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站了起來,開始按照方位左埋一個陣牌,右埋一個陣牌。

足足弄了二個時辰,楚南始停了下來。

驀然,楚南朝著各個方位一點,一道道玄光衝天而起。

剎那間,風雪在這附近完全被阻隔了開來,隱隱地,在衝天的玄光之中,有一個淡淡的光罩顯現了出來。

「果然是天陣。」楚南心道,這個天陣是一個隱匿天陣,非攻擊天陣,不可怕,但卻麻煩,因為既然是隱匿天陣,其入口一定不那麼好找的,那瘋狐應該是誤打誤撞的進入了其中。

楚南皺著眉頭,一揮手撤掉陣牌,天陣難破啊。

要想找到其出入口,有兩個辦法,一個是最笨的方法,守株待兔,看看獸化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但瘋狐不會不想到這一點,估計在真正的出入口外還有幾個出入口。

另一個辦法就是自己布陣,只要進入狀態,布出的玄陣達到完美的級別,就能與天地能量呼應,引動天地大陣,這個天地小陣自然而然就會顯露原形。

兩個辦法自然是第二個辦法比較好了,但是他布陣時進入狀態后恐被瘋狐攻擊,危險太大了一些,得找兩個厲害的保鏢才能萬無一失了。

「也罷,再緩緩,等麥獨秀回來吧。」楚南心道,想起麥獨秀,他的心中又犯嘀咕,那老小子是遇上什麼事了,火急火燎的,之前為了保命他龜縮在石林二十年,現在又是為了什麼遠離庇護所呢?他再不趕回來,靈魂毒素髮作,他那命也別想要了。

楚南四下看了看,身形一閃,消失了。

在楚南消失后不久,地里有一個身影竄起,正是瘦小的瘋狐。

「這小子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看來他是知道這裡有一個隱匿天陣了,這小子是一個玄陣師,莫非他有辦法能破了這天陣?」瘋狐有些不安的自言,隱匿天陣中,就是他的獸神國度,如果被發現的話,憑那小子的殺魔令,就會有許多聞著血腥味湧來的一群群惡狼,獸化人雖然詭異厲害,但也架不住被圍攻啊。

「我必須得儘快達到獸王境界才行,只是還差一些,要不然,我還懼你楚南。」瘋狐咬牙切齒道。

……

貝絲靈王看著前面二個鬚髮皆白的老人,一個瞎了一隻眼睛,一個斷了一條手臂,稱他們為天殘地缺都可以了。

這兩個老人一眼看上去,絕對看不出他們與普通人有什麼特別的,老態龍鍾,暮氣沉沉,身上微弱的生機無不表明他們是黃土埋到了脖子里的普通老人。

而且,這兩人看上去有些不太對付,似乎有著深仇大恨似的。

「找我出來什麼事?快點說,打擾我睡覺。」獨眼老者語氣不善道。

「還一次找我們兩個,你不知道我最討厭看到這獨眼龍嗎?」斷臂老者亦是說道。

「一隻手,你是不是想打一場。」獨眼老者厲聲道。

「打就打,我怕你啊。」斷臂老者吹鬍子瞪眼睛,挺著胸脯來到獨眼老者面前。

兩個人根本就沒有一點像王者強者的風範,根本就像是兩個越老越小的老小孩,就連吵架時,他們身上的氣息也沒有強上一分。

眼見得兩個人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的,貝絲靈王都有些不確定了。

「你們有完沒完。」就在這時,貝絲靈王喝道,舉起了一塊令牌。

兩位老者各自冷哼一聲,拉開距離,望向了貝絲靈王。

「我要你們上楚門城堡,去教訓一下他們。」貝絲靈王道。

「教訓?是滅了他們還是怎麼的?」獨眼老者問。

「如果可能的話就滅了,如果不可能的話就殺幾個人。」貝絲靈王道。

「對方什麼情況?」斷臂老者問。

「擁有一個坐鎮玄王叫麥獨秀,不過他現在應該不在,或者正在閉關,還有一個靈王在蒼月谷,我會另用人牽制她。」貝絲靈王道。

「麥獨秀?他是那楚門的坐鎮玄王,那滅了他們肯定是不行的。」斷臂老者皺了皺眉頭道。

「威懾一下來個下馬威倒是可以。」獨眼老者道,兩個人倒是出奇的觀點一致。

https://tw.95zongcai.com/zc/50273/ 「你們怕了麥獨秀?」貝絲靈王心中有些訝異。

「不是怕,他在二十年前有恩於我們,我非恩將仇報之人。」斷臂老者道。

「不錯。」獨眼老者道。

貝絲靈王心中苦笑,看來楚南還真是她的剋星啊,以前將她娘倆當成丫鬟使喚,現在有兩大玄王在手,竟然也拿他的楚門無可奈何。

「那就去威懾吧,我另派人馬去,你們散發出玄王氣勢就好,這總行了。」貝絲靈王只能讓步,想必有兩大玄王在,楚門那一眾核心也只能幹看著。

無界之城剛剛恢復平靜沒幾天,突然間又有警報拉響,星辰角的人攻過來了。

楚門總管事薛斐,殺堂堂主鬼煞與暗堂堂主篤亦寒聚集起來,組織人手準備還擊。

但就在這時,兩道恐怖的氣息突然朝著楚門城堡籠罩下來。

「玄王……」薛斐心中一驚,全身汗毛豎起,玄力僵滯。

鬼煞目中煞氣閃現,但亦感心驚肉顫,不敢輕舉妄動。

獨眼老者與斷臂老者懸浮在楚門城堡上空,兩人看著城堡後方的石林,目光卻是有些複雜。

「看來麥獨秀那小子不在這裡。」斷臂老者道。

「不管他在不在,今兒我們都不能動手,如果那丫頭的手下過份了,我們還需要制止一下。」獨眼老人道。

楚門核心人物不敢輕舉妄動,而星辰角的強者殺來,局勢肯定是一面倒的。

但是,這兩位玄王卻很快發現他們想錯了,楚門外門門徒與那些營衛,雖然個人實力不強,但卻個個悍不畏死,並且能堅定的執行攻擊命令,上下如同擰成了一股繩,竟然與星辰角那些精挑細選出來的強者斗得不分上下,局勢倒是僵持了下來。

「看來不需要我們制止了,難怪那丫頭對這楚門這麼忌憚,這楚門的創建者倒是有幾把刷子。」斷臂老者道。

「沒點本事,也請不動麥獨秀,這楚門再發展一段時間,絕對能吞了星辰角。」獨眼老者道。

妖孽寶寶:爹爹離我媽咪遠點 就在這時,兩位玄王突然齊齊望向了身後,便見得一個身著一身墨色軟甲,手持生鏽柴刀,懸浮在空中的青年正冷冷盯著他們。

「兩位前輩,不請自來是不是太沒禮貌了一些。」楚南殺機凜然。

這兩位玄王皆是有些驚奇,一個玄將面對著他們兩位玄王,竟然還能對他們流露殺機,這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難道是他們久末出世,這世界已經變了。

面對兩位玄王,楚南自是心驚,但這是他的地盤被入侵,就算是兩位玄王,他也要啃上一啃。

楚南並不是毫無底氣,他擁有靈玄火爆,又有銀色的人形靈火,不說靈玄火爆能不能發出來,逼得急了,他直接催動銀色的人形靈火拚命。

當楚南雙目深處有紫金色的火焰出現時,兩位玄王對視了一眼,皆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詫。

「你是楚門門主?」斷臂老者問。

「不錯。」楚南淡淡回答,卻已經是在丹田裡融合靈玄火爆了。 ?「你境界不高,氣息波動卻是令人吃驚,而且擁有飛行玄技,難怪能在短時間內威脅到星辰角。」斷臂老者道。

「不過你以為你這麼點實力,就能在我們兩大玄王面前叫囂?來吧,小子,我要讓你看看真正的玄王與玄將的差別在哪裡。」獨眼老者接著道,直接動用王者玄力將這片空間封鎖了。

現在,這片空間里,只有楚南與這兩大玄王存在。

「獨眼,我們只是來撐場面的,他畢竟是麥獨秀那小子的人。」斷臂老者皺了皺眉頭道。

「我有分寸,教訓教訓他而已,不會太過份的。」獨眼說道。

斷臂老者沒再說話,而獨眼那僅剩的一隻眼睛內閃現出貓戲老鼠般戲虐待的光芒,多年末出,遇到這麼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便起了頑童般戲耍的心思。

「小子,看好了。」獨眼老者裂嘴一笑,露出他一口黃黑的牙齒。

突然間,楚南感覺到一股輕風拂過,他的心在剎那間一頓,玄力狂暴,他運出了由楚氏變向改名的幻影步。

一隻大手穿透了楚南的虛影,而那獨眼老者甚至一動沒有動。

「咦。」獨眼老者見得楚南的速度,流露出幾分驚訝,好詭異的步法玄技。

破殺刀法!

而就在這時,五道疊加的浮雕刀印朝著獨眼老者劈斬而來,其勢如破天,令得封鎖空間里的空氣都停滯了。

「來得好。」獨眼老者大喝一聲,一步踏出,雙臂探出,洶湧的玄力化為兩條狂龍,朝著那劈來的刀印撞去。

五道疊加的刀印在瞬間轟碎,獨眼老者的其中一道化形玄力消失了,另一道縮水了一半,但卻是閃電般繼續朝著楚南的方位轟去,而他的身影在同時消失。

楚南瞳孔縮成針尖狀,心裡閃過幾個念頭,身體竟然徑直朝著這道化形玄力撞去,就如同要自殺一般。

在這化形玄力撞擊到他身體的剎那間,他猛地揮出一掌,一隻金色的掌印如同憑空出現,而獨眼老者的身形正好在此刻顯現出來,撞向了這掌印。

在旁觀占戰的斷臂老者目泛精光,差點叫了一個「好」字出來,好可怕的戰鬥意識和預判能力。

只是,獨眼老者那化形玄力即使只剩一半,他能抗得住嗎?

楚南悶哼一聲倒飛了出去,而獨眼老者連續的第二道攻擊被打斷,硬接了楚南的大力金剛掌,一口氣憋在胸口,讓他有些難受。

楚南的大力金剛掌已至第八重,八道金剛掌印的疊加之力,並且融入了陰煞靈火,其掌力噬心蝕骨,蘊含的靈火之力能燃燒阻抗的玄力。

獨眼老者費了比他預計的數倍玄力才將之驅逐出去,但更讓他吃驚的是,楚南硬受了他那化形玄力一擊,竟然連血都沒噴出一口來,這實在太不正常了。

「獨眼,你陰溝裡翻船了吧,哈哈。」斷臂老者毫不留情的取笑道。

「閉上你的嘴。」獨眼老者厲聲道,目光由一開始的戲謔變得狠厲,玄王有玄王的尊嚴,他丟不起這人。

楚南亦是目露凶光,突然間,他一個閃身朝著獨眼老者撲來。

「給我定!」獨眼老者那一隻獨眼中突然爆發出一團詭異的光芒,籠罩向了楚南。

楚南的身形驀然定在了半空之中,離獨眼老者只有一米的距離。

「嘿嘿,再厲害的玄將,在玄王面前都是螻蟻。」獨眼老者伸出手拍了拍楚南的臉,冷笑道,感覺失掉的面子被找了回來,心裡好受了一些。

「你的骨頭不是很硬嗎?現在我就要打斷你的雙手雙腳,留你一條命,也算是給麥獨秀一個面子。」獨眼老者說著,雙手拉扯住楚南的雙手就是用力一絞。

「喀嚓」「喀嚓」

楚南的骨頭一陣陣暴響,而就在這時,他丹田內一道束縛玄陣衝出。

獨眼老者頓覺身體一滯,但這種強度的束縛玄陣他瞬間便能掙脫。

但是,掙脫總歸是需要點時間的,哪怕只是一個剎那。

而在這一個剎那,一團閃耀著點點銀芒的玄力光團轟向了獨眼老者。

獨眼老者瞳孔猛烈收縮,而一旁觀戰的斷臂老者亦是大驚失色。

「轟」

猛烈的爆炸在這封鎖的空間內形成,其威力更是因為受到擠壓而大增。

刺目的能量在封鎖的空間不斷攀升,最終將封鎖的空間都轟碎了,楚門城堡上空如同出現了一個刺目的太陽,整個地界的地面都在轟隆隆的震動,甚至有一片片房屋都在震動中垮塌。

狂暴的能量在空氣中久久不散,斷臂老者頂著一個護罩,衣裳破了幾個大洞,鬍子燒焦了一撮,顯得有些狼狽,但是正面撞向爆炸的獨眼老者卻看起來頗為凄慘,他渾身都有鮮血滲出,頭髮鬍子全焦了,衣裳成了碎片,一口牙碎了半口。

楚南從廢墟中站了起來,看起來竟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小子,受死!」獨眼老者瘋了一般,連聲音都如同烏鴉一般變得刺耳,他沒有再留手,直接震蕩玄王之力,轟向了楚南。

楚南如風箏一般飛了出去,身上隱隱閃爍著一層金芒,這獨眼老者是四級玄王,與成年的月角翼獸是一個層次的,暴怒之下全力出手,動用了力量本源,那威力著實恐怖。

如果不是楚南的身體在九陽神山裡陰差陽錯的達到了煉體中的金剛之體的境界,這一下他就要四分五裂了。

楚南人末落地,一隻枯手如同自虛空中探了出來,掐在他的脖子上,他抬眼,看到的是獨眼老者那驚天的戾氣。

楚南喉嚨里嘎嘎作響,他用盡全身力氣,雙手抓在了獨眼老者的手腕,他感覺喉骨快要碎了。

斷臂老者搖了搖頭,看來這楚南是必死了,有點可惜了,這麼強的玄將,竟然將獨眼傷成那樣,簡直不可思議。

但是,一個玄王的尊嚴不允許受到這種不屈辱,所以,就算他是麥獨秀的人,獨眼也不會放過他了,而他自也不會去阻止。

突然間,獨眼老者渾身一顫,竟然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

只見得他裂開的皮肉里,出現了無數火紅的靈火之蟻。

「去死!」獨眼老者一邊慘叫著,一邊用盡全力拍向了楚南的額頭。

但就在這時,斷臂老者卻是一臉驚駭的出手與獨眼老者對了一掌,將楚南救了下來。

「一隻手,你找死!」獨眼身體忍受著被靈火之蟻噬咬的痛苦,現在見得斷臂老者竟然救下了楚南,更是怒不可歇。

「獨眼,你看看他的手。」斷臂老者抓起楚南的左手吼道。

獨眼老者望向了楚南的左手,突然瞳孔劇烈收縮,他一邊顫抖著身體,一邊死死的盯著楚南左手無名指上的一枚銀色戒指。

這戒指看起來很精美,不知道是哪種材質鍛造成的,此時正泛著淡淡的銀光,銀光有一些神秘的線條在遊動著。

獨眼老者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那一隻獨眼裡射出了即激動又後悔的神色,他突然跪了下來,這一隻眼睛里流出一行濁淚。

楚南有些昏沉的甩了甩頭,這兩個老傢伙搞什麼鬼,這又是演得哪一出?他還以為他要英年早逝了。

「滾回去。」這時,斷臂老者浮空,沖著正在攻擊無界之城的星辰角大隊伍厲吼一聲。

剎那間,佔據了優勢的星辰角強者,屁都不敢放一個的撤退了。

斷臂老者看著楚南,強壓住激動的心情問道:「楚……楚門主,你能告訴我們,你手上的銀戒是哪裡來的嗎?」

銀戒?

楚南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赫然發現,除了空間戒指外,他的無名指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銀色的戒指。

這戒指,看著似乎有些眼熟。

對了,這不是小啞巴的戒指嗎?她說這是她的父母給末來女婿的,算是嫁妝吧,當時他一直以為是被小灰給吞下去了,卻不想一直戴在他手上,但是以前他不僅看不到,也感覺不到,現在怎麼現形了?

「你說這戒指啊,這是我妻子給的,說是她的陪嫁品。」楚南心中一動,說道。

斷臂老者問道:「你的妻子是誰?她在哪?」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楚南站直身子,開始拿起了喬。

「撲通」

斷臂老者,這堂堂玄王竟然跪了下來,老淚縱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