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凡尷尬的撓頭道:「我以為只是幾件東西而已嗎?」

「你……。。」沐劍靈已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了,揮了揮縴手道:「是一個玉色的瓷瓶。」

「哦!」應了一聲后埋頭尋找起來

—————–

漆黑的林子里,幾簇閃爍的亮光更加的給林子增添了一股詭異的氛圍。

周圍寂靜無聲,只聽見「噼啪」乾柴發出的聲聲清脆的爆音,篝火旁正盤坐著兩個人,正是楊凡和沐劍靈,他們在吃完解藥后,在恢復著靈力。

楊凡和沐劍靈的周圍都有一藍一黃兩股靈氣在他們周身環繞,只不過楊凡的是黃色靈氣佔了大多數,藍色靈氣只是淡淡的幾縷飄散在其周圍,但也又被吸收的跡象,而沐劍靈的恰恰相反。

片刻,兩人同時結了一個手印,周圍靈氣漸漸淡去,楊凡率先睜開雙眼,在睜眼的一瞬眼膜閃過一抹精光,回手后呼出了一口濁氣,與此同時沐劍靈也收功完畢,在睜眼的剎那兩人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沐劍靈被楊凡看得羞紅了臉。

扭捏的低下頭,發出蚊蠅般的聲音:「你…。。你在看什麼嗎?」

楊凡咧嘴一笑道:「看媳婦兒。」

這下沐劍靈被楊凡一說,也不予反駁,好似默認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她自己這會兒連脖子也通紅一片。

「就是不知道靈兒你穿上女裝後會是什麼樣子,我覺得肯定是個仙女兒。」楊凡邊說邊幻想著

而沐劍靈在聽到楊凡在誇自己,心裡感到非常的甜蜜,哪個女人不喜歡被自己的愛人誇讚,像沐劍靈這樣的花樣少女當然最容易滿足。

「那個……」楊凡想說話卻又咽了回去。

「怎麼了。」沐劍靈見楊凡想要說什麼,但又咽了回去,然後問道。

「其…。其實我想要知道你到底為什麼會被追殺。」楊凡停頓了一下后,一口氣說完了自己心中所想。

沐劍靈好像知道楊凡所要問的問題一般,深吸了一口氣,朱唇輕起開口說道:「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聽完后你自會知曉。」接著說道「你先過來。」

楊凡一陣木然,然後還是起身過去,並在其身旁坐下。

就在這時沐劍靈將頭枕在了楊凡的肩上,楊凡先是身子一僵,然後就恢復了,后又小心翼翼的抬手摟了上去,見她沒有反應,變得自然起來,沐劍靈將頭在楊凡肩上蹭了蹭,好像在找尋一個舒服的位置。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沐劍靈才開口道:「你是我繼我父親之後,接觸的第二個男人,你也是我的夫君了,我也有理由將事情告訴於你了。」

沐劍靈開始回憶起來「我記得曾經我也是這樣在父親或娘親的懷裡躺著,可是一切都在我修鍊之後都變了。」說話變得哽咽起來「那是我偷偷修鍊之後的事了,原先父親和娘親都不允許我修鍊,然後對外稱我沒有契合的屬性靈力,說我不能修鍊。可是我事實是最契合水屬性靈力的,而且我在沒修鍊時就能感應到水靈力的存在了,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不給我修鍊,那時的我什麼都不懂,還討厭過他們。當同齡人在十二歲時都開始修鍊了,而我卻只能眼巴巴的羨慕著。在別人眼裡我只是個廢物,嬌養的花瓶。」

說道這頓了頓,抬頭看了看楊凡,楊凡好像知道什麼笑著示意道「繼續說啊!」

「在這樣的冷眼中我度過了兩年,在漸漸長大中,開始有人向我示愛,可是我知道他們都只是看中我的容貌而已。所以我還是避諱與他們接觸。在這兩年裡只有父親和母親陪在我身邊,每當我問他們為什麼我不能修鍊時,他們只是敷衍說再過斷時間。終於我忍不住偷偷看了功法書籍,開始修鍊起來。」說到這看了楊凡一眼

楊凡只是悻悻的聳了聳肩,好像在說別看我,我跟你不一樣。

「在修鍊之後,我都會偷偷遮掩,可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我能修鍊的事很快就傳到了我大伯沐森他們那裡,事後將我叫了過去。」

當時是這樣的,兩人漸漸地陷了進去,彷彿回到了當時。

———————

「靈兒,聽說你能修鍊了。」沐森雙手環背臉上充斥著笑意。

「沒…。沒有。」沐劍靈一邊膽怯的回答著,一邊回憶著父親的話「靈兒如果有人問你能不能修鍊,你一定要說不能知道嗎?」

讓大伯看看,說著就要抬手抓住沐劍靈的小手,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擋在了沐劍靈的面前,揮手攔住了沐森,笑著道:「大哥,這種事不用麻煩你了吧!自家的女兒能不能修鍊我還是有數的,那些人都是無中生有,亂說罷了。」

「爹」沐劍靈看著來人的背影,清脆的叫了一聲,急忙躲入來人的懷中,來人正是其父沐劍明。

「原來是老四啊!我這不是怕你判斷錯了嗎?你知道這會耽誤孩子的前程的。」沐森意味深長的說道,可是沐家的人都知道兩人早已因爭奪家主之位而鬧僵,而沐劍明不善與人結派,所以支持他的人幾乎沒有,自然最後是沐森當了家主。 沐劍明當然知道沐森的想法,他在沐家現在是遭受排擠,如果沐劍靈只是普通的能修鍊也就罷了,他還能護著點但是沐劍靈是水靈體,不僅是修鍊水屬性的聖體,也是輔助雙修的聖體。如果這是被沐森知道的話,以他的性格不知道會想出什麼法子對付他們一家。

所以只能隱瞞了沐劍靈是水靈體之事,而且對外稱其不能修鍊,好掩人耳目,自從自己和妻子得知這件事之後,兩人的想法一致認為不能將女兒放在家族之中,所以他一直在想辦法聯繫內域的一些大型宗門,尋找在他們不覬覦水靈體的同時還能交沐劍靈修鍊的人,兩年來不間斷的在外奔波,可是現在還是晚了。

沐劍明其實很早就開始擔心沐劍靈會偷偷的修鍊,所以一直看著,但還是會有疏落的地方。這次幸虧自己趕到的及時,否則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沐劍明笑著回了一句:「誰不想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修鍊,大哥是你多慮了。」

在場的很多人都相繼的點了點頭,想想是這樣的,這也是人之常情嘛?

沐森被沐劍明說的面色陰沉了下來,這是讓他當眾打臉。雖然他得到消息,但也不卻定是不是真有其事,然後有點勉強的笑著說道:「呵呵,我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四弟不會連這都不同意吧!」

「怎麼會我是怕劍靈再被刺激到而已,所以還是算了吧!」沐劍明搖頭道。

「我只是想確認下,不會有什麼問題的。」說著沐森急忙出手向沐劍靈手腕抓了過去。

當沐劍明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心中咯噔了一下,暗道「糟糕」

沐劍靈被沐森突然的一記,嚇壞了,身子顫抖著。而手腕被沐森緊緊的拽著,沐森眉頭輕蹙,隨後「咦」了一聲,然後身子顫抖了起來,步步後退有點不可思議的道:「這……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怎麼了。」周圍的人看到沐森眉頭緊鎖后又發出那種表情,都相繼詢問道。

半天也不見他回答,這時一個魁梧大漢站了出來,開口道:「讓我來看看。」說著便將手搭在了沐劍靈的手腕之上,這人正是沐家老三沐鎮,他也是與沐劍明相交的的幾人之一,因為只顧修鍊所以一直未娶,而他早已把沐劍靈當成了自家女兒看待。

沐劍明知道此事定是瞞不住了,也就沒有阻止。

隨後,只見沐鎮哈哈哈的大笑起來,單手拍在了向著沐劍明的肩上道:「老三你連我都瞞,你可不厚道啊!」

沐劍明只是苦笑著臉,「我這不是怕影響太大了嗎?」

「說的也是,這件事的確影響甚大,但你也不能連我都不告訴吧!況且靈兒的事,可是喜事啊!如果讓老祖宗知道了,他一定很會高興的。」沐鎮這種單根筋的人怎麼會想這麼多,隨性的說道。

在場的人都被三人的話說的雲里霧裡的,完全不知道三人為何一個個都會有不同的表情。

就在沐鎮說了最後一句話之後,沐森原本陰沉的臉更是露不出了一絲喜色,眼眸閃過一抹厲色,后又一臉責備的道:「老四,這麼重要的事你都不跟大家說。」

「到底是什麼啊!」終於有長老開口問道

「是啊!」

「什麼事啊…。」很多人開始附和道。

沐森目光在周圍掃視一眼,然後開口道:「是劍靈她不僅能修鍊,而且還是傳說中的水靈體。」

「這…。這是真的嗎?」周圍大多是沐家的長老,此時他們的表情是一致相同,滿臉不可思議,接著就是顫抖著身子臉上的肌肉都為之戰慄,嘴角呢喃道:「真…。。真是天…。佑我沐家啊!!!」

「是啊!」在場的紛紛點頭示意,然後一個個轉向沐劍明道:「恭喜!恭喜啊!」

「是啊!我就說,劍明你天賦挺好的,生下的孩子怎麼會不能修鍊呢?」一個輩分較老的長老說道,而沐劍明則只是笑而不語。

此時沐森臉色鐵青,剛才一個個是怎麼說的,不是說好的要治沐劍明一個隱瞞不報的罪過嗎?現在一個個哪還有那個樣子,只是想著趕緊巴結,而他這個家主完全被晾在了一邊。

「咳咳」沐森鐵著臉輕咳了兩聲,周圍的人才重新反應過來,表情尷尬,說不出話來。

而後沐森開口道:「四弟,這件事你知情不報,耽誤了劍靈這孩子的修鍊,但又因她是水靈體這件事先這樣,到時我會稟明老祖,請求他的定奪。」就在其說老祖的時候,眼眸閃過一絲陰毒之色。

而此時沐劍明明顯感覺到了沐森對自己產生的恨意,只是輕說了聲「是。」

「都散了吧!」沐森揮手示意道。

沐劍明先拉著沐劍靈從正堂走了出去,隨後相繼有人跟著出來,議會堂隨及四散而空,遠處不時傳來爽朗的笑聲,堂內只留下沐森一人孤零零的坐在那。臉色越來越陰沉,掌心周圍靈氣旋轉,之後反手一拍「咔嚓」近旁的桌子被拍成了蘼粉。

隨後冷哼一聲,道:「我是不會讓你得意的,不就是水靈體嗎?哼哼,不是還是雙修聖體嗎?我讓你………」說著便哈哈哈大笑起來

—————–

沐劍靈俏生生的站在那,雙手捏著衣角,嘴角嘟囔著,這明顯是犯了錯的表現,她的對面坐著兩個人正是其父沐劍明和其母葛玉雨。就在進門前,沐劍靈還沉浸在眾心捧月的喜悅中,可是現在父親讓其罰站著,心中還有點小怨言。

此時沐劍明本該高興的,可是臉色極盡的凝重,********葛玉雨率先開口:「好了,夫君事情已發生了,生氣也是於事無補。」

「哼,你就知道寵著她,你也有錯,不是叫你看著點的嗎?我在外奔波是為誰,都快要成功說服了,在這節骨眼上出了事。」沐劍明開口先是對著她一頓的數落。 原本是想幫助女兒的,反而自己被數落了,也是一陣鬱悶,開口道:「我這不是怕靈兒被你嚇著嗎?」

「哼,就知道袒護她,你看看都被你寵成什麼樣了,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沐劍明敲著桌子道。

站在一旁的沐劍里靈被突如其來的一記嚇得戰慄了一下,葛玉雨起身將沐劍靈揉進懷裡,有點怨氣的道:「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而且族人都不是挺高興這件事的嗎?或許是當時我們想多了,其實靈兒她在族裡也是不錯的,幹嘛非要把她往外推呢?」

沐劍靈聽到什麼要把她往外推,以為爹和娘不要她了,緊忙慌張的攥緊了葛玉雨的衣角。

「哎」沐劍明聽到葛玉雨的話后,嘆了口氣道:「你以為我想這樣嗎?現在族裡大都是沐森的人,我們沐家看似風平浪靜,其實是暗藏危機,聽說老祖要不了幾年就要西去了,到那時沐家風雨飄搖覬覦沐家的人多了,靈兒跟著我們只會受委屈,還有到時沐森不知道會用什麼法子對付與我們一家。」

「哎,其實當年也是我意氣用事,非要爭什麼家主之位,到頭來沒爭得其位,反而卻遭到了沐森的恨意。」沐劍明悔恨的搖著頭道

「好了,現在不是還沒到那時候嗎?我們或許還有機會藉此拉攏一些人,雖然知道你不善長這方面,但你也得為靈兒想想不是。」葛玉雨知道現在是拉攏人的好機會。

「哎,也只能這樣了,希望還來的及,大不了到那時將靈兒送往水月閣。「沐劍明嘆氣道,隨後轉向沐劍靈道:「靈兒,這幾年你可曾怪過為父,你如實說,我不怪你。」

「恩,剛開始時有,因為看到他們都在修鍊,而我明明可以卻不能修鍊,而且他們都嘲笑我是個廢物,當時我很生爹的氣,但後來就沒有了,因為我知道爹跟大伯關係不好,肯定有苦衷的。」沐劍靈從葛玉雨懷中探出頭道。

沐劍明聽完後點了點頭,道:「雖然你從小就懂事但還是沒有逃得過修鍊的誘惑,靈兒你可知為什麼能在沒有修鍊時就能感應到水屬性的靈氣波動嗎?」

「我只知道,剛才爹和大伯還有那些長老在說水靈體,其它的不知。」沐劍靈搖頭回答道。

「是啊!水靈體修鍊水屬性功法的聖體,你也知道我跟你大伯有怨,是我當年跟他爭家主之位,所產生的,而且那時我也不知道他會這麼的記仇。」

說道這臉色變得茫然,嘆了口氣又道:「所以他在當上家主后,想盡辦法讓我難堪。我也是一再忍讓,長時間在外歷練。從你出生后,我也是期盼著你有好的天賦,但讓我想不到的是在測試你屬性契合度時竟然會是水靈體。」

沐劍明深吸了一口氣道:「那時我就擔心起來,你大伯會不會嫉妒。所以一早我就跟你娘商量將你送往內域的一些大宗門,這樣既能很好的發展,也能省的我和你娘擔心,而我也一直在尋找,終於也讓我有了一些眉目,可是那個宗門的外執事一直不相信我說的,因為還沒有聽說過除內域外還能誕生水靈體的人。就在我快要勸說成功時,你娘給我傳訊,說讓我趕回,現在就算再去,他們再也不會相信我說的了。」臉上露出一絲可惜之色。

原來是這樣,沐劍靈心中的結也豁然的解開了。

——————-

陰暗的密室里,一人正跪伏在地面上戰戰兢兢的,在其對面坐著個瘦小的老頭,臉上沒有絲毫血色,如果不是還有微弱的生命波動,都以為其已經死亡。

跪在地上的不是別人正是沐森,「老祖,我有事稟報。」

「說吧!如果沒什麼大事的話你應該知道後果。」盤坐在那的老者枯瘦的臉上無任何的表情,但說話間都散發著無盡的威嚴。

「是……是這樣的,後輩中有人出現了水靈體。」在這個老者面前,沐森不敢有半句的廢話,將事情最重要的部分講了出來。

在聽到水靈體時,老者原本緊閉的雙眼暮然的睜開,一道精光爆射而出,在沐森的身上掃過,有點不可思議的問道:「你說什麼。」

「是…。是家族小輩中有人被檢測出是水靈體。」沐森明顯能感受到有一股壓力加持在自己身上,額頭上以冒出豆大的汗水。

在聽到第二遍確切的回答后,臉上感受的麵皮顫抖了起來,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就算到達了他這種級別的也動容了。

「老祖,老祖。」沐森連著叫了兩聲。

被沐森叫著,他也回過了神,知道自己失態了,輕咳了兩聲,道:「這是大好事啊!是祖上福澤啊!不知小輩中何人有這等機緣。」

「是晚輩的侄女兒,叫沐劍靈。」沐森回答道,眼神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厭惡。

「好好,好啊!一定要大力的栽培此女。」沐家老祖連著誇讚道,「沒其它事了,就退下吧!我還要閉關,看能不能在有生之年再做突破,家族始終要有人撐著。」說道這感嘆了一下,「家族這幾百年來一直沒有人突破到雷涅,只有我一人苦苦支撐,遲早也是會衰敗的,而這次總算等到了,退下吧!「

在沐家老祖的揮手示意下,原本是該退走的。可是沐森還是沒有要走得意思,看著他還跪在那兒,皺了皺眉,表情有點不悅,道:「還有什麼是嗎?」

「兒孫……。兒孫……還有一事不知當說不當說。」沐森有點支吾的說道。

「說,別吞吞吐吐的。」沐家老祖對於沐森的拖拖拉拉感到非常的不悅,要是平時肯定給他苦頭吃了。

「兒孫…。。兒孫有辦法可以讓老祖再度突破。」沐森終於心一橫說了出來。

「什麼。」沐家老祖被沐森說的尖叫了一聲,今天這是他第二次失態了,這次比剛才聽到水靈體還要興奮。 「說,什麼辦法。」沐家老祖平靜了一下波動的內心,冷聲道,一股屬於雷涅境強者的氣息散發出來。

「我…。我曾翻閱古籍……得……得知水靈體不僅是修鍊水屬性的聖體,而且還可以通過雙修潤澤經脈,爭強經脈的活性,也可……可以通過吸取對方靈力修為增加男修的功力。」在那股強大的氣息下,喘著氣斷斷續續的將話說了出來。

「鄂」在沐森說完這些話后,沐家老祖才想起來,好像卻有其事,但想到這是違背倫理道德的事,一股可怕的氣勢強加於沐森的身上,直接將他壓扒在地。

被壓扒在地的沐森,可以感受到那股可以將自己碾碎的壓力,強忍著身上傳來的疼痛感,艱難的開口道:「老…。。老祖,我…。。我知道您在想…。。想什麼,只是沐劍靈是女…。。女兒身,隨著她修為的越來越高,眼界也會變高,她……她不會就這樣甘……甘願留在家…家族裡,到了一定年齡,她一定會跟別人走的,到……到時候辛辛苦苦的培養不就是便宜了其他人嗎?」

「呃」沐家老祖被沐森說所講的話,開始動搖了自己的內心,施加在沐森身上的壓力慢慢減退。

沐森見自己說的話有用,呼出一口氣,開始乘勝追擊道:「老祖,您才是家族的頂梁支柱,家族的一切還得靠您來支撐,而且老祖您還是有希望再做突破的,只要您……。。」話說到這已經很明了了,不需要再做任何形式的言語描述。

沐森慢慢的爬起,跪伏在那,剛才自己也是挺而走險,為了自己能夠在家族之中安穩的做著家主之位,他也是蠻拼的了,後背的衣衫也被剛才的冷汗浸濕,回想起來都心有餘悸。

沐家老祖眼神掃視了沐森一眼,然後緩緩地開口說道:「這件事交由你去辦,先將其修為提升上去,再做打算,記住別出什麼紕漏。」

「是」沐森輕應了一聲,起身走出了密室,其嘴角還掛有一抹陰毒的笑容。

———————-

半年後,夜晚在皎潔月色下顯得清朗,林間的小道映射出斑駁的樹影。

「快走。」一聲爆喝,伴隨著一記強大的屬性波動,震的地面都為之顫抖,喊話之人,正是沐劍明,其身後是沐劍靈和葛玉雨。

「還想走,四弟,老祖看中了劍靈是她的福分,你還是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回去享清福吧!」來人正是沐森,說話時還帶有一絲嘲諷之意,隨後一記狂暴的靈力打出。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在半年前沐劍明就察覺到沐森有點不對勁,最近他真的發現了當中的陰謀。可是看管很嚴,而今晚打算一家逃離,可還是被發現了,沐森帶人趕了過來。

「快走,前面有傳送陣,帶著靈兒走。」沐劍明回頭臉色凝重的對著她們母女喊道。

葛玉雨含淚對著沐劍明道:「夫君保重!」然後緊攥著沐劍靈的手向後奔退而去,此時的沐劍靈也是嚇得不輕,淚水已打濕了衣衫,時不時的回望著。

就在她們快要到傳送地點時,一聲爆喝從遠處傳來,聲音略帶怒意:「哼,連著點事都辦不好。」隨及一記帶著空間性波動的水藍色靈力從遠處拍射而來,直襲向那空間陣台處。

葛玉雨神色大變,想阻攔已是來不及了,急忙借用自身力道將沐劍靈送入傳送陣,傳音囑咐道:「靈兒,以後就你一個人了,爹和娘不在你身邊,你要照顧好自己。」

而自己以身去抵擋那記狂暴的靈力,在沐劍靈還沒反應過來時,沐劍靈已經被送了進去,陣台靈光閃動。

「噗」葛玉雨被打的飛了出去,沿途還噴出一條長長的血箭,倒地不醒人事。

「娘……。」沐劍靈回神的最後一眼就是看到娘親躺地不起的一幕,然後歇斯底里的哭喊著,想去觸摸已經不行了,身影消失在了陣中央。

林間只有她凄厲的哭喊聲久久在其間回蕩,緊接著「嘭」的一聲,傳送陣從中間斷裂開來。

一個枯瘦的身影隨及降落下來,雙眼注視著傳送台,臉上乾癟的麵皮已看不出喜怒,只有眼神中透著淡淡的怒意,而後又有少許的擔憂,隨後只一揮手,「轟隆隆」在他附近的一排排大樹被攔腰折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