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一日多一點的時間,此時正是天色將晚前一個時辰左右的樣子。

在佔地數畝的練武場上,學院的學生往來頻頻,一張張年輕的面孔,懷揣著英雄史詩的傳奇故事,揮灑著自己的血汗淚水,廢寢忘食的苦練著,朝著自己的夢想前行。

重力精武室外,與旁人一樣,江離滿面油漬,渾身臭汗。

忽然,左側數十丈外,人群忽然很默契的讓開,接著,一個面色高傲的男子從其中向著江離的方向走了過來,很顯然,這人是要進重力精武室。

江離對這等人不感興趣,所以只是看了眼,他便收回了眼神,踏步準備離開這裡。

可就在這時,卻忽然有人何住了他。

「喂,那個小子,你看誰呢你?」說話之人正是那面色高傲的男子,此時他已經走到了江離的身前,鼠目,鷹眉,淡藍色的眼眸。

「……」江離沒說話,他沉默的轉過身,目光冷冷的看向男子。

「問你話呢,我問你看誰呢你?」姜飛暮色不善的看著眼前這個面生的男子,對方淡然的目光讓他很不爽,就想前一刻,見到自己來了,竟然不恭恭敬敬的,看了一眼之後竟然轉身就走,真是不知死活。要知道,他姜飛可是精武部一霸啊,這練武場一帶更是他的直屬地盤。

到練武場上練功之人多是精武部的,所以,練武場就在精武部的地盤範圍內。

「看你妹呢,滾開!」江離的面色陰沉,冷喝道。

本來心情很不錯,結果出門就遇到這種劣貨,真是掃興。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姜飛面色大變,當即暴怒,面色陰冷道:「新生,你竟敢跟我姜飛如此說話,當真是找死。」

「死你妹,速度滾開。」

姜飛的面色由鐵青變成了黑色,竟然有人敢如此對他,不由怒極反笑,「哈哈……好好好,你有種,一個淬體境四層的新生竟敢如此跟我說話,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我姜飛是何許人物!」化音一落,他身上的氣勢猛然爆發,瞬間朝著江離壓去。

江離雖然踏入了淬體八層,但由於飛天鍛體術的原因,他此時的氣勢極為低迷,是以,姜飛將他看成了淬體四層的新生。

這邊的爭吵,瞬間吸引了練武場上所有人的關注。

「這氣勢。莫非姜飛已經突破淬體七層了不成?」一聲驚呼從一個精武部老人的嘴裡呼出,頓時,所有人的目光一凝,臉上露出驚嘆之色。

「好強的資質啊,據說一個月前他才踏入淬體六層,淬體七層怎麼也要幾個月的,可他居然只用了一月的時間。」

「切,你也不想想人家的身份,他肯定有大量的丹藥支撐,一個月突破淬體七層,很正常。你可別忘了,他是怎麼入學的,那叫非招生期入學,可以想象,他的家族要有多強,一些高級丹藥算的了什麼。」

「那,那也夠強了吧。」這人聲音還是很驚嘆。

……

「今天我心情很好,所以,我只會打斷你的四肢,不會要你性命。」姜飛聽著四周的驚呼聲,心中不禁有些得意,彷彿被江離激起的怒火也降低了一些。

「呼~」

猛然,姜飛元力涌動,雙臂之上啪啪作響,宛如爆豆,肌骨蘊力,接著,伴隨著龍虎氣象,一拳朝著江離轟了過去。

「龍虎拳,不錯,雖然只是低階武技,但卻用的虎虎生威,動若強龍入海,撲如猛虎下山,大有一舉敗敵的氣勢啊。」人群中有人驚呼。

「呵,空有其表,貌似強大,卻目標虛浮,根本沒有一擊必中的精準,不得精髓。」就在眾人驚呼於姜飛的強大時,江離卻很是淡然的開口指點了起來,那樣子,簡直就是老師看著學生耍拳一般。

「這小子傻了吧?竟然還不趕緊躲閃?」一名老生瞪大了雙眼。

「確實傻了,都胡言亂語了。」另一名老生道。

「不,我總覺得這人說的似有幾分道理。」另外一名老生搖搖頭,似乎若有所思。

姜飛心頭大怒,這人簡直是不知死活,拳風更勝幾分,心頭髮狠,原本要打斷他四肢,這回還要踩碎他第三天腿。

「呵。」

江離不屑一笑,隨即,腳下一步踏出,一手在前徐晃一下,瞬間,氣勢滌盪,緊接著,另一手握拳猛然入懷,如卧龍欲升天,盤龍將出海,一股無形的龍氣淡淡醞釀。

這一刻,似乎所有人都有一種錯覺,那江離的握拳似有凶龍盤踞。

姜飛眼睛陡然一縮,只覺對方的眼神如猛虎匿食,自己瞬間成了對方的獵物,那兇悍的氣勢,已將他緊緊鎖定。

陡然,他看了江離淡然的目光。

「狂妄,徒有其表罷了。」姜飛低喝一聲,「淬體四層而已,我怎麼也是淬體七層,還就不信你能翻了天去。」

一拳轟出,直奔江離胸口。

江離想都沒想,懷揣之拳出擊。

「啊~」

一股劇痛,陡然從手臂上傳來,姜飛本能的痛呼,他那自認為強大的一拳竟然沒有轟到目標,對方的拳頭簡直就如盤龍一般,瞬間繞上他的手臂,將其重傷。

不僅僅是劇痛,更讓姜飛害怕的是,他的手臂竟然失去了力量,任憑他如何扭動,都提不起來。

「滾。」江離低喝一聲,身體順勢而上,一下欺入對方懷中,化拳為掌,一記轟在了姜飛的胸口。

「噗。」姜飛吐血倒飛而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兒?」圍觀人群震驚了。

「怎麼會?那人竟然將姜飛轟飛了!」

「太詭異了,那小子明明淬體四層的樣子,怎麼這麼強?莫非他是隱匿了修為的該是強者?」

「滾一邊去,你以為蓋世強者是大白菜啊?也是你能遇見的?」

江離淡淡的收回手,他只用了三分力道,否則,那姜飛就不是吐血而飛了。

畢竟,與姜飛只是言語衝突,還犯不上要他性命。

「啪。」姜飛摔落在地,隨即便站了起來,他一臉的迷茫,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被對方如此輕易的擊飛,那小子不過淬體四層,元力也確實不強,怎麼就將自己擊飛了呢?

是了,那一拳很是玄妙,那小子一定是修鍊了什麼神奇的武技。

「姜飛,你在幹什麼?」就在江離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從人群中走出來了一個女子,一身淡綠的長裙,姿色上乘,幾步走到了姜飛的身邊。

「啊,沒,沒事兒佩嫂。」見到女子到來,姜飛臉色微變,很是尷尬,這下臉可丟大了。

這時,女子看了一眼姜飛的面色,似乎意識到了形勢,於是,她的目光掃向了江離。

頓時,「是你?」她的眉頭皺了起來。

「嗯?」江離停住了腳步,目光看向女子。」你認識我?「

鄭佩佩的目光很低沉,面色不善,自己都已經找他一天了,沒想到竟在這遇見了,他還傷了小飛,這可真是冤家路太窄啊。

「哼,不認識。」鄭佩佩斷口否認。

「莫名其妙。」江離回以一個同樣的冷哼。也許對方是在哪裡見過他,所以江離並沒有多想。

轉身,江離抬步向著練武場外走去,天色漸晚,要去吃點東西回宿舍了。

「喂,你別……」姜飛欲出口喝住江離,但卻被嫂子攔住了。

「怎麼?嫂嫂你真認識他不成?」姜飛疑惑的看向自己親大哥的女人。

「哼,不用追,今晚自有他好看的,你放心,到時候你就明白了,嫂嫂不會讓你白挨打。」鄭佩佩似所問非所答,聲音陰冷。同時,目光看著江離漸漸遠去的背影。內心暗道:「先傷了我弟弟,又傷了小飛,你那姘頭又拂我面子,我鄭佩佩若不讓你長點教訓,那可真就不是我鄭佩佩了。」

聽了這話,姜飛如何還會不明白,看來自己這嫂嫂是跟那小子有仇在先啊。頓時,他也不說話了,他可是很了解嫂嫂的性格,那叫一個有仇必報。

姜飛相信,那個新生一定不會好過的。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若是羅雲盟能替自己找到大師兄,那就等於欠了他們的情。

所以病是要替他們治的,但診金也是要收的。

恰在此時,一隻紙鶴從窗外飛進來。

易雪松興奮道:「想必是君城主您的大師兄有消息了!」

慕顏幾人都是精神一震,連忙圍上來。

然而,易雪松看完紙鶴中的信息后,神色卻變得有幾分古怪和微妙。

落雨急道:「找到我大師兄行蹤了嗎?他在哪?」

易雪松抬起頭看向慕顏,半晌才道:「不知道諸位有沒有聽說過浮空島傳說中的【混天洞府】?」

慕顏幾人面面相覷,俱都一臉茫然。

這下輪到易雪松驚訝了:「你們沒聽過【混天洞府】?」

頓了頓,他試探道:「莫非君城主和您的師兄弟,並非出生自浮空島?」

慕顏笑了笑:「易盟主,我想我們來自哪裡,應該不重要。」

「當然,當然!」易雪松訕笑兩聲,「以君城主的醫術和實力,無論您來自哪都是響噹噹的人物,也是我羅雲盟的恩人。」

「實不相瞞,這【混天洞府】在我們浮空島中也算是小有些名氣。因為每一年都會有一部分人在這個地方失蹤,從此銷聲匿跡,就像是世間再沒有了這個人。」

慕顏心神一凜,連忙追問:「【混天洞府】在何處?難道我大師兄在那裡?」

「【混天洞府】的位置每年都會變。但只要是【混天洞府】出現的地方,都會開出滿山的【九尾龍葵花】。而今年,【九尾龍葵花】開在了這兒。」

易雪松取出一張地圖,往其中一個位置一點。

那裡正好位於藍氏帝國邊境,與安家的聚靈城交界之處。

「我的屬下傳回來消息,一月前,有人在這裡見過雲公子在【九尾龍葵花】田中穿行,但此後卻失去了蹤跡。」

易雪松捋了捋鬍鬚道:「依老朽猜測,雲公子應該是不慎被捲入了【混天洞府】中。」

落雨急道:「那洞府很危險嗎?我大師兄會怎麼樣?」

「這一點老朽也不能確定。」易雪松嘆了口氣道,「【混天洞府】之所以被稱為傳奇,就是因為到現在也沒人真正見過他的全貌,而進入裡面的人,有的平安出來了,實力大漲,還得到了許多寶貝。但也有的人從此再也沒有了蹤影,就連屍骨也沒留下一副。」

「然而,即便是那些平安出來的人,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因何脫困的,更說不清楚那【混天洞府】究竟是怎生一個地方。」

「而且……」易雪松頓了頓,「能活著從【混天洞府】出來的人,很少很少。所以久而久之,大家看到【九尾龍葵花】就會刻意避開。畢竟再好的寶貝,也比不上自己的命重要啊!」

慕顏雙眉緊蹙,眸色沉沉。

大師兄很可能真的進入了混天洞府中,所以才一直沒有半點音信。

慕顏看向師兄弟幾人,都望見了他們眼中的擔憂和決絕。

她微微笑了笑,問易雪松:「易盟主,若我想去【混天洞府】要如何才能確保進入?」 天色黯淡了下來,學院里的人影逐漸變得稀少,廣場上都是學員們走向宿舍的身影。

吃過晚飯,江離也向自己的宿舍走了回去。

吃飯的地方距離宿舍不遠,所以沒用多少時間,江離便已經可以遠遠看到自己宿舍的大門了。

可這個時候,江離卻忽然停了下來,眉頭皺了皺。

順著江離的目光看去,卻見他宿舍大門的方向,一個身著綠色裙子女子與一個衣著白色長袍的女子同時從江離的宿舍大門內走了出來。

「這是巧合?」江離遙遙的看著鬼鬼祟祟的兩個女子,那個綠色長裙的女子不正是中午剛剛見過的那個姜飛的嫂嫂么,她怎麼會從自己的宿舍大門內出來?莫非她有什麼朋友住在這裡不成?

天色已晚,從江離宿捨出來的兩個女子並沒有看到江離,出了大門之後,她們便迅速的沒入黑暗之中不見了身影。

帶著疑惑,江離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到了門前,江離便直接推開房門,不想,一封粉紅色的信封掉了出來。

「江離親啟。」

信封上寫著四個秀麗的大字,拿到眼前,還有一股淡淡的方向撲面而來。

江離皺起眉頭,直接撕開了信封。

打開信紙,信件的內容映入眼帘。

福福德正 竟然是情書!

「圓月之時,落葉林中,盼與君敘。」

落筆:児月。

落葉林,神武學院里男女幽會的聖地,是學院少男少女們纏綿悱惻的最佳場所,當初胖子說起林幕顏的時候,就說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能與林幕顏到落葉林中幽上一面。

江離眉頭皺了起來,那道倩麗的身影閃現眼前,「不對,児月與自己不過兩面之緣,就算她愛慕自己,以她的性子,也斷然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這其中必有蹊蹺!

「可既然不是她寫的,那又會是誰寫的呢?」

「莫非,児月被人控制了?那這些人又對自己有什麼目的呢?」

「會是誰呢?那個男的?」江離的腦海中浮現了當日認識爾月時的畫面。

「亦或者是那個綠衣女子?不對,她就算要報復自己,也應該不知道自己認識児月吧?」

「無論如何,先去児月的住處看看。」江離目中冷光一閃,心中有了決定。

江離從自己的宿舍離開,迅速趕向児月的宿舍。幸好當初児月帶他熟悉學院的時候,順路告訴過江離她的宿舍地址,否則江離一時間還真找不到。

就如賣隱身丹的攤主所說,男女宿舍還真不遠,江離很快便來到了爾月宿舍的門前。

裡面漆黑一片,靜悄悄的,沒有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