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眼中的凶光,已經告訴了她們這個事實。

聽聞楚南的話,蕭馨卻是搖搖頭,抿著櫻唇有些責怪的瞪著楚南:「本師姐像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嗎?要死,今兒個咱們師姐弟也要死在一塊兒!」

楚南驀然回頭,卻發現自己小師姐那炙熱的目光一直盯著自己,充滿毫不動搖的堅定。

他心中不禁一暖,心中頓時豪邁升起:「哈哈,好!老子果然沒有看錯女人,小師姐,這一次如果我們能夠回去……」

話說到這裡,蕭馨隱約間大概知道楚南要說什麼話,白裡透紅的臉頰忍不住升起絲絲緋紅,略帶羞澀的道:「回去再說吧。」

那鵝蛋臉頰上殷殷緋紅,帶著少女般懷春的羞澀,更是給蕭馨添上一份動人的美態,看的楚南心中一跳,頗有種驚艷的感覺。

沒想到,這個小丫頭片子也長大了。

所有人都不斷逼?斷逼近,卻沒有一個人膽敢先動手,都是縮手縮腳,極為忌憚。

看著那滿大殿的修者,匯聚成的包圍圈好像牢不可破的銅牆鐵壁,徹底將楚南二人圍死在中間。

二人心中卻沒有一絲懼意。

有彼此在身邊,生亦何歡,死亦何懼。屍山血海,闖過便是了!

楚南這一聲即將爆喝出聲,中氣十足。口中醞釀已久的「殺」字,差一點爆喝出聲。

突然——

一聲突兀的聲音,陡然打破了這詭異的氣氛,這聲音中充滿著稚嫩,好像一個乳臭未乾的娃娃在說話,可是那稚嫩的聲音中卻充滿著不可挑釁的威嚴,讓人忍不住俯首稱臣。

「慢著。」

聽到這聲音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愣住了。

副樓主與樓主的臉色一剎那都是微變,同一時間望過去。

沒有樓主與副樓主的命令,所有的護法與殿主也左顧右盼,不知道動不動手的好。

說實在的,她們也不想與妖帝之少動手。

這個凶名赫赫的名字,著實讓她們心中發寒。

水柔殿內側的門,忽然被人從裡面推開了。

隨即一隻小腳邁了出來。

楚南一怔,也隨即看去。

卻發現門內走出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一臉的天真無邪,手裡拿著根啃了一半的冰糖葫蘆,糖汁都滴到他白白嫩嫩的小手上。

楚南更是意外了,心裡則是不斷的尋思著,這水柔殿怎麼會有小孩呢?

忽然他心中閃電般掠過一道念頭,雙目頓時瞪大。

莫非,這個就是青鸞!?

而副樓主與樓主看到這個小孩之後,臉色再也保持不住淡定,立刻從寶座上走下來,躬身驚訝道:

「您……您怎麼出來了?」

「哼哼,」這面目約六七歲的小孩好像很是調皮,對著百葉樓倆個主宰蒼生的絕世強者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我幹嘛就不能出來了?」

隨即,小女孩也不看兩個人的臉色,在萬眾矚目下走到楚南面前,仰著頭用糖葫蘆一端指著楚南,稚嫩的小臉上露出與年齡極不相符的老成,老氣橫秋道:

「喂,你就是楚南吧。」

「呃,」楚南還是第一次遇到這個囂張的小屁孩,摸了摸鼻子道:「你認識我?」

這時,蕭馨看到這小孩之後,立刻從楚南身後沖了出來,一臉驚喜的說:「好可愛的小孩,你叫什麼名字!」

那孩童卻對蕭馨好像不是很感興趣,烏黑的眼珠滴溜溜在楚南身上打轉,拍著稚嫩的胸膛:「我不認識你,但是有個人認識你。跟我走吧,他想見你一面。」

說著女孩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蹦蹦噠噠一路跳著一路哼著不知名的調調,在滿臉臣服眾人的目光下,徑直向著門內走去。

這時,樓主的臉色無比的怪異,奇怪的看著楚南,眼眸中不時有驚詫流露出。

那無數怪異又震驚的目光落在楚南身上,讓後者有點不適應。

不過總得來說,與其留在這裡等死,還不如進去看看。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想見自己,但是楚南也只好硬著頭皮往裡走了。

這一路上,果然沒有一個人敢阻攔自己。

那些人臣服的目光,讓楚南心中不斷暗暗猜想。這個小屁孩到底是什麼來歷?

難道是百葉樓鼻祖的私生子?

「哦,」在與樓主擦肩而過時,楚南拍了拍額頭好像想起什麼事情,從懷裡拿出半塊翡翠玉佩遞給樓主。

「這個東西我還是還給你吧,白姬讓我帶給你的。也算了卻我一樁心愿。她說你見到這個東西之後,什麼就都明白了。」

交代完這些,楚南便頭也不回甚至有點像開溜一樣,一溜煙兒便鑽進了門內。也不理會大殿內那一群呆若木雞的護法與殿主。

她們此刻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難以置信。紛紛艱難的咽著口水,看著楚南的眼神中,充滿著驚詫與羨慕!

楚南不知道,她們哪裡不知道這代表的是什麼!

水柔殿,便正是青鸞的棲息之地!

所謂那人便正是青鸞!

為何自己門派的聖獸竟然會認識這個小子!

妖帝之少,到底是什麼來歷!

當然,楚南也不知道。

進入內門后,左轉右轉好像是個迷宮一樣。楚南都感覺轉的有點暈頭轉向。

可是那孩童好像很記路的樣子,輕車熟路的在走廊繞來繞去。

一路上蕭馨看著這孩童越發的喜歡,童心未泯的她不斷跟孩童搭訕。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啊?姐姐這裡有糖,你跟姐姐玩姐姐就給你吃好不好?」

「小屁孩兒,你父母是誰啊?是不是被外面那一群壞姐姐拐來的?以後跟著姐姐,姐姐帶你去找你的娘親好不好?」

可是這一次蕭馨竟然吃了癟,那個小女孩都不理會她,只顧著一路往前走,偶爾回頭跟楚南說兩句話:

「喂,楚南。你這個小師姐怎麼好煩人吶……」

「身為女人,怎麼能夠這麼多話。會遭男人討厭的。」

「我說拜託了姐姐,你能不能放過我呀,我耳朵都起繭了。女人何必為難女人呢?」

這些話本是沒什麼問題,可是從這個一臉老成,老氣橫秋的小女孩嘴裡說出來,就有點讓人忍禁不禁了。

她的脾氣,倒是跟小師姐小時候很是相似。

繞來繞去,終於到了一個圓形內殿。

這內殿牆壁呈深青色,散發著幽綠色的光芒,無數的詭異的符文和圖案爬滿整個內殿牆壁。

這可不是裝飾的圖案,楚南不敢小瞧這些詭異的符文。

他依稀可以感覺到,一縷縷若有若無的靈氣波動正從滿牆壁的符文上溢出來。

雖然這個感覺很微弱,但是楚南心中卻不知為何生出一絲危險的氣息。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楚南在門口駐足隨處打量著這不大的內殿。

隨即,他的目光很快就發現那內殿中央,一個正背對著自己的白衣女子,一絲絲嫵媚的誘惑,不斷撥弄著楚南的心弦。

好像只一眼看去,便著了魔。

縷縷蒼涼的意味,夾雜著絲絲仙意,讓人感覺極為奇妙。

楚南眯了眯眼睛,忽然發現這個女子的背影很熟悉,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嗯?怎麼會有這種感覺,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來歷?莫非我以前見過她?

女子彷彿感受到楚南的目光,那嬌柔的身子忍不住微微一顫,她好像鼓起的莫大的勇氣,幽幽的聲音中包含著太多的不甘與幽怨:

「你……還是來了……」

ps:今天已經更新兩章。大米想今天衝擊五章,熬夜熬到現在……累死了,睡覺去……今天早上大米會出門,在車上寫也要寫出來,盡量衝擊五章!讓大家也看的痛快點!給大米一點動力吧,月票真的太寒酸了……求月票,求打賞! 第250章

此名女子的聲音,楚南越發的覺得熟悉,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隱約有種預感,這個女人他絕對見過!

但是他始終都想不起來,到底是何時跟她認識的?

聽完這個女人的話,楚南越發的肯定了自己心中猜想。

「你是在等我?你認識我?」楚南眯著眼睛,越發的好奇看著那名女子。

女子卻是忽然輕笑出聲,聲音中殘留著透露不出的凄然。

隨著女子緩緩轉過身,楚南的眼睛漸漸瞪大,當看清這個女子面容的一剎那,楚南整個人瞬間僵住,眼神中布滿著震驚與詫異。

龍靈兒!

沒想到竟然是她!

楚南依稀記得當年在九冥城時,潛入龍家,至始至終便是這個女孩在無微不至的照顧自己。

他對於這個女子原以為只是自己命中的一個小插曲,本以為此生根本不可能再相見。

誰知道,竟然會在這裡遇見她!

莫非,龍靈兒便是青鸞!?

「是你!」楚南一眼便認出了她,脫口而出。

七年不見!

昔年那十七八歲的少女,此刻儼然成為風華絕代,傾國傾城的絕色女子。

只是當年滿臉機靈狡黠的神色不復存在,眉宇與那深邃的眸子中,卻布滿著幽怨與一絲絲憂傷。

龍靈兒凄然一笑:「你還認識我?我原以為,你早已經將我遺忘了。」

她那凄然的神情,就好像是一個痴心女子為自己情人守護了多年,最後才得知自己的情郎早就把自己遺忘之後的幽怨。

這時,那小女孩指著楚南憤怒的說:「負心漢!」

楚南的臉色有點尷尬。

當年他的確對龍靈兒有好感,但從未往那方面想過,也不知道也沒想到現在還可以遇到龍靈兒。

楚南指著那天真的小女孩,弱弱問:「這是你女兒?」

話音未落,一串糖葫蘆便砸了過來,被楚南手忙腳亂的躲開。

小女孩生氣的大聲說:「是你女兒!」

這一席話倒是把楚南嚇得夠嗆,老子什麼時候多出一個私生女了。

「不是吧!」楚南驚詫的大叫聲:「當年我可什麼都沒做啊!」

「呸呸,說岔話兒了!」小女孩氣急,跺腳輕輕打了幾下自己的嘴,這才道:「我才不是誰的女兒呢,她是我姐姐。」

一旁的蕭馨看著兩個人對話,大概也知道這個女子跟自己的小師弟當年肯定有一段孽緣。

哎,不對啊。他們當時才多大啊?

蕭馨微微一嘆,有些幽怨的看著楚南。

小師弟啊小師弟,你怎麼就這麼招女人呢?

龍靈兒微微一怔,神色複雜的看著楚南,這眼神中似有痛楚又有驚喜,也有一絲恨意。

整整七年!她?!她一直都沒有忘卻掉楚南,每一日每一夜,每每當她睡覺時,埋藏在心底的那個人的背影便會不由自主的浮現在她腦海中,糾纏著她。無論何種辦法她都無法忘記。

七年之癢,每一個七年,人便會變成另一個自己。

肉軀可以重塑,可是那份靈魂卻是怎麼都無法改變的。

那偶然間的一次邂逅,便註定了命運。

「你還記得當年我對你說過的那句話麽?」龍靈兒靈動的眼睛被幽怨所侵佔,隨即露出絲絲追憶之色,彷彿回到了當年在九冥城的時候。

楚南默然,不知道該如何作答。當年他本以為龍靈兒只是一時激動,少女心性說出這句話。

楚南本以為她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抹掉對自己的回憶,誰知道事到如今卻發現事與願違。

有些東西是抹不掉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