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懷著複雜的眼神看了一眼索亞,無奈的嘆了口氣,將手臂伸給了索亞,她一下子死死的抓住他的手,低下了頭,開始了瘋狂的吮吸。

就這樣吸著吸著,那血紅的眼睛流出了淚水,淚水滴在了楚天的傷口上,只覺得有那麼微微的疼痛,索亞抬起頭,嘴角上滿是鮮血的痕迹,眼裡噙著淚水,看著滿臉平靜的楚天。

「我不要!我不要!」索亞對著頭頂的天空,用力的吶喊著。

楚天微笑著用手輕輕的撫摸著索亞的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傷口上淚水。

「淚水滴在傷口上,真的很痛呢。」

… 夜色漸漸來到了,楚天打開了車前燈,開始小心的行駛起來了,並且開啟了基因模式,眼睛也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道路,索亞由於經過了剛才的發狂,一直保持沉默的坐在車後座,也就給楚天指路偶爾說幾句話。

索亞的腦海里不停的浮現出自己發狂的樣子,想到自己已經是第二次吸楚天的血液了,難道每次發狂都去喝他的血么,心裡七上八下的。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夜幕更加的濃重了,車前燈的光照射在一快巨大的石碑上,三個大字深深的鑲嵌在石碑上,艾爾鎮。

索亞看到這石碑后,也不再胡思亂想了,打開了車門,走了出來,對著車內的楚天擺了擺手,示意他下車,楚天也大概猜到是目的地達到了,拔掉了車鑰匙,拿起了背包。

「到了,這就是我們的小鎮了,前面車子過不去的,你就放在這裡吧,我們步行過去,在這荒郊野外,沒人能動的了這輛車的,所以放心吧。」索亞說著就急促的走向了小鎮內了,因為想到了自己的母親那慈祥的面容。

「喂,要不你和我講講你們小鎮吧。」楚天突然對著前方的索亞喊道,索亞稍微讓腳下的步伐慢了下來,和楚天站在了同一列后,緩緩的張開了嘴。

「我們的小鎮不大,住著幾百號人。就如你所見,屋舍簡陋,其中能夠擋風遮雨的鐵棚屋便已經是豪宅,更多的,是用木板和生鏽的鐵皮胡亂搭起來的平房。」

「剛才你在小鎮的外圍,想必也看到了到處都有一圈鐵絲網,以及一端削尖的木柵欄。它們能夠有效地防止一些低級的異生物闖進小鎮,到了晚上,則會有三五名獵人充當護衛,拿著火把守在小鎮的出口。」

「那今天我怎麼沒看到出口處有人看守啊,楚天邊詢問邊環顧了四周的環境?」也真是異常的寧靜,只有遠處有微弱的燈光。

「想必今天鎮上有重大的事件,大夥都聚在了一起,所以門口才沒有人的吧。」索亞說著,眼睛里露出擔憂的眼神。

就在此時,前方有一處搖曳的燈光,一個戴著牛仔帽,穿著打滿補丁的格仔襯衫。穿著一條迷彩的牛仔褲,雙腿套在油漬斑斑的長筒靴里的男人,一手拿著探照燈一手拿著一把雙管散彈槍。他正值中年,身體略有頹廢,有著灰藍色的眼珠,線條分明的臉上那圈青色的鬍鬚就像鋼刺般堅硬。

「你是烏格叔叔?」索亞張大著嘴巴用手指著面前這個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拿起探照燈對著索亞的臉照了一下。

中年男人撓了撓後腦勺,咬了咬牙說道,咦,我感覺有印象,怎麼想不起來是誰呢。

「是我,索亞啊,烏格叔叔,小時候你經常來我家帶好吃給我的啊!」索亞激動的上前一把握住了中年男子那厚厚的手掌。

中年男子聽到此話后,一下子愣在原地,不可思議的看了看索亞,然後大叫道,我靠,原來是索亞啊,自從你十歲以後,就沒見過你了,都長這麼大了,和你母親一樣漂亮!

烏格叔叔,你還真是沒怎麼變,索亞說著牽起了烏格的手先前走了,而楚天也很識趣保持沉默,緩緩的跟在身後,讓她們慢慢寒暄。

「行了,都長這麼大了,還是這麼粘人呢,快給叔叔介紹一下,後面這位小夥子是誰。」在一番的寒暄后,兩人的話題也轉移到了楚天的身上了。

還沒等索亞說話,楚天就微笑的上前說道,叔叔你好,我是索亞的男朋友。

此話一出索亞愣在原地,木訥的看了一眼楚天,他則是對她眨了眨眼,示意她配合自己,只是索亞想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做,但是想想他的為人後,默默的點了點頭。

「嚯,好啊,帶男朋友回來了,我們小鎮好久沒什麼開心的事情了,這小子小鎮內可以熱鬧了,不過你小子可別想那麼輕鬆的帶走我們可愛的索亞。」烏格爽朗的笑了起來。

「好了,先帶你去過第一關,那就是索亞的母親,你小子可要做好心理準備,雖然她母親常年卧病,但是年輕的時候,可是一個教師。」烏格緩緩的走在前面,打著探照燈,為兩人帶路

「烏格叔叔平時不都應該有獵人守在門口的么,怎麼今天沒看到人呢?」索亞把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哎,前段時間異生物襲擊小鎮,我的的老鎮長為了保護我們犧牲了自己,這幾天我們都在進行葬禮的各項儀式,經過上一次的襲擊,我們鎮內就剩下一百多人。」說到這裡,烏格停頓了下來,表情露出深深的無奈。

「因為上一次襲擊的我們是一群變異的老鼠,最後逃走了幾隻,我們擔心會有鼠群再來襲擊,所以現在大夥都住在了一起,都在聖母教堂裡面。」

「彼得爺爺以前都是一個很和藹的人,學識淵博而且有一身本領,也是最初創建了獵人小隊,帶領大夥躲過了一次又一次的異生物襲擊,小的時候他就是我的偶像,沒想到這次死了。」索亞說著,眼眶開始打轉著淚水,低下了頭。

「是啊,那老傢伙,也算是我的師傅了,我的一身本領也都是他教的,明明那麼厲害,這次也死了,恐怕是上年紀了,手腳不靈活了吧,哈哈哈……」烏格似哭非哭的笑了起來。

「那我的母親現在怎樣了。」索亞轉念一想,立刻詢問了起來。

「本來之前有你託人帶的藥品,布妮的病情還有所好轉,只是斷了葯以後,又急劇的恢復到以前了,你也知道的,小鎮裡面有的藥物就只有那麼點,根本沒有你母親對症的葯,最近每天晚上都咳嗽個不停,有的時候經常一夜不睡,整個人也非常的消瘦。」

索亞聽到了這裡,心裡一沉,果然母親沒少受苦,咬了咬牙,烏格也注意到了索亞的痛苦的眼神,立即安慰道,既然你這次回來,布妮他一定會非常開心的,比吃什麼葯都來得好,你不知道,她有多想你,晚上我去陪她的時候,基本上每次都要念叨到你。

「謝謝烏格叔叔,從小我的父親死了以後,就是你一直陪伴著我和媽媽,我離開了小鎮后,唯一陪伴母親的人,還是叔叔你。」說著索亞深深的鞠了一躬。

「哎!這長大了,怎麼還學會了這套呢,和叔叔客氣什麼,叔叔我沒有用,沒給你們帶來多大的忙,當初讓你一個那麼小的小孩,離開了家鄉,要不是你後來托士兵帶來的書信,大夥都以為你被異生物吃了,可是你母親一直和我說,你是堅強的孩子的,不會那麼輕易的被吃掉,看來布妮說的真沒錯啊。」烏格說著用那巨大的手掌輕輕的撫摸了一下索亞的腦袋。

就這樣邊聊邊行走著,燈光漸漸的多了起來,看樣子是到了小鎮的中心,楚天環顧了一下四周,到處都是一片狼藉,房子也都是一些破爛不堪,還有一些殘垣斷壁。

此時,一個巨大的白色十字架浮現在了眼前,十字架下后,一座白色的房子,和其他的房子不一樣,它竟然沒有多少的損壞,也沒有那麼破爛不堪,反而看起來很敞亮,想必這就是他們之前說的,聖母教堂了。

「嘿,烏格回來了,還帶來一個美妞呢。」一個光頭黑人上前調侃道,身後還有幾個人圍在後面,三三兩兩的靠在牆上,他們各自都背著黑色的衝鋒槍。

「上帝在上,如果你再多說一句,我就用槍把你的頭打成一坨爛泥,這是布妮的女兒,給我立即滾。」烏格憤怒的瞪了這幾個,這幾個人聽到了那句布妮的女兒后,也識趣的退了下去。

他們都是鎮上獵人,而烏格則是獵人中的領頭人,所以他們很了解面前這個男人,什麼都可以容忍,但是只要觸及到小鎮上一個女人的事情,他就會不管不顧了,再多說一句,自己很有可能被這個鎮上最好的獵人打成稀巴爛了。

走進了大廳后,到處都是涌動的人頭,他們在都是在地上打地鋪的人,不過都是一些年輕力壯的人,因為老弱病殘都安排在了樓上少有的房間,這些人都沒有在意烏格等人的身影,都在各自交頭接耳討論著什麼。

走過了大廳后,緩緩的走向了二樓方向,烏格走到中間的一個房間門后,停了下來,看了一眼索亞,輕輕的說道,孩子,去吧,你的母親就在這裡面。

房間內微微映射出泛黃的燈光,此刻不知為何只覺得,這扇門猶如高山一樣沉重,而索亞的心中則是如同波濤洶湧一下,明明是自己的母親,卻如此的激動。

也許,不管自己長多大了,在母親面前都是一個孩子,渴望一個溫暖的擁抱,渴望被愛。

… 索亞進入房間后,大概已經半個小時了,楚天和烏格就這樣一直的候在門外,畢竟家人團聚,還是不要有人去打擾的好。

這時門緩緩的被推了開來,索亞對著外面楚天兩人擺了擺手,烏格則明白了什麼意思,一把拽住楚天的手,走進了進去。

房間內非常的狹窄,頭頂上的吊燈來回搖曳,給人一種時要掉下來的感覺,此刻,一個戴著眼鏡的婦人躺在這房間內一張略顯破爛的床上。

雖然這位婦人的臉上已經滿是皺紋,眼神也是黯淡無光,但即使是這樣,她現在依舊散發出一種氣質,而從面容的輪廓上,不難看的出,想必年輕的時候這位婦人,一定也是位翩若驚鴻的女子。

「布妮,這小子就是索亞的男朋友。」烏格說著一把將站在後面的楚天推到前面,布妮緩緩的摘掉了自己的眼鏡,走下了床鋪,別有深意的看了看楚天一眼。

「阿姨你好,我叫楚天,也就是索亞的男朋友,這次過來是為了帶你去中心區域治好你的病。」楚天也毫不避諱的對了上去,而烏格則是被這句話所驚住了,連忙說道,你小子,就算想要表現也不要說大話,布妮的病是支氣管肺癌!

「我不會說大話,也不是為了表現,我是有辦法才會說出來的,這是我給索亞的承諾。」楚天堅定的看著眾人質疑的眼神。

「小亞,你告訴媽媽,面前這個男人值得你依靠么。」布妮握著索亞的手,神色緊張的等待著索亞的回答。

「他比任何人都要可靠,比任何人都要值得信賴,比任何人都要好。」索亞低著頭輕輕的呢喃道,布妮緊緊的握著她的手,感受到索亞手心傳來的溫度,她明白了,這是女兒發自內心的話。

楚天被索亞的回答也是愣在了原地,因為他以為索亞會配合他,只是沒想到會如此的配合,就在他發愣的時候,烏格巨大的手掌用力的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後說道,你小子,已經全面通關了啊!

「咳咳,我這個將死之人不想離開我的家鄉了。」布妮說著又咳嗽了幾聲,烏格緩緩走上前走去扶著布妮,然後開口說道,布妮,既然這小子承諾了索亞,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哪怕有一點的希望,也要去啊,我可不允許你就這樣卧死在這個鬼地方。

「烏格,你別說了,你了解我的性格,我說了不想離開這裡。」布妮一把推開了烏格的手,繼續卧在床上,烏格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退到後面來,看了看索亞又說道,你就留在這個房間陪你母親,好好的勸勸她吧。

而楚天則是被布妮的這幾句話搞的很尷尬,沒想到她的母親性格如此倔強,烏格看了一眼楚天後說道,小子跟我來吧,我幫你找住的地方。

「叔叔不用了,想必你們這裡住的地方也很緊張,我就不添亂,我的車就停在小鎮門口,離這裡很近,我就睡在車裡面就行了。」楚天擺手推辭道。

「好吧,你小子還挺懂事,本來我也在發愁呢,那我們就走吧。」說著烏格就大步走出了房間,楚天轉身看了一眼索亞,而索亞此時正好也抬起頭看著他,兩個人的眼神交匯了在一起,就這樣的兩人愣在原地看著雙方。

「那我先走了,阿姨,我還會再來的。」說著楚天露出一個微笑后,就徑直走向了房間,而索亞被楚天的這句話所惹笑了,自言自語道,看來也是個臉皮厚的人呢。

剛出門后,就看到烏格站在樓梯口,對著自己招了招手,呼喊道,小子,我就不送你了,我還要去三樓維持葬禮儀式,明天見。

「好的,大叔,明天見。」楚天也禮貌的揮了揮手,然就走向教堂外面,剛才由於和索亞等人一起走過來,沒有仔細看路邊的情景,這下一個人悠閑漫步在小鎮內,只是路邊一個人沒有,只有陣陣的陰風。

看到這裡,楚天突然想到了之前的經過的鬼鎮,如果這裡的人死光了,就會成為第二個鬼鎮吧,恐怕唯一的區別就是沒有那樣天才的小孩吧,說到這裡,楚天眉頭微微一皺,至今一想到那個小孩,還是會耿耿於懷。

很快楚天就走到了小鎮出口,打開了車門,把車頂打了開來,變成了敞篷式,他緩緩的躺在了車後座,感受著陣陣的微風出來,看著天空上的閃爍的星星,一瞬間,變得非常安逸了下來,腦海中開始翻騰了記憶。

就這樣回憶著以前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楚天時不時的發出苦笑的聲音,也是自己並沒有什麼美好的回憶吧,這時,腦海里突然想到了索亞的身影,竟然不可思議的露出一個微笑。

「這一切都是我自尋煩惱,如果當初不復活她,也許我現在也不會在這裡吧,應該正在全力備戰模擬考核戰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她也成了我的一部分了呢。」楚天看著頭頂上的天空,輕輕的呢喃道。

呼呼,這一下子,讓他想起來了羅斯少校給他的納米球,楚天坐了起來,從背包中翻了出來,銀灰色的圓球。

楚天拿到手裡轉了幾圈后,發現後面有一個按鈕,應該是開關,隨即就按了下去,納米球一瞬間從他的手裡掙脫了出來,懸浮在空中。

嗖!又一下子飛到了自己的頭頂之上,此時,納米器停止了懸浮,落在了自己的頭上,無論楚天怎麼動,納米球就是拿不下來。

忽然一股電流從頭腦處充斥到全身,身體只覺得一酥,無力的閉上了雙眼,腦中的納米器自動啟動了開來,大量的信息宛如源源不斷的河流一樣強行灌輸進楚天的大腦內,有著很多格鬥的一招一式,像是演電影一樣在楚天的腦內過了一遍后,變成一道道數字,

啊!突然的強烈疼痛感讓楚天驚醒了,中斷了納米球的傳輸,睜開了雙眼,慌張的伸出手將頭上的納米器給關閉了。

看來不能一次性強行獲取,我的大腦會承受不了,楚天回想著剛才一招一式,竟然一閉上眼就能清晰浮現在眼前,明明我剛剛只是用了一瞬間的功夫,卻深深的印在了腦海里,這就是羅斯少校說的信息灌輸么,真是不可思議。

就在楚天回想著剛才的招式的時候,只覺得背後有一隻手搭在了肩上,警惕的猛然一轉身,看到了手提著探照燈的索亞。

呼呼——索亞一下子鬆開了手,往後退了幾步,也是被楚天如此激動的反應所嚇倒了,而楚天也注意自己的反應太大,可能是因為太專心的緣故,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我在想事情,注意力太集中,所以一下子不小心嚇倒你了……

「沒有,我才沒有被嚇倒,我可是一個怪物,怎麼會被嚇倒,只是你突然轉身,我沒有反應過來罷了……」索亞這時露出一個極其不坦率的表情。

「你不是應該在小鎮內么,怎麼會來我這裡?」楚天說著從車裡走了下來。

沒什麼,剛剛去祭拜了鎮長爺爺后,有點睡不著,可是發現母親已經睡著了,所以想到你應該還沒睡,就想著過來帶你去一個好地方,索亞說著就轉了身背對著楚天。

好啊,正好我也睡不著,那就走吧,說著,楚天就往前走了過去。

索亞也就提著吊燈,走在前面為楚天引路,兩人就像第一次一樣,一個在前,一個在後,就這樣一直沉默不語的走著,只是這一次,是楚天在後面,看著索亞的背影。

兩人走過了幽靜的小徑,來到了有著許多的山丘地方,很快兩人就走到頂峰處,索亞停下了腳步,把探照燈放在了地上,自己輕輕的坐在了腳下的岩石上,眺望著遠方。

「小的時候只要不開心了,我就跑到這裡,可以看到小鎮內的萬家燈火,還有頭頂上許多的星星,只要看到這些不開心就煙消雲散了。」索亞說著抬起頭看著天空,看到了天空的星星。

「如今星星還在,只是下面再也看不到萬家燈火了,只能看到幾處微弱的燈光了,恐怕這僅有的微弱燈光,還守護不住。」索亞說著將自己蜷縮了起來,頭靠在自己的雙膝上,閉上了雙眼。

「如果你做不到的話,這些微弱的燈光就由我來幫你守護。」楚天也靠前走了過來,堅定的看著下方的小鎮。

「呵,你還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好人,不論什麼都要幫,你知不知道,你再這樣下去,我會離不開你怎麼辦。」索亞很平靜的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

很多事情楚天都可以毅然決然的給出回答,唯獨這句話,他現在給不出回答,選擇了保持沉默。

索亞也沒有再追問,兩人就這樣安靜的感受陣陣拂面而來的微風,楚天的心裡自然是七上八下,一直獃獃的看著下方的小鎮。

過了良久,索亞抬起了頭說道,我就知道會是這樣,你是個好男人,而我是個壞女人,骯髒的身軀和靈魂,不過我從來沒奢望什麼,只是求你不要再這樣給我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就算壞女人,也是有心的。

楚天欲要反駁,話到喉嚨處又咽了回去,恨自己為什麼此刻如此的沒用,緊緊的用指甲掐著自己的手。

遠處小鎮一方草叢處,「吱吱!吱吱!吱吱!——」發出無數個這樣的聲音,草叢中也露出一個又一個猩紅的眼睛,楚天雖然此刻心不在焉,但是那驚人的聽力和視力卻捕捉到了!

不好!有異生物!小鎮有危險!

… 說時遲那時快,楚天快速進入了基因模式,直接一手摟住了索亞,然後從山峰處往下面跳了過去,因為這樣還能將這些怪物擋在小鎮出口。

「記住,進入小鎮后,告訴大家千萬不要出來,出來也是徒增傷亡,讓我來應付,是時候履行剛剛承諾了,由我來保護!」楚天的話語在山壁之間回蕩,索亞看了一眼面前這個男人眼神里的堅定,眼眶中有種想要落淚的衝動。

砰!楚天平穩的抱著索亞從山壁間落了下來,率先達到了小鎮門口,輕輕的放下了索亞,自己則向著出口外圍走去,對著身後的索亞揮了揮手,示意她趕緊走。

索亞失魂落魄的向著小鎮內走著,因為自己又一次連累了他,而自己卻一直是什麼都做不到。

「喂,記住了,你千萬不要出來,我怕你再次發狂,你也不想你的家人看到你那個模樣吧。」走了一半的索亞聽到身後的楚天吶喊,咬了咬牙,加快了步伐,跑了起來。

「呼呼——這樣就好,小黑別再睡了,這次可能我一個人的話是不行了,因為我的眼睛告訴了我,數量多的可怕。」楚天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哼,你這小子,還知道想到我,當初我勸你不要惹是生非的時候,你怎麼沒想到我。」體內的小黑沒好氣的說道。

「吱吱!——」前方的草叢出蹦出一隻狗仔大小的紅色老鼠,楚天仔細看了一眼,腦中納米器一掃,給出判斷,由地球生物老鼠變異而成,力量波動分析,異靈三階。

隨著第一隻老鼠的出現,而後更是如同噴泉一般數量的老鼠從黑暗的草叢中涌了出來,一瞬間附近的區域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老鼠,最前面的老鼠全然是被硬擠出來的,這些衝出來的老鼠,還沒有站穩腳跟,就猴急的吱叫著沖向黎明等人。

如果有密集恐懼症的人,想必是見不得這個場面的,數量之多已經超出想象了,看這樣子,附近這一帶的老鼠都被聚齊了起來。

「小黑,私事咱們之後再議,你也看到眼前這個數量了,也不能這個小鎮的人上來幫忙,他們之間沒有一個基因能量者,誰過來都是送死,所以必須你我聯手才能勉強撐下去。」楚天說話同時,已經握緊雙拳,隨時準備戰鬥,可謂是一觸即發。

「好了,你是我的主人,當然不能看著你去送死,我這段時間沉睡可沒有白睡,即使你現在升階了,但是你的體能並沒有強大多少,但是這段時間我無意中回想到,我是可以單獨操控自己,然後單獨作戰。」

說著,楚天眉間那道被頭髮蓋住的劍印發出一道光芒,那黑色巨劍,出來了!

這一下惹得這群老鼠一下子沖了上來,楚天和小黑兩人同時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衝進了鼠群!

小黑一刀又一刀砍下去,老鼠瞬間化成了膿血,而楚天就沒有這麼輕鬆了,很用力的揮舞手中的利爪,但是由於數量之多,無法全面防禦,或多或少被咬到了幾口,只要被咬到就會在身上留下一個血洞。

好在楚天那強大的體質,會自動癒合傷口,只是通過短暫的交戰,可以看出這些變異后的老鼠的特點是攻擊高,速度快,但是防禦極低,但是由於數量多的可怕,按照如此快的速度,恐怕被咬到的傷口都來不及癒合好,就有增添新傷口。

陷入惡戰的楚天轉身看了小黑,情況則是截然不同,他應對自如,因為那些老鼠的利齒恐怕都咬不動小黑的劍柄,小黑揮出一道道劍氣呼嘯的斬入鼠群,帶起一陣陣血霧。

「可惡,這怎麼殺不完了,難道又要動用那些技能么,可是上次動用技能的時候,總覺得體內有什麼東西在翻騰。」楚天一邊對付著這些老鼠,一邊糾結著。

「算了,總給我一種不祥的感覺,還是先支撐下去吧。」說著楚天就繼續全身心的投入到戰鬥中,殺死一個又一個變異鼠。

小鎮內。

你說什麼!有異生物,那小子還要不準出去,他一個對付,是要送死么,烏格聽完了索亞的陳述后,立即急的跳了起來。

「叔叔,不得不說,他的確很強,擁有新人類基因的力量,而且他又說了,這次的異生物數量非常多,如果你們出去的話,只會白白犧牲……」

烏格聽到了新人類基因力量這幾個字的時候,立即愣在了原地,雖然他是個沒見過世面的蠻漢子,但是以前鎮長在世的時候,曾經和他們講述過,新人類基因力量是什麼樣的概念,用一句簡單易懂的話來解釋,那就是超人!

烏格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布妮,突然想到了什麼,猛然一拍桌,大聲的呼道,哼!就算是新人類基因力量者,我們自己的小鎮,由我們來保護,怎可以讓一個外人承擔這一切,那豈不是太窩囊了!」

烏格說著背起了一把槍,又對著站在門口其餘四個壯年男子說道,獵人團,收拾好你們的傢伙,那些夠娘養的吃人怪物要來了,把你們的頭都給提好了!

索亞欲要上去再說些什麼,她的母親竟然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多說什麼,而是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站在門口訓話的烏格,她也只好選擇了沉默。

此刻的楚天並不知道,小鎮里的人並沒有聽自己的話,馬上就要趕了過來,來參加這場讓人窒息的戰鬥。

他此刻陷入了困戰中了,就在剛才所有的老鼠突然停止了攻擊,都散開了開來,猛然一聲響亮的吱叫聲響起,楚天只感覺一道金光閃過,一隻渾身金色的老鼠居然浮現在自己眼前。

「什麼!竟然是異靈五階的。」楚天通過納米器得知面前這個老鼠的等級竟然比自己剛才所殺的那些老鼠高了這麼多,一瞬間壓力倍增,因為已經惡戰了這麼長時間,又來了一隻類似於領頭人級別的,可謂雪上加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