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致快速的一道劍光,瞬息洞穿虛空,殺向獸魔族半步大帝。

絕世境三煉中階的修為之下,百萬分之三十二的劍道本源之力爆發之下,楚暮這一劍的速度,超越以往許多,幾乎是劍出的剎那,那劍光已經透過了刀光的縫隙刺向獸魔族半步大帝的眉心。

獸魔族半步大帝的體魄強橫驚人,防禦力也十分強大,但面對楚暮這一劍,他沒有完全扛得住的把握。

千錘百鍊而出的戰鬥本能迅速做出反應,獸魔族半步大帝一臂抬起,以臂甲擋住這一劍的刺殺,與此同時,楚暮的劍高高舉起,雙手緊握,再一次斬落。

問道劍術之我為主!

威力更加強橫的一道劍光瞬間斬落,速度快十分兇猛,並且和第一劍的銜接看出完美,獸魔族半步大帝抬起另外一臂抵擋,劍光破碎,他的身形也是往下沉落。

「霸刀斷空殺!」

楚暮兩劍一出,直接干擾到獸魔族半步大帝的節奏,也為霸刀王製造了一線機會,抓住那機會,霸刀王蓄力蓄勢,直接施展出之前沒有施展過的殺招。

霸刀斷空殺!

這,是霸刀刀法的最強絕招之一,每一次施展,都需要一點時間來積蓄力量和氣勢,如此,才能夠將這絕招的威力提升到極致,充分發揮出來,否則就和普通的招式沒有多大的區別。

楚暮的出手,剛好為霸刀王爭取到這一點時間。

至尊抽獎系統 霸刀上,光華流轉、充斥,無比強橫而霸道的氣息瀰漫八方,獸魔族半步大帝強者沒來由的感覺到一絲寒意侵襲全身。

「斬!」

蓄勢完畢,最強橫的一刀,瞬間往前斬殺而出,這一刀,直接斬斷了刀下的虛空,展現出無以倫比的恐怖威力。

殺!

這是殺意極重的一招,也是威力十分強橫的一招,是屬於那種氣勢和破壞力齊頭並進的絕殺之招。

一刀斬殺而去,無可閃避,也無法閃避,獸魔族半步大帝只能抵禦。

雙臂交叉,硬生生的抵禦這可怕的刀光,臂甲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響,彷彿不堪重負一般,碎屑飛濺之下,獸魔族半步大帝連連後退,強橫的力量推動,透過臂甲,直接切入他的身軀之內,造成破壞。

一刀斬落,霸刀王的氣勢也稍微衰竭,這樣的絕殺之招,短時間內難以施展第二次,但此時正是好機會,不容錯過,強行提起一身力量。

「霸刀亂空殺!」

驀然,霸刀王身形一閃,人刀合一,殺向獸魔族半步大帝,霸刀展開了如同龍捲風一般的攻勢,刀勢連綿不絕無窮無盡,切割虛空,破開獸魔族半步大帝的防禦,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口。

霸刀斷空殺是屬於致命一擊的殺招,而霸刀亂空殺則屬於凌遲一般的絕招,傷口之中有驚人的刀氣滲入其中,將那傷口撕裂加劇。

劇烈無比的疼痛,讓獸魔族半步大帝渾身顫抖,意識到已經無法挽回,獸魔族半步大帝當機立斷,瞬間爆發出剩餘的力量,飛速後退,打算就此脫身。

霸刀王卻早有防備,立刻追擊,而楚暮不知道什麼時候,更是出現在前方,一劍揚起,瞬間斬落。

問道劍術之深藍色世界!

碎天雲劍法第五重!

極聖尊威力的一劍威力展現無遺。(未完待續。。) (還有全訂本書的師兄弟吧,領取一下大神之光如何)

霸刀亂空殺下,獸魔族半步大帝強者渾身鮮血淋漓,氣息變得十分衰弱。

霸刀王抓住機會,霸刀狂攻猛殺,不給對方一絲一毫的機會,誓要將其斬殺,但獸魔族半步大帝終究是十分強橫的強者,哪怕是處於這種生死一線的劣勢,也依然憑著自己精湛絕倫的戰鬥意識和技巧,保護住自己的要害部分,並且在承受攻擊的同時尋找機會。

楚暮在遠處看著,不由驚嘆不已,這種半步大帝還真是太強橫了,除非是實力有著明顯的壓制性的差距,否則單單隻是一些優勢想要斬殺對方,十分困難,如同眼前。

霸刀王一刀斬落,獸魔族半步大帝的一條手臂頓時飛起,而他則以被斬斷一條手臂為代價,抽身飛速後退,從斷臂處噴涌而出的血光直接將他的身軀包裹起來,化為血光一道,宛如流星般的劃過長空,飛速遠離。

霸刀王一刀斬斷獸魔族半步大帝的手臂,刀光順勢一卷,直接將那一條手臂化為粉齏,旋即一刀再順勢劈落,激射而出,以驚人的速度破空殺向逃遁的血光,直接命中。

這一刀,又給遁走的獸魔族半步大帝造成了傷害,但可惜的是,沒能夠將其留下。

不過對方的實力,絲毫不會遜色於霸刀王,如果繼續戰鬥下去,以魔族人的天賦,或許會慢慢的壓制霸刀王,雖然殺死霸刀王是不可能的,但估計可以造成傷害。

楚暮的出現,一下子打亂了獸魔族半步大帝的節奏,讓平衡被打破,被霸刀王抓住機會一頓狂攻猛殺。被重創,但最後還是施展手段逃走。

「多謝小友。」霸刀王固然有幾分惋惜,但事實已成也沒有辦法,便笑道。

「我不過適逢其會。」楚暮笑道。

霸刀王很清楚,如果沒有楚暮出手的話,他現在估計還在苦戰,最後如何完全不清楚,但他也沒有再去強調,有些事情說一遍就好了,多說下去就變得矯情。

「你的修為提升很快啊。」霸刀王發現楚暮的修為達到了絕世境三煉。眼底精芒一閃,驚訝道。

「在這裡有一些機遇。」楚暮道,沒有具體明說是什麼機遇,霸刀王也沒有詢問具體是什麼機遇。

接下去,楚暮為霸刀王護法,霸刀王則全力恢復消耗的力量和治癒戰鬥當中留下來的一些傷勢。

楚暮一邊護法,也一邊的回味之前霸刀王和那獸魔族半步大帝的激烈戰鬥,儘可能的汲取其中對自己有用的東西,融入自己的劍法之中。進一步完善自己的出劍技巧以及對時機的把握等等。

當境界達到一定高度時,無處不可修鍊。

一段時間后,霸刀王的傷勢痊癒,力量也盡數恢復。而楚暮回味之下,也是有所收穫。

「小友,不如你我一起行動。」霸刀王說道。

「多謝前輩好意,不過我的實力和前輩相差太大。免得拖前輩後腿。」楚暮笑道。

「那你自己可要小心一些。」霸刀王笑道,身形化為一道刀光,眨眼從楚暮的面前離去。瞬息不見蹤跡。

楚暮收回目光,選擇另一個方向前進。

……

「神月臨空!」

一聲清冷清幽,彷彿冷月高懸於天穹之上,散落出如秋水般冰涼的光華,有寒意襲身。

只見上空有一輪圓月高懸,圓月之中,似乎也有一道清冷的身影,如同月中仙子,一時間,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那無法形容的美麗,令他們瞬間失神。

神族的神月劍法,在神月王族的天驕劍下,展現出無法形容的驚艷,其中蘊含著如同清風拂面一般的精神意志波動,無形無色無質,潛移默化當中影響著他人的心神和精神,如同溫水煮青蛙一樣。

如果自身的心神和精神意志不夠強大的話,一瞬間就會受到其影響,出現精神恍惚無法集中種種情況,高手戰鬥,一瞬間的恍惚就足以決定生死。

只見那清幽的圓月之下,一束束的月光如劍般激射落下,瞬息洞穿下方好幾個失神的人族聖尊。

瞬間斬殺。

圓月消失,彷彿隱沒於長空,那月中仙子般的身影也隨之落下。

一身精緻的鎏銀神甲,精美的花邊,美輪美奐,將這神月王族的天驕傲人的身形完美襯托出來,眉心的月光,清冷的雙眸,雖然面容被遮住大半,依然有著驚心動魄的美。

神月流蘇!

這,是一個在殺戮界神城當中,僅次於神日天翼的天驕。

絕世境三煉的修為,天驕級的天賦,再加上第二序列的生命,直接讓她擁有極聖尊的實力。

一招劍法,斬殺好幾個人族聖尊,神月流蘇的眼神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有一種漠視,發自內心發自靈魂深處的漠視,彷彿人族在她眼裡,不過是一群螻蟻,如同人看到豬狗一樣。

「人族楚王庭,你在哪裡呢。」神月流蘇長劍入鞘,明月般的光華頓時盡數收斂,她暗暗說道。

可以說,她此次殺戮戰場之中,她最想殺的人,是各族的絕世天驕,如此,可以對自身起到極大的磨礪作用,也能夠消除未來可能的種族強敵。

目前的殺戮界神城之中,神日天翼是公認的第一天驕,絕世天驕,而她神月流蘇則是被認為次於神日天翼的天驕,但是她不服,雖然沒有和神日天翼戰過,卻不認為自己會遜色於他,此次斬殺各族絕世天驕,也是為了證明自己。

如果說,此次的各族絕世天驕當中,她最想殺的有兩個,一個是魔族的敖蚩驚絕,一個則是人族的楚王庭。

魔族一向被認為是神族最大的敵人,同屬於第二序列的生命,是天敵,因此,斬殺魔族的絕世天驕,也成為諸多神族天驕的目標。

至於人族楚王庭,此次人城有劍崖留名任務,其他各城也有類似的任務,而且都出現了打破記錄的情況,比如神日天翼就打破了記錄名列第一,比如敖蚩驚絕也打破了記錄名列第一,各族也有絕世天驕如此,但最引人注目的,無疑就是人族的絕世天驕楚王庭。

因為唯獨楚王庭打破的記錄,超越了以往一丈,而深入魔族,最多卻只是半丈。

一丈和半丈的差距十分明顯,楚王庭無疑變成最矚目的絕世天驕,也成為神族和魔族的眼中釘肉中刺,列為必殺目標。

神月流蘇看起來是一個與世無爭的月中仙子,但實際她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不甘於屈人之下,因此要證明自己。

從進入殺戮戰場開始,神月流蘇就一直在尋找楚王庭的蹤跡,其他的敵族,只不過是順手斬殺獲取戰功罷了。

找著找著,終於被她找到了。

「人族楚王庭。」遠遠的,神月流蘇看到了楚暮的身影,一眼就辨認出來,儘管她從未見過楚暮,但楚暮的影像早已經流傳了神城被大多數的神族人知道。

身形一閃,神月流蘇化為一道飛馳的月光,掠過長空,長劍出鞘,劍身輕輕一顫,如同一道月光照射而去。

神月流蘇身形一動,楚暮就知道了,離殤劍反擊刺出,劍光破空,奇快無比。

一劍洞穿月光,毫不留情的殺向神月流蘇。

只是一個照面,楚暮便驚訝於神月流蘇的美麗,但並沒有因此而劍下留情,因為神月流蘇是敵人,還是神族。

是敵人,楚暮就不會手下留情,因為那可能將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淵。

一劍天地一線,破空殺至,神月流蘇的劍光似明月,抵禦住楚暮破空殺至的一劍后,月輪轉動,切開長空,彷彿明月沉落一般,帶著驚人的威力,殺向楚暮。

清幽的月光照射,無形之中開始影響楚暮的心神和精神意志,但楚暮的心神無比堅韌,精神意志也無比強韌,根本就不受絲毫的影響。

離殤劍殺出,深藍色世界降臨。

絕世境三煉中階的修為,深藍色世界的鎮壓之力,頓時令神月流蘇臉色大變,一劍挑起,如同明月升空,抵禦深藍色世界的鎮壓之力,明月邊緣銳利無比,彷彿能夠切開一切。

問道劍術之小虛空!

小虛空降臨,明月劍光被納入其中,彷彿被吞噬似的消失不見,而小虛空也隨著落下,轟向神月流蘇。

神月流蘇清冷的眼眸閃過一抹震驚,長劍揮舞,月光激射八方,直接將小虛空擊穿撕裂。

「神月臨空!」

一聲低喝,清冷的聲音彷彿月光遍灑,長劍揚起之下,一輪圓月在天空懸挂,神月流蘇彷彿置身於其中,化身為月中仙子一般,無形無色無質的波動,從那一輪圓月當中不斷的瀰漫開去,充斥於天地之間,其中蘊含的精神意志衝擊,不斷的衝擊影響楚暮的心神和精神意志。

縱然楚暮的精神意志無比堅韌,也稍微受到一些撼動,但也沒有受到明顯的影響,雙目精芒激射,離殤劍舉起。

問道劍術之我為主!

雙手握劍,一劍斬殺而出,破空而去,攜帶一股月毀星沉般的強橫。(未完待續。。)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世界之中,我為主!

驚艷絕倫的劍光,充斥天地,盈滿世界。

神月流蘇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驚駭,她無法形容這樣的劍法,到底是什麼劍法,才能夠展現出如此奇特的威力。

一劍殺至,絕世境三煉中階的強橫力量之下,強橫無匹的劍道本源和大真力推動的問道劍術,其威力,達到了令人驚悚的地步。

圓月當空,幽光普照,卻也無法抵禦這一劍的璀璨,黯然失色。

神月劍法,是神族王族劍法。

神族有三大王族,神日王族神月王族和神星王族,也有著三門適合他們的劍法,正是神陽劍法神月劍法和神星劍法,這三門劍法其他的神族自然也可以修鍊,只不過,他們,沒有王族的血脈和天賦,因此無法將這三門劍法修鍊到極致,也無法將其威力發揮到極致。

神月劍法,正是神月王族最適合的劍法,僅此一門,但不同的神月王族修鍊卻會有不同的成果。

神月臨空,便是神月流蘇的一招小絕招之一。

我為主的強橫劍光之下,臨空的神月頓時被直接劈斬,神月流蘇及時閃避,方才避免被那一道驚艷強橫劍光斬殺,身形當空轉動,重影交疊,幻化出無數個神月流蘇的身影,每一道身影都彷彿是真實存在的,又彷彿是虛幻。

介於真實與虛幻之間,真假難辨,虛實難分。

無數的神月流蘇持劍,帶起一道道明月般的劍光,劃過長空,殺向楚暮,剎那,天空似乎變得黯淡下去。如同黑夜降臨,唯獨無數道的月光照射,不知道從何處起,也不知道照射向何處。

每一道月光都是真實的,都是真實凝聚的劍光,帶著驚人的殺傷力,將楚暮的身形淹沒。

明月劍光將楚暮的身形淹沒的剎那,百米小虛空彷彿從空間深處湧現,瞬間將劍光吸收,楚暮身形閃爍。天涯咫尺身第二重,一劍殺戮之劍,驚人的殺意波動,刺向其中一道虛影。

那,正是神月流蘇的真身所在。

神月流蘇不知道對方是如何確定自己身形,卻迅速閃避,令楚暮一劍刺空,眼前更有一輪殘月顯現,凄美絕倫。划向楚暮的咽喉。

長劍一震,直接將對方划來的一劍震開,順勢往前推動,強橫的力量爆發。直接將神月流蘇推開,順勢斬落。

雙方都將自身的劍法施展到極致,劍劍有奪命之功,身法與步法的配合達到極致。毫無保留,一時間,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月光!」

一聲低喝。神月流蘇激發殺戮符文的力量,三道殺戮符文頓時亮起,一道是新月狀,一道是半月狀,一道是滿月狀,三道殺戮符文的力量共振彼此牽引,互為犄角一般,形成了一個循環,彷彿月升月降。

這,赫然是成套的殺戮符文。

成套的殺戮符文十分罕見,彼此之間的力量可以共振,起到互相增幅的效果,令得三道殺戮符文所帶來的增幅更加明顯超越極限,並且像神月王族,更適合這種月光符文。

月光符文之下,神月流蘇的氣息頓時高漲,眉心的明月虛影變得更加凝實,一身氣質變得更加清冷。

「踏月!」

一步跨出,神月流蘇的腳底憑空凝聚出一道明月,一步一步,一道一道,隨著她的步伐,一道道的明月顯現,布滿四周,讓楚暮處身於一個滿是明月構成的世界。

神月流蘇的劍,驀然化為月光一道殺向楚暮,不顯殺意,卻讓楚暮毛骨悚然。

但那劍光將要擊中楚暮的剎那,卻詭異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驀然,又有一道劍光從另外一道明月之中激射而出。

速度越來越快,密度越來越高,層層疊疊,彷彿無數的月光同時向楚暮出劍,無處閃避。

一劍小虛空,卻被那月光紛紛洞穿,千瘡百孔,無力抵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