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一博自詡情場高手,對於雲袖的種種神態表現再也沒有半點疑慮。

他卻不知,在柳一博懷中哭得肝腸寸斷的雲袖在靈魂中卻似乎割裂出了另一個她,像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自己的表演,並給予極高評價。

就算是楚南在這裡,也不得不伸出一個大拇指,雲袖的表演,都超過了影帝級別,達到了我就是戲,戲就是我的程度了。

……

宮寒星幽幽醒來,她睜開眼,映入眼帘的就是楚南盤腿修鍊的景像。

她眨巴著眼睛,眨一下,楚南還在,眨兩下,他依然在,當眨到第三下時,她知道,她不是在做夢。

記得她在沉睡多年後第一次睜開眼睛,看到的也是他。

「龍婆,你說的天意不對,這才是天意……」宮寒星如是想。

「故事裡說,王子拿著劍,打敗了惡龍,救出了公主,他救了我兩次了。」

「唔,不對,我不是公主,我是那條惡龍,他也不是王子,他是龍騎士……」宮寒星突然紅了臉頰,是的,雖然她臉上沒有半點血色,但她依然感覺到了臉上燙得厲害。

這個壞蛋給她講過一個故事,一個很黃很黃的故事。

他是「龍騎士」的話,應該,或許,大概不是那麼不能接受吧。

宮寒星看著閉目修鍊的楚南,目光放肆而大膽,他的長相真的不是那麼英俊,但為什麼看著這麼順眼呢?

就在這時,楚南突然睜開了眼睛,目光一相撞,宮寒星頓時本能的作賊心虛的迅速移開目光,心跳如雷。

「看就看唄,我知道我現在在你心中是白馬王子,英雄救美,美人不都該以身相許嗎?」楚南笑著道。

「你才不是王子。」宮寒星輕哼道。

「那我是英雄?」楚南起身,一屁股坐到宮寒星的身邊,將她扶著坐起。

「你是狗熊。」宮寒星白了楚南一眼。

「那你剛剛的眼神是怎麼回事?難道不是無比仰慕的眼神嗎?」楚南道。

「不是抬頭看你就是仰慕。」宮寒星道。

「那是愛慕?」楚南笑問。

「愛你個頭。」宮寒星有些吃不消了。

「有眼光,我全身上下就是這頭最值錢了,外面估計開價到了幾千萬神雲晶。」楚南一本正經道。

宮寒星有些無力的打了楚南一下,她環視著四周,卻發現有些看不清楚,四周有陣法圍繞。

「這是哪?」宮寒星問。

「你肯定猜不到這是什麼地方?這是主峰寶庫。」楚南得意洋洋道。

病嬌大佬想讓我告白 宮寒星眸子也為之一亮,主峰寶庫啊,整個青雲派的資源有一半以上堆在這裡。

宮寒星的激動很快就冷卻了,她想起了現在的處境,想起了她爹,想起了龍婆,瞬間,情緒又低落下來。

楚南與她打趣,本就是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見得她依然陷入了低迷的情緒中,他伸出雙手將她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抱小孩般環抱著她。

「這主峰寶庫雖然因為掌教的隕落,一時間沒人找得到,但寶庫就在主峰,被發現也是時間問題。」宮寒星被楚南抱住,心中泛起熟悉的安穩感,這個懷抱,對她來說可以抵擋一切的風暴。

楚南點頭,道:「我知道,但現在也別無他法,目前來說,這裡是最安全的地方。」

「現在只能依靠外界壓力了,青雲派出了這麼大的事,其餘七宗肯定會過問的,還有聖地,只希望在這寶庫被發現前,青雲派會迫於壓力對外開放,到時我們才有機會逃出生天。」宮寒星道。

就在這時,一道灰影閃了進來,化為一個灰色小胖子,正是紅光滿面的小灰。

小灰一看到楚南抱著宮寒星,頓時一愣,叫道:「你們就當我不存在,當我不存在好了,繼續,繼續……」

宮寒星一聽,就放下心來,只是,從來不知道楚南身邊有這麼一個人啊,咦,不對,這氣息……不是人類。

就在這時,宮寒星想起了楚南身邊的一隻灰鼠,頓時明白了過來,她道:「你……你是那隻小灰鼠。」

「是的,大嫂,你真是冰雪聰明。」小灰嘻嘻笑道,還一邊往嘴裡扔著神雲晶。

宮寒星聽小灰喊她大嫂,心中一跳,瞪了它一眼,卻是沒有說什麼。

「小灰,別貧了,你去看看岳師兄,如果有可能,還是把他帶過來吧。」楚南對小灰道。

「是,大哥,你們繼續親熱,小灰走也。」小灰笑著一閃身,消失不見。

「岳師兄也還活著?」宮寒星很是高興。

「嗯,不過……總感覺他有些不對。」楚南將對岳鵬的感覺說了一遍。

宮寒星聽著,也是皺起了眉頭。

「你是懷疑他被別的什麼東西控制了?」宮寒星問。

「或者是他身上有什麼東西與他共存。」楚南道。

「那把他帶到這裡來合適嗎?」宮寒星問。

「不好說,原本不應該冒險的,但岳師兄的實力卻也是我們的一大保障,而且我感覺即便有什麼東西在他身上,對我們也沒有敵意。」楚南道。

「嗯。」宮寒星點頭。

兩人就這麼抱著,一時間沉默了下來。

楚南在想怎麼逃出去,而宮寒星卻在偷偷的看他,或者說看他的嘴唇。

她想起了兩人間的那個吻,那種觸電般的感覺依然深刻在腦海。

「咕咚」

宮寒星咽了一口口水,感覺嘴唇有些發乾,不由伸出小****舔了舔。

他的嘴唇不厚也不薄,想事的時候會抿著,帶著幾分男子特有的堅毅,只是,為什麼好想親一親。

宮寒星也不知怎麼了,身體都還虛弱著,腦海里卻盡想些色色的東西。

楚南何等的精神強度,他感覺到宮寒星的目光長久的停在他的嘴唇上,他低下頭看去,卻聽到宮寒星道:「別動。」

就在這時,宮寒星仰頭湊過來,依然有些乾躁的嘴唇貼在了楚南的嘴唇上。

楚南一動不動,任由宮寒星笨拙的親吻著。

但她一時找不到要領,有些急了。

「唔,別咬……」

楚南悶聲道,捧著宮寒星的後腦勺,舌頭輕輕在她的嘴唇內側一劃。

頓時,宮寒星嬌軀輕顫,電流般的感覺讓她全身酥麻。

就是這種感覺。

在楚南嫻熟的技巧中,宮寒星的腦子成功化為了一團漿糊,飄飄然不知今夕何夕了。

「你們為什麼喜歡這種交換口水的遊戲?」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在兩人耳邊響起。

楚南的唇還沒有移開,手中的刀已經斬了過去。

但是,刀斬到一半,就有一股浩瀚的力量將之禁錮。

楚南與宮寒星看了過去,就看到一個青袍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這隱匿陣法之中,外圍的示警陣法竟然也沒有半點動靜。 ?宮寒星瞳孔劇烈收縮,她感覺她被死神勒住了脖子,下一秒就要飛灰煙滅。

但是,她僵直的身體根本無法控制,避無可避!

就在這關頭,楚南突然反手一拉,將宮寒星拉到了懷中,但後背空門大開。

那一爪,直接就抓在了楚南的後背之上。

扭曲的空間與氣浪中,楚南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噴在她的臉上,抱著她如流星般朝斜下方跌落。

「秦……秦東!」宮寒星顫抖著嘴唇輕聲叫喚,突然間,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力氣,伸手拽著楚南腰間的衣裳,忍住刺同的疼痛激蕩出一絲血脈之力。

頓時,兩人極速朝下墜落的身形一滯,距離地面三尺,然後以正常速度摔落,摔下之時,宮寒星反過來抱著楚南,以粉背為墊,讓他摔在自己的身上。

「秦東,秦東,你醒醒。」宮寒星悲泣道,此時的她一臉鮮血,淚水沖刷著血跡,看起來格外可怖。

楚南的腦袋無力的垂到一邊,他的後背血跡斑斑,但仔細看,卻只是淺淺的傷痕。

其實,他只是被震暈了,氣血本能收斂用以自我防衛,看起來就像是出氣多過進氣了。

但是悲傷的宮寒星卻顯然忽略了這一點,她只以為楚南為了保護她丟了性命,畢竟,苦竹真人那一爪,就算同境界的人無抵擋被這麼一抓也得受到重創,何況是仍在虛神境的楚南。

「苦竹老賊,我跟你拼了。」宮寒星發狂的尖嘯著,那紊亂的血脈之力突然如井噴般爆發,就如同被堵塞住的口子被壓力沖開,能量在體內各處沸騰,而她的背後有著一條黑龍之影在咆哮。

苦竹真人追擊而下,正好迎著宮寒星這突如其來的爆發。

兩人一交手,苦竹真人竟被宮寒星的攻擊弄得左右不支,有些抵擋不住。

但宮寒星的爆發卻註定不可能長久,因為她的生命力連一半都沒恢復過來,如何能支撐她的爆發?能有這爆發,還是她心底瘋狂的恨意。

在苦竹真人狼狽不堪之時,宮寒星一口氣泄掉,沸騰的能量如同掉入了無盡的黑洞,身體與靈魂傳來劇烈的不適感。

宮寒星閉上眼睛掉落,她能感覺到苦竹真人正電一般接近,那麼她該做的就是自爆,拖他一起進入死亡深淵。

但就在這時,一抹蒼老的影子閃現,一手抓住她的手,另一手與苦竹真人交手。

「龍婆……」宮寒星愣了愣,可是龍婆不是被那永夜會使尊打落虛空了嗎?

龍婆渾身散發著血一般的煞氣,她一招逼退苦竹真人,捲起地上的楚南,就朝天外飛去。

途中,遭遇青雲派數波攔截,但都被她撕開一道口子,最後直接噴出一口口精血,用血龍之遁強行撕裂空間遁走。

「哈哈哈,不打了。」青羽感覺到楚南與宮寒星被救走,大笑三聲,從容閃身走人。

那永夜會使尊也不追,就算他的實力略勝青羽一些,但青羽的速度,要逃的話他根本不可能追上,又何苦費這力氣呢?

只是,讓楚南這小子跑了,若是捉到他,得到蒼靈珠該有多好,真是該死!

在龍婆將楚南與宮寒星救走後,岳鵬一人一劍,殺出重圍,悄然遁向遠方,竟然沒有人注意到他,也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

……

一塊荒蕪的星空大陸上,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

就在這時,一道血光乍現,降落在這大陸之上,三個人影顯現出來。

楚南甩了甩腦袋,站穩了身體。

「秦東,你沒死?」宮寒星驚喜道,上前轉過他的身體,看到他後背淺淺的傷口。

「還好,只是一口氣沒上來,幸好訛來的那件水過無痕,能抵擋天神境巔峰的全力一擊,要不然,我五臟六腑都會被抓出來。」楚南道。

宮寒星鬆了一口氣,望向了龍婆,但很快,她的欣喜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擔憂。

此時的龍婆,皺紋更深了,渾身死氣繚繞,已近油盡燈枯。

「龍婆,你怎麼樣?」宮寒星扶住龍婆,另一手拿出靈藥就要喂龍婆服下。

龍婆卻是伸手擋開,慢慢坐了下來,她看了看宮寒星,又看了看楚南,昏花的老眼裡閃現出欣慰。

「楚南。」龍婆沙啞的聲音響起,她叫的是楚南,不是秦東。

「龍婆,我在。」楚南知道已經沒有必要再裝下去。

「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與永夜會有什麼恩怨,又打算要做些什麼,老身就快要咽氣了,你能否答應老身一個要求?」龍婆問道。

「好。」楚南點頭。

龍婆那如同老樹根一般的手抓住了楚南的手,另一手抓住了宮寒星的手,然後將兩隻手按在了一起。

「答應老身,無論將來發生什麼,都站在小姐的身邊支持她,保護她。」龍婆道。

「我答應,義無反顧。」楚南鄭重的承諾,就算龍婆不這麼要求,他也會這麼做,他與宮寒星的關係,已經不用多說了。

龍婆欣慰的點頭,道:「老身有些話要單獨和小姐說。」

楚南識趣的走遠,坐在一塊黃褐色的石頭上,看著迷濛的星空。

原本以為,憑著秦東這個身份,起碼能在青雲派混上五年十年的。

但是,或許安穩真的不適合他,刀尖上跳舞才是屬於他的命運,這不,青雲派大變,雖然給他帶來巨大的危機,但是他的實力卻在瞬間從虛神境五層到虛神境巔峰。

如果沒有這樣的機緣,中規中距的修鍊的話,即使他是至尊神基,但第一層需要的神力又何其之多,最快也還需要三四年才能達到這個境地。

只是他現在身份暴露,又該何去何從?

永夜會的勢力十分可怕,青雲派這樣在天一神脈的超級大派,竟然說顛覆就顛覆了。

能與永夜會對抗的,就只有聖地了吧。

就在楚南胡思亂想時,突然,他扭過頭望去,就看見龍婆的身體在宮寒星的懷中化為煙氣飄散。

宮寒星紅腫著眼,卻是沒有再流淚,只是這麼怔怔的發著呆。

一雙強壯的手臂從背後摟住了宮寒星的腰,宮寒星如同失去了所有力氣一般往後靠去,兩人就這麼抱著,相互溫暖。

十天之後,這一對男女收拾好心情,一起踏入了無盡星海。

他們探索了一個個遺迹,遇到了一次次危險,看過仙境般的景色,也曾陷入惡夢般的環境。

他們心情好時會幫人,心情不好時會搶人。

於是,兩人竟然還有了一些名氣,被人稱為星海魔侶。

眨眼間,兩年的時間匆匆而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