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鳳九眉宇間儘是凝重之色,沉聲吩咐道,「四周都是流民,你們小心一點。」

儘管她兩世都聽聞過邊城的災禍,卻也沒有想到竟會如此嚴重。

而且這瘟疫,若是不及時控制住的話。

恐怕邊城會越發得亂。

下了馬,她取出一些乾糧遞給了面前的流民,「老人家,攝政王可在邊城之中?」

那老人家將碗裏的餅塞進了口中。

他狼吞虎咽了幾口之後,突然將東西全都吐了出來,朝着楚鳳九抓了過去。

楚鳳九側身一避,雖躲開了他的攻擊。

但她頭上的髮帶卻被扯了下來。

滿頭的青絲便一下子散落開來。

楚鳳九眼神轉厲,伸手要去擒那人。

誰料他忽然大喝一聲,「是你,你這妖女,你還敢回來!」

此話一出,四周的流民都像是著了魔一般,朝着楚鳳九圍攏過來。

那人便趁此機會,退出人群,隨即不見了蹤跡。

流民用那可以殺人的目光死死瞪着楚鳳九,帶着惱恨,咬牙切齒道,「妖女,你賠我家人的性命,若不是你,他們怎麼會死?」

「我的兒啊,今日娘定會為你報仇。」

「殺了這個妖女,是她帶來了瘟疫,殺了她,瘟疫便沒有了。」

護衛見狀急忙將楚鳳九護在身後,「笑話,我家主子從未到過邊城,又怎麼會害了你們,這簡直是無稽之談!」

其中一個流民指著楚鳳九,深惡痛絕道,「她便是化成灰,我都認識。當日她來邊城布粥,我們還稱為她為女菩薩,誰料她竟然包藏禍心。喝過那粥的人都得了瘟疫,無一人倖免啊!」

「可憐我的孫兒,不過才一歲,沒有餓死,卻死在了這妖女手裏。」

楚鳳九眉心緊擰,語氣凜冽道,「諸位請冷靜些,我真的從未到過邊城,又怎麼會布粥呢,這其中是否有誤會?」

這時,從人群中突然傳出一道有力的喊聲,「什麼誤會,你這妖女休想狡辯,殺了她!」

楚鳳九雙眸微凜,便朝着開口之人看去。

可她還未來得及探清來人底細。

流民們便恨意大作,紛紛朝着她沖了過來。

因為要隱藏身份,她本就沒有帶多少人。

而且他們不欲濫殺無辜,便有些束手束腳。

饒是這些流民沒有練過武,憑着恨意,也漸漸佔了上風。

「妖女,你要是再不束手就擒,你同行之人也別想活了。」流民沉聲怒喝。

楚鳳九面色冷冽,「你們要抓的人是我,放了他們。」

「殺了你,我們自然會放了他們。」有人懷着恨意開口。

護衛攥住了刀柄,殺意騰騰道,「放肆,主子絕沒有做過此等傷天害理之事,而且我們就算是拼了這條命,也絕不許你們傷了主子!」

就在雙方僵持之際,人群中忽然有人抽出了匕首,朝着楚鳳九的後背刺了過去。

鏗鏘一聲,那人拿着匕首的手便被利刃斬斷。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暴動的流民們突然安靜了下來,露出了驚懼忌憚之色。

「誰允許你們傷她的?」

熟悉的嗓音讓楚鳳九心下一喜,忙循着聲音看去。

便看到那金尊玉貴的男人,坐在輪椅上,被人推了進來。

見他安然無恙,楚鳳九心底的擔憂才慢慢緩和了下來。

。 林天成又看了一眼這些女子,忍不住犯了一個白眼,這也叫漂亮?

不過很快他就釋然,銀狼王是狼族,審美肯定和人族有差異,只不過這個差異實在有點那個……銀狼王很開心,想到林天成即將治好它的隱疾,對林天成的態度也好了很多,直接改口稱呼為兄弟。

「兄弟,你怎麼了?」銀狼王沉浸在yy之中,餘光發現林天成貌似並不開心,當下不解的詢問。

「那個,這是你們眼中所謂的美女嗎?」林天成無奈的問道。

「難道不是嗎?你看她們身材壯實,皮膚黝黑健康,根本就不是你身邊的那個小娘們病懨懨白的發光!」銀狼王說道。

林天成無語了,感情銀狼王眼中的美,竟然是一些滿臉麻子,皮膚黝黑,嘴上長須的彪悍婦女……要知道林天成對於充電寶的要求可是很大的,就算是美女,對她沒有感覺,如果是雛還好說,或許能衝到一點電,如果已經為人婦,根本就沖不到,更何況這些實在不敢恭維的婦女。

「哥們,我的審美和你們不一樣,這樣,你按照她的要求來找就行!」林天成指了指秦雪說道。

「兄弟,你的審美還真是另類啊!」銀狼王神情古怪的看了林天成一眼,然後也沒有多說什麼,叫來幾個小弟,嗷嗚嗷嗚的說着一些狼族的話。

待到銀狼王離去,秦雪悄悄的湊到林天成身邊,好奇的問道:「天成,你和銀狼王說些什麼啊,為什麼還指了指我,而且銀狼王和那些銀狼的表情狠怪異啊?」

秦雪一連幾個問題,讓林天成很難回答,不過看到秦雪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神態,最後只好輕聲說道:「銀狼王有病,而我治病的方式很特別,需要一些像你一樣的美女配合才行……」

聽到林天成,秦雪俏臉一紅,心中滿是驕傲,看來林天成還是認可她的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山洞門口傳來吵鬧聲,不一會兒,聲音直接傳到山洞中。

「裏面的人給我聽着,你們勾結狼族陷害同胞,識相的趕緊出來自首,否則定叫爾等灰飛煙滅!」

「放棄抵抗出來投降!」

……山洞外面的喧嘩將銀狼王引了出來,它高足兩米,身長四米有餘,銀白色的皮毛散發出森冷的幽光。

「又是人族這些難纏傢伙!」銀狼王眼冒凶光,不過似乎覺得有病句,立馬說道:「當然我兄弟你除外!」

林天成搖了搖頭,外面的到底什麼情況還不得而知,他制止住即將殺出去的銀狼王,而是吩咐它帶領手底下的狼群躲在山洞中不要出去。

外面那些人不知道山洞裏面的情況,肯定不敢貿然進來。

「我替你出去看看!」林天成神情凝重,他總覺得這件事情是沖着他來的。

「不行,我怎麼會讓你一個人出去冒險。」銀狼王鄭重的說道。

林天成一愣,隨即明白了銀狼王的想法,這丫的分明是對他不是很信任,怕林天成藉著出去看看的理由趁此機會逃走。

林天成沒有拒絕,讓銀狼王在後面跟着,就躲在洞口處觀察就行。

銀狼王想了想,覺得林天成的建議也不是沒道理,於是點了點碩大的腦袋。

「裏面的人給我出來,再不出來小心我防火燒山了!」就在這時,外面繼續傳來威脅的聲音。

林天成臉色微寒,帶領秦雪當先走了出去,不多久,林天成就來到了山洞外。

守候在山洞外面的人見到有人出來,一個個謹慎的看着林天成兩人,然後一群人迅速的將林天成兩人包圍在中間。

「你們是什麼人?咱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在沒有查清楚情況,林天成也不會亂來,況且他身上的電量也不允許亂來。

「哼,誤會?你覺得是誤會的話,我們會這樣大張旗鼓的過來找你們?」

人群中走出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只見他身高足有兩米五,身形健碩,肌肉如虯龍一樣纏繞在身上,健壯的身形往人面前一站,一股壓抑的感覺就油然而生。

「說不定是真的有誤會,只要說清楚,就沒什麼解不開的!」林天成淡然自若的說道。

「小子,你覺得就憑你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能輕易的解開奪妻之恨?」強壯男子瞪圓了銅鈴大眼,一股實質般的殺氣直達人的內心。

心中感慨男子實力強悍的同時,林天成心思快速的活躍起來,奪妻之恨?難道有人搶走了這個人的老婆?

想了想,林天成馬上想到了銀狼王小弟帶回來的幾個女人,她們的穿着打扮好像和這個男子一樣,想到這裏,林天成馬上明白了過來,感情那幾個婦女是他們的老婆。

明白了這一點后,林天成笑了笑,道:「這位兄弟,這一切都是誤會,你聽我解……」

「小子,老子不想聽你解釋,限你三息之間,將我老婆和他們放出來,否則老子讓你和這些骯髒的銀狼死無葬身之地。」

林天成也知道是自己的原因,才導致出現了現在這樣的結果,也沒有動怒,而是吩咐秦雪進去將裏面幾個婦女帶出來。

「你放心,這都是一場誤會,我們認錯了人,所以她們都安然無恙,本想馬上放出來,誰知道你們就來了!」林天成道。

「少跟老子磨磨唧唧的,最煩你這種小白臉!」健壯男子不屑的看了林天成一眼。

林天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隨後將之歸為銀狼王那一類型的審美中去。

老實說,林天成雖然的看起來相當秀氣,但他屬於那種脫衣有肉穿衣顯瘦的那種,而且他渾身充滿男子漢氣息,只不過在健壯男子面前,確實有點秀氣。

很快,秦雪就帶着幾個婦女走了出來,隨着幾個婦女出現,立馬出現幾個健壯男子迎了上去,關心的噓寒問暖,見到她們真的沒事,這才鬆了一口氣。

幾個婦女被人帶到人群當中,林天成道,「真是不好意思,兄弟們認錯了人,所以才有了這場誤會,為了表達我誠摯的歉意,這些權當兄弟我的給諸位嫂子的補償。」

這種時候,林天成不想節外生枝腹背受敵,他從回收站拿出幾株從銀狼王那裏得來的天地奇珍,珍而重之的放到健壯男子面前,以此來表達自己誠摯的歉意。

健壯男子隨手將林天成手中的奇珍拍掉,伸出手指點了一下林天成額頭,憤然說道:「小子,你覺得這點東西就能讓我們消氣?」

「要不我也將你的老婆抓過去,然後也好言好語的和你說對不起,再給你一個所謂的好處,你會接受嗎?」

「你不要逼人太甚,都說了是誤會!」秦雪都說非林天成不嫁,這個時候肯定要表現一下的。

……這間乾淨的屋子被當作了繼續前進的「起點」。

雖然花也說過了,至少在一天路程的範圍內沒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夕顏還是決定要一個一個檢查過去看看。

萬一有什麼類似的房間被漏過去了呢——這是這位老江湖出於謹慎的想法。

只是當她將通道兩邊這彷彿無窮無盡一般的房門推開檢查,像

《綻靈記》第116章.關鍵點 寧靜的眼眸之中,都多了幾分明亮光彩。

整個人的氣質,少了一些沉默,多了一些生氣。

看上去,有點不一樣了。

李道強自是敏銳的感覺到了,心中一喜,還真有用。

「多謝大當家指點。」小龍女對着李道強頷首真心謝道。

「呵呵,我只是說了實話,更何況你我乃是朋友,用不着客氣。」李道強豪爽的笑道。

小龍女嫻靜地搖了下頭,表示是應該謝的。

她是真心感謝。

簡單的幾句話,開解了她的心結。

隱隱間,玉女心經都有了更進一步的跡象。

放下。

同樣是一種愛。

「對了,龍姑娘、我倒是對你和你弟子的情況頗為好奇,不知能否說的具體一些?」李道強好奇問道。

小龍女有些為難,她不想多說,不過眾多感謝之意下,卻是不好拒絕。

想了下,念及要放下二字,就緩緩說了起來。

語氣平靜淡然,說的也比較簡單。

不過隨着越說越多,尤其是說到楊過願意為她而死的時候,無意識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這是李道強第一次見到小龍女笑。

好似天山大雪中,一朵綻放的白蓮。

美的驚心動魄。

美的讓人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哪怕是以李道強現在的心性,都真正有了一抹心動,以及一絲淡淡的嫉妒。

因為這抹笑容,不是為他的。

不過也只是呼吸間,就恢復了。

他一向很拎的清,更看得開。

不是為他的,才是正常的。

沒什麼大不了的。

以後,是屬於他的,那就行了。

安靜的聽着小龍女述說,漸漸的,他的眉頭皺起,臉色變得越發慎重。

當說完后,小龍女發現了不對,不解道:「大當家、你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