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志遠撥通了宋忠軍的電話大聲道:「宋主任,污水處理廠承包出去了嗎?」歐陽志遠問完了這句話,就按下了免提。

宋忠軍一聽歐陽志遠的口氣,就知道,歐陽縣長在演戲。

宋忠軍大聲道:「歐陽縣長,我正想向你彙報,我們開發區的污水處理廠,已經簽約了。」

歐陽志遠一聽,故作驚訝的道:「你說什麼?已經簽約了?和哪個公司簽的約?」

江宗石一聽,腦袋翁的一聲,嚇了一跳,這怎麼可能?藍天集團來了?自己親自打電話給常務副縣長張茂盛問的,張茂盛說還沒有簽約,還沒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藍天集團來的怎麼會這麼快?

宋忠軍道:「是和藍天集團簽的約,他們的信譽極好,工程都是優良,他們的報價適中,我們開發區辦公室研究通過,就和藍天簽了。」

歐陽志遠裝著很生氣的樣子,大聲吼道:「簽約之前,為什麼沒有向我彙報?」

宋忠軍忙道:「對不起,歐陽縣長,我們以為您出發沒有回來,對不起。」

歐陽志遠大聲道:「你等著,我要處理你。」

黃曉麗一聽開發區已經把污水處理廠承包出去了,她也是心裡暗暗的吃驚。宋忠軍怎麼會這樣做?

歐陽志遠放下電話,看著江宗石道:「對不起,江董,你看,我從外地剛回來,他們竟然和別的廠家簽了合約了,真是豈有此理。」

江宗石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這個項目是自己勢在必得的工程,竟然到手的鴨子飛了,真是讓自己想不到。任市長打的電話都不起作用嗎?

這裡面肯定有貓膩。嘿嘿,一會的時間竟然簽了約,等老子查明原因再說。

江宗石陰沉著臉道:「看來江石集團是沒有希望承包這個污水處理廠了,歐陽縣長、黃書記,告辭了。」

黃曉麗和歐陽志遠連忙站起道:「江董,我們送你。」

江宗石很生氣,他幾乎氣的發瘋。

歐陽志遠,你等著,要是我查出來你耍我,我饒不了你。

黃曉麗看著歐陽志遠道:「志遠,你故意不把污水處理廠承包給江宗石的?」

歐陽志遠道:「我不相信江宗石,盤龍河污染事件中,他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在傅山工業園,他承建的污水處理廠,偷工減料,致使幾個污水處理的池子,都重新返工,運河縣的污水處理廠,我敢交給他嗎?」

黃曉麗道:「藍天集團什麼時候到的?」

歐陽志遠道:「剛到,你讓衛建安喊我,我就知道,江宗石在向你施加壓力,嘿嘿,我就不承包給江宗石,你能怎麼樣?」

黃曉麗點了點頭道:「藍天集團的董事長李明這個人很不錯,他們的工程都是優秀,要是我,也會把工程給藍天集團的。」

歐陽志遠笑道:「謝謝黃書記的支持。」

歐陽志遠看了看錶,十點整,自己要馬上趕到巨山湖大壩,迎戰山澤松山。

^^^^^^^^^^^^^^^^^^^^^^^^^^^^^^^^^^^^^^^^^^^^^^^^^^^^^^^^^^^^^^^^^^^^^^^^^^^^^^^^^^^^^^^^^^^^^^^^^^^^^^^今日推薦《小職員pk惡上司:我的魔鬼女上司》

方案被k,我被逼加班,卻倒霉到幫魔鬼女上司買超大號創可貼,卻不料第二天我被調令水深火熱的銷售部,從此與高貴美麗的冰山女副總與奸詐狡猾的區域總監綽號「射手座」耗上了看小職員如何pk惡上司……

直接搜索《我的魔鬼女上司》,或記下書號168790,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中的數字替換成168790即可。hh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七十七章大比武

第七十七章大比武

黃曉麗看著歐陽志遠在看錶,她小聲道:「志遠,你都是運河縣的縣長了,做事還這麼衝動,山澤松山向你挑戰,你答應他幹嘛?」

歐陽志遠道:「山澤松山的挑戰,並不是代表同一個人,而是代表整個日本政府,我要把這個陰毒變態狹隘貪婪狂妄自大的民族,徹底的擊敗,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在五十年前能打敗他們,現在仍讓讓他整個民族沉到海底。」

黃曉麗道:「咱們一塊去。」

歐陽志遠笑道:「你還是在這兒盯著吧,縣政府和縣委不能沒有人,戰敗山澤松山,我很有信心。」

歐陽志遠說著話,走出了黃曉麗的辦公室。

他來到樓下,自己開著奧迪,直奔巨山湖大壩而去。

酒井集團的山澤松山,挑戰歐陽志遠的消息,早就傳的很遠,前來觀戰的人很多。

高家鎮的太極族長高滿堂帶領著弟子,早早的來到了巨山湖大壩。

在祖墳遷移的事件中,高滿堂雖然很懷恨歐陽志遠,但那只是內部矛盾,在對待民族大義方面,高滿堂仍舊希望,歐陽志遠能贏,畢竟,都是中國人。

蕭眉、陳雨馨和韓月瑤早就到了,三個人站在河堤上,看到了酒井集團酒井駿雄和山澤松山站在那裡,他們身後,還有十幾個殺氣騰騰的日本人。

韓月瑤看著陳雨馨道:「雨馨姐姐,你說,歐陽大哥能戰勝那個變態嗎?」

陳雨馨點點道:「月瑤,放心吧,你歐陽大哥的身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幾個日本人,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蕭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擔心。

秦劍、沈朝龍、楊凱旋走了過來。惠瑞爾和艾麗娜也來到了。

富佳康集團的霍岩棟推著女兒的輪椅,站在大壩上,霍雨煙那雙明亮的大眼睛中,同樣露出擔心的神情。

「爸爸,歐陽大哥還沒到嗎?歐陽大哥能贏么?」

霍雨煙看著遠處的路口,神情有點焦急。

霍岩棟拍了拍女兒的小腦袋道:「雨煙,不要著急,你歐陽哥哥會來的,我們中國人,一定能贏的。」

天成集團的霍英瓊和霍英傑,站在自己的車旁,霍英傑擔心的看著姐姐霍英瓊道:「姐姐,你說,歐陽大哥能贏嗎?」

霍英瓊笑道:「你歐陽大哥什麼時候輸過?日本人什麼時候贏過咱們?」

霍英傑笑道:「也是,雖然他們有點小聰明,但缺乏的就是一種大氣。」

霍英瓊笑道:「地理環境的空間狹小,決定了他們的思維和心胸,這個民族,不會走很遠的。」

站在霍英瓊身後的郭霄鵬,他的臉色變幻不停,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在嘴角一閃,消失不見。

狗日的歐陽志遠,但願你被日本人打死。嘿嘿,你不好好地做你的縣長,逞什麼英雄?等到你被日本人打敗的時候,有你的好看了,真是個**。

天星集團的總裁金朴閑是一位截拳道高手,他十分渴望看到歐陽志遠的身手,他和金元春站在大壩上,看著十幾個日本人道:「金元春,你說,山澤松山和歐陽志遠比武,誰能贏?」

高傲的金元春道:「不好說,我見過山澤松山的身手,這人的武功十分的變態,你看到了他身後的那個身材十分瘦小,但一雙眼睛精光四射的人了嗎?」

金朴閑看著那個身材瘦小,但整個身形如同一道刀鋒一般的日本人道:「看到了,這人絕對是個隱藏不露的絕頂高手。」

金元春道:「這人就是山澤松山的父親山澤田野,他在日本的拳道和劍道橫行十幾年,無人能敵,就連柳生家族的劍道高手柳生一空,都被他打敗。」

金朴閑一驚,沉聲道:「柳生一空可是柳生家族的劍道天才,竟然敗給了山澤田野?這個山澤田野這麼厲害?」

金元春的眼裡露出了熾熱的戰意,他道:「山澤田野今年快六十歲了,他的武功,同樣來自中國,他的兒子山澤一郎,前一段時間,死在了傅山縣,他是來報仇的。我希望有機會,能和山澤田野一戰。」

金朴閑道:「我知道,他們為的是生肌膏和養顏膏,嘿嘿,中國人是這麼好對付的嗎?他們竟然全軍覆沒,中國人厲害呀。」

金元春道:「據說,都是死在了歐陽志遠的手裡。」

金朴閑道:「什麼事都滿不了你。」

金元春傲然道:「我的情報網,不是吃醋的。」

金朴閑道:「生肌膏和養顏膏的配方能得到嗎?」

金元春狂熱而傲然道:「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我們大韓民族的,整個中醫,都是我們大韓民族發明的,被中國人竊取了,我一定能要回來,讓這些好東西,回歸我們大韓民族。」

…………………………………………………………………………………………………………………

酒井駿雄看著山澤松山道:「山澤君,你有幾分把握,能戰勝歐陽志遠?希望你不要為我們大和民族丟臉,一定要打敗歐陽志遠。」

山澤松山鞠了一躬道:「酒井君放心,我一定能戰勝歐陽志遠。」

後面的山澤田野道:「山澤,我知道,你能行。」

山澤松山道:「父親,您放心,我的武功,要比弟弟好多了,我一定能為弟弟報仇。」

酒井駿雄道:「好,山澤君,拜託了。」

歐陽志遠透過車窗,看到了巨山湖大壩上,站滿了很多人。 總裁私寵·女人,吃定你! 很多外國投資商,都來觀戰了。

這段大堤,不是公路,而是伸向湖裡的丁字大壩,來減少湖浪衝擊的大壩。

歐陽志遠停下車,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歐陽志遠的轎車剛一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所有中國人熱切的目光,都投了過來。當歐陽志遠走下車來的時候,韓月瑤握進了拳頭,大聲喊道:「中國人必勝!」

「中國人必勝!中國人必勝!中國人必勝!」

所有的中國人,都齊聲大喊高呼起來,歡呼聲震耳欲聾,響徹天地。

「歐陽縣長!歐陽縣長!歐陽縣長!」

人們歡呼著,看著歐陽志遠。

歐陽志遠看著前來觀戰的鄉親們和那些歡呼的外國人,歐陽志遠感動了。

他挺著筆直的腰桿,豪情萬丈的走了過來。

高家鎮的族長高滿堂一抱拳道:「歐陽縣長,我們高家鎮的全體老百姓,來支持你了。」

歐陽志遠看著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那關切的目光和希望中國人在永遠在世界上站立起來的渴望目光,歐陽志遠感動了。雖然在前一段時間,和老人有過摩擦,但老人的愛國熱情,還是鼓舞著歐陽志遠。

歐陽志遠一抱拳道:「謝謝老族長,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高家鎮的村民眼裡,看著歐陽志遠的目光,不再是憤怒和不滿,而是充滿著熱切渴望和深厚的鼓勵。

他們高呼著:「歐陽縣長必勝!」

歐陽志遠道:「謝謝鄉親們。」

歐陽志遠知道,我們中國的老百姓,在民族大義上,還是永遠一致的。我們有這樣團結一致的老百姓,我們的中國,絕對會強大起來的。

韓月瑤跑了過來,大叫道:「歐陽大哥,一定要把東洋鬼子打趴下。」

後面的陳雨馨看著歐陽志遠,眼裡充滿著深情和鼓勵,還帶著希望。

歐陽志遠笑道:「月瑤,謝謝。

蕭眉走了過來,握住了歐陽志遠的手道:「志遠,我在後面看著你,你是最棒的。」

歐陽志遠道:「眉兒,放心,我一定能打敗山澤松山。」

秦劍、沈朝龍、楊凱旋走了過來,秦劍笑道:「志遠,我看好你。」

沈朝龍大聲道:「志遠,打敗小日本,晚上我請你喝酒。」

楊凱旋笑道:「我們等你凱旋。」

歐陽志遠道:「謝謝兄弟們的支持。」

「歐陽大哥,揍趴下那個羅圈腿,我和父親都支持你。」

艾麗娜跑了過來,拉住了歐陽致遠的手。惠瑞爾微笑著點點頭。

歐陽志遠笑道:「好的,艾麗娜,惠瑞爾先生。」

「歐陽哥哥,你一定能打敗他們。」

霍岩棟推著女兒霍雨煙,走了過來。

微風中,雨煙長發飄舞,漂亮的大眼中,透出一種崇拜和敬佩,還有一種讓人心動的情愫。

歐陽志遠走過來,拍了拍雨煙已經長出頭髮的小腦袋笑道:「相信你歐陽哥哥,我不會讓你是失望的。」

霍岩棟道:「志遠,所有的中國人,都在看著你。」

歐陽志遠道:「霍總,放心吧,我不會給中國人丟臉的。」

霍英瓊、霍英傑走了過來,霍英傑抱住了歐陽志遠的胳膊,搖晃著道:「歐陽大哥,你一定要把那個讓人噁心的小鬍子打趴下,拔掉那個黑色的小鬍子,難看死了。」

歐陽志遠大笑道:「好,我一定打趴下他,拔掉他的小黑鬍子。」

霍英瓊看著歐陽志遠小聲道:「小心歐陽大哥。」

歐陽志遠點點頭道:「謝謝你,英瓊。」

郭霄鵬看著霍英傑、霍英瓊這樣關心歐陽志遠,他的眼睛里透出股股極其妒忌的烈焰,他恨不得跑上前去,對著歐陽志遠的面門狠狠地跺上兩腳。

歐陽志遠昂首大步走向巨山湖大壩的中心。他感到背後無數雙眼睛,在默默的支持著自己。他回過頭,看到了黃曉麗從車上走下來,正深情的看著自己。

黃曉麗還是來了。

歐陽志遠的心裡暖哄哄的,自己的背後,站著多少關心自己的親人。

歐陽志遠沖著她一擺手,走向山澤松山。

還沒走到大壩的中心,歐陽志遠就感到了數到凌厲的殺氣和恐怖的壓力,從遠方射來,讓人毛骨悚然,透不過氣來。

好傢夥,他們中間有高手!

歐陽志遠抬起頭,看到了山澤松山那雙怨毒的眼睛,透出讓人恐怖的殺機,死死的盯著自己。

但是,歐陽志遠卻感到了,另一雙眼睛,如同萬丈寒冰中的惡魔一般,直刺自己的心神,讓自己全身禁不住一顫。

好可怕的一雙眼睛,簡直就是九幽地獄里的魔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