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初又開始碎碎念了。林雪初覺得她自己很奇怪,平時明明雷厲風行說一不二的,怎麼現在一天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也不是她一貫的風格啊。或者僅僅是在季玉澤面前這樣?

沉重的睡意襲來,林雪初決定把剛才想的事情都放到一邊。

但是林雪初突然想到,季玉澤家她也沒有好好的參觀一下,以後還不知道能不能再來了,誰知道今天的季總為什麼會莫名其妙把自己帶到這兒。

後面林雪初想通了,或許她確實得考慮考慮往演員的這條路上發展了。

季玉澤一直站在林雪初的床邊,先是看著那個女人皺著眉頭,後面直接背對著自己。

季玉澤突然有點委屈了,他這麼一路把這女人抱到這個地方,得到的就是這女人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林雪初感覺她的身體已經睡著了,但是意識卻很清醒的感覺到季玉澤一直沒有出去。

所以季總是習慣性的扮鬼嗎?

季總他是以為自己睡著了,然後故意在這裡,等著她醒來後轉頭一看嚇她一跳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季玉澤是不是也太幼稚了?這不是就小孩才愛玩這種遊戲嗎?季總是沒有童年的嗎?

季玉澤也只是委屈了一下,後面就把自己的心態給調整好了,剛剛聽見那個女人的肚子在叫。餓了為什麼不給他說?

季玉澤想開口問林雪初想吃什麼來著,但是那女人直接就把身子轉了過去。

季玉澤最終開口,道:「想吃什麼?」

林雪初沒有回答,季玉澤道:「半個小時後起來吃飯。」他知道這女人沒這麼快睡著。

林雪初終於聽見門關的聲音了,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然後強逼著自己下床把門給鎖住了。

然後,林雪初的肚子又開始叫了。

她想起她今天一天都沒有吃飯,剛剛季玉澤說了什麼她也沒聽見,她現在的全部注意力都被肚子餓給吸引了過去。

邪少的枕邊情人 但就林雪初對季玉澤一貫的了解,這個人是不會管自己的死活的,可能他就是看見她頭疼可憐,然後順便把她帶回來的,現在指不定已經去電影院接著看杜修筠了。

或者是直接把自己支開,怕她會突然回到她自己的公寓,然後影響了他跟杜修筠。

不得不說季玉澤還是很尊重杜修筠的想法的,如果這是個霸道總裁的本子,那麼就算杜修筠不答應季玉澤,季玉澤也會強制把他帶回自己家的,這個時候還會對杜修筠說一句:「你是在挑戰我的耐心。」

林雪初覺得她發現了某個新世界,現在只要一想季玉澤,首先出來的已經不是紅肚兜了,而是杜修筠!

果然社會主義兄弟情才是世界上最值得人琢磨的感情…… 當天下午,杜修筠就收拾好了東西,打算去林雪初的公寓住了。

林雪初本來以為杜修筠在開玩笑,單純的在季玉澤面前表示一下自己的「叛逆」,讓他吃個小醋什麼的,找找存在感,畢竟好像最近,季玉澤跟杜修筠是沒有什麼交集。

林雪初覺得杜修筠挺用心良苦的,不過同時林雪初自己也有一點點心疼杜修筠,覺得他表面光照亮麗的,其實內心深處還是希望有一個依靠的。

以前林雪初認識一個人,告訴他說一般像如某些藝術家什麼的,可能都是深櫃里的人,需要人的理解與包容,不然他們本來就很脆弱的心會被世俗的眼光污染到一文不值。

林雪初以前乾的是銷售,沒有接觸過這類人,但是等真的靠近到的時候才發現,她所看見的場景是有多麼的傷感。

尤其是林雪初一開杜修筠的家,看見杜修筠在開門后對自己淡淡的笑笑,然後退步走到窗檯邊,一直盯著外面的雲,或許那個時候,杜修筠在想自己的某個未來吧。

林雪初平時是不會關注這些的,但是自從來到了這裡,經過了一些事情,她對人的思考就上了一個層次。

像如對杜修筠,林雪初想,既然知道了他的內心所向,(林雪初指的是杜修筠跟季玉澤的關係)那就一定要多幫幫他!

杜修筠唯一愛吃的食物是他媽媽做的蔥油麵,但是他媽媽已經走了,所以在此時的林雪初的眼裡,杜修筠就是一個極度缺愛的人。

什麼明星什麼光鮮亮麗,在真正的愛情面前,什麼都是雞勒!

林雪初深深的沉寂在了她自己所想的對杜修筠的「真實」認知中。

「走吧雪初,我收拾好了。」杜修筠開口。

最後林雪初也釋然了,可以想得通了,也就答應了讓杜修筠去自己公寓,畢竟首先是她自己的錯,讓杜修筠在這裡住受到記者的干擾,不能安靜休息,本來工作就已經夠累了……

然後第二個,本著人道主義精神,林雪初覺得第一次接觸像杜修筠這樣的群體,就挺心疼的,然後想好好的順著他的意思來。

總之林雪初現在完全拋棄了往日看待杜修筠的目光,想起之前杜修筠對自己的表白,林雪初瞭然於心。

既然她已經把事情完全想清楚了,那麼順帶著,林雪初把之前的各種事也想清楚了,關於季某某跟杜某某的愛情故事有待開發,唯一知道的就是那次季玉澤的心理。

季玉澤讓杜修筠來找自己,然後讓自己愛上杜修筠他自己好毀婚,這也是完全在照顧著杜修筠的心情。

……所以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神仙愛情啊!一個人為了另一個人,所有的在他人心中的不合理性就通通得到了解決啊!

這才是事情發展的必然真相!林雪初很亢奮,不過她突然想起,既然自己給季玉澤穿不上金手指紅肚兜,那麼季玉澤真正的愛人杜修筠肯定可以啊!

想到此,之前想盡一切辦法,然後被各種事情阻止后關上的門,現在又多了一扇窗子的出現,而那個窗子,完全就是需要杜修筠去推開的!

所以,杜修筠去自己那裡住的話,第一個,自己可以跟他搞好關係,然後無限簽名照是會有的,錢也還是會有的,富婆計劃也會成功的!

第二個就是,跟杜修筠打好關係以後,就可以讓他幫忙,把季玉澤的金手指穿在他的身上!這一舉兩得的事情為什麼沒有早一點想清楚?作為一個金牌銷售,長年想計劃想推廣方案想自己的銷售政策,怎麼就沒有好好想想人跟人之間的關係?

修道聊齋 不管哪個世界這都是個情感的事情,都是需要情感拉著彼此的!

林雪初主動拿過了杜修筠手中行李,此時的杜修筠穿的跟林雪初一樣了,這兩個人都在大夏天裡裹的嚴嚴實實的。

「所以我們怎麼殺出重圍?」看著草叢後面的記者群體,林雪初把此時是未成年人的目光轉向了杜修筠。

杜修筠道:「跟我走。」林雪初本來以為杜修筠會把她帶到一個什麼秘密通道里,然後兩個人就能尋找到自由了,但是之後,杜修筠打了一個電話。

「我的經紀人等下會來這裡救我們。」杜修筠的經紀人在五分鐘後到達,期間躲在草叢裡的林雪初覺得自己都快被熱死了。

杜修筠跟他的經紀人把衣服換了換,然後,林雪初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的手被杜修筠拉住了。

杜修筠先是站起來,朝著前面的記者群體高聲喊了一句:「你們有什麼問題嗎?」在記者聞聲后,四處看找人的時候,杜修筠彎下腰,拉著林雪初經過了小區綠化帶,在奔跑的過程中林雪初向後看了一眼,杜修筠的經紀人被記者們圍的死死的。

「祝小聰好運。」林雪初聽見杜修筠說。

……

季玉澤終於把手機給砸了。

剛剛季玉澤在看著那個女人跟杜修筠的一舉一動,兩個人同時出現在他眼裡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這麼多年來沒有這麼生氣過。

那種情緒就是從內心深處出來的,每一根神經都在向季玉澤叫囂著,它們很生氣。

但是季玉澤在表面上完全沒有把自己的生氣表達出來,在砸了手機嚇了助理一跳后,助理唯唯諾諾的問了一下季玉澤他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需要她做,然後季玉澤從自己剛剛摔到地上的手機上一踩而過。

那個女人才不能把他的心情影響,他這麼做完全就是手滑了而已!

季玉澤一開始覺得自己是喜歡上了林雪初,但是在後面跟這個女人的相處下,這個女人對自己的各種羞辱,季玉澤都記在心裡,所以這樣的一個自以為是、不顧他人感受的女人到底為什麼值得自己心心念念?

還有這麼多年來這個女人做的那些事情,自己怎麼可能再原諒她?

季玉澤開著車在路上,一直在為自己開脫,他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之間就想出來,也沒有一個明確的想要去的地方,他就是不想在公司里呆下去了,自從通完話后,他整個人壓抑的厲害。

等車停下來以後,季玉澤看了看眼前的地方,他竟然無意識的走到了那個女人的公寓!季玉澤直接就想掉頭走人。

但是下一刻,季玉澤的身體完全不受意識的影響,下車,就直接從公寓門進去了。

季玉澤後面想通了,他現在只是來問問那個女人為什麼不來上班,僅此而已。

……

幸虧走的時候把臟衣服都填到洗衣機里了。

在帶著杜修筠推門進來的那一刻,林雪初看了眼房子里還算是乾淨整潔,鬆了很大的一口氣。

杜修筠道:「雪初,我發現你公寓里的裝修風格我還挺喜歡的。」

這個時候就要展現出自己的專業了,林雪初道:「這樣的話會讓我有一種熟悉感。」 聽見這話,杜修筠以為是林雪初想懷念以前的家才這樣設計的,所以也沒有再問下去。

但其實林雪初現在住的地方的風格是她在現實世界里她家的風格。

林雪初來到這裡舉目無親的,所以有時候懷念一些事情的時候就覺得無從下手,還是小坑告訴她,可以按照自己的習慣把現在的家設計成以前的樣子,以供自己時不時的懷念。

林雪初覺得來到這個世界后,她的心思確實是比以前細膩了很多,對很多事情的想法大不同於從前。

杜修筠道:「我可以參觀參觀一下你住的地方嗎?」

林雪初點點頭,杜修筠把外套脫了下來,在林雪初的公寓里轉悠了起來。

林雪初道:「在那件事情過去之前,你就放心住在這裡,就像之前對你說的那樣,這件事我全權負責,你不必擔心。」

聞言,杜修筠笑著轉過了身子,對著林雪初說道:「你說什麼呢?我只是想多多跟你相處幾天,正好這幾天因為高溫,劇組讓休息幾天,然後我順便可以來你這裡避一下,跟你好好的待著,我說了我喜歡你啊。」

「有什麼你直接告訴我,我會照顧你的。」林雪初沒有回復杜修筠的話,自顧自道。

「不要這麼冷漠嘛雪初,我說了我只是來你這裡跟你呆幾天,你不必做太多的,我就是想跟你按照普通的情侶一起住幾天的,然後我也想像一個普通人一樣,體驗體驗某種慢生活。」那季玉澤怎麼辦?聽見杜修筠說這些話,林雪初的腦子裡一閃而過的就是季玉澤的心情……

其實她現在已經看的很清楚了,覺得杜修筠雖然還是不承認,但是她會幫助他們兩個的。

原劇情里的季玉澤喜歡的是陸晚晚,但或許沒有了解到全貌,或者杜修筠跟季玉澤的愛情頁被撕了,所以最終呈現的,就是她看見的樣子。

林雪初其實現在不是很相信原劇情的發展,覺得現在的發展才是正常的。

不過有些事情依舊是模糊的,她不知道她應該幫助季玉澤跟誰在一起,如果是陸晚晚的話,那麼杜修筠的愛情只能最終被風吹散,他一直以來的堅守應該都沒有了。

退一萬步來講,原劇情如果就是季玉澤的最終歸宿的話,那麼陸晚晚才是季玉澤的最終歸宿。

所以現在擺在季玉澤眼前的有兩條路,一條就是原配,一條就是分支——杜修筠。

所以,是順著原劇情發展還是把原劇情變成一個耽、美本子?

這個燈神有點痞 反正在這個裡面,季玉澤、杜修筠還有陸晚晚,這三個人的顏值都是屬於只應天上有的顏值,誰跟誰在一起都是可以的。

但是現在可能是季玉澤對杜修筠的態度更明確一點,如果要發展的話,其實可以幫助季玉

澤的愛情,朝著和杜修筠在一起的這個方向發展的。

不過陸晚晚那邊,為了原劇情,林雪初覺得她還是有必要撮合季玉澤和陸晚晚的,給季玉澤多一條路選,那麼就算季玉澤最終還是沒有穿上金手指,那麼起碼他的選擇是按照他的心走的啊!

雖然沒有金手指,小坑說了,季玉會很慘,但是但是,就算季玉澤會很慘,他的心也會因為選對了感情而快樂啊!不愧是男主角……

林雪初在想了這些后,覺得季玉澤雖然冰冰涼涼的,又很刻薄,但是他其實是需要愛情的……

……

不緊不慢的敲門聲打斷了林雪初的思緒,她走到門口把門給打開了。

看著門口的季玉澤,林雪初汗顏,真的是想誰誰來。

不過在進行了對季玉澤未來的深入分析后,林雪初現在看季玉澤整個人都不一樣了,總覺得此刻的季玉澤,雖然看著還是以前的那個樣子,但是他的內心還是挺脆弱的……

「不知季總到這裡是有什麼事情嗎?」林雪初問道,淡淡的,不失禮貌。

季玉澤則是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推門而入。

等季玉澤換過拖鞋坐到沙發上的時候,林雪初道:「季總,我去給你沏茶。」

沒等季玉澤的回復,林雪初就直奔廚房,然後就跟迎面而來的杜修筠給撞上了,杜修筠手裡的咖啡都灑到了林雪初的身上。

「你快去洗一下吧!」杜修筠連忙抽了兩張紙給林雪初擦了一下身上的咖啡,林雪初接過紙,

朝著杜修筠擺了擺手。

杜修筠又抽了幾張紙打算接著給林雪初擦,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手裡的紙被人給抽走了。

……所以現在他的功能就是當抽紙筒了嗎。季玉澤雖然跟往常一樣,叫人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但是她給林雪初擦咖啡漬的時候,手中的動作卻是輕柔的,林雪初覺得自己簡直感覺不到這些動作。

季玉澤的臉離林雪初很近,林雪初再一次看到了季玉澤那長長的眼睫毛,每次看到林雪初都想用手摸一下。

然後這次一個沒忍住,林雪初把指尖輕輕的放下季玉澤的睫毛上,季玉澤的眼睛因為林雪初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眯了眯。

林雪初馬上把自己的手從季玉澤眼前放了下去。

「別亂動。」季玉澤道。

林雪初就只能這麼獃獃的站在原地,剛剛明明想了那麼多,但是在這一刻,林雪初感覺自己的腦子一片空白。

後面林雪初不知道哪裡的一股力氣,直接推開了季玉澤,朝季玉澤道:「季總你先坐,我完了招待您。」

說完后,林雪初就跑進了廁所,把門關上后,她緊緊的靠著門站著,剛剛季玉澤給她擦衣

服的樣子此時正在她腦海里循環播放著,林雪初只能覺得自己的臉通紅。

果然跟男人還是不能離得太近了,很容易就會臉紅,不過之前給季玉澤脫衣服穿紅肚兜的時候她倒是沒這麼臉紅過,然後現在?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宿主大大你終於把季總當成一個活生生的人看待了。」

林雪初覺得自己很久都沒有聽過小坑說話了,現在小坑的電子音突然出現,林雪初嚇了一跳,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你誰啊!?」

小坑停頓了一下,再次開口,就是很明顯的一副受了委屈后的樣子了,小坑道:「才幾天沒有見面,宿主大大就不認識我了嗎?」

「……」林雪初不知道給小坑說什麼了,醞釀了一下后開口:「那次的事情是我的錯,我不該把你想的那麼壞的,你是一個好系統,所以別生氣了。」

小坑道:「小坑沒有怨宿主大大哦~小坑這幾天只是去四處看了看。」

都那麼明顯了還沒有不理我……?

林雪初也不想跟小坑計較了,她想到了自己剛剛的那個想法,問小坑:「所以為什麼,現在因為季玉澤離我很近我會有種臉紅心跳的感覺?」

「因為在你的眼中,男主角一直是一個類似NPC的存在呀!你忘了你把這個世界當成遊戲世界了?」小坑無縫銜接了林雪初的問話。

林雪初道:「不,現在他在我的世界里還是NPC的存在,我的任務也只是給他穿上紅肚兜。」

小坑道:「哦?是嗎?」

(本章完) 這個就需要宿主大大自己觀察了。」

「我現在觀察到的就是,季玉澤他好像喜歡杜修筠。」

「……」小坑難得沉默。

Leave a Comment