蘇七月聞言冷冷開口道:「就憑我想!」

說罷,又聽一陣慘叫聲響起,那些開口反對的人們,一個個都斷了一臂。

頓時,整個場面都充滿了血腥味。

只是蘇七月卻仿若聞不到一般,道:「我這裡,並不需要質疑主子的話的人,如果有,就殺了。這一次,我斷你們一臂,下一次,就送你們歸西!

這次,且讓我觀察你們一段時間,如果夠覺悟,我就給你們一顆高階生肌靈藥。不夠的話……呵!」

到了這裡,蘇七月就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冷笑連連。

但眾人都知道她的意思,不夠,就只能殺了。

因為這血腥的手段,整個院子都陷入了低氣壓的氛圍。

許久,就聽「叩叩,叩叩」的敲門聲響起。打破了這份沉默。

眾人一陣緊繃,隨即迅速隱蔽起來。

藏起來后,才發現蘇七月與無蹤還在院子之中。

正準備走出去,卻見蘇七月做了個手勢,意示他們不必如此。

蘇七月見他們如自己想的一般,都乖乖的在院子內隱藏起來了,沒有再出來,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即自己出去開門。

隨著「咯吱」一陣聲音響起,大門開了。

「主子。」門外的藍思琪行了個禮,道。

蘇七月見是藍思琪,也點了點頭,便將藍思琪給領了進去。

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剛才充滿血腥的院子當中。

「你說,這裡有多少人?」蘇七月忽然開口問道。

藍思琪感受了一下,道:「隱藏起來的二十三人,加上他和主子與我,二十六人。」

蘇七月聞言非常滿意,道:「日後你就是這裡的二護法,尋蹤。」

藍思琪聞言,瞬間感覺到肩上的擔子很重,立即鄭重的行了個禮,道:「是!」

「都出來吧!」蘇七月喚了一聲。

隨即隱藏起來的人們都紛紛走了出來。 「你們的行為,我很滿意。」蘇七月道:「那幾個受傷的,過來。」

蘇七月沒有對幾個受傷的人說什麼話,只給了幾枚靈藥。

正是止血藥。

那幾個受傷的人見此,忽然懵了,回神之後,有一人頓時下跪道:「屬下,參見主子!」

其他人見此,也都紛紛效仿此人,跪下恭敬道了一聲「主子」。

蘇七月見此,皺了皺眉頭,不悅道:「都在幹什麼?!起來!!

日後你們只能單膝下跪,誰要直接跪下的,我都會把你們的腿,通通折了!」

幾個受傷的人相互對視一眼,眼中都閃過堅定之意。

「拜見主子!」幾人改雙跪為單膝下跪,恭敬喚了一聲。

蘇七月點了點頭,隨即分發給他們生肌靈藥。

「好了,我介紹一下。」蘇七月指著藍思琪,道:「這一位,尋蹤,你們日後的二護法,日後也與你們一起訓練生活。」

「護法好。」眾人對著藍思琪打招呼道。

藍思琪溫柔的笑了笑,道:「你們好。」

「尋蹤,你日後與無蹤共同管理蹤堂。」蘇七月吩咐道。

「是。」無蹤與藍思琪同時開口。

蘇七月揮了揮手,意示他們下去,又道:「欣兒。」

蘇欣兒聞言,立即出列道:「主子。」

「你如今的修為如何?」

「已有紅階三境。」蘇欣兒回答道。

由於脫胎換骨丹的流弊,她在幾天之內,就從毫無修為達到了紅階三境。

蘇七月「噫」了一聲,道:「這還不夠,你再加把勁,下一年,我要看到你達到綠階一境!你暫且當個三護法。」

「是!」蘇欣兒有力的回答。

婚意綿綿:腹黑冷少別這樣 同時,也是對蘇七月許下的承諾。

蘇七月「嗯」了一聲,又道:「我得離開這裡了,所以你們加把勁修鍊以及訓練。

一年之後,我希望你們幾個護法都達到綠階。

至於其他人,起碼也得黃階境內。

如果達不到,你們就離開這裡吧。

達到了要求,就到京城找我,明白了么?!」

「明白!!!」蘇欣兒、藍思琪,無蹤異口同聲的開口。

「好了,這裡就交給你們打理了。」蘇七月說完,又遞給蘇欣兒一個小盒子,對蘇欣兒道:「話已經在裡面,我走之後你再看。」

蘇欣兒一愣,隨即道:「是!」

蘇七月聞言,點了點頭,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張院。

「欣兒姐,主子就這樣離開了么?」上次替蘇欣兒說話的男生開口道。

「是啊!」蘇欣兒對著男生一笑,道:「我會達到綠階的!」

她說的是會,而不是想!代表了她在一年之內需要達到綠階的決心。

男生一愣,道:「欣兒姐,值得嗎?她那麼狠。」

想起蘇七月剛才一下砍了那麼多人的手臂,加上幾日前她踩碎的人頭,男生就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

蘇欣兒聽了不悅的看了男生一眼,道:「她狠,但是有分人。」

男生聞言,看著蘇七月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心中下了一個與蘇欣兒當初一樣的決心。 一片森林之中,一名紅衣女子在此穿梭著。

她不是別人,正是蘇七月。

此刻的蘇七月,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像有什麼很糟的事情會發生。

故而她全身都散發著一種不爽的氣息。

不久,蘇七月的直覺靈驗了。

憑空出來的六個黑衣人包圍了她。

看著幾名來意不善的黑衣人,蘇七月的表情非常難看。

她知道,這幾個人的修為很高,高的深不可測。

起碼,十萬年前,自己就沒有到達這個高度。

「你們是誰?!」蘇七月警惕的看著黑衣人,道。

然而,沒有人回答她。

六個黑衣人對視了一眼,隨即一齊出招。

蘇七月本來就不是脾氣好的人,也不會習慣就那麼認命。

當即異能展開,黑色的霧氣蔓延著,一層一層的加厚,加深。霧氣吞噬他們的攻擊,以求給自己帶來一絲活著的希望。

只是她太過於渺小,哪怕是展開異能,也不能拖住幾個黑衣人的聯手攻擊。

不到幾息時間,她的異能就讓人破解了。

蘇七月見此,心中一寒,隨即召喚起黑色影子。

驀然,周圍的空氣一寒,彷彿是要凝固一般。卻不是平常那種寒冷,而是陰寒。

隨著再一次黑色霧氣的出現,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色影子從地下鑽了出來。叫囂著,憤怒著,咆哮著。

鬼叫聲鑽入黑衣人的耳朵之內,不知為何,他們就感覺到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絕望,窒息,毫無眷戀,無望的感覺交織著在他們的心頭纏繞著。

因為受到這種心情的影響,不知不覺的,黑衣人停下了手中的招式。

蘇七月見此,眸光瞬間一厲。

就是現在!

算定時間,蘇七月立刻就跑。

她知道自己不是六個黑衣人的對手,就如同上次對待君以墨一般,沒有能力反手,就只能跑。

因為玄力可能會叫醒他們的緣故,所以蘇七月並不敢使用玄力逃走。

她只能靠著雙腿,拚命的跑,拚命的跑。還不能發出一些聲響。

不同於眸術,上次的君以墨是一個人,這次六個人,她並不能一個一個的去控制。

所以當蘇七月跑了不久,沒有人支持影子的運行,那些黑色霧氣便都漸漸的散了去。

而隨著黑霧散去,那些黑色的影子,也都紛紛消失殆盡。

只餘下六個正處於半醒之間的黑衣人。

片刻,六個黑衣人漸漸回神,相互對視一眼,隨即都大怒起來。

他們居然栽在一個低級大陸的螻蟻的手中,這簡直就是恥辱!

如果上一刻他們只是因為命令要殺了這個女子的話,那麼這一刻開始,就是要抹去這些污點!

「她逃不了的!」其中一名黑衣人道。

他說罷,便拿起一塊八卦鏡,輸入了這裡附近的地形之後,就放進了一塊彩色石頭在八卦鏡的凹槽之內。

瞬間,八卦鏡映出這裡的地形以及許多小圓點。

其中一個小圓點移動的速度可謂是非常快。

很明顯,她這是在逃跑! 見此,幾個黑衣人便知道,這個速度很快的小點就是蘇七月所在的位置。

於是都紛紛展開玄力,朝著那個方向追了上去。

由於異能的緣故,蘇七月自然是知道他們追過來了。

心中大喊了一聲卧槽。

同時也展開了玄力飛快的逃。

只是儘管如此,不足一刻鐘的時間,還是讓黑衣人給追了上來。

「站住!」看著前面的女子,為首的黑衣人大喊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