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虎對眾人一揮手:「現在出發,把我交待的事情辦妥。」

「是!」帳中眾人齊聲應道,轉身快步走出營帳,開始準備動身去修大壩。

楊虎看著白瓔,冷聲道:「最後問你一次。你要他們活還是死?」

… 看著楊虎帶了孔武等兵卒衝出大營,柳大把子老臉上多出几絲莫名:「老四,城主大人一路上說了什麼?」

柳四吞了口口水:「一路上城主大人沒說什麼,就是到處看看,在各個村子里借宿了幾日。[燃^文^書庫][].[774][buy].[com]不過現在修明鏡湖大壩,不是個好主意。」

啪!

他後腦勺立刻中招。

柳大把子怒目瞪著老四:「你懂個屁。」

柳四一縮腦袋。

旁邊的柳一悶聲道:「爹,城主這事是不是有些……」

啪!

他腦袋上也被柳大把子扇了一巴掌,柳一捂著腦袋停住口。

柳大把子沉默想了一會:「老二,老三,你們馬上帶人把命令傳到村寨里去。每個村子都要出人出力,家裡留下做種的糧食,養的活物雞貓狗牛兔也好,能出力的人,都帶到明鏡湖畔來。」

柳大把子瞪著身邊幾個兒子厲聲喝道:「記住,這事只能成不能亂。城主大人說了,州府一切都是他的,吃不飽就沒人給他賺錢。你們是想都吃不飽,還是吃飽了安逸賺錢。腦子裡都是稻草嗎?」

「老四你帶人進城,每家每戶通知,不想出力也行,出錢出食物。」

旁邊一干軍中指揮,有些若有所思了!

柳大把子沉聲下令:「張艷,你不用管營里的事情了,你和慶奎一起到夫人那邊去,注意兩位夫人安全和山裡的活動。村婦野蠻,衝撞了夫人終究是不好。而且你們對山裡的情況也熟悉。」

「是!」張艷和慶奎抱拳應下。

柳大把子看著剩下的眾人:「二狗,二麻子,劉能,你們幾個小隊長聽好了,工地上我會找來城裡最好的石匠,你們按照他們的安排帶人施工,不得有任何的差錯。」

被點名的幾人恭敬應下。

柳大把子蠻牛百戶的身份,在他們眼中比楊虎那紈絝城主的威望要大得多。

柳大把子沉聲說道:「幾年前明鏡湖水庫修繕失敗,百姓什麼樣子你們都知道。現在城主大人又要修是好事,修好了,臨城就是另一個模樣了。」

柳大把子掃了眼身邊這些年輕人,緩聲說道:「無論城主以前是什麼樣子,做了什麼事。但是現在,他做的事,一件比一件重要。」

「很多東西現在你們不懂,你們只要聽著城主的命令去做就行了!遇到事情多動動腦筋,別一個個腦袋裡像是塞了稻草似得。」

柳大把子深沉的說完,轉身走進營帳。

老頭很少這麼深沉的說話。

剩下的一干人等相互看看,吞了吞口水,嘩啦散去。

楊虎的營帳里還有三個人,兩大一小。

柳大把子走進營帳,上前對慕容羽和白瓔躬身:「這一次恐怕要辛苦兩位夫人了。」

柳大把子跟了楊虎一段時間了,除了在府邸中客串了幾天的管家,也不過是給楊虎扯大旗,並沒有和兩人過多接觸過。

他說這話,有些突兀。

說實話,慕容羽對柳大把子做事有些迷惑,這個卸甲還鄉的蠻牛百戶,怎麼會對楊虎這麼大信心,連六個兒子都一塊帶到楊虎麾下。

臨城州府的百姓怎麼看楊虎,慕容羽很清楚,為什麼柳大把子會對楊虎這麼看重,她想不通。

慕容羽對柳大把子福了一禮:「柳前輩,你是不是太遷就楊虎了!」

面對這兩位年輕的女人,柳大把子心裡嘆了聲。

說實話,有些話他本不想說。

但是現在臨城要一起動,差了哪一環對楊虎的計劃來說,都會出現變化。

柳大把子對慕容羽回了一禮,恭聲道:「夫人,我不知道你們怎麼看城主。但是在我看來,城主每做的一件事都是為了臨城好。臨城好了,大家都好!」

因為這兩個女人的身份不同,柳大把子的話只能說道這裡,這兩位也是聰慧之人,只是她們的目光被遮蔽了!

柳大把子說完轉身向外走去。

「柳前輩。」

抱著孩子的白瓔突然開口喚住柳大把子,柳大把子轉身點點頭:「我會立刻讓人通知城主。」

白瓔一直揪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輕輕點點頭。

她從家裡帶出來的兵卒沒有多少了,他們對白家對自己忠心耿耿,自己不能再因為任性,讓他們白白送命了,至少不能讓他們再死在楊虎手中。

……

楊虎縱馬沖入棚戶區。

身後孔武帶著如狼似虎的兵卒已經散開,把城西的棚戶區三個路口守住,包圍了起來。

楊****在馬上,指著棚戶區發出震天咆哮:「棚戶區里所有人聽著。城池清理,所有人遷徙到城北大營校場去。現在開始收拾東西,我給你們一炷香的時間離開這裡。」

「城裡的牛鬼蛇神給我聽好了,要在臨城混飯吃,半柱香時間到我面前來拿出誠意,否則的話,要麼離開臨城,要麼斬首,你們自己選!白家的人滾出來。」

聽到楊虎的聲音,棚戶區那些最低層的百姓,立刻開始驚慌起來。

驚叫聲,哭泣聲,哀嚎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那一直在棚戶區里擺著算命攤的老瞎子,聽到楊虎咆哮聲時,輕輕嘆了聲:「這煞神來了!」

旁邊幾個懶洋洋塞著太陽的漢子,目光都投向老瞎子,其中一人開口問道:「大哥,我們怎麼辦?真要聽那紈絝的?那我可不幹。」

老瞎子微微顫顫的起身,手中探路棍點著沾滿泥水的青石板,向巷口走去:「干不幹由不得我們嘍。我只想看看他要做什麼!通知弟兄們把傢伙收拾好!別亂來。楊虎不同往日了!」

「是!大哥。」那說話的漢子起身往小巷裡跑去。

棚戶區深處一間民居里,幾名漢子聽到楊虎聲音時,停下手頭的事情,皺眉凝神相互看了看,其中一名身材魁梧的方臉漢子沉聲說道:「出事了!」

「我去找大小姐,預防那紈絝亂來。」他身邊一名稍年輕的漢子,起身就要往外走,方臉漢子一把拉住他:「胡鬧。老五你給我坐下。」

方臉漢子看了眼屋裡幾人:「我們好容易才在這裡安頓下來,兄弟們就剩下這麼多了,遇事不能再亂來了。」

他回頭看了眼窗外:「楊虎竟然點名道姓了。我出去看看,你們把東西收拾好,記住,別亂來,我們的命不值錢,只要保護好大小姐。楊虎一直想幹掉我們,他最近不同了很多,連慕容家的人都敢動,小心中了他的計謀。」

看屋裡幾人點頭,方臉漢子這才推門出去。

幾乎所有城裡這些牛鬼蛇神,只要是在臨城討口食的,聽到臨城上空如雷轟鳴的咆哮時,心頭都是一震。

他們腦海中都浮起同樣的念頭:「這個紈絝又要弄什麼了?」

楊虎不弄什麼!

楊虎要弄人!

臨城州府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竟然還有這麼多不安定因素,也是讓楊虎心中想不通。

現在他要全民動員,那就先把這些不安定因素一次解決好了!

… 臨城州府炸鍋了!

城主豢養那些走狗兵卒,挨家挨戶往外趕人,只要是勞力的,都不列外。[燃^文^書庫][].[774][buy].[com]

還要自己帶上鍋碗。

周圍的村子也是一樣,村民也都離開家門,帶著僅有的那點糧食種子,前往明鏡湖。

幾年前就丟下的工程,現在又要建起來,而且只給了兩個月的時限,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在兵卒們看管下向匯聚明鏡湖彙集去的人群里,有人發現了本地一些有名的工匠,不用說了,大家的下場都一樣,又被那紈絝敗家的城主給抓來了。

不過比起一般的村民,百姓,那些有著手藝的工匠似乎要淡定很多。

他們是該淡定些,因為他們來,是有城中的兵卒拿著柳大把子的拜帖請他們來的。

並且承諾只要他們中推薦出一個頭負責大壩的修建,沒人會來過問他們怎麼做事。

柳大把子的名氣,在臨城州府地界上還是很有威望的,老傢伙早年從軍,丟了軍職只為回家照顧妻兒孩子的事情,當年也是一段佳話。

更重要的是,柳大把子的實力。

進七十的年紀了,十里八鄉無論小伙壯漢,敢在他面前橫著來的沒幾個,尤其是各村寨那些潑皮小伙見了他都是耗子見貓。

現在他又執掌了臨城大營的軍卒,誰敢橫著走。

楊虎的行事的方法對這個老油條來說,更不用刻意去交待什麼,只要大概說個想法,柳大把子基本就能領會。

執行力度那當然更是沒說的。

否則的話,柳大把子頭上那個蠻牛百戶的名頭,那還真是白瞎了。

雖然老頭現在沒什麼正事的軍銜,但是他是楊虎身邊的紅人,沒人敢和他對著來。

楊虎等著那些牛鬼蛇神投誠的一炷香的時間,臨城,周邊各村寨,基本已經開始動起來了。

楊虎很安逸的坐在馬背上假寐。

看著面前畏畏縮縮經過的棚戶百姓,以城主護衛自居的孔武,耀武揚威的持刀站在一邊。

心裡卻不怎麼踏實。

最近的城主變得比以前更兇狠殘暴,這次出去幾天回來就開始撒瘋,要重修明鏡湖的大壩,是個人都接受不了。

幾年前正是因為修那個大壩把臨城百姓給坑了,現在又來,要是百姓起來反抗暴動,那可怎麼辦?

孔武一面沉思著,一面看著棚戶區的百姓拖家帶口,大包小包的從巷子出來,往大營校場蔓延去,看著他們那彷彿背井離鄉的背影。

孔武心頭也不好受。

正感傷呢!遠處的人群里走來一個瘦小如猴的中年人,不遠處還有個微微顫顫的老瞎子,另一邊還有兩個苦力打扮,二十**的年輕人,周圍的人群見到他們,都不自覺的遠離開些。

看到那幾個人,孔武目光一閃,湊到楊虎身前低聲:「城主,你等的人來了。」

楊虎睜開眼睛,看著人群中停下腳步的幾人,出聲譏笑道:「看到沒有?不逼他們,他們還真以為是臨城的土皇帝了。狗屁!」

孔武可不敢接話,那幾個再不濟,也能隨便把自己給弄了。

不是他能隨意品評的人。

老瞎子是第一個走到楊虎跟前的,對楊虎彎了彎腰,站在他面前。

楊虎也不著急,慢慢等著後面那幾個。

等四人都站到自己面前,他也不出聲。

就那樣坐在馬上。

一直到了變得稀少的人群中,出現一名魁梧的方臉漢子走到跟前,楊虎才從馬上翻了下來,坐到一旁陰涼處準備好的椅子里。

看著五人,楊虎猙獰說道:「很好!既然你們都來了,那必定是想好了。告訴我你們的選擇吧!」

楊虎跟前的五人相互看了看,最後還是年輕人沉不住氣,那長相相同的兄弟倆異口同聲對楊虎冷聲問道:「城主大人,你讓我們選擇什麼?」

楊虎猙獰笑道:「生或死!」

老瞎子嘆了口氣:「城主大人何必來為難我們這些苦哈哈呢!不過是混口飯吃而已。」

楊虎暴虐出聲:「吃飯?老子都快沒得吃了,你吃個屁。別以為殺了那兩家商戶對我示好就有資格擺譜,瞎子你還不夠看,把你的決定告訴我。」

旁邊的幾人眼中瞳孔猛一斂!

他們都記得幾個月前有商戶悄悄出城被土匪殺了的事情。

老瞎子嘆了口氣:「能不能讓我再想想?」

楊虎突然笑了,指了指幾人腳下路邊:「隨便你要想多久。不過要看清楚,時間一到就沒機會了。」

老瞎子聳了聳鼻子,變了臉色,丟開手中的拐杖對楊虎跪了下去:「我們願意跟隨城主。」

另外四人看著路邊那快要燃盡的香頭,臉色也是變了。

之前楊虎說給一炷香的時間讓他們過來見他,選擇自己以後的前程,這幾位心裡誰都有些不以為然,可是現在,這廢物城主竟然真的點了香,如果他們超出時間,恐怕這廢物城主就要帶人殺進去了。

不過……

那兩個年輕人不屑的看著對楊虎跪拜的老瞎子,異口同聲說道:「黑瞎子,你手下幾十號兄弟,難道真就這麼怕死嗎?跟著這個廢物,你還真覺得自己能過得比現在逍遙?」

站在門邊的孔武突然對劉家兩兄弟暴喝出聲:「這就是你們的選擇?」

劉偉和劉凱面帶不屑,兩人突然打了個唿哨,召集自己帶來的兄弟,對孔武猙獰笑道:「你這個走狗,我們殺了那廢物,看你怎麼死。」

遠處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孔武面上竟然露出不屑,刀盾出鞘大步上前一刀對兩人斬出。

要是平日他肯定不敢這麼干,但是現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