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是名女性,約摸35歲左右,長相清秀,眉目之中,隱隱讓我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

看到我和奶奶以及果果,那女人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想把你們祖孫幾個都引到這裡來,可真不容易。」

這話一出,我整個人都有點懵。

因為我根本不記得自己和這女人之間有什麼仇怨。

可為毛這女人搞得好像一副要尋仇的架勢?

聽了女人的話,奶奶冷笑了一下,說道:「看你年紀不大,卻能煉出金蠶蠱,想必這蠱術應該是祖傳的手藝。」

見奶奶似乎已猜出了自己的來歷,那女人哈哈大笑一聲,說道:「陳靈月,看來什麼都瞞不過你。沒錯,我出生在苗疆,我叫宮小蝶!」

聽到「宮小蝶」這幾個字,我心下陡然一涼。

苗疆……宮家……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足以說明她的來歷了。

難怪我說眼前這個女人面熟了,合著根本就是之前我們在苗疆時遇到的那個宮小翠的姐姐!

而和奶奶有多年積怨的那個老太婆,就是眼前這個女人的母親。

這樣一來,那我們和宮小蝶之間可不僅僅是有仇怨了,那根本就是血海深仇!

雖然宮小翠和老太婆都是因為蠱毒反噬而死的,但那件事,歸根到底和我們也脫不了干係。

更何況,這宮小蝶既然是那老太婆的女兒,想必也是個執拗的。

那老太婆生性歹毒,而且執念頗深,就算事情已經過去了四十多年,仍不肯放下仇恨。

而這樣一個女人教養出來的孩子,心胸能有多寬廣?

得知了宮小蝶的身份,奶奶已然知道今天避免不了會有一場大戰,面色凝重的說道:「你母親和你妹妹的事,是我做的,和我孫女沒關係,你先放了他們。」

惡魔總裁的寵物老婆 我知道,奶奶是想一人擔下此事,用自己的命保住我和果果。

這份愛護我能理解,但為人孫女的我又豈能讓她這樣做?

「不,奶奶,要走我們一起走,我和果果是絕對不會丟下您的!」

豈料,我話音剛落,宮小蝶那邊便冷喝一聲:「做夢!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見宮小蝶不肯放過我和果果,奶奶的神色頓時變得更加凝重起來。

那是一種我從沒見過的冷厲和決絕,似是抱著一種必死的信念。

「你既能煉出金蠶蠱,蠱術自然在你母親和你妹妹之上,我雖鬥不過你,但以我的本事,若真打起來,恐怕你也很難全身而退。」奶奶沉聲說道。

的確,金蠶蠱雖是蠱中之王,但憑奶奶的本事,雖無法全身而退,但必也能讓宮小蝶不好受。

奶奶這話,分明就是對宮小跌的警告!

但很顯然,宮小蝶並不吃奶奶這一套,她今天就是鐵了心要找我們報仇!

「陳靈月,你以為我和你們之間的仇怨,就只有我媽和我妹妹么?我告訴你,我之所以一定要殺你孫女,是因為她害死了我丈夫肖衍!」宮小蝶的情緒陡然激動起來。

聽到「肖衍」這兩個字,我整個人瞬間一怔。

之前我和方佳佳他們在夜探實驗樓的時候,意外發現了肖衍殺死自己學生的事,後來肖衍被警察帶走,經過審判,處以了槍決。

我一直以為這件事就這麼完了,卻萬萬沒有想到,在幾個月後的今天,我會再次因為那件事而受到牽連! 第149章:一觸即發

此時此刻,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肖衍出軌自己的女學生之後,寧願狠心殺死女學生,也不願意讓事情暴露。

因為,像宮小蝶這種女人,若知道肖衍出軌,那絕對會有一百種方法讓肖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肖衍正是害怕被宮小蝶懲罰,所以才選擇殺死女學生以保全自己。

只可惜,法網恢恢,最後肖衍還是沒能逃脫法律的制裁。

不過,這事只能算是肖衍自作自受,跟我有毛線關係?

他若不做那麼禽獸不如的事,怎麼會被我們撞見?又會被警察抓走並判處死刑?

這宮小蝶還真跟她母親一樣執拗,並且不分青紅皂白!

既然如此,那現在我和奶奶除了應戰,已然沒有別的選擇了。

但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果果都是無辜的。

他才這麼小,怎麼能跟著我們一起以身犯險呢?

想到這裡,我轉頭看向果果,沉聲道:「果果,快走,不要管我們!」

果果雖然年紀小,但也知道現在形勢嚴峻,聽見我讓他走,他小臉一皺,委屈得都快滴下淚來:「媽媽,我不要離開你,我要跟你在一起!」

事實上,我也很想和果果在一起。

但作為一個母親,我不能那麼自私。

畢竟宮小蝶的蠱術在她妹妹和她母親之上,而且還有蠱中之王的金蠶蠱坐鎮,我真的沒有把握保證能讓果果全身而退。

所以,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在真正打起來之前,讓果果變回鬼的形態趁機溜走。

金蠶蠱雖是至毒巫蠱,具有極強的陽性,但果果到底是冥王的兒子,只要變回鬼魂的形態,就算是金蠶蠱,一時半會也傷不了他。

「果果,聽話,快走,媽媽愛你!」

說這話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聲音都有一些沙啞。

以前看電視的時候,我總覺得這樣的情景太過煽情,但當我自己有了孩子之後,我才知道什麼叫為母則強。

他是我和墨涼夜愛情的結晶,是我人生的希望,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它出事。

而果果對我的依戀,顯然也比我想象中的更深。

聽到我的話,他水靈靈的大眼睛吧嗒吧嗒掉出淚來,原本粉嘟嘟的嘴現在也癟成了一條線。

「媽媽,我也愛你,我不想離開你。」

他這一哭,我頓時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曾經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和他以及墨涼夜還有奶奶一家4口快快樂樂的生活在一起。

但此時此刻,面對如此境地,我卻只希望他能活著。

只要他能活著,就算讓我赴湯蹈火上刀山下油鍋,我也在所不辭。

「果果,快走,快去找爸爸來救媽媽。」

我怕果果捨不得我,只好搬出墨涼夜,好給他一個離去的理由。

聽到我說要讓果果去找救兵,宮小蝶厲聲一喝:「想去搬救兵?門都沒有!」

說罷,宮小蝶便從身後抽出一把長刀,提著就向果果砍去。

宮小蝶雖然蠱術厲害至極,但論打鬥什麼的,她的速度可比果果慢了不是一星半點。

這不,她刀還沒碰到果果半根毫毛,果果便已幻化成了鬼魂的形態,深深看了我一眼,迅速的從門口溜走了。

宮小蝶劈了個空,頓時很是氣惱,怒目瞪著我和奶奶。

「小的跑了,那我就先解決了你們兩個大的再說!」

說罷,宮小蝶便將刀丟到地上,雙手合十,閉著眼念起了苗語。

雖然我一句也聽不懂,但我還是能感覺到她念的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我轉頭看向奶奶,見她距門比較近,便索性推了她一把,將她推出製作間,然後飛快的鎖上門,只留了我和宮小蝶以及金蠶蠱在裡面。

我不能讓果果出事,自然也不能讓奶奶出事。

畢竟,她一個人拉扯我長大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連福都沒讓她享幾天,又怎麼能讓她在這樣的情況下為我冒險呢?

既然今天的事怎麼也躲不過,那不如就讓我一個人來承擔吧。

宮小蝶不就是想報仇么?那我就讓她報個夠!

用我一個人的命,換果果和奶奶的命,很值!

而奶奶顯然也沒有想到會被我推出去,此刻心下也是大亂,不停的在外面拍打製作間的門。

「小菲,你開門啊,你還年輕,就算要死,也應該是我這個老婆子死!」

「小菲,果果才這麼小,他不能沒有媽媽!」

「小菲,奶奶求求你,你把門打開!奶奶有辦法對付她的,你快把門打開!」

可我知道,奶奶其實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付宮小蝶。

若有的話,奶奶早就出手了,根本不會等到現在才說。

她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為了騙我開門罷了。

但為人孫女,我如何能讓她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為我以身涉陷?

我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此刻,我眼睛酸酸的,眼淚幾欲滴下來,但我還是強忍著。

「奶奶,您走吧,走得越遠越好。這輩子,能當您的孫女,我很幸福。希望,下輩子,我還可以繼續做您的孫女!」

我不知道此刻奶奶在外面作何感想,但做出這個決定,我真的不後悔。

我已經不再是小孩子了,我有我想保護的人,無論是果果還是奶奶,我都不能讓他們有事。

而另一邊,宮小蝶依舊集中精神在念著苗語,咕嚕咕嚕的,我一句也沒能聽懂。

我收斂情緒,握緊魯班尺,繞到她身側,準備給她來個突然襲擊。

豈料,就在這時,宮小蝶念苗語的聲音戛然而止,那雙詭異的眼睛突然睜開,怒目瞪著我,然後抬手向我一指。

便見那金蠶蠱化為一條金光,飛速的鑽進了我的嘴巴里。

它的動作太快,以至於我都沒反應過來,便感覺有什麼滑滑的東西順著食道流進了胃裡。

緊接著,我便感覺那金蠶蠱在我的胸腹腔肆意遊走。

疼……真的好疼……

之前無數次受傷,我都從沒感覺這麼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