樣式雖簡單,地理位置卻極佳。

在熗鳳古族中,也算是數得上號的好地段,火之元素異常的濃郁。

空曠谷底處,有著一座孤零零的墳。

手拿三炷香,鳳閔插在墳頭上,眼中精光帶著冰冷的殺意,在這片無人的地帶毫不掩飾的釋放。望著墳頭上『鳳耀』兩字,鳳閔緊咬著牙關,青筋暴露,儼然和之前完全不同。

「放心,兒子。」

「爹決不會讓你白死。」

「這個仇爹一定會報,我要讓鳳焯也嘗一嘗,什麼叫喪子之痛!」

「等,等到他們鬆懈警惕的時候……」

「就是血債血償之日!」

嘶啞的聲音,帶著極度冰冷,環盪在這片大地之上。

鳳閔轉身離去,背影有著無盡的孤寂。

他,已然無牽無掛。

…(未完待續。。) 南部古域,神殿。

「可惡!」

「氣死我了!」

一片怒吼聲,噼里啪啦的摔裂聲音響徹。

神殿外眾執法使面色難看,不敢吭聲,卻是從未見過一向冷靜的第七神使『佐』如此情緒,可想而知發生了什麼!大殿內一片狼藉,佐面色鐵青,氣的直是發抖。

這一仗,他完敗!

在實力上,被紅眉老祖完全羞辱,在計謀上,更被林風徹底壓制。

這對他來說,是如烙印般的深深恥辱!

「呦,這裡可真亂啊?」淡笑的聲音傳來,佐回過頭眼中閃過一道厲光,卻是沵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雙手交叉胸前,靠著大殿石柱,「想不到堂堂第七神使,也有吃癟的時候。」

「少來這冷嘲熱諷。」佐鄙夷的一哼,「你比我好不到哪裡去,怎麼,好了傷疤忘了疼?」

一把鹽撒在傷口上,沵瞬時一黑,沉聲道,「你知道個屁!只知道靠些小聰明,難怪這麼多年來也只是第七神使。你以為我怎麼受的傷,一般人傷得了我?要不你試試看?」

「你!」佐面色鐵青,望向沵,見到那高傲的眼神一頭白髮,還有那藏在眼罩中的恐怖左眼,心中也是忌憚。

沵的實力確實遠勝過他,哪怕如今受傷不輕,但也不是他所能撼動。

「我勸你放棄那愚蠢的念頭。」沵聲音冰冷,淡淡道,「別太小看這小子,說不定偷雞不成蝕把米,你這黃鼠狼自己徒惹身騷。」

「你說什麼!」佐咬牙道。

「懶得管你,自求多福。」沵也不再多言。隨即便是消失。

留下佐一人,氣的渾身發顫。

頓時間又是一陣『噼里啪啦』的亂摔聲,佐的情緒,完全混亂。

大殿外,眾執法使面面相覷,一個個膽戰心驚。

熗鳳古族。

林風一如既往的修鍊著。

自是不願意浪費時間。畢竟在古族所呆時間有限,能多領悟一分是一分。回到人類地域后,自己便要面承擔責任,擔起『未來人皇』的重擔,而在那之前,自己還需過一關。

人魔聖主!

「很難。」

「若只是剛踏入聖主級別的強者,我或許還有點希望。」

「但人魔聖主……」

林風眉頭輕皺,也感一籌莫展。

哪怕如今自己本體領悟血鳳奧秘,實力大大提升;哪怕分身精通『七絕天星陣』。威力無可限量;但這隻能讓自己在聖級實力中立於不敗之地,面對聖王級卻仍沒有半點底氣。

那是真正站在斗靈世界巔峰的力量!

自己,能贏過人魔聖主么?

「可能連半成機會都沒有……」林風倍感無奈。

「還有時間,或許本體突破到達聖級巔峰,會有點希望?」

「對了!」

林風倏地一怔,卻是想了起來。

寶物!

自己差點把這個給忘了。

好的寶物能極大增強實力,譬如分身的『七絕天星珠』,將分身實力大大提升。譬如紫晶槍,將槍法力量。境界完美融合,讓實力急劇升華。

但本體,卻缺少一件好的寶物!

戰鬥,一直依靠的是自身強橫實力,這固然是好,但…在眼下卻有很大一層提升空間。

「定火明珠。」林風手中光芒微閃。取出定火明珠,這顆珠子的神秘至今自己都無法破解,但儼然同『火焰』有關,或許會與自己火靈師的本體所契合也說不一定。

但,自己對它卻根本不了解。

「還有…星寶『圂』。天階寶物!」林風眼眸爍爍。

「如今三大主材料,天琊晶,極火蠶都已是齊全,所剩唯有『神獸精血』。」

「以我的實力,獵殺普通神獸應該沒問題。」

心之所動,林風隨即站起身。

已然有了決定。

熗鳳古族,大殿。

「哈哈,風兒你來的真好,我正要找你。」見到林風來了,鳳焯當即放下手中事務,一揮手其餘眾人便是退去。諾大的大殿只剩下兩人,四目相對。

「什麼事外公,是不是關於『血熗秘境』的?」林風好奇道。

「不,關於你的。」鳳焯微笑點頭。

「我?」林風微怔,有些不明所以然。

眉頭輕簇,倏地眼眸一亮,「莫非…是娘出關了?」

「這倒還沒有。」鳳焯苦笑搖頭,「以雅竹的個性,她出關若得知你的存在,還需要我通知么,早就飛奔過去找你了。」

林風點點頭,笑了笑。

卻也是,自己有點太『渴望』了。

「不用失望,總會見到。」鳳焯拍了拍林風肩膀,輕聲道,「雅竹無時無刻不在思念你們,雖然嘴巴不說,但她的心一直在你們身上。」微嘆一聲,鳳焯笑道,「說遠了,其實是這樣的,風兒你覺不覺得你差了點什麼?」

林風聞言微怔,望向鳳焯。

半晌,兩人不由都笑了起來。

「似乎瞞不風兒你。」鳳焯颯然道。

「其實我來找外公你,也正為了此事。」林風點頭輕笑。

卻是心有靈犀,想到了一塊兒。

「風兒你本身實力已經很不錯,但仍有許多精進空間,所欠的只是一件『合身』寶物。」鳳焯目光輕閃,「自你與燭冢一戰後,我便替你物色著,終於找到一件還不錯的,相信定能使你實力有大幅度提升。」

「噢?」林風眼眸一亮,頗感好奇。

並未推辭,親人之間更毋須客套,自己確實需要一件好的先天寶物。

「嘩!~」亮光閃動,鳳焯手中頓時多出一面菱形鏡子,黑、白兩色的光芒有種詭異的相互交融,「陰陽鏡。」鳳焯目光炯然。「地階黑級寶物,集防禦、控制為大成,兩種能力都有莫大功用。」

「你的攻擊已經足夠強大,而且…很擅長近身之戰。」

「故而,這面『陰陽鏡』對你應該相當有用處。」

鳳焯微然而笑。

林風伸手接過,仔細觀察。眼中閃動著粼粼光澤。

又是一件地階黑級的先天寶物!

與『七絕天星珠』一樣,為地階最高層存在,無價之寶。

「多謝外公。」林風微笑收起,並不客氣。

「小意思。」鳳焯拍了拍林風肩膀,對外孫的直爽很是喜歡,「希望有用。」

林風輕『嗯』了聲,笑著點點頭,隨即取出定火明珠,遞了過去。「對了外公,你見多識廣,可知這為何物?」

微感疑惑的接過定火明珠,鳳焯神色些許凝重,卻也知林風實力。仔細端詳,氣息力量緩緩流露,鳳焯眼中的疑惑漸漸變為驚訝,再從訝然轉變為驚駭。直到——

「嘩!~」星源力的綻放,霎時使得定火明珠綻放光彩。

鳳焯瞪大著眼睛。倍感難以置信,呆然在原地。

「怎麼了,外公?」林風眼眸爍然。

「這從何所得?」鳳焯目光一聚,聲音微微顫動。

「在一個上古遺陣的陣中之陣內,因緣巧合所得。」林風並未隱瞞,如實而道。直盯著鳳焯。

直覺告訴自己,這『定火明珠』非同凡響。

「難怪……」鳳焯卓然點頭,望向林風,眼中光芒炯炯,「雖不知它功用如何。但有件事卻可以肯定。」直望著林風,鳳焯正色道,「這是一件天階先天寶物,而且…品階相當不錯。」

嘩!~林風雙眸瞬時綻亮。

※※※

南部古域,神殿。

一臉陰沉的佐,手托著下巴,神色躊躇不決。

氣氛,甚是凝重。

「神使,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橘准猶豫道,頓了頓,閃過一分恨意,「難道眼睜睜看著林風如此囂張,就這麼滅了我們神殿威風?太慪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