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學精了,也緊跟著帶著安憶如衝進去。

進入之後,光線瞬間黯淡。

這偌大的雕像好比泰山般大,聲勢懾人。

這雕像腹部,已經完全被鑿空,進入之後。

一陣刺眼的光芒閃現過來,直逼人的眼睛,好像針一樣刺得人睜不開眼。

看到面前的一幕後。

大家的腦海,都一片空白,出現了短暫的失神狀態。

「我靠!」

須臾過後,楚南第一個反應過來,腦海中蹦出的詞語脫口而出。

這雕像里,全部都是靈器!

堪比大山般的石雕中,填充滿的,竟然全部都是靈器!

石雕兩側的石壁上,無數整齊排列著的架子,這架子上,橫七豎八的,所有靈器讓人眼花繚亂。

如此多不計其數的靈器,恐怕要比整個極北之地的靈器都差不多了。

震驚過後,振皓仙聖深吸了口氣,重重的說:「看來傳聞真的是所言非虛,冰凌之主的畢生心血,恐怕都放在這裡了!」

難以相信,憑著冰凌之主一個人,竟然煉製出這麼多靈器。

先別論品階如何,單憑著數量,恐怕號稱整個極北之地煉器第一人,也不敢有人說半個不字吧。

他的春風和煦 更別說,這其中還有不少堪稱極品的存在。

要知道,冰凌之主的手中煉製出來的靈器,怎麼會有垃圾貨色?

眾人激動不已,不住的平復著自己的心神。

所有人的眼睛中都流露出貪婪之色,就連安憶如也有些把持不住,眼中神采奕奕。

只有楚南例外。

他知道,這些東西並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得到的。

赤帝一世英名,怎麼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連自己的畢生心血,都不做任何防禦?

任人隨手拿走?

可是,在面前巨大的誘惑下,誰能夠剋制的住?

即便算是有危險,也要硬著頭皮闖上一闖了。

振皓仙聖爆喝一聲,第一個竄出去,朝著靈器堆中瘋狂撲去,想要佔到先機。

說時遲那時快,所有人都好像許久沒有進食的餓狼一樣,瘋狂的撲出,恨不得將所有靈器都收納進囊中。

「等等!」楚南想要出言阻止,可是等化說出口時已經晚了。

振皓仙聖一馬當先,眼見著即將要抓住靈器的剎那。

空氣一陣波動。

頓時,整個空間好像被數據化,被一張大網遮住,憑空浮現出無數的格條線。

振皓仙聖猝不及防,撞到這張無形之中的大網之後,好像被驚雷劈中般,整個人瞬間慘叫一聲,倒飛而出。

「啊!」

振皓仙聖在半空中,強制穩住身形,落在地上。

額頭上汗水不斷滴落,冷汗淋漓。

整個觸碰到大網的右臂,一片焦黑,血肉模糊,白骨累累,肉都好像是被切掉一般,極為整齊。

振皓仙聖身為洞虛境強者,元甲都根本起不到任何一點防禦。

「竟然被傷成這樣!」

大家渾身一振,被貪慾沖昏的頭腦,瞬間好像被澆了盆涼水,冷靜了下來。

振皓仙聖的實力並不比他們弱多少,半斤八兩。

振皓仙聖姑且都是這樣,那麼其餘的人也不可能佔到便宜。

「咔嚓。」

突兀的,一聲機關聲響響起。大家精神力瞬間展開,將整個石雕內部全部覆蓋。

戒備的望著四周。

「轟隆隆。」

幾聲沉悶宛若石頭摩擦聲響起。

剎那間,從眾人頭頂上方激射下來幾道光芒。

這幾道垂直降下來的光芒立刻展開,化作光網。

這些光網連接成牢籠,將所有人牢牢的包圍在其中。

「糟了!」楚南臉色一變,第一個反應過來,拽住安憶如縱身躍開,想要躲避開這籠罩範圍。

可是那光網的速度實在太快,風馳電掣,剎那間就完全匯聚。逼得楚南又不得不退回來。

這一切的事情,聽上去麻煩,實則一切發生的不過是電光火石間,讓人根本無暇反應。

看到這一幕,大家面如死灰。

天羅地網,

被困死,逃不出去了! 「現在該怎麼辦?」

眾人面如死灰。尤其是振皓仙聖,他嘗試過這大網的厲害,一旦被觸碰,連元甲都沒有防禦效果。

鬼皇七臉色發青,揮手間,蒼穹一陣撼動,空氣彎刃隨手而出,劈砍向空網。

可是,令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

這空氣彎刃毫無任何抵禦的,直接穿透了空網,劈砍在石雕內壁上。

攻擊,根本對這些大網沒有任何效果。

看到這裡,大家的臉色也就越發的陰森起來。

就在此刻——

讓人絕望的一幕終於發生了。

那將所有人死死包裹在其中的大網,開始緩緩移動,縮小包圍圈,朝著眾人靠攏。

似乎是想將他們,壓擠死!

「這下麻煩了!」楚南心中一咯噔,臉色陰沉。

「嗎的,老子就不信撕不開這該死的破網,什麼狗屁東西!」王昆性子最急,雙手握拳,一併擊打而出,好比九天雷錘。

強大的力量,在空中盪起陣陣漣漪。

這些漣漪,不斷濺開。浮現出波紋。

無形中的虛空,出現一個巨大的拳頭,轟擊在這大網之上。

這效果,竟然是空間法則疊加起來,產生的虛無裂痕。

無形中的拳頭,帶著虛無裂痕,全部轟擊在大網之上。

這一次,攻擊並沒有再穿透過去。

而是擊中了大網。

只是——

大網只是稍微前後晃動了一翻,緊接著又恢復了平靜,繼續朝著眾人圍攏起來。

不過,這一幕,卻讓大家的心思都活了起來。

只要能夠攻擊的中,那便說明還有機會逃生!

「這大網原來是懼怕空間法則,大家抓准一點,一齊攻擊,爭取把這東西撕裂開。」五爪老怪開口說話。

他的話一呼百應,大家現在也沒有心思隱藏實力,紛紛拿出最拿手的攻擊。

一時間,無數的光芒到處飛舞,攻擊向大網。

楚南祭出九羽赤凰刀,九羽赤凰刀自動化作血刀,隨空劈砍。

「嘩啦啦。」

漫天光芒開始爆炸,空間隨著刀氣的掠過,產生出陣陣虛無的裂痕,這裂痕並沒有稍縱即逝,而是不斷的擴大,最後足足有半個人大小。刀芒立刻鑽入空間裂痕中,再次浮現后,那刀芒已然到達大網邊緣。轟擊在其中。

「砰!」

大網再次劇烈的開始顫動,波動漣漪。

鬼皇七目光驟然一凝,露出驚疑之色。

這一幕,比發現楚南已經晉陞到洞虛境還令人吃驚。

那是,空間法則!

沒想到,楚南也領悟了空間法則。而且看其威力,已然初現規模,好像是在空間法則上沉浸已久,難以想象。

一個御靈境的修者,竟然會空間法則!

這絕對是不可想象的!

難不成,?成,那小子真是天才。

實則,大家並不知實情。

連楚南都搞不懂,自己根本沒有像大家所說的,有那種領悟,也並不知道空間法則到底是什麼東西。

之所以他的揮手間,會將空間劈碎,產生黑色虛無。

那是因為——

楚南的內力被至陽之氣煉製過後,無論是力道,還是剛勁氣息,都要極為強橫。

空間,被這劇烈強橫的氣息,完全撕裂了開。

粗暴的撕裂開!

由此可見,楚南的內力之中,剛勁強橫之氣,該是有多麼強大。

這才是至陽之氣真正的威力。

不是空間法則,但卻憑著蠻力,完全撕裂空間,達到一樣的效果。

如果大家知道這個實情的話,定然寧願相信楚南是領悟空間法則的天才,也不願意相信,楚南內力中蘊含著,這麼恐怖的力量。

「快看,這大網要被撕開了!」在大家發愣的時候,楚南卻是毫不停頓自己手中的動作,蠻橫的刀氣不斷的從刀鋒之中飛出,轟擊在大網之上。、

大網,強烈的前後晃動著,終於產生出異變,被撕裂出一個小口子,不過這小口子,又有恢復的跡象。

見狀。

大家好像瘋狂了一樣,立刻打起精神,不住的攻擊著。拿出吃奶的本領。

此刻,大網已經逼迫的他們差點沒有立足之地了,眼見著即將要將大家都勒成粉碎。

困獸之鬥猶可怕,更別說是幾個被困死的洞虛境諸多強者。

發起怒來,大網已經岌岌可危。

終於,小口子越來越大,被撕裂成恰好可以容納一個人鑽出的大窟窿。

「哈哈,終於撕裂開了!」王昆大喜過望,剛笑出聲。

人群中頓時激射出一道人影,這人影毫無徵兆,速度快撤閃電,直奔大窟窿而去。正是鬼皇七!

見狀,眾人臉色大變。

現在是唯一的逃生機會,誰會願意讓別人提前領先?

這窟窿沒有攻擊維持著裂開,很快就又會恢復。

最後一個人,必然是死!

「你給老子滾開!」王昆驚怒交加,一個手刀虛空劈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