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萱肯定的說道:「一頭,我的記憶力絕對不會在這種細節上出錯。」蹲在了屍體邊,楚萱用手指在其兩具屍體胸口破洞上比劃了一下,接著又在那個胸口破開了一個大洞的屍體上比劃了一下,好半天後,她才面色沉重的站了起來道:「不是普通的異形,而是皇后!就異形系列電影的表現方式來看。這種異形比普通異形厲害了近十倍,沒有重型武器根本不可能傷害到它,而且最糟糕的一點是,我們這群人太過顯眼了。」

鄭吒奇怪的問道:「太過顯眼了?什麼意思?」

劉煜挑挑眉,又開始了淡淡的吐槽:「資深者,你腦殘也得有個限度吧!就像你N年沒XX過一樣。難道你不會想XX?」

「新人,你為什麼老針對我?」鄭吒怒,腦殘腦殘,他那裡腦殘了,明明是這個該死的不知道依靠資深者反而老是挑釁資深者的小白臉新人腦殘了才對!

「大概是八字不合吧!」翻個白眼,劉煜很沒有責任心的隨口解釋。其實他本人也是有些奇怪,似乎自從他進入這個無限恐怖的世界后。他的心境就有些不穩定呢,雖然現在看起來似乎只有一個無傷大雅的毒舌功能,但劉煜卻覺得這種難以自制的現象不是好事!本來他還想找見多識廣的小蓮來問問,可在他的感應,現在的小蓮似乎非常的忙碌,雖然不清楚那是怎麼一回事,但冥冥之劉煜卻能肯定,那對他自己非常重要。所以他也就沒有打擾小蓮。反正現在也只是「毒舌」而已,針對的都是旁人,於他本人還沒有明顯的害處,暫時還不必太過緊張。

「其實這位新人的意思是食物……」楚萱無視掉憤怒的猴,輕輕的說道:「你們想想吧,要讓一個只有小型蛇類大小的生物長成到有兩米多高,而且成長期間只需要極短時間。你們難道認為它們會憑空長成?不可能的,這需要大量的有機物和能量,換句話說,這期間它們必須要進食。其實我之前就很好奇了,這三具屍體它們為什麼不吞食掉?或者說,它們已經找到了足夠屍體了?」

楚萱站起來後繼續說道:「換句話說,我們很可能會成為它們的食物,如果光是我們幾個人也就罷了,我們都聚在一起,即便發現異形也可以隨時知道它們的情況,那麼另外幾個新人呢?現在他們已經分散到了商船各處,在異形眼裡他們就是最美味的食物,事實上,我懷疑所有的劇情角色都成為了異形的卵,七名劇情角色,除開其那名機器人以外,最壞的可能是一隻皇后外加五名異形,這是我們最可能面對的情況。」

張傑奇怪的問道:「那為什麼不可能再多幾名皇后?反正都是債多不愁,再多來幾隻也不過就是個死而已。」

楚萱搖搖頭道:「不可能,異形實際上也是有其生存結構的,就如同一窩螞蟻或者一巢蜜蜂一樣,一個族群里只可能產生唯一一隻母后,否則就會因為種族內部分裂而產生戰爭,亦或者是弱小一方離開族群,但是這裡可是封閉的商船啊,而且就這麼幾隻異形,它們間根本不可能會出現第二隻皇后。事實上,自從看過異形這電影之後,我一直認為這虛構的生物是**進化最完美的生物,它們會根據宿主的基因來改變自己的形態與環境適應力,會不停的修改自己的基因進行進化,這和打開了基因鎖的人類是多麼的相似啊。」

基因鎖?人類?所有人都看向了這個已經開始自我陶醉的大校軍銜的女科學家,就連劉煜也不禁心一動,感覺自己似乎抓住了些什麼,但是又老是差那麼一絲絲的距離。

似乎感應到了劉煜的意動,楚萱看了他一眼,說道:「基因鎖是世界最尖端科技,我們隱龍基地的異能研究所恰好走在了世界最前沿,可以說,在這方面的研究,全源星也找不到旁人比我們知道得更多了。

大家可能或多或少的聽說過修行界的故事,你們應該知道所有的修行,不論是武道。還是魔法,都必須是按部就班的修鍊,從古至今就沒有一蹴而就的修行者!可是,在極遠古時期,卻有那麼一幫人,卻能依靠打破自身的基因鎖,在極短的時間內獲取超強的實力……」

眨眨眼。詹嵐問道:「那麼開啟基因鎖會發生什麼事呢?人類變成超人嗎?」

楚萱笑了笑說道:「你們一定聽說過這麼一句詩的吧,李白的『天生我才必有用』,基因鎖的定義也正是如此,按照基因顯示來看,人類不存在弱者,任何人類都應該有自己的最強項。而且這一項目絕對具有最頂尖的天分,事實上,人類經過鍛煉確實可以達到這種天分,譬如運動,譬如記憶,譬如智慧,那麼消除基因鎖就在於。讓人類可以根據他所在的情況自行決定他的天分,你可以在需要動腦時變成超級天才,你可以在需要用力時變成大力士,你可以在需要戰鬥時變成超級戰士,你也可以在面臨惡劣環境時瞬間進化成能夠在那種環境下生存的新物種……」

楚萱的話不但讓其他人驚愕,更讓劉煜感到震撼,他覺得,這基因鎖怎麼那麼像他的「存在之力」呢?

沉默后。一直很安靜的零點突然問道:「怎麼解開基因鎖?需要什麼藥物還是別的什麼?」

楚萱搖搖頭道:「根據我們的研究,不可能依靠外力來打開基因鎖,至少以我們人類現階段的科技無法做到,要打開基因鎖只能憑自己去努力……當然了,現在我們連努力的方向都不知道,所以也只能說說而已,不過。我懷疑這個空間就和打開基因鎖有關,甚至我懷疑,它是第一批打開基因鎖的人類口的『進化之地』。」

張傑哈哈笑道:「你認為古代的人類早已經預言到我們現在會看恐怖片?並且還有可以兌換的無數未來高科技武器,你認為那些古代人能夠預言到這一切?」

楚萱淡然笑道:「『預言』這種能力並不稀奇……而且我懷疑。『進化之地』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地名,很有可能,它就是一個如同智能電腦一般的永恆存在。它一直在旁觀著我們人類的進化,一直在記錄著我們的點點滴滴。也許是看到我們的進化陷入了停滯,這個『進化之地』就重新啟動,大範圍的從現實世界招人進入,以恐怖的歷練幫助我們打破基因鎖的封印,讓我們能夠從人類進化成超人……」

楚萱的話語讓劉煜腦靈光一閃,該不會這個在《無限恐怖》被稱為「主神空間」的所謂的「進化之地」就是齊塔瑞等宇宙強大種族千方百計尋找的神器吧?「能夠讓整個種族的實力飛躍」這種事情,除了解開基因鎖,完成「進化」之外,還有什麼方式能夠做到?!

名門閃婚:陸少的心尖寵 楚萱的話音還沒落,零點和霸王就突然猛的俯身在地,這兩個男人眼都露出一絲恐懼,特別是零點,他急急低聲道:「不對勁,有危險……」

與此同時,在楚萱後面突然出現了一隻成熟型的巨大異形,高約兩米七八,身長連著尾巴卻在三米開外,一身黝黑髮亮的外殼,巨大而長形的腦袋延伸至後背,駭人的嘴滿是利齒,而且最讓人恐懼的是,從它嘴裡伸出的舌頭竟然也張滿了利牙,這是一種光靠外形就足以嚇殺普通人的怪物。

眾人還來不及反應,那隻異形的巨大舌頭已經刺向了楚萱的肩膀,那張滿利牙的舌頭速度極快,楚萱出於本能微微偏了偏身,本來回洞穿她脖的舌頭險險的擦過左臉。劉煜微微皺眉,飛快的閃了過去,一把抱住楚萱的腰,猛的後退,借著衝勁避開了異型再次伸過來的舌頭。

鄭吒、零點、霸王也回過了神來,零點和霸王都做了同一件事,他們同時捏住了手裡的手榴彈,另一隻手則拉住扣環,把手榴彈扔了出去。

因為後退的方向不對,所以零點和霸王的手榴彈沒炸到異型,倒飛向了劉煜和楚萱,劉煜連忙催動「護身罡氣」,雖然以他的肉-體強度根本就不怕手雷的威脅,但是楚萱可就不好說了。

「快跑啊!媽-的!有三頭異形!」鄭吒突然驚恐的說道,等劉煜面前的煙霧散了時,哪裡還有鄭吒等人的身影,除了三頭飛奔而來的異型的,現場已經沒有了任何活物?

劉煜搖搖頭,認命的抱著楚萱飛快的往和鄭吒等人相反的方向跑去。

「謝謝!」在劉煜的公主抱下迷迷糊糊的楚萱道了聲謝。

因為楚萱這句簡單的話,劉煜的心情突然明朗了起來,他豪氣的移動勾著楚萱腿彎的手,在眼鏡娘的**大力的拍了一下,笑眯眯的道:「不謝,你的手感真不錯啊!」

楚萱無語,心裡僅有的一絲謝意消失無蹤…… 劉煜抱著楚萱狂奔,心裡好不痛快,他的一隻手在楚萱**上左摸摸右捏捏,偶爾情不自禁的吞一口口水。

「摸夠了嗎?」楚萱涼涼的聲音從劉煜胸口傳來。

再次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劉煜老老實實的回答:「沒有!」說著,像是不滿隔著布料摸,劉煜的手從腰部伸進楚萱褲里,抬頭感慨,好滑好嫩啊!

楚萱嘴角抽動了下,淡淡的說道:「放我下來吧!異型應該沒追上來了。」楚萱等待著迴音,許久才無力的說道:「剛才我被異型傷到肩膀,如果繼續顛簸,相信不用多久,我就會流血而亡!如果你喜歡抱著屍體滿世界跑的話,我不介意,你繼續吧。」

劉煜抬起的腳,詭異的停在了半空,終於感覺到了身上的粘稠溫熱液體,掙扎猶豫了會,又狠狠在楚萱身上捏了兩把,這才把有些抽搐的眼鏡娘放下,那張臉皺成一團,好似被佔了便宜受了天大的委屈的人是他!

不知道是因為失血過多還是被顛簸得無力,落地的楚萱沒站穩,一個躊躇倒在了劉煜懷裡,劉煜毫不客氣的抱緊楚萱的腰,感慨:「傳說的投懷送抱啊……」

楚萱面無表情的推開劉煜,靠著身後的金屬牆坐了下來,縱使是身為三無眼鏡娘,也依然被劉煜的無恥給打敗了……楚萱打量了一下肩上的傷口,用右手扯下了身上破爛的衣服,肩膀被異型的唾液腐蝕了一大塊,看樣左肩以下很大一部分是廢掉了,她看了一眼盯著自己-裸-露的軀體吞口水的劉煜,冷冷的問道:「有醫用設備嗎?」

「啊?有!」劉煜在碧血丹心鐲里找了找,取出特效金瘡葯和繃帶,但他並沒有遞給楚萱,反而笑眯眯的問道:「需要我幫忙嗎?」

楚萱眼神微熱的看了看劉煜手腕上的碧血丹心鐲。又看了一眼劉煜,遲疑的點了點頭。

劉煜又從碧血丹心鐲里拿出幾瓶純凈水,細細的清洗楚萱的傷口,他的動作不能說是溫柔,但卻異常認真。小心的敷上金瘡葯,劉煜皺著眉頭問道:「疼嗎?」

「啊?」楚萱發出一個單音,不置可否。

劉煜抿抿嘴。帶著些寬慰的語氣道:「聽說主神空間很萬能,只要還有意識,還可以呼吸,就能活下去。你這點傷不算什麼,等回到主神空間,保證連疤都不會留一條!」

楚萱的眼睛又閃過一片白光。她輕輕的問道:「鄭吒他們可沒有說過這件事,你這個新人又是怎麼知道的?」

劉煜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包紮好楚萱的傷口,想到楚萱裸露的上半身要被人看光,劉煜唯一停頓后就繼續用高效繃帶把她纏成了木乃伊。

楚萱也沒有阻止,或者說。沒有想到為什麼阻止,猶豫下,楚萱問道:「你這些東西是怎麼突然拿出來的?」

劉煜將戴著碧血丹心鐲的那隻手伸過去,無所謂的說道:「這是我在現實碰巧得到的神器,裡面不但能夠存放物品,更是有山有田還有泉……」

這個三無的眼鏡娘馬上就極度興奮起來,撫摸著手鐲的神色彷彿是在對待自己的戀人:「真的是神器嗎?天啊,我從許多獻資料里早已經猜出這一類東西以前確實存在過。哈哈哈!只要能夠解開這一類技術的秘密,我們人類不知道可以進化到什麼程度啊,說不定可以重現遠古的神話時代呢……」

激動的楚萱,絲毫不理會獃獃的劉煜,一臉迷戀的看著「碧血丹心鐲」,自顧自的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過了許久,楚萱方才看著一直沒有反應的劉煜。無可奈何的低聲說道:「算了,給你多說你也不會懂,總之只要找到所謂的『神祗』的秘密,這將是人類續基因鎖之後最大的進化方式……」

劉煜「撲哧」一笑。在楚萱愣愣的神色,伸出手輕輕的撫摸楚萱的臉頰,溫柔的說道:「怎麼不繼續說了?其實,還是會快樂不是嗎?還是有很多感興趣的東西不是嗎?我能感覺得到,你的激動並不是假的呢,所以,在沒有得到所有想要的結論之前,努力的追求吧,努力的活下去吧!」

楚萱微微一愣,眼神閃爍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下意識的就鼓起了包臉。本來就對她有些反應過激的劉煜,在冰山眼鏡娘+萌物的組合下,全無還手之力,在楚萱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就把她狠狠的壓在了地上,嘴裡更是不自覺的大聲道:「好可愛!好可愛!你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許久之後,滿面紅光的劉煜從楚萱身上滿足的爬了起來……當然,他並沒有太過的深入,只是簡單的滿足了一下手足之欲而已!

「餓嗎?」劉煜從碧血丹心鐲里拿出美味的食物。

「嗯!」楚萱也不客氣,接過了劉煜手的牛奶和蛋糕,或許,這個三無眼鏡娘是不知道什麼叫客氣!

突然,轉角處傳來細微的腳步聲,劉煜立刻半飽著楚萱,臉上帶著戒備又興奮的神色看著來人,被摟進懷裡的眼鏡娘面無表情的吃著蛋糕,視旁人於無物……這就是半NPC張傑和零點、霸王以及炮灰李帥西看到的和-諧畫面,四人忍不住同時臉皮抽筋,五官華麗麗的組成了「囧」字!

楚萱吃下最後一口蛋糕和牛奶,推開劉煜,平靜的問:「只有你們嗎?鄭吒他們呢?」

「李瀟毅被異形殺死了,鄭吒和詹嵐也跟我們走散了,不過,鄭吒的能力是我們當最強的,應該能躲過異型才對。」張傑首先回神說道,對於楚萱這個眼鏡娘表現出來的智慧,他還是很忌憚的。

點了點頭,眾人一翻商量,得知張傑等人在找艦船控制室,便一起去尋找艦船控制室,劉煜突然一臉抽搐的指了指大家身後,眾人回頭,不遠處隱約能看到監視屏幕的一間房間上大大的「二十七」像是在嘲笑眾人的無知。

眾人面面相覷。沉默無言的走了進去。

二十七號房間里,劉煜坐在一邊無聊的吃著東西,張傑幾人前胸貼後背的咽口水卻忌諱劉煜只看不敢要,楚萱站在屏幕前鼓搗著看上去很複雜的機器,偶爾幾聲「咕嚕」聲,為這個房間增加了一絲活力和人氣。

楚萱突然說道:「在二十二號房間外的過道上我們發現了一具異形屍體,那是你們殺的嗎?你們已經找到了武器庫?」

然後鄭吒的聲音傳了出來:「具體情況見面再詳談。你們的位置在那裡?還有,你為什麼能夠知道我們在這裡?」咽口水的幾個人頓時都衝到了屏幕前,注視著裡面渺小而茫然的鄭吒……

楚萱接著說道:「每個重要房間都會有一個數字,我們正在二十七號的艦船控制室里,這裡有各處通道的監控系統,如果你們不進這個房間里的話。我們也是無法聯絡到你們,對了,你們那處的位置應該是廚房吧?控制室里顯示了它的名稱,如果可能的話,盡量帶足不拖延你們速度的食物和淡水,然後順著房間數目一直向二十七號靠近。接下來這段話關係到你們的生死,我長話短說。在你們身後有三隻異形正在尾隨,距離你們大約有十處房間數字的距離,以它們的速度,大約兩分半鐘內可以追上你們,你們只有一分鐘時間攜帶糧食,兩分鐘之內必須到達控制室,我會在兩分四十五秒時降下控制室外一個房間數字以內的隔離牆!如果你們沒辦法在這段時間內到達隔離牆以內……很抱歉,我只能拋棄你們!現在。計時開始!」

楚萱話一落,眾人就看到一隻渺小的猴瘋狂的掠奪食物,差點三光,一分鐘左右,猴抱著詹嵐上躥下跳,充分體現了猴的非凡的跳躍能力。

劉煜有些訝異的問道:「他為什麼一定要抱著詹嵐收集食物?難道是因為詹嵐的大胸可以在他跳躍的時候給予他解乏的按摩嗎?哎呀呀,這就是傳說的胸-推啊……」

眾人……

沒多久。鄭吒就抱著詹嵐撲進了鋼鐵大門,死死的擁抱在一起。大家都走了過去,楚萱、霸王、零點三人神色都有些鄭重,之前鄭吒逃跑時的速度他們全都看見了。特別是最後面對異形時瞬間的借力反彈,如果沒有那次反彈的話二人根本進不來隔離牆裡,而這樣的動作和速度,他們幾人根本無法做到,那已經不是正常人類所該有的速度與反應力了。

楚萱蹲在鄭吒身邊仔細問道:「怎麼樣?是傷到那裡了嗎?需要多久才能恢復之前那樣的戰鬥力?」

鄭吒躺在地上有氣無力的說道:「大概是脫力了吧,身上倒沒有受什麼傷,如果休息得不錯的話,大概半個小時可以恢復之前的戰鬥力。」

楚萱神色大喜,她站起來說道:「現在主動權已經回到了平衡,我們也不是再無反抗力的獵物了,再怎麼也可以拼上一拼。」至於食物,她是不擔心了,她大約猜到鄭吒也擁有類似劉煜的碧血丹心鐲的東西。

休息了下,楚萱開始向大家講解商船的控制室的操縱平台和按鍵功用,可惜,除了她自己,大家都聽的雲里霧裡,劉煜直接縮到一邊看著眼鏡娘的臉發獃,真是奇怪的讓人難以移開視線啊!

楚萱見大家傻呼呼的樣,也就不再繼續說這個話題,她不由自主的在劉煜身邊坐下說道:「……按照各位的選擇,我們就一起面對異形去戰鬥吧?現在先請鄭吒把食物和淡水都拿出來吧,我想大家應該也都餓了吧?」

面對周圍人熾熱的目光,鄭吒笑了笑,運起內力從納戒拿出了食物,說實話,對於眾人過於熱切的眼神,鄭吒很是費解,他當然不知道這些傢伙已經對著劉煜咽下N多口水,現在,連撲上去搶的心思都有了!

看著那群瘋狂掠奪食物的人,楚萱說道:「食物很充足,如果省著吃喝的話,我們八個人能夠堅持一個星期左右,但是我建議把這些食物分為三天的分量,這樣的分量足夠讓我們吃飽喝足,這樣我們在三天里就可以保持最好的體力和最強的戰鬥力。」

鄙視的看了眼沒形象亂啃食的餓死鬼。劉煜慢吞吞的從碧血丹心鐲里拿出一口鍋、一個小型燃氣爐和N多配料,將爐點火,又往鍋倒了些水,開始拆火鍋配料。看了楚萱一眼,劉煜眼光閃閃,一臉期待的問道:「這可是我舅舅特意讓人帶給我的正宗四-川火鍋,別地可吃不到。要一起嗎?」

「啊?」發出一個單音,楚萱不客氣的又往劉煜身邊靠了靠。

「你……你怎麼會有和我的納戒相同的東西?你不是新人?你到底是誰?!」鄭吒終於反應過來,從地上跳起來,臉扭曲的不成樣了……

劉煜懶得搭理他,只裝-逼的來了一句「這個世界不是你想象那麼簡單的」。在張傑和詹嵐的勸阻下,鄭吒最終沒有發難。只不過,聞著那香辣的火鍋味,想著劉煜的可疑之處,眾人都有些食不知味!

深深地看了劉煜一眼,詹嵐試圖轉移氣呼呼的鄭吒的注意力:「為什麼我們不分成七天份呢?只要我們能夠等到那些異形被困起來,那麼我們就能清理一條安全通道直向廚房,這樣我們甚至可以不與它們動手。直接就能將它們活活餓死。」

楚萱邊吃邊解釋:「我也曾想過這個假設,但是有幾個原因讓我不得不放棄與它們打持久戰,一是我們不熟悉異形的生理構造,萬一它們是像源星某些沙漠生物一樣,可以連續數十天不吃不喝的休眠,那麼我們就根本無法與之持久,甚至當我們吃喝完所有食物與淡水后,要被困死的反而是我們。

第二。大家請數數我們這裡一共有多少人?八個人,是的,我記得來這裡時一共有十五……十個人吧?那麼其餘八個人,準確的說,是另外八個人的肉量到什麼地方去了?再加上原本劇"qingren"物的屍體,這些已經足夠異形們維持低等強度的消耗了。

第三,這也是最關鍵的一點。我不想逼急了異形,如果我們確實做到了困住它們,並且獲得了廚房的食物補給,那麼當它們餓極了時。你們敢肯定它們不會用血液來腐蝕掉隔離層,然後沖向並且吞食掉我們?所以,我寧可在我們吃飽喝足的情況下,在極短時間內就和異形戰鬥,這也是我唯一推論出來的最佳戰鬥方式。」

鄭吒呼出口氣道:「如果這場恐怖片我們能夠活下來,那一定是你的功勞最大,接下來還有什麼事情請一併說了吧,既然我們現在都是生死共存的夥伴了,我們將會絕對的信任你。」

「資深者,即使你信任我,我也不會信任你的!」劉煜忍不住再次吐槽,淡淡的說出他的真實想法!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對鄭吒又那麼大的反感,幾乎下意識的就想要嘲諷他,就如同他下意識的就想要調-戲楚萱一樣!

眾人黑線,鄭吒更是握緊拳頭,怒吼道:「你放心,你所說的情況永遠不會發生,因為我是絕對不會信任你的!」

楚萱看了劉煜一眼,說道:「說實話,之前我聽張傑說過每次恐怖片都會加入新人,而且這些新人的素質實在是不敢保證,在許多恐怖片里,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渺小,如果這次我們能夠活下來,那麼以後我們還將參加更多更可怕的恐怖片,我希望我所在的隊伍至少有能夠活下去的勇氣與力量,這樣我才會付出我的頭腦,否則一切都將沒有意義,我們八個人的隊伍里,至少有七個人是素質很強的精銳,這樣的隊伍我很滿意,我希望我們都能夠活著……至少我們七個人要活下去。」

李帥西頓時漲紅了臉,他當然知道楚萱說漏的那個人是自己,他很不甘心,聖母屬性發作的鄭吒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只要能夠活下去,就能夠訓練自己並且變強,千萬不要放棄希望。」

李帥西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這時楚萱又說道:「所以,我的隔離計劃就是——誘餌!是的,將某一部分隔離牆打開,然後誘惑異形走到我所設計的通道分佈里,這個誘餌就是——李帥西!」

李帥西呆了一會,在眾人的注視下他漲紅臉大聲叫道:「為什麼是我?憑什麼是我?這裡這麼多人,每個人都想平安度過這場恐怖片,為什麼就一定要我去送死?你是想殺了我吧?這裡的食物若是少了一個人來分,你們就可以多活一陣,所以你是想殺了我吧?」

不屑的撇撇嘴,劉煜代替楚萱回答道:「之所以選擇你,是因為這裡每個人都比你強!張傑、詹嵐、鄭吒他們三個人都是曾度過了恐怖片的資深者,而我的實力也都一早就表現過了。楚萱的智慧可以計劃出接下來的所有行動,零點的近戰和狙擊能力都十分突出,霸王擅長許多槍械,其就包括了在商船武器庫里的找到的重火力槍械。而你,不客氣的說,實在是太廢材了,你就安心的當炮灰吧同學!」 楚萱點了點頭,認可道:「正如劉煜所說的那樣,李帥西,沒有任何特長的你,對我們這個團隊的作用是什麼呢?」

李帥西低頭不語,憤怒得臉漲紅起來。

鄭吒終於再也忍不住大聲說道:「楚萱,我是不會認同你的計劃的!我才進來時就是普通人,也是因為強化了之後才能有現在的身手,憑什麼讓無辜的新人去送死!」

「有的人天生廢材,有的人天生腦殘,有的人天生白目!投票吧!反正唧唧歪歪也沒用!」雖然劉煜的語氣依然是很欠扁,但眾人也沒想到更好的辦法,而楚萱更是懶得再說什麼。結果不言而喻,票同意兩票反對,李炮灰的命運被牢牢釘在了十字架上!

李帥西他神色怨毒的看著楚萱和劉煜說道:「好,我會去當誘餌的,就如你們所有希望的那樣,我一定會去當誘餌!」

劉煜微笑著看著陰沉著臉的鄭吒,笑道:「資深者大人,最終邪惡戰勝了正義,對於這樣的結果,你是不是很不滿意?是不是很想有所行動?」

這時,監視屏幕上突然出現了兩個大肚年人外加一男一女兩個白領,他們拚命的跑著,後面跟著一群異形寄生體,突然其一個年人摔倒了,幾乎是瞬間,他的身影便被無數的異形埋沒。眾人沉默,劉煜扔掉手的筷,怎麼回事,原著里並沒有這個情節啊,難道是因為自己帶來的蝴蝶效應?

鄭吒連忙問道:「楚萱,發生了什麼事?異形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這是怎麼回事?」

楚萱皺著眉,說道:「看一下手錶吧!」

手錶上的任務提示已經變了:殺掉異形,殺掉變異寄生體,殺掉異形皇后,全隊每位成員獎勵三千點獎勵點外加C級恐怖片支線劇情一次。

「糟糕,這下死定了!」張傑驚呼一聲,充滿恐懼。

在眾人的恐慌。劉煜神色一變,掛上一個詭異的笑,輕輕的說道:「各位,遊戲開始,皇后大人來探望我們了!」

「碰碰碰」,封鎖的鋼鐵大門上,傳來一陣強烈的撞擊聲。鄭吒等人都是神色一變,看了一眼那已經開始變形的鋼鐵大門,眾人把視線轉移到監視上,在大門外,密密麻麻的變異寄生體,讓人看了頭皮發麻。它們瘋狂的撞擊的大門,用自己的血液腐蝕著鋼鐵大門。

「天啊,那麼多,我們死定了!」詹嵐腿一軟,滿臉驚恐的跪坐在了地上。

對劉煜來說,這些小傢伙只是戰鬥力為五的渣渣,但是。對於沒有強化的楚萱她們這些新人來說,恐怕會是極大的威脅。看了一眼楚萱,劉煜嘆了口氣說道:「算了,你們走吧,留下來也是拖後退!」

劉煜虛空伸出左手,紅光一閃,劉煜手上出現了一把直身單刃的和唐刀近似的長刀,這是他在小蓮的建議下找到的替代型武器。按照小蓮的說法。她可是堂堂混沌至寶,不是所有生物都值得她出手的,永生境界以下的修行者,她可是都不屑於「欺負」!

考慮到劉煜最強的武技是刀法,為了增強他面對傳奇境界修行者時的勝算,十分不喜劉煜和別的神器「發生關係」的小蓮終於鬆口,允許劉煜再擁有一把刀類武器。在小蓮的親自「把關」之下。劉煜最後找到了一把擁有「鋒銳」和「永不損毀」兩大特性及一個惡俗名字的半神級武器——屠龍刀!

瞄了一眼監視屏幕,握緊屠龍刀,對著其一扇鋼鐵牆狠狠劃了兩刀,一面兩米來高一米寬的鐵板「碰」的一聲掉在地上。

「快走。皇后馬上就到了!」劉煜一手持刀,嚴肅的盯著已經有幾個小洞的鋼鐵大門。

這一刻的鄭吒似乎忘記了和劉煜之間的糾葛,一臉正氣的站在劉煜面前,堅定的說道:「不行,我是絕對不會扔下同伴的,要走我們一起走!」

「走吧,這個方向是通向武器庫,劉煜應該是希望我們去武器庫拿到武器再跟皇后戰鬥,畢竟我們當除了鄭吒都沒有跟異形一戰的能力,留下來也只是送死。」楚萱冷靜的分析,率先走進了劉煜開出的出口。

「那,你們走,我留下來和劉煜一起戰鬥!」鄭吒看了大家一眼,眼神堅定。

劉煜翻了個白眼,繼續著他針對鄭吒的吐槽:「資深者先生,你腦殘的程度已經讓我連鄙視的心情都沒有了,你的能量還沒恢復,留下來能起什麼作用?就算你想跟我同生共死,那也要先問問我有沒有跟你玩**的興緻呢!」

在鄭吒臉紅筋漲的時候,詹嵐拉著他勸說道:「鄭吒,我們走吧,劉煜說的對,我們先拿到武器,再回來和他一起戰鬥吧!」

不耐煩的看了他們一眼,劉煜沉聲道:「別再拖泥帶水了,不然你們想走也走不了了,先說好,到時候我是不會給你們燒紙的,我只會幫你們燒了屍體……」

眾人見異形弄出的洞口越來越大,也不再猶豫,都跑向了劉煜開闢的出口,楚萱是第一個動身,卻是最後離開的,臨去之時,她還回頭深深地看了一眼劉煜,讓劉煜的心情莫名的暢快了很多。

「眼鏡娘,在撲倒你之前,我是不會死的!」劉煜沖楚萱揮揮手,笑的異常猥瑣,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楚萱前進的腳步突然一歪,好像踩到什麼突兀的東西了……

那邊,異形們已經突破了鋼鐵大門,像看到美女的色狼一樣,瘋狂的撲向了劉煜。

劉煜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新武器,喃喃道:「屠龍刀啊屠龍刀,你在傳說可是斬殺過土神龍的寶刀,沒想到再次出世,用來祭刀居然是一群智力低下的異形……幸好你是沒有靈性的半神器,否則多半會跟小蓮一樣罷工吧……」

飛快的舞動屠龍刀,劉煜閑的殺著變異的異形,看著一頭頭倒斃的異形,劉煜突然有一種「虧大了」的感覺:這些異形應該都是獎勵點吧,擊殺一頭怎麼說也該有五點獎勵點吧?可惜了。我只是一個沒有身份的偷-渡-客,主神根本就不承認我的收入,真是虧大了……

處在感嘆的劉煜突然警醒,話說,皇后不是早就在附近了,怎麼還沒出現,難道……

等劉煜出大招滅了一幫變異異形趕上鄭吒等人時。剛好看到他們上方的天花板猛的破裂,一頭足足有三倍普通異形那麼大,七八米高的身軀,連著尾巴有十多米長度的超級異形掉了下來,一下就將跑在最後的李帥西壓成了肉沫。

在劉煜衝上去前,皇后猛的伸出舌頭。刺向了霸王,霸王來不及反應,就被洞穿了整個右胸,其他人雖然悲傷,卻不得不繼續跑,武器庫就在旁邊了,只要拿到武器。就有了跟異形皇后抗衡的資本,也就能活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